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医枭后第83章一更,玄医枭后第83章1更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能让苏爷爷着急的事定然不会小了。
  
      展云歌赶紧从屋子里走出去,直接奔着院墙跑去,轻轻一跃就跳上院墙,然后轻身落在对面的院子里。
  
      南宫玄也跟了过去。
  
      苏祥焦急的等在院墙下的甬路上,看到她,比划道,“丫头,快点,帮我救一个人。”
  
      展云歌也没推脱,直接问道,“人在哪儿?”
  
      苏祥指着自己的卧房,意思是人在他的房间里,焦急的走在前面带路。
  
      展云歌和后过来的南宫玄跟在他身后往苏祥的卧房走去。进了房间,展云歌就看见床上躺着一位浑身是血的男子,头发衣服又脏又乱,脸上黑漆漆的,根本看不出来长什么样。
  
      苏祥站在床边,焦急的指指床上的人再指指她,展云歌道,“苏爷爷,别急,我先看看。”
  
      话落,她走到床边,眉头一蹙,这浑身是血的,衣服又这么脏怎么看,“有剪子吗?”
  
      苏祥立即找来一把剪子递给她,接过剪子,展云歌熟练的把床上人的衣服剪开,撕下来扔在地上,这才看清床上人伤在哪里。
  
      展云歌倒吸一口气,这人致命的伤在正心口,居然还能留着一口气,这是多强大的毅力啊?
  
      她快步的走出去,对着院墙喊道,“玉树,把我的药箱拿来。”
  
      话落就回到房间里,苏祥递给她一壶酒,她一怔,想起苏祥是懂医术的,接过来,开始清洗伤口的周围,玉树很快的把药箱送来了,她也把伤口周围清理干净了。
  
      打开药箱,拿出银针,飞快的封住那人的心脉,帮他留住最后一口气息,然后拿出伤药,涂在伤口上,包扎好后,她又拿出一粒药丸,苏祥立即递来热水和碗,她把药丸化开,递给苏祥。
  
      苏祥把床上人扶起来一点,把药丸化成的水喂进去,等他喂完了,展云歌才收起银针。
  
      “苏爷爷,你站远些,他身上有煞气,我帮他清除了,要不然身体太虚,就是伤好了,人也没精神头。”展云歌解释道。
  
      “谢谢。”苏祥双手合十做感谢的手势。
  
      “苏爷爷跟我还客气什么。”
  
      展云歌拿出一张符纸快速的写着字符,写完后,在床上男子面前晃了三晃,然后用火折子点燃符纸,符纸燃尽了,连一点灰都没有留下,要不是屋子里还有符纸燃烧过的味道,根本看不出来。
  
      这是苏祥第一次看展云歌使用玄术,果然神奇,再看床上男子,好像气息稳了很多。
  
      “接下来的事苏爷爷就能做了,我们就不打扰了,再有需要,苏爷爷就让玉树叫我一声。”展云歌收拾好药箱道。
  
      苏祥的身份不简单,这受伤的男子让他这么紧张,自然身份也不能简单了,她无意打探人家的秘密,既然苏祥躲到圣宇帝国来,这么低调的生活,应该就是不想人知道他的身份,那么自己自然要尊重他的意思。
  
      “谢谢丫头了。”苏祥再一次的做了个谢的手势。
  
      展云歌看到他恢复了往常的神情,也没再多说什么,玉树背着药箱,她跟南宫玄越过院墙回去了。
  
      挽云已经准备好了沐浴的水,她听玉树说了,伤者浑身是血,小姐回来必定会沐浴,所以她就先准备好了。
  
      沐浴后,晚饭也做好了,两人吃着晚饭时,南宫玄道,“那人身上有种味道跟寒江雪身上的味道一样。”
  
      展云歌点点头道,“我发现了。”
  
      原本她以为师父寒江雪身上的味道是他自己独有的,今天看到这个受伤的男人后她明白,那种香味可能是身份或者家族的象征。
  
      他们难道都是师父嘴里说的那个地方的人?
  
      展云歌没有问不代表不想,如果自己的天劫解了,那个地方她是一定要去的。不过看到他们一个个的,她忽然对那个地方没什么好感,那地方虽然人的修为很高,但是好像并不怎么安定,感觉吃人都不吐骨头。
  
      “那味道是什么东西散发出来的云歌知道吗?”南宫玄又问道。
  
      “应该是一种植物提取出来的,至于是什么植物,我的记忆中还没有,如果有实物让我研究一下就好了。”展云歌历经几世,虽然每一世命都很短,但是累积下来,见识可不少,她记忆中都没有的植物说明不是他们这个“贫瘠”大陆有的植物。
  
      “倒是有个实物。”南宫玄凤眸划过一道暗芒。
  
      “在哪里?”展云歌感兴趣的问道。
  
      “观星台上出现的字是一种红色的染料,写在上面怎么也清洗不下来,我去看过了,没发现其他,但是那染料的味道跟寒江雪还有刚刚那个男子身上的味道一样。”南宫玄解释道。
  
      “带我去看看。”展云歌立即道。
  
      “好,现在去天也黑了,等吃完晚饭再去。”南宫玄看看外面的天色道。
  
      展云歌点点头,又问道,“玄哥哥是想要找那个地方?”
  
