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情妃得已:碾作尘,妃入宫墙情妃得已:碾作尘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情妃得已:碾作尘

情妃得已:碾作尘

“你的意思是?”花锦看着孙女医在烛火下仍显阴沉的脸,心咯噔一跳,这是不是太冒险了?可一想到轩辕骐对慕紫翎温柔体贴的神情,心里便妒火中烧,看来这个险必须得冒,否则自己将来就是冷宫怨妇了,带着女儿凄凉度日,毫无翻身的希望。就像花雨的母亲,死在冰凉的井里,她小时候但凡走到离水井几丈远的地方,就被仆妇匆匆拉回:“当心怨鬼把你拽下去!”
  
  呵,花雨是在报复么,自己母女三人的处境,她现下应该很满意吧?
  
  “女侍?”孙女医见花锦唇角泛起冷笑,眼中有着不符合她年龄的怨恨与刻毒,知道她已经默许了自己的建议。
  
  “我娘和我姐姐那里,有什么消息吗?”花锦问道,下午闹刺客那会,她已经喝了汤药,昏睡了,并不知道。
  
  “您睡着之后,王爷那边出了点事。之前在嫣云阁出现的刺客,突然到王爷的寝房外边,不过即刻就被侍卫抓住了,然后、还死了。”
  
  “死了?那不就死无对证了,光凭花雨的片面之词,不能将我娘治罪吧。”花锦听了倒是一喜。
  
  “这个……花夫人还关在暗房里,没什么消息,皇上好像还没顾得上审她。”孙女医看了花锦一眼,还是继续说道:“不知怎么回事,王爷对那个刺客很宽容,还让人把他抬到寝房去。后来皇上和花御女也过来了,还把刺客送出宫去安葬。”
  
  “什么!这该死的花雨,之前在偏院住着,我们一点都没提防她,居然被她练就了一身本事,把皇上(迷)惑成这样!”花锦恨得咬牙切齿。
  
  “女侍,花夫人如今被关(押),御史也迟迟没遣人来传消息,想是有人暗中(监)视,嫣容华那里、只怕也是如履薄冰,压下只能靠你了。”孙女医加重了语气。
  
  “我知道,你分析得有理,这孩子没养好,又是个女孩,留着也无甚用处,只是……你确定能博成功吗?王爷一直对我心存芥蒂,觉得我工于心计,我娘又是善于玩弄计策的,招数要是没用好,那就全盘皆输了。”花锦犯愁道。
  
  “女侍,有句话叫‘置之死地而后生’。”孙女医俯下身,在花锦耳边说道:“招数要么奇,要么狠,只要用得恰到好处,就能有不一样的成效。未必让王爷全相信你,只要让他心存疑虑,您就有很大的胜算了。”
  
  “你说清楚点。”花锦见孙女医已经全然一副军师模样,自己心事杂乱,也懒得动脑琢磨,直接让孙女医说策略。
  
  “那个凌婧娥不是抱恙在身么,奴婢悄悄遣宫女打探过,得知她每天要昏睡许久,而且有时神志还会恍惚。我们利用她这个病症下手,即便王爷相信她的人品,也会怀疑她的病情,不论怎样,你都是受害之人,介时苦情戏一做,王爷心生恻隐,您就有希望了。而且事情一闹大,定会引来太后的注意,我们在让宫女们传出流言,太后怎会放心身染(怪)病的女子陪伴王爷?别说是太后,即便是王爷自己,只怕也会顾虑起来……”
  
  花锦见孙女医分析地头头是道,只觉眼前的昏暗小路敞亮了许多:“行,那就按你的计策行事,什么时候下手?”
  
  “现下风声太紧,王爷对您的心情还没调整过来,而且也没有好的时机。奴婢觉得,我们现下先在厢房平静度日,也别去问安打扰了,让王爷以为我们已经认清事态,只求平安,慢慢放下芥蒂。等过完年,正月的时候,皇上和王爷是要去陵寝祭祖的,那时候东院便只剩下凌婧娥了,我们再做文章,不怕不成功。”
  
  “孙女医,你这样聪明,却在女医馆埋没多年,真是可惜。”花锦感慨地摇头。
  
  “这时候被女侍所用,也为时不晚。”
  
  *
  
  花韩氏一直被关在暗房里,无人问津,眼看年关将近,她透过暗黄的窗纸,看窗外的鹅毛大雪,心一日冷似一日。
  
  刚被关进来时,她满腔心思计谋,编造了一个几乎无懈可击的呈词,谁知却迟迟没有人来问话,她都要怀疑自己被遗忘了,但怎么可能呢,就算花雨要报复自己,故意不提,让自己在暗房里受罪,但花鸿文、花颜和花锦也对自己不闻不问吗?总不可能都被治罪了,要治也是先治自己才对。莫非他们怕事,全都避而不提?
  
