妃入宫墙情妃得已:奈若何,妃入宫墙情妃得已:奈若何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情妃得已:奈若何

情妃得已:奈若何

“然后、他们就想了一出毒计、”花雨闭上眼睛:“我娘被……她就自尽了,她拔下长钗朝自己脖颈上刺的时候,我哭着求她不要,可是她说,她必须得死,在花鸿文休她之前死,才能保住我嫡女的位子,下堂妻的女儿,只能为奴为婢,一世卑贱。她的血、就那样溅到我脸上、眼睛里……后来花鸿文和韩氏过来,说怕官府验尸麻烦,让家丁把她扔到井里、”
  
  花雨蒙住眼睛,纤细的身体瑟瑟发抖,轩辕骁赶忙将她拥进怀里:“别说了,都过去了,我不需要知道这些、”
  
  “不,你要知道,尤其是后面的事。”花雨突然抬起头,郑重地看着轩辕骁,唇角弯起的苦笑,宛若凄寂寒夜中的残月,冷彻心扉:“你要知道,后面那些糟糕的事、都是因我而起。”
  
  “别胡思乱想了,怎么会呢?”轩辕骁安慰道。
  
  “你记得我之前问你的问题么,帮慕紫翎问的……”花雨侧头环顾四周:“抱我到暗室里去吧,看着你、我说不出口。”
  
  轩辕骁知道花雨说的是角落里的隔间,那隔间几尺见方,连窗都没有,门一关上,便是一个黑暗的鸟笼。
  
  “你不是怕黑吗?”轩辕骁将花雨放到宫锦上,挨着她坐下。
  
  “我更怕、看你的眼睛。”花雨悄悄往后退了几步,轻轻靠在墙上。
  
  “……除了前两次见面,我不记得、我有很凶地对待过你。”轩辕骁很是失落,花雨应该见过很多恶意的眼神,怎么就偏偏害怕自己?但他之前也没察觉出她惧怕自己啊?
  
  “不、不是这个意思。”花雨黯然叹息:“在你的眼睛里,我应该纯良干净的……不是你将要知道的样子。”
  
  轩辕骁在黑暗中竭力望着花雨,却只略微看清她纤瘦的背影,侧靠在墙上,倦怠的模样,仿佛又想一梦不醒:“因为娘的去世,我大病了一场,不仅总是说胡话,还神志不清地闯到花鸿文和韩氏的房间,说要为我娘讨回公道。起初韩氏是想斩草除根的,但花鸿文不同意,说应该要念些旧情。其实、他是怕我娘的冤魂找他报复,因为我娘的尸身从井中捞出许久之后,井里的血腥味却一直散不去,直到我进宫之前都还是,如今想必仍是……你曾问我,当初为何不跟外祖父一起回南方。因为不能让他知道我有多恨花鸿文,不能让他知道我娘临终前受了多少的凌辱和伤害,不能让他知道我的病情。”
  
  “花鸿文无奈,只好找来阮叔叔给我看病,韩氏自然又动起了拿驻颜药的心思,她那样的人,定是想永远保持美貌的,更何况花颜和花锦,以后是要送进宫的,倘若能美貌长驻,争宠不就稳操胜券了。阮叔叔发现我得夜游症,不仅是因为心里受了重创,更因为、我娘有身孕的时候,被人下了毒,(毒)性一直潜在身体里,我只怕活不到十五岁。他慌了,翻找查阅各种医书异录,才找到了一个延命的方法。而韩氏则一直在暗中盯着他的举动,偷偷拿了他写的药方去配药,阮叔叔恨透了韩氏,见她拿了错的药方也不阻止,但后来见她给年纪尚小的花颜和花锦喝驻颜的汤药时,还是忍不住告诉她,那个药他才刚研制出来,后果究竟怎样还不能确保,但韩氏觉得他是故意危言耸听,想让自己停药,只不屑地走了,之后还有没有继续用,我们就不知晓了。”
  
  “阮叔叔为了给我治病,按一本异录上的记载,不止找药配药,还各种施针。因为……他不忍心让我来试药,所以、就自己试。可没病之人怎么试呢?得让自己先得病才行。于是,这世上除了阮轻尘,又多了一位阮轻云。两个人差别之大,连韩氏都不知所以,真以为自己买通了阮轻尘的孪生弟弟做眼线。”
  
  “阮轻尘他、”轩辕骁想到上次跟踪花雨,那个男子怪异的声音:“你就承认吧,你喜欢我。”这是何意?阮轻尘既喜欢花雨的母亲,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即便是以阮轻云的身份、这话也问得十分古怪。
  
  “皇上,阮叔叔已经去世了。不论是阮轻尘还是阮轻云,都永远不会再出现了。”花雨带着哭腔,呜呜咽咽地说着:“按他的推测,我是活不过十五岁的,即便能活着,也只能是以疯子的模样。所以,在我快满十五岁时,他用了那本异录上的施针图,给自己扎一针,觉得可行之后,再给我扎一针。可给我的银针上有药(粉),他的却没有,因为……那药极其难得,几年来,他只寻够了一个人的药量,把机会给了我。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我偷偷遛进阮轻云研药的房间,给他灌药么?这件事确实是真的,我知道他的想法后,想着把他弄昏睡,别给我解毒了,他是神医活着可以救人,而我呢?活着也不能做什么,只是当初母亲拼了性命,为我留出一条生路,我不能轻易放弃罢了。”
  
