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第二千三百一十三章 绝路 新,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第2313章 绝路 新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 第二千三百一十三章 绝路 新

第二千三百一十三章 绝路 新

    收到了恭维的芭芭拉,看凯兰的眼神儿都不一样了,先前的敌视瞬间烟消云散,转而一副热情洋溢的表情,揽住对方手臂,一边说笑,一边往沙发走去。
  
      只余下衣衫褴褛,满身挠痕的我,一脸苦逼的默默流泪。
  
      凯兰的到来,并没给其他未婚妻造成多少困扰,唯一最难应付的小醋坛子芭芭拉,还被她几句话给摆平了,余下的,只有客套,与轻描淡写的交谈。
  
      没人对凯兰表现出太多的敌意,也没人对她产生过多的好感,即便芭芭拉牵着她的手臂,与她在酒席间把酒言欢,但说出的话,却极尽保守,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浅谈则止,绝不涉及过多私密。
  
      这一行为,在凯兰到来之前,是从未有过的。
  
      我对芭芭拉主动出面接待凯兰的做法,还是比较满意的,不管怎么说,她都在咖啡馆当了十几年店员,接触过的人,眼见过的事儿,可能比我干掉的怪物数量都多。
  
      因而在处人办事这块,她相比其他未婚妻,有着先天的优势。
  
      由她接待,至少能免去不少不必要的麻烦。
  
      饭后,我来到后院,躺在草地上,仰望星空。
  
      正享受微风拂面的畅快之时,耳边传来阵阵沙沙声,侧头望去,凯兰一身蓝色长袍,静静地坐在木制阶梯上,双手托腮,也和我一样,望着夜空。
  
      “你也喜欢仰望星空?”
  
      我转回头,继续数星星,同时将双手交叠,枕在脑后。
  
      “喜欢”凯兰似是陷入到深深地回忆之中:“听父亲母亲讲,我的祖先,来自于天上。”
  
      “他们说的没错”我接口道:“如果你真的是天族人的后裔的话,你的祖先,的确生活在天上。”
  
      “可是,要怎么生活呢?”凯兰垂下头,目光与我对视,道:“那里又没有土地,也没有江河。”
  
      “你们肋生双翅,会飞啊!”我嘿嘿笑道:“除了吃饭喝水,下雨打雷之外,你的祖先们都飞在天上,与清风为伴,以白云为被,同燕雀共舞......”
  
      “我又不是小孩子,还拿这种话哄我”凯兰白了我眼:“你要是不知道,就说不知道,我又不会笑话你。”
  
      “切,没一点浪漫情怀”叹了口气,我摊开双臂,继续望向夜空。
  
      待我从短暂的沉溺中清醒过来,闭上眼,轻声对凯兰道:“起初,这天上,也并不只有白云与轻风,还有陆地,与形似陆地的巨兽。”
  
      “又在讲故事吗?”凯兰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带着些许嗔怪。
  
      “不,这是真的”深吸口气,我缓缓道:“在上古时期,嗯,就是比妖精统治时期更加久远的那个时期,这块大陆上,曾活跃着许许多多不同的种族,有天族人,有精灵族,有妖精族......”
  
      “精灵族和妖精族现在也有”凯兰打断我道。
  
      “现在的精灵族与妖精族,其实是同一个种族,森妖精,什么是森妖精呢?就是上古时期的妖精族与人类结合诞下的孩子,虽然这种结合诞下孩子的几率很小,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跑偏了。”
  
      噗嗤一声,凯兰笑得花枝乱颤。
  
      “别打岔,静静听我说”我责备了一句,稍稍组织下语言,继续道:“绝大部分种族的居住地,都在这块大陆上,少数种族生活在水里,而生活在天上的,只有你们天族人一个种族。”
  
      “我刚才说你的祖先肋生双翅,是玩笑话,事实上,你的祖先的居住地,是一块名为天界的大陆,那里有着和下面大陆一样的森林江海,有鲜花朵朵,也有绿草芬芳,有鸟鸣虫叫,也有飞禽走兽,你的祖先,在那里繁衍生息,在那里发展壮大,过着幸福而安定的生活。”
  
      “可它最后,还是坠下来了,是吗?”
  
      “是的,它坠下来了,但不是它自己的原因,而是因为外力。”
  
      “什么样的外力?”凯兰问。
  
      我没有回答,不是不知道,而是在纠结。
  
      追根究底,毁灭了天界的,是暴龙王·巴卡尔,是龙族。
  
      然而,我却无法将这个答案告知凯兰,原因很简单,龙族是盟友,我不可能因为凯兰祖先的原因与龙族交恶。
  
      这样不划算,还可能再竖立一个强敌。
  
      “天界,是被我主毁灭的。”
  
      我猛地睁开双眼,望向声音的源头,全身血红色,一直在充当无畏公会第二吉祥物的火焰龙息塞仑,缓缓飞到我们跟前,用较为沉重的语气道。
  
      “为什么?”
  
      凯兰的语气略显轻佻,但我知道,这是她有了怒意时的表现。
  
      “因为天族人不合作”塞仑冷冷道:“甚至有意扭曲我主的好意。”
  
      “好意?我头一次听说,将别人繁衍生息的家园毁灭掉也叫做好意?”
  
      “我说过了,因为天族人不合作,而且还曲解我主,我主仁慈,也只是将大陆坠落在另一块大陆上,并不算毁掉家园。”
  
      “非要让在天空翱翔的鸟儿,跑到地上生活,这与毁灭家园有什么区别?”
  
      “哼,我不和你争,若你有一天,能够理解我主的真意,想必会为你先祖的不明智而感到羞惭吧。”
  
      说完这些话,塞仑挥动翅膀,晃晃悠悠飞回窝里。
  
      看那上下晃动的身躯,我总觉得,它似乎胖了不少。
  
      “小毅,我知道你和龙族结盟,也不会任性的要你划清与龙族的关系,但我希望,有朝一日,你能让龙族之主给我个交待。”
  
      之后,她又强调了一遍:“我要一个能让我满意的结果。”
  
      苦涩的一笑,我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因为塞仑的强行解释,凯兰没有了观赏夜色的心情,她进了屋,搀和到其他未婚妻之中。
  
      望着消失的背影,我叹了口气,转向塞仑的方向,无奈道:“你啊,为什么偏偏要回答她?”
  
      “你不应该感谢我吗?”塞仑晃动略肥的身体,又飞了回来:“我帮你回答了你无法回答的问题。”
  
      “如果你不回答,我会想办法,又或者以沉默的方式糊弄过去,现在可好,被逼上了绝路。”
  
      “绝路吗?”塞仑摇摇头:“你这才不叫绝路呢,反倒是我主,当年若不把天界弄塌,不逼迫天族人工作,我主连同整个龙族,都将陷入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