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宠婢第100章,皇家宠婢第100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此乃防盗章,订阅比例不够需等……才可看文茱萸一个不稳跌倒在地,撞翻了凳子,发出一声巨响。
  
  “这是怎么了?”
  
  有人听到动静,跑过来看,见茱萸倒在地上,忙跑过去扶起她。
  
  “连翘,你干什么啊,你是不是又欺负茱萸了?”
  
  “又欺负?我欺负她?”连翘整个人都懵了,脸上说不出是什么表情,指指茱萸,又指指自己。
  
  “你就别否认了,当我们不知道你总是欺负茱萸啊。仗着茱萸性子好,你们又是同乡,总是使着她帮你做这做那,还动不动对她发脾气!”叫秀婷的小宫女,神情忿忿道。
  
  “就是,茱萸还真是可怜,居然摊上你这么个同乡,还跟她同屋,真是倒霉透了。”
  
  门外站着几个小宫女,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越来越的人走进来将茱萸护在背后,一副怕她再受到什么伤害的模样。
  
  “连翘,你瞪茱萸干什么,你看你那要吃人的样儿!”
  
  “我……”
  
  茱萸哭着道:“不是,你们别这么说连翘,是我的错,都是我惹她不高兴了……”
  
  “茱萸,你干嘛这么胆小,你又不欠她的,凭什么你事事顺着她,她还要对你横眉冷眼的。”
  
  “就是。”
  
  “不能让茱萸再待在这间屋了,我们去找冯姑姑,让她给茱萸换房。”
  
  人呼呼啦啦地就出去了,还带走了茱萸,屋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连翘的表情似喜似悲,想笑,笑不出来。豆大的泪珠毫无预警地从她眼眶中,滑落下来,她猛地一下转过头,僵着身躯去扶翻到的凳子。
  
  丁香想说什么,秦艽拉了她一把,将她拉走了。
  
  *
  
  “秦艽,你为什么不让我去安慰连翘?”走到没人的地方,丁香才小声问。
  
  “安慰什么呢?事实摆在眼前,只字片语的安慰没用,因为她崩塌的是长久以来对人性的观念,还是等她自己慢慢恢复吧。再说了,她怎么样,跟我们什么关系?”
  
  丁香哦了声,半晌没说过话,过了会儿,才悄悄问道:“秦艽,你是不是知道连翘和茱萸在一起说过你坏话,所以你才这么对连翘?”
  
  秦艽眨了眨眼:“她们说我什么坏话了?”
  
  “其实她们也没说什么,就是猜测那次着火,半夏被送去浣衣局的事,是不是你在里面做了什么。”
  
  “哦,原来你还跟她们在背后议论过我这个?”
  
  此时丁香也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有些慌了,连连摆手:“不是,我没有跟她们议论,我就是……秦艽,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不信是你做的,也不是……我的意思是不管半夏她们是不是你害的,我都相信你……”
  
  她越说越乱,越描越黑,又怕秦艽生气,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其实都是我不好,我爱哭胆子还小,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跟她们起争执,不是因为我,你也不用做那些事。你人聪明,胆子大,如果没有我,你也不会吃亏,都是因为我的拖累……”
  
  对于连翘和茱萸的猜测,秦艽并不意外,毕竟丁香和连翘目睹所有一切的经过发生,她中间有些行为多少露了些倪。不过她们不问,她也就装作不知道,反正她也不在乎这些。
  
  只是没想到那件事,给丁香带来这么大的心理压力,怪不得她最近变化这么大,以前总是围在她身边,像只害怕失去娘的小鸡崽,现在变得很会交际。丁香人长得甜美,一说一脸笑,人缘很好,也交好了一班小宫女。
  
  像那次出掖庭,平时秦艽做什么都懒得解释,全靠丁香在其中维系着关系,让其他人能理解秦艽这么做的初衷。
  
  想来,这话也在她心里憋了很久吧。
  
  秦艽笑叹着,摸了摸她的头:“说话就说话,哭什么,把眼里擦擦。”
  
  丁香也就老实地用手背擦眼泪:“我以后不会了,我会勇敢起来的秦艽,我会站在你身边,而不是干什么都躲在你背后……”
  