  “可世事就是这么无常,我成功把他弄昏迷了,却被他的徒弟看见,给他煎了解药,让他转醒,继续他的计划……他的徒弟,就是现下被关在天牢里的人,阮青柳。阮青柳是个孤儿,自小被阮叔叔所救,跟着他学医用药,可是他跟阮叔叔一样,继续想方设法为我解毒,把性命和清醒的机会都给了我。”
  
  “我们都不想面对阮叔叔的死,就一直假装他还活着。反正阮叔叔之前起毒斑的时候,就为自己制了面具,青柳哥哥便一直戴着,他同我一样,觉得阮叔叔是自己害死的。他在阮叔叔和我之间,选择了我,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后悔,或许有吧。不过他只在另一个秉性发作的时候,才向我表示他的憎恨。我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他跟阮叔叔一样转变,从善良纯澈,变成了连他们自己都讨厌的人,而我还不得不……痛骂他们,我不是助纣为虐,我根本,就是制造罪(恶)的源泉,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我想把他们骂醒,为我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我也不用担心自己说错话,伤了他们的心,因为、亦梦亦醒,他们根本都不记得,只记得,要救我……”
  
  轩辕骁静静地听着这一切,他觉察出花雨的神志又开始昏聩,说话的思绪有些混乱,但他大致已经知道了,阮轻尘为花雨的母亲拼尽了所有,而阮青柳继续着阮轻尘的脚步,这也是他为何在秉性大变之后,还会说出:“你喜欢我。”这样的话,情之一字,锁人一生,即便在噩梦中,仍留着眷恋的残影……
  
  “花雨,你怎么把错归到自己身上呢。真正的罪(恶)之源,难道不是花鸿文和韩氏吗?倘若花鸿文当初不变心,韩氏没给你的母亲下毒,阮轻尘和阮青柳怎么需要拼了性命,给你解毒?”轩辕骁摸索着,将花雨抱紧怀里:“他们竭尽全力,只为了让你活下来,清醒、自在的活着。别让他们失望,好不好?”
  
  “皇上,让我去看看青柳哥哥吧。”花雨呢喃着,好似梦呓。
  
  “他、”
  
  “我知道,他走了。因为那天,我听到他叫我‘雨雨’。说明那刻,他是清醒的,从漫长的噩梦中醒来,就是……回光返照。阮叔叔当初,就是那样。可我还想去看看他。”
  
  “好,我带你去。”轩辕骁抱起花雨,低头轻吻她脸上的泪痕。
  
  一步一步,迈下石阶,一字天牢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可怕,甚至还燃着橘色的烛火,轩辕骁察觉花雨用手指在自己(胸)口画着圆圈,浅粉色的菱唇轻轻翕动,吟唱着《渭城曲》:“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轻尘、青柳,就这样悄悄消散在故城,然而、天牢里站着的身影却是谁?
  
  *
  
  “女侍,该喝药了。”孙女医捧着药碗,恭敬地放到花锦面前,她知道花锦这几日身体和心情都不好,故十分体谅她的坏脾气。
  
  “都什么时候了,我哪还有心思喝药!”花锦怨气难平。
  
  “女侍,那位凌婧娥的身子好像好些了,方才我听宫女们说,她和王爷在庭院里赏雪呢。”
  
  “你跟我说这个,是看我没把药碗砸了,觉得我心情还不错吗!”花锦恨骂道。
  
  “女侍别急,奴婢的意思是,您要不要去打个照面。”孙女医说着压低了声音,附耳道:“不打照面,以后怎么有机会嫁祸她呢。”
  
  “你的意思是、”花锦抬头看着孙女医,见她一脸的幽深莫测,唇角还带着点冷笑。
  
  “现下宫里的侍从和宫女都在背地里议论,说这位凌婧娥,长得和前皇后慕紫翎有几分相像,这传言可不大好。”孙女医摇摇头:“也不知小王爷是怎么想的,要纳什么女子不行,非找一个容易惹出流言的,等新鲜劲一过,心里肯定后悔死了。”
  
  “呵,新鲜劲,后悔?”花锦哼笑一声,一股酸意直往上冒,轩辕骐对慕紫翎的心思,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孙女医,你觉得那位凌婧娥相貌如何?不是说脸上有黑斑吗?”
  
  “好在有黑斑呢,不然、闲话传得更厉害。”孙女医皱着眉头:“之前一直传说她容貌欠佳,想是看到她额头上的黑斑吧,不过看另外半张,还是有几分姿色的。毕竟王爷从小在宫中长大,总不可能莫名倾心与无颜女。”
  
  “只是几分姿色吗。”花锦随手碰翻了桌上的茶盒,茶叶落了一地,仿佛心底不堪的回忆:“比起我来如何?”
  
  “女侍别犯愁,您比她年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