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风吹解带第3章 第 39 章,松风吹解带第3章 第 39 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松风吹解带 > 第3章 第 39 章
此为防盗章万玉山听到加班二字更是气盛,骂道:“谁让你们加班了,加班加的脑子都成浆糊了,这叫创意吗!核心业务和品牌都模糊了,多元化倒是搞得天花乱坠。”
  
  “一大早献宝似的找我,是给我展示你们的苦劳看呢?”
  
  “抓住不变的东西,什么叫不变的东西,消费者的心理,连用户的心理都掌握不了,怎么控制市场,靠打这几个破广告累积认知?”
  
  “重做,后天上午拿给我看,不许加班,谁他妈加班开除谁!”说完甩袖子走了。
  
  留下一众人等面面相觑,不加班怎么做得完哟,老板是神仙,他们不是啊。
  
  万玉河见状,安抚道:“别气馁,今天放个假,都回去休息,明天再战。”
  
  “万总啊,一天时间怎么做得出来他满意的方案啊,我们现在是黔驴技穷,没有任何好点子了。”
  
  万玉河笑道:“老板曾经只用一个小时就做了一套方案出来,你们这么多人,一天时间,够了,况且之前有过十分丰富的铺垫,回去休息吧,要不一会儿让他瞧见你们还在这儿,他可是要拿刀了,我是拉不住的。”
  
  众人顿时噤声,万玉山曾经抡大刀砍万四叔的“英勇事迹”,他们可是有人在场目睹过的。
  
  于是也不再停留了,出了会议室,拎着包走人。
  
  其他部门的人瞧见这幅场景,均不明所以。
  
  这是集体被开除了?
  
  方才见着万玉山怒气冲冲地从里面出来,就觉得不会有好事发生,果然如此。
  
  老板最近心情好像不太好呢。
  
  有人揪着一人问道:“这是怎么的了?”
  
  “老板强迫我们放假一天,换脑子。”
  
  “……!”
  
  尼玛,这么好命,还个个都苦瓜脸,真想揍他们。
  
  ***
  
  万玉河上楼回办公室,远远地瞧见总经办的两个助理正有条不紊地忙碌着,他踱步过去,用目光问道:“还生气呢?”
  
  助理小玉拢着手小声道:“没生气,周先生来了。”
  
  万玉河又问:“来干什么?”
  
  “不知道,好萧杀的样子。”
  
  万玉河心想,周至来这儿,大约不是什么好事,这人在万玉川手里做事,平日里不会往这边跑。
  
  每个家族里都有一堆大事小情,有明有暗,万家明着解决不了的事情,都由万玉川做了,这回不晓得查出了什么。
  
  不过他身正不怕影子斜,不管什么灾难,都不会落到他头上。
  
  正欲走,万玉山开门出来了,见到他,问:“你在这儿干什么呢?”
  
  万玉河被他问得一愣,回道:“我回自己办公室啊。”
  
  “你为什么不走?”
  
  “我不累。”
  
  万玉山不作声,看了他两眼。
  
  “我马上走。”万玉河转身去按电梯,他这个总经理当的,忒没脸面。
  
  小玉和其他人低头做事,只当没看见。
  
  万玉山对小玉说道:“倒杯水来。”
  
  “好的。”小玉马上行动,倒了杯水送进去。
  
  周至面前的咖啡一口没喝。
  
  小玉放下水,低头出去,周至这人眼里有毒,看一眼要没命的,早就听闻过他,但从未得见,如今见着了,瞧了一眼就不敢瞧第二眼了,简直比万玉山还可怕。
  
  万玉山道:“玉川想怎么做?”
  
  周至道:“他说静观其变,这时不用动手,只等对方进来,到时来个瓮中捉鳖。”
  
  万玉山道:“好。”
  
  “这回须得斩草除根,玉川叫你不要心软。”
  
  万玉山望了一眼墙上挂着的刀,半晌,应了一声:“嗯。”
  
  “我走了,在你婚礼之前,怕是会有动静,得加强警惕。”
  
  万玉山说道:“家里人都护得好好儿的,能出什么事?”
  
  “学校里那个呢?”
  
  “她的身份没人知道,谢家之前保护得很周全。”
  
  “婚礼上得露面吧。”
  
  “不露,一个盖头蒙住。”
  
  周至想,这倒是个好法子。
  
  ***
  
  谢晚月在十一月初出了事。
  
  本该她是周末回万家来的,结果大半天还没见着人,手机关机,这边去了人找,各处找不着。
  
  这事儿没敢让老太太知道真相,只说学校里有事,不回来了,老太太问:“怎么没打个电话给我呢?”
  
