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陆太太很甜第694章:陆靳城,我怕,抱我 4千字,他的陆太太很甜第694章:6靳城,我怕,抱我 4000字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他的陆太太很甜 > 第694章:陆靳城,我怕,抱我 4千字

第694章:陆靳城,我怕,抱我 4千字


  姜珂再回到主卧,双手双脚像是八爪鱼一样,攀上在陆靳城的身上,不肯松开。
  不是没有碰到过暴雨打雷的天气。
  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这一次,她害怕的不行,根本平静不下来。
  被姜珂缠着腰肢,陆靳城想动都动不了,忍不住揶揄她。
  “你本事呢?说分开睡那会儿,不是挺有气势的么?现在怎么怂的像只小鹌鹑似的?”
  “陆靳城,不许笑我,你给我闭嘴!”
  她是真铁了心和他分开睡。
  哪知道会碰上打雷暴雨的天气啊?
  她要是一开始知道会碰上这样的恶劣天气,而且会把自己吓得半死。
  打死她,她也不会一意孤行,跑去客房,和陆靳城分开睡!
  看姜珂把自己缠的紧,小脑袋往自己怀里扎,活像个树袋熊,陆靳城心情格外的好。
  用手指把玩姜珂的头发,他问。
  “是不是不舍得和我分开睡,嗯?”
  姜珂抬起扎在男人怀里的头。
  “陆靳城,你怎么这么自大?”
  “……”
  “谁不舍得和你分开睡了?我是怕打雷好么?”
  陆靳城挑眉,用好听的嗓音问姜珂:“怕打雷?我之前怎么没有听说你怕打雷?”
  “……”
  姜珂算是看出来了。
  这个男人横竖算是认准了自己就是想和他一起睡觉。
  会说自己怕打雷,不过是给自己找一个说的过去的借口。
  “你之前没有听说过,不代表我不怕打雷!”
  “……”
  “陆靳城,你能不能不挖苦我?我真怕打雷,你看我都怕成这个样子了!”
  陆靳城问姜珂:“那你以后还和我分开睡不?”
  姜珂特别没有骨气的说:“看情况!”
  又不是没有和他分开睡的时候。
  这一次,真的是特例。
  特例,不能以偏概全!
  “看什么情况?”
  “看外面天气怎么样,晚上会不会打雷。”
  陆靳城说:“那要是不打雷,还和我分开睡?”
  “你不给我添堵,我才不会和你分开睡!”
  再去看陆靳城,姜珂又说:“早上睡醒,给伯母打电话,不打电话,我还和你分开睡!”
  姜珂已经让自己态度严厉,为此,眼神还带狠。
  偏偏,她再怎么装强势,装厉害,陆靳城都一脸云淡风轻姿态。
  “明天晚上还有雨,气象台那边说,还有短时间雷雨大风和强对流天气!”
  “陆靳城,你怎么这么烦人?”
  姜珂支起自己的身体,骑跨在男人的身上,一双小手,像是铁钳一般,牢牢扼住男人的喉咙。
  “让你打了电话就这么费劲吗?”
  他不肯给他母亲打电话不说,还说明天晚上还打雷。
  这话,明显是抓住自己的软肋,料定自己明天晚上还不会和他分开睡啊!
  陆靳城怕姜珂骑在自己身上,动作不稳,用手拥住她的腰肢,免得她从自己身上掉下去。
  “没有给她打电话的必要,为什么要打这个电话?”
  “陆靳城,你真是要气死我了!”
  姜珂气得不轻,两个小手,像是紧紧缠绕的藤条一般,发力,在陆靳城的脖颈上,死死勒住。
  “你占我便宜,还不厚道,我掐死你得了。”
  和陆靳城,姜珂似嗔,似怨,不像是真的生他气的模样,倒像是宣泄她身为一个小女孩的情绪和不满。
  被姜珂掐着,陆靳城有一瞬的皱眉。
  待适应她掐自己脖颈的力道后,轻扣她的腰肢。
  “小东西,别没有把我掐死不算,还给你自己个累个半死!”
  陆靳城越是这么说,姜珂越是觉得气人。
  自己废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掐他,他倒像是个没事人似的!
  又用了几下力,见陆靳城依旧不为所动,姜珂恼羞成怒,拿开了自己的手。
  “陆靳城,我今天晚上必须和你分开睡,再这么下去,我会被你逼成泼妇!”