  “既然都说要勇敢了,还抹眼泪啊。宫里不准哭,小心被冯姑姑看见罚你顶盆。”
  
  一提冯姑姑,丁香顿时被吓得不敢哭了。
  
  过了会儿,她小声说:“秦艽,你说人心怎么能这么坏呢。”
  
  “人心比你想象中坏多了。好了,天也黑了,等会儿让人看见我们在外面转悠,小心挨罚。”
  
  两人回到住处,连翘在屋里,不过已经睡下了。
  
  她背着身,明摆着不想说话,刚好秦艽也不想安慰人,一夜无话。
  
  *
  
  早上去洗漱的时候,秦艽听见很多指指点点和低声的议论。
  
  自然是针对连翘的。
  
  到了中午,关于连翘偷抄茱萸菜的式不成,反咬别人一口的流言都出来了。去饭堂吃饭的时候,连翘差点成了过街老鼠,人人见到都想呸她一口。
  
  对于这一切,连翘很沉默,也不说话,一点都不像她平时一点就爆的性子。
  
  下午,冯姑姑宣布了入选的名单。
  
  秦艽没有意外的进了内文学馆,丁香进了绣坊,茱萸去了司膳司,连翘榜上无名。
  
  这些被选中的小宫女,被相熟之人围了起来,大家纷纷道喜,也有人会说些酸言酸语,到底无伤大雅。
  
  直到看见茱萸身边围了那么多与她道喜的人,秦艽才知道她还是小看了对方。
  
  细细去看,就能发现那些面孔都挺熟悉的。
  
  有豆蔻、白芷她们,还有些之前跟着连翘出掖庭的小宫女。
  
  看着那边,连翘面无表情道:“我才发现自己是最大的傻子,她跟我说这样可以谁都不得罪,所以我一次又一次换人,以为这样可以不得罪人,其实人都被我得罪光了,相反她却笼络到这么多的人。”
  
  秦艽唔了一声,什么也没说。
  
  “你似乎不惊讶?”连翘看向她。
  
  “有什么好惊讶的?有时候人性其实是有迹可循,当她一次又一次当墙头草,明明知道你和豆蔻她们吵架,还是打着不想得罪人的借口,与她们说话交好,却又总是当着你说,跟你最好,你就该明白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可惜你不能明白,扛不住她的软言软语和眼泪,又跟她好了,你让别人能说什么呢?人嘛,有时候总要吃点亏,痛一下,才能长记性。”
  
  这话实在太诛心了,连翘瞪着秦艽:“你知不知道,你这个人真的挺讨厌。”
  
  “我知道啊,所以我从没指望你会喜欢我。”
  
  这时,突然从旁边跑过来一个身影,将连翘推开。
  
  是丁香。
  
  她凶巴巴地瞪着连翘:“连翘,你还讨厌秦艽,我们还没说讨厌你呢!亏我昨天还想安慰下你,幸亏没去。”
  
  丁香的举动让两人愣了一下,然后不约而同笑了。
  
  “真羡慕你。”丢下这话,连翘就走了。
  
  “她说什么呢?”丁香皱着小眉头问。
  
  秦艽笑着看她,没忍住又去揉她头:“谁知道她说什么,估计受到的打击太大,神经错乱胡言乱语吧。”
  
  *
  
  冯姑姑看着连翘问:“知道我叫你来做什么吗?”
  
  连翘看着她。
  
  “有几个小宫女结伴来找我,说你总是欺负茱萸,想帮茱萸求我,给她换个房间。”
  
  连翘没有说话。
  
  “没有什么想解释的?”
  
  连翘摇摇头。
  
  冯姑姑有点失笑:“你的这种反应倒是让我有些惊讶,如果有什么事你可以告诉我,能帮你做主的话,我会尽力帮你做主。”
  
  “姑姑能帮奴婢要回属于自己的名次?”
  
  冯姑姑迟疑了下:“如果有确凿证据的话。”
  
  “姑姑能改变那些人的想法,能让她们不在背后说奴婢?”
  
  冯姑姑摇了摇头:“谁人背后无人说,哪个人前不说人。”
  
  “既然如此,奴婢没什么好说的。”
  
  冯姑姑反倒来了兴趣,饶有兴味地看着她:“就这么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