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情妃得已:泪痕滋,妃入宫墙情妃得已:泪痕滋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情妃得已:泪痕滋

情妃得已:泪痕滋

“年轻?”花锦哼笑道:“年轻算什么,我进宫不过一年,已经觉得自己老了十岁。”
  
  花锦侧头望向妆台上的红檀雕花铜镜,见自己的脸颊苍白消瘦,一双秋水妙目透着隐隐的憔悴,早不如初进宫时那般海棠新雨,娇俏(艳)丽。她伸手轻抚脸颊,突然想到了什么,母亲曾经教她和花颜吃过驻颜药,后来说她们小小年纪还用不上,就停了,但母亲自己还是有继续吃的,因此才能在徐娘半老之时,还保持着靓丽的容貌。那驻颜的方子,她记得是……
  
  “女侍,您在想什么?”孙女医见花锦想得入神,有些疑惑。
  
  “拿纸笔来。”花锦不回答,反而吩咐她去拿纸笔,孙女医更是不解,总不可能是要写书信?这糟糕时候还敢弄出什么把柄来吗,再说写了由谁去传?
  
  花锦蹙着眉,一边思索一边在纸上写着药材名,孙女医在旁边看着,心倒是一跳:“女侍,您这药方,是驻颜养容的吧?我之前在一本旧医书上看到过类似的方子,不过那医书破损,药材看不全。”
  
  “我记得大概是这样,你帮着配配看。”花锦见孙女医已看出是驻颜的方子,想来自己记得没错,颇觉放心,又小声嘱咐道:“别让其它人知道,若是大家都知晓了这个药方,我还驻什么颜。”
  
  “女侍放心。”孙女医点点头,由于在女医馆一直怀才不遇、大材小用,她闲暇时候经常翻看一些旧医书异志,不然也不会对驻颜药方有印象了,而且她身在皇宫,看书的条件更是得天独厚,只是没有长时间独处的机会,不能独自研药罢了。现下花锦给了她一张难得的药方,这厢房又有她专门的屋子,宫女又听从她的安排,她可以“大展身手”,更何况这是件机(密)事,也拿捏到了花锦的把柄,不怕以后她不厚待自己。
  
  “对了女侍,要去庭院见一见王爷和凌婧娥吗?”孙女医想到要紧事还没做。
  
  “嗯,我这会就去。”花锦站了起来,又朝自己的脸颊敷了点粉,脸色更显苍白。上次自己在庭院外边呕吐,轩辕骐的语气虽算不上心疼,但好歹很温和,若见自己身子一直不见好,也会泛起怜惜之意吧。
  
  花锦欲出房门,又转过身,让侍女给自己换了件窄些的外裳,这样圆隆的肚腹便衬了出来,就慕紫翎如今的身体,是不太可能给轩辕骐要孩子了,自己这一招虽算不上下马威,但至少也让她心里不好受。
  
  “王爷,花女侍来了。”小丁子压低声音:“说来拜见婧娥。”
  
  轩辕骐皱了皱眉头:“让她进来吧。”
  
  “奴婢见过王爷,婧娥姐姐,跟姐姐道喜,奴婢以后定好生伏侍王爷和姐姐。”花锦恭敬行礼,语气娇弱而忐忑。
  
  “妹妹请起。”慕紫翎有些恍神,她在暗室待了许久,又兼药力的作用,过往的回忆仿佛蒙上了云雾,渐渐消散忘却,只记得自己是一个简单的,被轩辕骐喜欢着的女子。可花锦现下的神情让她想起昔日被嫔妃请安的情形,美丽可人的面具下,一张张挑衅、嫉妒、(窥)视的心。
  
  “翎姐姐,你怎么了?”轩辕骐见慕紫翎闭上眼睛,伸手揉着太阳穴,赶忙问道。
  
  那嘘寒问暖的温柔模样,花锦看了就冒火,可也只能低着头,缓缓起身:“姐姐不舒服么,传太医来看看吧。”
  