  外面没有再打雷了,她自是没有必要再继续在这里和他耗。
  既然,他不肯给她母亲打电话,那她,就必须和他分开睡。
  不能助长他嚣张的气焰。
  不然,他会越来越过分不算,自己也会因为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儿,被他活生生逼成一个泼妇!
  再下床,姜珂赤着脚,往门口那里走。
  陆靳城看姜珂又要走,问她:“还和我闹?”
  “我是不想自己丢了涵养!我现在需要冷静!”
  “冷静什么?你有火,我帮你灭火就是了!”
  “……”
  姜珂回头,睇了个嫌弃的眼神。
  “我这是气火,不是欲/火,你不给伯母打电话,灭不了!”
  懒得再和陆靳城就这件小事儿,掰扯起来没完没了,姜珂一意孤行,拉开房门,出门。
  只不过,她刚把房门打开,还不能将一条腿迈出去,“咔嚓”一声大雷,轰隆而至。
  “啊!”
  姜珂尖叫一声,整个人吓得脸色都白了。
  这个雷,来的太突然,她说什么也不敢再迈步出去。
  再扭身,她飞快地往主卧的床上那里跑。
  快要走到床边,她纵身一跃,直接抱住了陆靳城
  “抱我,我怕!”
  ——姜小姐嫁到分割线——
  大雨伴随电闪雷鸣,下了一整夜。
  翌日,晴空万里,骄阳明媚。
  推开窗子,能嗅到空气中,泥土和娇蕊的芳香。
  姜珂抓着头发起床,看到从卫浴间里出来的男人,拧巴个小脸冲他噘嘴。
  陆靳城把姜珂的小表情都看在眼里,笑着问她:“昨晚睡得还好?”
  姜珂冲男人翻了个白眼。
  “对牛弹琴了一整晚,好什么好?”
  他陆靳城也算是有本事儿。
  就像是掐准了这一晚会大雨滂沱,惊雷滚滚不断,以至于吃定了自己不敢自己睡觉似的。
  任凭自己怎么和他作、怎么和他闹,都没有松口说今早起来给陆家老宅打电话一事儿。
  陆靳城轻笑一声。
  “抱着我睡了一整晚,还说不好?你这个小丫头怎么这么喜欢口是心非?”
  姜珂抓起身旁的枕头往男人身上砸。
  “我早晚被你气成泼妇!”
  陆靳城接住姜珂砸来的枕头,在手里捏了几下。
  “你成什么样子,我都能接受!”
  姜珂说:“你能接受我,我越来越不能接受你了!”
  “……”
  “我不管,反正你不给伯母打电话澄清我没有怀孕的事情,我姜珂发誓,绝不和你行/房!”
  和他分开睡这招不奏效,她就不信,自己不和他做,还会不奏效!
  陆靳城并没有因为姜珂的威胁,有任何不快。
  他眼里噙着笑,问道:“我能忍,不过,就是不知道你这个小丫头,能不能忍!”
  “……”
  姜珂用古怪的目光看陆靳城。
  下一秒,抽出来自己身后的枕头,往陆靳城那里,狠狠砸去。
  “臭/流/氓!”
  ——姜小姐嫁到分割线——
  陆靳城下楼吃饭,姜珂和他再怎么不情不愿,想要耍脾气,想了想,还是下楼去吃饭。
  和陆靳城,硬的不行,她只能试一试软的。
  像他这种男人,自己和他撒个娇,卖个惨,再和他说点认怂的话,估计,他应该不会再舍得和我自己端架子,故意给自己添堵。
  姜珂拿着手机刚进餐厅,还不等坐下,手机里,进来白敏蓉打给自己的电话。
  几乎是看到白敏蓉打给自己的电话,姜珂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
  根本没有怀孕的她,和一直以为自己怀孕的长辈来往,要她如何泰然自若,才能应付得了长辈的关心和好心啊?
  “陆靳城,伯母给我打电话了,怎么办啊?”
  她一脸的难为情。
  应付长辈这种事儿,她本就不在行。
  再加上不习惯撒谎,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来敷衍大智若愚的白敏蓉。
  陆靳城抬头,看了眼姜珂。
  跟着,音调不紧不慢道:“接!”
  “接?”
  “……”
  “你说的倒是轻巧,伯母问我怀孕的事情,我怎么说啊?”
  “……”
  “你说你杜撰什么理由坑你爸妈不好,非得说我怀孕的事情!不拉我下水,你浑身难受,是不是?”
  陆靳城依旧是不咸不淡的表情。
  “接吧,她不吃人!”
