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医枭后第47章感兴趣的,玄医枭后第47章感兴趣的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玄医枭后 > 第47章感兴趣的

      一众侍女鱼贯而入的进去侍候,南宫玄这时也回来了,看到南宫玄送到她唇边的茶盏,曹应生的心已经能很平静的接受了。
  
      一名宫女往花厅走来,他叹口气,终于想起还有他这号人了,他端起茶杯,喝了进入青龙宫后的第一杯茶,虽然这茶早就凉透了,放下茶盏,宫女就进来了。
  
      “曹家主请。”宫女施礼道。
  
      曹应生听到宫女的称呼,眸光一凝,长出一口气,跟着宫女走出花厅,还没走到寝宫的门口,就看到一应宫女用托盘端着午膳徐徐走入。
  
      他站在门口,等宫女进去后,才跟着那名宫女走进寝宫。
  
      目光瞥了眼廊檐下凉席上伸展四肢,晒太阳的一团火红,眸光一凝,这不是昨天展云歌脖颈上的狐裘吗?原来是个活物。
  
      只看了一眼,他就已经进了门,没细看那是个什么物种,想着,应该是女孩子养着玩的宠物。
  
      宽敞的正殿入目的就是雕刻着九条腾飞金龙的巨大屏风,但从这屏风个就可以看出皇上对南宫玄的宠爱。屏风前摆放着一个宽大的坐榻,榻上摆着一个小方几,坐榻正前方摆着两排座椅,是给客人准备的。左侧临窗的地方还摆着一张卧榻,就是展云歌睡了一上午的地方。跟这边隔着一扇珠帘,珠帘是用蓝色的圆珠子串成,每一串珠子下面都坠着一个水滴形的坠子,殿内的用具也都是蓝色的,就连宫女刚刚送进来的饭菜,盘子碗也是蓝色的。右侧临窗摆着一张圆桌,上面摆着宫女刚刚送进来的饭菜,显然那边是用膳的地方。
  
      太子会客的地方在书房,要不是因为自己求见的人是展云歌,他是没有机会来这里的。
  
      他眉头一挑,南宫玄喜欢茶白色这是众所周知的,那么这个蓝色应该是展云歌喜欢吧?不过不是说她喜欢黑色吗?
  
      南宫玄和展云歌绕过屏风,在坐榻上坐下,曹应生这才看到,展云歌右手上包扎着,难怪连喝茶都是南宫玄喂的。
  
      展云歌声音淡淡,“我从小就有这个嗜睡的毛病,真是抱歉,让曹家主久等了。”
  
      “太子妃言重了,是在下来的不是时候。”曹应生拱手施礼。
  
      “曹家主请坐吧。”展云歌做了个请的手势,对曹应生这声太子妃心下了然,曹家果然不简单,这是用一个称呼在告诉自己,他们的决定吗。
  
      曹应生道谢后在左侧的椅子上坐下,宫女立即上前奉茶。
  
      “不知曹大人所为何事?”展云歌喝了口茶问道。
  
      曹应生见南宫玄一声也不言语,这青龙宫俨然展云歌做主,又看了看那边摆上的热气腾腾的饭菜,明白这是告诉自己时间有限,有话快说,说完就滚,别耽搁人家用膳。
  
      “说来惭愧,在下是为了玉潇而来,首先为玉潇对太子妃的无理诚心前来道歉。”说着又起身重重的施了一礼,一直候在外面的随从赶紧把歉礼奉上。
  
      “今早曹丞相已经来道过歉了,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件事曹家主不用放在心上。”展云歌一抬手,用魂魄之力托起他,那些礼物看都没看。
  
      曹应生心下一惊,展云歌居然有如此强大的魂魄之力,虽然知道她觉醒了魂魄,成为灵修了,但是想到她八岁离开京都时还没觉醒魂魄,这么晚觉醒魂魄的人修炼天赋都不会太好,所以根本没把她的实力当回事,可是这一扶,让他明白,他们都小看了展云歌。
  
      “第二件事有些难以启齿。”曹应生并没有坐下,一脸歉疚的拱手道。
  
      “既然难以启齿就别说了。”展云歌懒懒的瞥了他一眼。
  
      “呃,虽然难以启齿,但是还要厚着脸皮求太子妃一回。”曹应生没想到展云歌会这么直接,只能真的厚着脸皮继续说道。
  
      “能让曹家主豁出去脸皮去,那就听听吧。”
  
      这是准许他说了,曹应生赶紧道,“听说太子妃医术高超,医好了太后,在下厚着脸皮求太子妃绕过玉潇,给他医伤,在下定然带着玉潇登门给太子妃道歉,以后也定然会用心管教玉潇,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
  
      “给曹玉潇医伤?”展云歌漂亮的眉眼划过一抹不悦。
  
      “正是,只要太子妃医好玉潇,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曹家能做到的,必然不会推辞。”曹应生自然看到她的不悦,立即又补充道。
  
      “要求尽管提?你觉得你们曹家是财力比展家雄厚,还是实力比玄哥哥强?”展云歌清脆的声音及其好听,语速不快不慢,不高不低,却让曹寅生听出了压迫感。
  
      “自然是比不得的,这只是在下诚心相求,还望太子妃不计前嫌,出手救治玉潇,曹家定当感激不尽。”曹应生把身价放的很低很低。
  
      展云歌勾唇浅笑,“曹家主果然是个人才。”
  
      曹应生心一凛,对展云歌这句话的意思自然是明白,她是嘲笑他在她面前耍心机,也证明她听出了自己话语里隐晦的逼迫之一的。
  
      “既然曹家主如此诚心诚意,不给曹玉潇一次机会好像太不近人情了,那么我也不客气的提要求了,毕竟医治一个侮辱我的人不是我所愿。”
  
      曹应生诧异的看着她,这么痛快的答应了,她是想要提什么条件?
  