  轩辕骐且不说话,而是起身到慕紫翎身侧,一手托着她的手背,一手为她诊脉,十分认真。什么意思?之前就见他在翻看医书,难不成慕紫翎久病,倒让他成医了!花锦惊讶气怨地看着这一切,却又无计可施。
  
  “没事呢,就是有点头晕。”慕紫翎轻轻将手收回,摇了摇头,示意轩辕骐快点“归位”。她做了四年的皇后,太熟悉嫉妒怨恨的目光了,更何况轩辕骁从前可不像轩辕骐这般温柔体贴,不过是平淡疏离地待自己,自己都因为皇后之位而缕招嫉妒刁难。轩辕骐现下的举动,着实让她遭恨:“妹妹气色也不太好,快坐下吧。”
  
  “小丁子,搬张椅子过来。”轩辕骐吩咐道。
  
  花锦闻言,仿佛被当众羞辱一般,脸颊都涨红了。轩辕骐和慕紫翎坐在庭院的石凳上,两人并没按圆桌的主次位坐,而是很随意地向着庭院一角的几株梅花,烹茶赏梅。自己虽是个女侍,但好歹怀着身孕,而且轩辕骐除了慕紫翎,也没有其它姬妾,圆桌旁好几个空位,难道连最末的都轮不到自己吗?
  
  “阿骐、”慕紫翎想说什么,却被轩辕骐用目光制止了。
  
  花锦见小丁子已经般了一张木椅,朝自己走来,再不想受这番屈辱,委屈地垂着头:“王爷、婧娥,奴婢就是过来问个安,不打搅你们赏花了。而且……身上也不太好,女医说不能受寒,恕我失礼,先回去了。”
  
  花锦终还是不肯忍气吞声,行告退礼时,又加了一句话,而后更是一手抚着腰,一手护着肚腹,缓步走了。
  
  “阿骐为何这么做?她病还没好呢。”慕紫翎轻叹了口气,黛眉微蹙,秀眸映着花锦远去的背影,神色落寞。
  
  “翎姐姐,你熟知皇宫仪礼,我方才做的,哪一点和规矩不符?她一个女侍,本就不能和我们同席而坐啊。”轩辕骐也撇撇嘴:“我这么做也是为她好,让她早点认清自己的位置,别一直心存侥幸。再说了,她要抱着侥幸心理,觉得自己可能在我这边占到便宜,还不想方设法对付你啊。那我岂不得一直提心吊胆,你忍心吗?”
  
  “占便宜?”慕紫翎噗哧一笑,清瘦如弯月的脸颊泛起点点涟漪,仿佛又回到了年少的童趣时光,伸手捏了捏轩辕骐的脸:“阿骐还是这般纯澈可爱,翎姐姐却、老了。”
  
  轩辕骐不接话,只轻轻拥住慕紫翎纤瘦的身体,轻轻摇晃,两人仿佛像茫茫世间的一叶孤舟,相互依偎。慕紫翎阖目睡去后,轩辕骐突然冷下脸,对候在廊下的小丁子和小石子道:“以后别让花锦过来了,她来了也不必再通报,直接让她回去就是。”
  
  “王爷,听女医说她身体不太好,若是这样……她受了打击,会不会动胎气、出危险?”小丁子有些犯愁,太后虽然不喜欢花锦,但每隔一段时日还是会遣女官来问她的情形,想必还是有几分在意她腹中的孩子,如果出了什么闪失,他们做下人的怕不好交待。
  
  “她要是聪明的话,就应该好好在屋里待着。”轩辕骐不悦道:“她如果说什么话吓唬你们,就把这句话转告给她。”
  
  轩辕骐说完,便抱着慕紫翎回房了。他的天真纯澈,只针对慕紫翎罢了,慕紫翎心底善良,看不出花锦的心思和小动作,他可看得一清二楚,自己爱若至宝的女子,岂能容她玩那些阴损贱招。
  
  “阿骐……”
  
  “嗯?”轩辕骐为慕紫翎拢了拢缎被,应声道,却发现慕紫翎是在呓语,心里更是高兴,轻柔地在她身侧躺下:“翎姐姐,你现下做梦,是不是也只梦到我?”
  
