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医枭后第23章两个原因,玄医枭后第23章2个原因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玄医枭后 > 第23章两个原因

  展云歌好笑的看着哥哥,用这种办法折腾南宫玄,也亏他想得出来。
  “没办法,谁让除了妹妹就只有他不惧怕冰兰花的香气呢。”展云舒耸耸肩,一副我可不是故意为难他,实在是没办法的样子。
  南宫玄没在意,既然是给云歌的,他亲手来编是应该的,虽然他编了一个又一个,展云舒一直不满意,眼看时间到了,才放过自己,他也不介意,云歌值得最好的。
  他脚步轻快的走到云歌身旁,看着一身蓝裙的人儿,戴着鲜艳的蓝色冰兰花花环,整个人看上去更加的娇嫩了。握着她的手把她从圆凳上拉起来,拿出他用了三天时间雕刻好的蓝玉冰兰花,弯腰给她系在腰间。
  展云歌低头看着蓝色绳子拴着的用上好蓝玉雕刻的冰蓝花,栩栩如生,宛如刚刚从树上摘下来的一样。如果放到头上的花环中,绝对看不出这是一朵玉雕的花。
  “哪个大师这么厉害?”展云歌把蓝玉冰兰花拿在手里赞叹的道。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南宫玄语气愉悦的道。
  展云歌讶异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转头看向梳妆镜,看到自己头上漂亮的花环,再看看手里栩栩如生的玉雕,自叹不如的道:“心灵手巧的太子殿下。”
  几世她对精细的手工活计都没什么天分,以前是没人教,这一世,娘亲亲手教她女红,一个月下来,连一个简单的花样她都绣不好,明明她的画画的不错,可是拿起针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后来她娘都放弃了。
  南宫玄嘴角一抽,抬手在她额头弹了一下,“调皮。”
  展云歌看到八位美人嫂子捂嘴偷笑,她捂着额头,提着裙子往外走去,“走了。”
  南宫玄和展云舒跟上她,八位嫂子跟在后面,被扔在最后面的挽玉和挽云出了明珠苑的门后就抄近路往前赶去,在展家举办宴席的锦华苑门口候着。
  此时锦华苑里面已经很热闹了,每年这一天,展家人会一个不缺的回来,场面堪比过年。
  展云歌走的不快,一路走来她的目光留恋着这里的每一处景致,她知道,这次离开后,无忧无虑的生活将结束,再回到青南山长住的机会微乎其微。来到锦华苑门口,她站住了脚,抬头看着先祖亲笔书写的锦华苑三个字,里面欢喜的谈话声隐隐传出来,这里面的人把她从小宠到大,是她这一世贪心拥有的亲情,虽然是展家老祖跟那个神秘男子的交易,但是自己却实实在在的享受到了他们的宠爱,在十六岁天劫到来之前,她很想为展家做些什么,可是展家世代避世而居,无欲无求,好像也不用她做什么。
  “京都距离青南山虽然远了些,但也不是遥不可及,想家了就回来,这不就有一位常年奔波在京都和青南山的,我想他不会介意以后继续奔波的。”展云舒站在她右侧宠溺的道。
  展云歌闻言收回目光,看向南宫玄笑了,“哥哥说的是。”
  南宫玄对展云舒安慰妹妹还要噎上他一句一点也不在意,谁让自己从小就把人家的妹妹给霸占了呢,只要云歌开心就好,所以眸中都是赞同的神色。
  展云歌看到他的神色,心里一暖,伸手握住他的手道,“玄哥哥,从我三岁开始,你就没错过我任何一个生辰,希望来年你也不要错过。”
  这是展云歌第一次主动叫他玄哥哥,以往他都要精心算计才能听到一声,而且这是她第一次对他提要求。
  “以后每一年云歌的生辰我都不会错过。”他不满意她的要求太低了。
  展云歌笑笑没有再强调什么,如果天劫过不去,明年的十六岁生辰就是她这一世过的最后一个生辰,也就没有以后了,要求再多也没什么用。
  “进去吧,爷爷奶奶他们一定都等好久了。”展云歌拉着南宫玄的手走进锦华苑。
  锦华苑的门在他们一行人进去后就关上了,显然只有他们没到场了。
  而在展云歌进去后,锦华苑里的气氛高涨起来,欢声笑语从里面传出来,远远的都能听到。
  没有资格进去锦华苑服侍的下人们,都羡慕的看着锦华苑的方向,这样的家族整个圣宇帝国也就一个,那个家族不是勾心斗角的,那有这样亲情浓浓不为名利的家族,让他们这些下人都很轻松。
  明珠苑内有一个很大的宴客厅,里面铺着地板,上面铺着软软的编织着精美图案的地毯,所有人都盘膝坐在地毯上,前面摆着长条的矮桌,都喝了不少的酒,酒兴话多,都聊得很起劲。
  宴席从午时吃到申时,今年破例让展云歌喝了些酒,一张小脸红扑扑的,跟刚熟透的苹果一样,没什么形象的躺在爷爷的膝盖上,嘴角浸着笑意,眼睛笑眯眯的看着因为她的生辰而欢聚一堂的亲人们。
  “爷爷,展家是我见过最有人情味的家族。”她声音很轻的道。
  老爷子抬手摸摸她的头,“丫头啊,知道展家为什么能一直这么和睦,稳居圣宇帝国第一家族吗?”