  秋曼说:“打了,您那会儿睡着。”
  
  老太太见不着谢晚月,做什么都无趣,在屋子里诵了一天佛经。
  
  到了晚上,万老太太说要和谢晚月视频,打过去无人接听,又追了个电话,还是没人接,老太太着了急,去问万玉山。
  
  万玉山回道:“我过来找她吃饭,她这会儿去卫生间了。”
  
  “哦,你们吃得什么?”万老太太缓和了心绪,脸上挂满了笑容。
  
  万玉山答道:“北方菜。”
  
  “嗯,多吃些,吃完了去看看电影呀,逛逛街呀,晚上就别回来了。”
  
  万玉山应道:“您早点休息,我们吃完饭确实是要去看电影的。”
  
  “那我不打扰你们俩约会了。”万老太太心里高兴,忙不迭地挂断电话,本来她一直担心,这两个人感情不深,又十天半月见不上一面,以后成了夫妻,怕也是面和心不和,没想到他们开始约会培养感情了,这令她十分满意。
  
  万玉山放下手机,眉头紧锁,让万玉川再去找,掘地三尺也得把人给找出来,找不到谢晚月,甭说对谢家没法儿交代,祖母这一关就难过。
  
  万玉川几乎动用了有所力量开始找人。
  
  第二天,周至再次过来,说道:“找了所有路段的监控视频,将行人和各个车辆都排查过了,没有发现可疑的,但是追看了这段时间的视频,发现方岚去找过她。”
  
  万玉山问道:“她去了多久?”
  
  “根据视频记录,方岚是晚上六点进的楼,六点零五分上到五楼,而嫂子是七点十四分回来,方岚在七点十八分出现在楼梯口下楼,算起来,两个人碰面只有四分钟,玉川猜测,可能和她有关。”
  
  “方岚现在在哪里?”
  
  “说是旅行去了。”
  
  万玉山问道:“玉川打算怎么做?”
  
  “我们在查方岚最近的所有行程,包括见了什么人,和谁有过联系,玉川的意思是,再派一拨人去找方岚,找到了先私下扣着,因为距离嫂子失踪已经过了一天一夜,没有任何要赎金或者其他条件的消息传过来,所以判定这不是绑架。”
  
  万玉山说道:“按照玉川的话做。”
  
  周至道:“方家这边若是知道了,肯定不会不管,虽然方岚是个只知玩乐的二世祖,但在方家的地位不比方鸿低。”
  
  万玉山道:“没事,你们按计划行事就是,出了问题我来解决,正巧我和方鸿有个交易。”
  
  周至得了命令走了,万玉山想了想,叫金乌进来,吩咐道:“你帮我约一下方鸿,就说有事请她帮忙。”
  
  金乌联系上对方,约在了中午饭点。
  
  万玉山提前到了,方鸿按时过来,就坐后,问他:“你能有事请我帮忙?是拿我寻开心的吧?”
  
  “你若是觉得不妥,这话也可以反着理解。”
  
  方鸿道:“你想帮我?”
  
  “对。”
  
  方鸿道:“你有什么条件?”
  
  “什么条件都没有,我只是觉得你父亲老了,该退休了。”
  
  “万玉山,你这么说我爸爸,好像不大尊敬我啊。”
  
  “明人不说暗话,你想听虚伪的,我也可以说得出来。”
  
  方鸿笑道:“你觉得我自己没有能力坐上方氏的掌门人位子?”
  
  万玉山摇了摇头,说道:“只靠你自己,难。”
  
  “你未免太小瞧我了。”
  
  “我是觉得你父亲必然会犯糊涂,尽管方氏现在是你在做出头人,但是你父亲心底的人选是你弟弟,你的打算,你父亲不可能不清楚,给你一句忠告,永远不要低估一个人的狠心。”
  
  方鸿敛起笑容,说:“我不信。”
  
  万玉山却不再继续谈论这件事,只说:“吃饭吧,这里的菜很好吃。”
  
  方鸿却吃得索然无味,她自然明白万玉山的意思,她也清楚万玉山为什么会支持她,如果有他在背后做支撑,她的胜算绝对是百分之百,只是,他这样帮她,条件肯定会非常苛刻,无论是什么条件,她都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