  轩辕骐话音方落,却听见窗外一阵响动,一道黑影如苍鹰般掠过。
  
  “刺客、抓刺客!”小丁子、小石子慌忙喊道。
  
  轩辕骐惊坐起身,却不敢离开慕紫翎,只从墙上抽了长剑,站在榻边,听着外面的动静。那刺客似乎并不难抓,侍卫赶到之后,便被抓获了。
  
  “呀,这不是那天在嫣云阁的男子吗?怎么从一字天牢里逃出来了?”
  
  “快把他押回去!”
  
  “阿骐。”慕紫翎惊坐起身:“你有没有闻到,好大的药味,这药味是……”
  
  “对,是之前阮轻尘给你开的药!”轩辕骐和慕紫翎对望一眼,急忙跑了出去:“你们先放开他。”
  
  *
  
  “青柳哥哥?”花雨疑惑地看着天牢里的背影,轩辕骁也是一脸不解。
  
  那人并不回头,也不吱声,仍旧面向着墙,背对着他们。
  
  “青柳哥哥、”
  
  倏然,背影一晃,直直倒了下去,花雨和轩辕骁都吓了一跳,赶忙跑上前,却愕然发现,这人竟是花颜,她穿了阮青柳的衣裳,连发带都束得一样,只是脸色青白,晕了过去。
  
  “这是怎么回事,有人故意把花颜扮作青柳哥哥,这是为何?”花雨实在不解:“青柳哥哥去了哪里?”
  
  轩辕骁脸色暗沉:“阮青柳他、昨天夜里就僵直地躺在地上,已经没有气息了。”
  
  “可天牢守得这么严,他们居然能把尸身移出去,把花颜送进来?”
  
  假装晕厥的花颜暗暗松了口气,她本是按颖贵妃的安排,从地道进天牢,向阮青柳问话的。颖贵妃派来的女官让她穿成这样,说阮青柳病得厉害,都是躺在牢里,但守在外面的侍卫却不知情,让她扮成这副模样,若是在天牢里有动静,引得侍卫进来查看,便可以用障眼法瞒过去。谁知到了天牢后,却发现空无一人,这是颖贵妃在玩自己吗!
  
  花颜还来不及思索,外边已经传来响动,还有侍卫向轩辕骁请安的声音,花颜心知不妙,慌乱中也想不出对策,只得装傻了,故有了方才一幕。
  
  “不、不要!放开我!”花颜听轩辕骁和花雨的对话,发现他们并未怀疑自己,便放心地做起戏来:“你们要带我去哪里?不、皇上不会这么对我的,我的孩子……别伤到她,我跟你们走就是了……”
  
  花颜啜泣着,声情并茂地说了一番凄然慷慨的梦话,轩辕骁晃醒了她:“花颜、花颜,快醒醒!”
  
  “嗯……皇上?皇上!”花颜喜极而泣,抓着轩辕骁的胳膊:“皇上,你终于来救颜儿了,我知道,你不会不管颜儿的。这、这是在哪?牢里吗?我真的不知道、”
  
  “快别说了,你看到阮青柳没有?”花雨急忙问道。
  
  “阮青柳是谁,那个阮大夫不是叫软轻云吗?”花颜迷迷糊糊地抬头:“花雨姐姐别揪我,疼。”
  
  “就是那天戴铁面具的男子,你看到他了吗?”
  
  “什么,那人不是在一字天牢吗,我怎么会看到?莫非、我也在!花雨姐姐,我真的不知道那些事啊,你帮我跟皇上求求情好不好?他们绑我来的时候,孩子哭得好厉害,我好难受、”
  
  “谁绑你来的?”轩辕骁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