  送饭的宫女开了小门,将食盒往里一扔,便走了。
  
  “姑娘等等。”花韩氏急忙冲了过去,摘下发髻上的金钗塞进宫女手中,在暗房待了这么久,身上的钗环佩饰,已经给的差不多了,再这样下去,真要死在这里,可气的是花鸿文和花颜也不想想法子,即便不能救自己出去,也遣人送些银两进来啊,否则让她怎么活!还是说,他们等着自己死呢,人死债清,他们就算逃过一劫了。
  
  “姑娘,不知外边是什么情形?皇上有说要如何处置我吗,嫣容华那边怎样?”花韩氏小声问道。
  
  “皇上什么都没说,嫣容华嘛,现下应该称‘嫣贵嫔’了。”宫女看了花韩氏一眼,嫌弃中又带着点同情。
  
  “什么,花颜被晋为贵嫔了?是不是表明、皇上没有怪罪她、”
  
  “那倒不是,是花御女为她讨的名分,说这样才能抚养公主。”宫女说完,便准备将门关上。
  
  “她为花颜讨的位分?!”花韩氏只觉得可笑,自己处心积虑培养出一对姊妹花,竟输给被自己当初一击即败的女人,那懦弱无用的女人,居然在死后十几年,用女儿狠狠地赢了自己!
  
  “你好好待着吧,她们不会救你了。”宫女见花韩氏的眼神嫉怨交杂,嘴角挂着冷笑与讥诮,不由心生厌恶,大力关上了木门。
  
  花韩氏无力地靠着门,门外传来宫女的对话,似冰雪般直飘到心里,嘴角的冷笑愈加僵硬。
  
  “那女人是不是快熬疯了?”
  
  “可不是嘛,奇奇怪怪的。”
  
  “嫣贵嫔怕惹事就算了,怎么连花御史都不管不问?之前听说他们两人夫妻之情很深厚啊。”
  
  “得了吧,深厚什么呀,她一个扶正的妾室,当初也是耍尽了阴谋诡计,也不想想,那花御史既能对发妻如此绝情,对她又能有几分真心,不过相护利用罢了。你没听说么,那花御史新纳了一房妾室,是一个进士庶出的女儿,哪还有功夫管她。”
  
  “花御女也不想找她算账么,别是把这事给忘了?”
  
  “哪至于忘了,前天不是才安排那个叫朵儿的侍女回家吗。”
  
  “皇上居然肯放?”
  
  “之前是不同意,后来见了她的哥哥,她哥哥哭着说愿意替妹妹受罚,皇上心一软,又兼花御女在一旁求情,就答应了。”
  
  “那侍女倒还有些亲情的福分,不像暗房这位,只有等死的份了。”
  
  “是呀,所以人还是该积点德,弄得这样凄凉的下场……”
  
  “对了,皇上既这般宠爱花御女,怎么不晋她的位分呀?”
  
  “小钱子上次在廊下听到皇上和花御女聊天,要封她为妃,但花御女推迟了,说习惯在龙吟殿相伴。”
  
  “这样呀,也是,省得勾心斗角的,谁能玩过颖贵妃啊。不过这阵子,颖贵妃倒是都在颖香宫待着呢,整个皇宫都平静了许多。”
  
  “但愿这清静日子能长一点。”
  
  ……
  
  花韩氏扯过小床上的棉被,这暗房的布置比牢房要好上许多,虽然阴暗,但也算吃穿不愁,但她此刻却觉寒彻心扉。她自小是力争上流的个性,当时攀上花鸿文这个才子,逢迎讨巧、柔情(蜜)意,目的性确实很明确,但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情意可言,后来相处十几年,生儿育女,夫妻同心,感情愈加牢靠,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就此不管自己。自己这样拼命,还不是为了花家的富贵长久,他倒好,现下直接甩手,把罪都推到自己身上。
  
  “砰砰砰——”花韩氏实在难忍心头怒火,奋力捶起门来。
  
  “你要做什么?若是让皇上听见,你有几条命!”几个宫女说完闲话,已经走了,闻声赶紧回来喝止。
  
  “我要见花雨,你们让花雨来见我。就说倘若她不来,我即刻就自尽,化作厉鬼去找她!”花韩氏说着,将周身所有的钗环珠宝全都摘了下来,捅破窗纸,扔了出去。
  
  “快帮我跑一趟,不然我就这么死了,你们也不好交差!”
  
  宫女想了想,觉得皇上和花雨虽然迟迟不过问花韩氏,或许只是想多折磨她一番,她若即刻自尽,她身上的账就不好清算了,看在珠宝的份上,就帮她跑一趟吧,反正花雨好秉性,自己悄悄跟她传几句话,也不会惹出什么是非来。
  
  “你等着,我过去跟她说。”宫女说完便走了,可一去大半个时辰,仍没有回来。
  
  花韩氏还欲故技重施,又怕真的引起轩辕骁的注意,自己满腔怨愤没有发泄,可不能这么白白死去,只得继续等着。又过了好一会,天已经全黑了,别说那个宫女没回来,整个偏院已没有半个人影,由于方才把窗纸弄破,冷风从纸洞里呼啸而进,整个暗房徒生凉意。花韩氏的胆子原是很大的,可这会不知为何,竟莫名惧怕起来。
  
  “咻——”一道殷红的影子从窗外飘过,花韩氏一阵颤抖,也不知是寒冷还是恐惧。
  
  “花雨,是你在装神弄鬼地吓我吧?”花韩氏壮着胆子问道,她忽然想起,自己这十几年来,好像都没有独处过,是怕那个女人回来报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