  姜珂也知道她不吃人。
  可她问自己怀孕的事情,把自己问的羞愧难当,她自己心里过意不去啊!
  而且,这次再不和她解释清楚,澄清自己没有怀孕的事情,以后,只会越演越烈,让她认定自己已经怀孕的事实!
  “陆靳城,我拜托你,你和伯母把事情说清楚,解释明白,行不行?”
  “……”
  “你就算不觉得这件事儿怎么样,但是我自己心里过意不去啊?”
  “……”
  “而且你知道,我这个最不擅长撒谎,我要是哪句话没有说对,被伯母说破,多尴尬啊!”
  陆靳城始终一脸不以为意。
  “你接吧,什么事情也没有!”
  “有事!我会被问得语竭词穷!”
  “你先接,应付不了,把手机给我。”
  姜珂用不上很确定的目光看陆靳城。
  “真的?”
  陆靳城轻“嗯”了一声,“我不骗你,接吧!”
  姜珂还是有些迟疑。
  毕竟,自己态度都那么强硬了,他也没有松口说帮自己澄清自己怀孕这件事儿,他这会儿怎么就这么好心了?
  见姜珂还在用狐疑的目光看自己,陆靳城说。
  “你看我的样子,像骗你么?”
  “你昨天还一脸信誓旦旦和我说,会和伯母通电话,澄清我没有怀孕的事情,可是实际呢?”
  “……”
  “你还是坑了我!”
  陆靳城很中肯的说:“这次不骗你!”
  扬起湛清的下颌,点了点姜珂手里还在振动的手机。
  “再不接电话,她会把电话打给徐阿姨。”
  姜珂知道白敏蓉不喜欢给陆靳城打电话。
  因而,自己要是不接她电话,她定然会把电话打给徐阿姨。
  又抿唇思量了一下。
  再定定地望着陆靳城,她说了句:“你敢骗我,我以后绝对不搭理你!”
  话闭,她接了电话。
  等电话接通,电话那边,是白敏蓉如释重负的吁气声。
  “小珂啊,你总算接电话了,你干什么去了啊?没有接电话,你可吓死我了。”
  通过听筒,还能听到白敏蓉用手拍她心口时的声音。
  知道白敏蓉担心自己,姜珂略有些抱歉道:“伯母,我刚刚在洗漱,没有听到手机振动。”
  她总不能告诉她说,她不想接她电话,才这么犹豫的吧?
  有些慌,还撒还是要撒。
  既能讨长辈欢心,还能给自己找理由搪塞,她没有实话实说的必要。
  白敏蓉了然情况的“啊”了一声。
  “也对啊,这大早上的,你们得洗漱,你瞅瞅我这个老太太,也没有看看时间,就给你打了电话。”
  姜珂微弯嘴角,说自己已经洗完漱了。
  虽然局促,但姜珂还是柔声问了白敏蓉,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情。
  白敏蓉说:“也没有什么事情!小珂,你这不是怀孕了么,然后我就和靳城他爹寻思,让你和他领证结婚。”
  “……”
  “不管怎么说,你这有了我们陆家的孩子,不能没名没分啊!”
  “……”
  “这要是传出去,让外面那些人,怎么想我们陆家人的品行啊?”
  对于白敏蓉和陆靳城让自己和陆靳城领证结婚一事儿,姜珂始料未及。
  从某种程度而言,他们做出这个绝对,是对自己的认可和肯定。
  不过,想着两位长辈是因为陆靳城那一句玩笑之言,误以为自己怀了他们陆家的孙子,才决定让她和陆靳城登记结婚,她心有不安。
  毕竟,她空瘪的肚子里,压根就没有胎儿的形成。
  抿了下嘴角,姜珂说。
  “……伯母,就登记结婚这件事儿,我……我想等我父亲的事情彻底解决了,再说。”
  虽然因为梁法官的死,陆靳城的罪名,几乎可以说是被洗脱。
  但是不代表,在这儿以后,一切都会风平浪静。
  不管怎么说,自己父亲的事情,一日不尘埃落定,她就一日不得安生。
  白敏蓉“诶”了一声。
  “你爸的事儿,和你与小三登记结婚,没有任何关联!”
  “……”
  “两院那边会重新受理你爸的案子,你呢,和小三就好好登记结婚,然后安心养胎,等孩子出世,其余的事情,你都不用再管,也不用操心,有你公公和小三处理!”
  ——————
  4000字,还有更新,小仙女们,求一下月票,Q烟给你加更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com手机请访问:.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