  展云歌一怔,有些晕乎的头清醒了些,“不是因为展家不问世事偏居一隅吗?”
  “傻丫头,只要是人,存在于世间,怎么可能避的开世俗。”老爷子摇摇头。
  展云歌眉头蹙起,展家千年来从来没有参与过圣宇帝国的朝事,虽然因为独一无二的高超玄术得皇家另眼看待,但是也没有因此而参与进俗世中去,爷爷为何说避不开呢?
  她坐起来,疑惑的看着爷爷。
  展老爷子看到她眸中的疑惑,淡淡一一笑,指着下面的人道,“丫头看看下面的人。”
  展云歌顺着爷爷的手看去,下面都是她的亲人,大伯、二伯、爹和四叔、五叔,还有十三位哥哥,以及他们的妻子,还有自己的五个小侄子,她没看出什么来?
  “展家能安然的稳居第一家族,有两个原因,第一青南山展家只有一支嫡系居住在这里,掌控展家全局。”老爷子慢慢的说道。
  展云歌一下子明白爷爷让她看什么了,爹兄弟五个都是爷爷奶奶所出,家主大伯是他们的嫡亲大哥,自然是一心相护的,而哥哥们虽然都是堂兄弟,但是因为同出一脉自然也很亲近,这样家族向心力自然是很强大的。
  “在爷爷过世后,青南山就只能留下你大伯一家居住,其他的人,包括你爹娘和你哥哥都要离开青南山,这是祖训,千年来展家一直遵循,所以才没有那些家族争斗。”展老爷子看着下面的儿孙们感叹的道。
  展云歌愣住了,原来是这样,她看着二伯和四叔、五叔还有除了大伯家的大哥和三哥以外的几位哥哥问道,“离开的人会甘心吗?”
  “展家会给每一家都留有丰厚的财力和物力,他们离开后,不会居住在圣宇帝国,而是去其他帝国,凭着他们这么多年在展家学到的本事,在哪里都可以生活的很好,只不过展家从先祖开始,就习惯了避世而居,所以展家出去的子孙也不会去争名夺利。”展老爷子目光看向门外,这一刻他也许想起了自己的那些兄弟侄子们。
  展云歌若有所思,“这也是那个男人要求的?”
  “不是,是先祖定的家规。”
  先祖?展云歌昨天已经知道先祖的经历了,明白为何他要留下这样一条家规了,先祖是不想自己的子孙后代相争。这样做虽然让亲兄弟分开很残酷,但是的确避免了同族人相残。
  “第二呢?”她又问道。
  “第二就是展家所有子孙不得参政为官。”展老爷子看了眼一直坐在一旁的南宫玄一眼,他不避讳他也是变相的告诉他展家的立场。
  “也是先祖定下的家规?”展云歌了然了。
  老爷子点点头。
  展云歌沉思片刻,“爷爷,我不会把展家拖进朝堂中去的。”
  “丫头误会了。”老爷子纠正道。
  展云歌不解的看着爷爷,今天爷爷跟自己说这些不是为了这个目的吗?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