      南宫玄不会无缘无故的对寒江雪和今天那个男子身上的味道感兴趣,他行事必然有他的目的,想来想去,应该是对寒江雪说的那个地方感兴趣。
  
      “先准备着,总有一天我们会去看看的。”南宫玄没有隐瞒,未雨绸缪的道。
  
      “寒师父应该知道。”展云歌总觉得师父好像对自己给予什么希望一样,可是师父不说,她也不能问,她觉得,也许是自己实力不够,师父才闭口不言的。
  
      “靠谁都不如靠我们自己。”这是南宫玄从小到大累积出来经验。
  
      “也对,对了,玄哥哥,你看过的古籍在哪里?可以给我看看吗?”展云歌忽然问道。
  
      “当然可以,都在青龙宫里,其中有一本很厚,我们今晚回青龙宫住吧,云歌可以挑喜欢的看。”
  
      两人吃完饭,就去皇宫了,虽然这个时辰宫门已经关闭了,但是南宫玄回来谁敢不给开门。两人进了宫,直接去观星台了。
  
      观星台周围有九个盘龙柱,每个柱子上都有一枚夜明珠,柱子上有机关,白日夜明珠含在盘龙口里,夜晚龙口就会张开,照亮正个观星台。
  
      沿着白玉石阶,两人走到观星台上,数字就写在观星台的祭台上,展云歌摇摇头,这里是随便写字的地方吗,曹家因此将有一大难。
  
      她可不会好心的去告诉曹家,杏眸凝定在那字迹上,鲜红的字迹在夜晚看有些瘆得慌,她抬手一道玄力在祭台上拂过,那种感觉就消失了。
  
      南宫玄自然也感觉到了,他怎么觉得云歌的玄术之力好像又强了呢。
  
      展云歌俯身低头在那字迹上闻了闻,“从植物中提取出来的染料,这种植物的本体应该就是鲜红的,特别是叶子,这染料就应该是从叶子上提取出来的,这颜色虽然现在弄不掉,但是十日后,应该就会自行消失了。”
  
      “我们这里没有这种植物?”南宫玄松口气,还好,要不然这几个字永远留在祭台上可不是什么长久的事,那他就要考虑换一个祭台了。
  
      她摇摇头,“我很确定,我们生活的大陆上的确没有这种植物。”
  
      “既然如此,我们就回去吧。”南宫玄又看了眼那几个数字,心里对曹家的厌烦已经达到了极限。
  
      两人转身正要往观星台下面走去,天空忽然出现一道彩色霞光,冲天而降,落在两人身上。
  
      两人同时一怔,霞光笼罩住他们,只感觉到暖洋洋的,其余的什么感觉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两人对视一眼,南宫玄在霞光落下的一刻就已经紧紧的握住她的手,此时拉着她走了两步,霞光就跟着两人移动。停下脚步,霞光也停下了。
  
      就算是展云歌活了几世也没见过这样的情景,她闭上眼睛,抬起另一只手,玄术之力凝聚在手上,在她眉心划过,打开了天眼。
  
      展家的玄术,修炼到小成就可以开天眼,展云歌的天眼在八岁时就打开了,只是没用一次都很消耗玄术之力,所以展家人轻易不用。
  
      今天情况这么特殊,她必须知道这霞光代表什么。
  
      南宫玄看到她的动作,知道她要用天眼,没有打扰她。
  
      天眼一开,展云歌的眉心发出一道亮光,再睁开眼睛,她的眸子变成了紫色,如果仔细看还有一点点的金光掺杂其中。
  
      这点点金光被南宫玄看的清清楚楚,就在她准备使用天眼时,他想起了展云舒特意来京都一趟,跟自己说的有关他们兄妹外祖家的事,让他找机会看看云歌开天眼时,眸中是否有金色,如果没有,就不要跟她说了,如果有,一定要提醒她,不要在外人面前使用天眼。
  
      因为他看的很仔细,所以那一点点的金光被他看到了。
  
      展云舒只说外祖家的女孩子天生就有些特殊本事,当年他们的娘就是被外祖父母悄悄的送出来的,后来家族的人追来,检测江心阑没有这个特殊的本事,才放过她。
  
      可是,江心阑的嘴很严实,一直没说过江家女孩子有什么特殊本事,展云舒这些年走遍大陆,也没找到外祖家在哪里。他只记得,娘亲生下妹妹后第一句话就是问妹妹眸中可有金光?所以他认为这金光可能就是分辨江家女孩有没有特殊本事的途径。
  
      南宫玄心一沉,云歌眸中有金光,说明她继承了江家女孩子特殊的本事,可是这本事是什么呢?
  
      ------题外话------
  
      阳光的微信号:wuriyangguang317  想要加入微群的亲们可以加阳光的微信,阳光会把亲拽进微群里,微群名暖窝。
  
      特别提示一下,加入的亲们一定要说明你在哪个书院看书,为了保证暖窝只属于我们,阳光不随意加入微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