      “谢太子妃宽宏大量。”曹应生硬着头皮道。
  
      “我有两个条件。”展云歌抬起包裹的右手,又放下去,换成了左手,伸出两根纤纤玉指比划了一下。
  
      “太子妃请说。”
  
      “第一,曹玉潇亲笔书写道歉书,明日在千盛楼他本人当众诵读,道歉书在千盛楼张贴三日。”展云歌姿态慵懒,微扬的唇角含着一抹恶魔般的笑意。
  
      曹应生眸光一顿,千盛楼是圣宇帝国才华横溢的年轻英才聚会的地方,那里不是寻常人能去的,能去的人都是家世和实力出类拔萃的人,在那里当众读道歉书,可谓是狠狠的打了曹玉潇的气焰,也狠狠的打了曹家的脸。
  
      “好,应该的。”他偷瞥了眼南宫玄,见他丝毫没有为曹家说话的打算,咬着牙应了下来,“不过,玉潇的身体状况明日能去吗?”
  
      “我说他能,他就能。”展云歌自信嚣张的模样很是刺眼。
  
      “太子妃第二个要求呢?”曹应生只想快点解决了这件事,马上离开这里。
  
      “曹应生的伤除了神医出手,就是谭御医也医治不好,所以这酬劳就按照神医的酬劳给吧。”展云歌一副理所应当的道。
  
      曹应生虽然肉疼,但是这些酬劳对于曹家来说也无所谓,“可以。”
  
      “曹家主先别急着应下来,我话还没说完。”展云歌乌黑的眸子划过一抹狡诈的光芒。
  
      “太子妃请说。”
  
      “黄白之物展家不缺,珍惜古玩我有的是,所以这报酬就换样我感兴趣的吧。”
  
      展云歌的这番话让曹应生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本姑娘在青南山就喜欢在冰兰花树上睡觉,来到京都,没有了冰兰花树,睡觉很是不习惯,东城有家朋来聚客栈,客栈里有一株花树高十几米,常年开不败,七年前就想买下那个客栈,听说是曹家的产业,不知道曹家主肯割爱不?”
  
      展云歌话一落曹应生的身子就僵住了。
  
      东城的朋来聚客栈是曹家的不假,但是并没有人知道那是曹家的产业,因为朋来聚是曹家收拢各地消息的地方,之所以建成客栈,就是南来北往的人多,不引人注意,可是展云歌开口就要了这里,显然不是真的奔着花树去的,这是在敲打曹家。
  
      “云歌,饭菜要凉了。”一直没言语的南宫玄适时开口了。
  
      曹应生顿时回过神来,躬身施礼道,“既然太子妃喜欢,自然奉上,稍后在下就让人把客栈的房契送来。”
  
      “这是本姑娘给曹玉潇医病的报酬,曹家主可别弄混了,对了,我很懒,客栈的人就都留下吧,我想曹家主也不差那几个下人。”展云歌话落就站起身,往右边走去,边走边道:“申时我会回展府,曹家主到时把曹玉潇带去吧。”
  
      “是,在下告辞。”
  
      曹应生出了青龙宫,没去太后的寝宫,直接出了皇宫,直到出了皇宫,艳阳照在他身上,他还觉得浑身冰冷。
  
      展云歌可不是外面传言的那样嚣张不羁、纨绔废物,这分明是个人精,出手狠辣,还很会拿捏你的七寸,小小年纪,居然知道的这么多,他可是看的分明,她要朋来聚客栈时,南宫玄眸中也划过一抹诧然,显然他也很意外展云歌会知道,但是他自己应该也是知道的。
  
      这说明什么,说明曹家的一举一动都在皇上和太子的视线之内,现在他也明白,为何南宫玄父子两个对曹家不冷不热了,要不是今天来了青龙宫一趟,他还不明白曹家一直在刀尖上行走,情况比他预计的还差。
  
      他快速的回到曹府,让人立即把朋来聚客栈的房契和那里所有人的卖身契送去青龙宫,然后就叫上大哥曹丞相,去了曹老爷子的院子。
  
      两人午膳还没吃完,朋来聚客栈的房契和里面人的卖身契就送来了,展云歌看都没看对南宫玄道,“送你了。”
  
      南宫玄唇角勾起,“云歌是给我要的。”
  
      “你不想要?”展云歌瞥了他一眼。
  
      ------题外话------
  
      阳光的微信号:wuriyangguang317  想要加入微群的亲们可以加阳光的微信,阳光会把亲拽进微群里,微群名暖窝。
  
      特别提示一下,加入的亲们一定要说明你在哪个书院看书,为了保证暖窝只属于我们,阳光不随意加入微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