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医枭后第87章一更,玄医枭后第87章1更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吃过晚饭,两人回到卧房,南宫玄也没吊她胃口,握住她的手道,“别反抗。”
  
      展云歌放松身心,眼前一闪,他们就出现在另一处地方。
  
      湛蓝的天空,绿草茵茵,远处是一望无际的花海,是她没见过的一种花,娇嫩的粉色,到她膝盖处那么高,粉色的花遮住了下面绿色的叶子,仿佛一整块粉色的地毯绵延出去。
  
      花海的四周都是连绵的山峰,山不是很高,但却各有各的姿态,近处,是一座百平米的亭子,是由几十根柱子支撑起来,亭子里铺着原木色的地板,上面铺着编织精美的地毯,一张矮桌放在地毯正中心,桌上摆着几样小物件,她觉得有些眼熟,仔细一看,原来都是她的东西,其中有一样是她三岁时玩过的银铃铛,后来被他要走了,原来他要了自己这些东西,都放在这里了。
  
      “你要这些幼稚的东西干什么?”她不解的问道。
  
      “这些都是云歌小时候喜欢的东西,所以我就都收集在一起了,等以后用。”南宫玄脸色有些不自在的解释道。
  
      “以后用?干什么用?”展云歌有些懵的追问道。
  
      南宫玄俊颜腾地红了,自己怎么就忘记把这些东西收起来呢,本来这里只有他自己偶尔进来,所以就一直摆在这儿,每次进来他都会挨个的看看,每一样都代表着云歌的不同年龄。他留着这些东西是想以后等他跟云歌有孩子了,给孩子玩儿,到时候他可以一边哄孩子玩儿,一边给他讲他娘小时候的事。
  
      可是如今云歌问他怎么回答?
  
      “到时候云歌就知道了。”好半天,他才挤出这句话来。
  
      展云歌诧异的看着南宫玄红了的脸,“玄哥哥,你脸红了。”
  
      南宫玄轻咳一声,赶紧岔开话题,“云歌,你看看,我们找到的灵物释放出来的魂魄之力是不是很多?”
  
      展云歌看向四周,浓郁的魂魄之力扑面而来,点点头道,“的确。”
  
      “我们抓紧时间修炼吧。”南宫玄立即建议道,他想立即把云歌的思绪从桌上摆着的东西引开。
  
      “玄哥哥,我们拿套被褥进来好不好?”她看了看周围,温度适宜不冷不热,可是她修炼就是睡觉,总不能坐着睡,或者直接躺在地毯上睡吧,她还是喜欢枕着软软的枕头,抱着柔柔的被子睡。
  
      “好,云歌等着。”南宫玄话一落,就消失了身影。
  
      片刻就回来了,他怀里抱着她卧房床上的被褥和枕头,一样不少。
  
      他把被褥铺在地毯上,“今晚先这样,明天我选一张舒服的床拿进来。”
  
      看着蹲在地上忙碌的人,展云歌忽然觉得,铺床的活是不是应该自己做,这一世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无论在展家还是青龙宫,她从来没做过任何杂事。可是如今看到堂堂的圣宇太子自从遇到自己,就成了全能的,如今连铺床的活都做的这么得心应手了,心里有些惭愧。
  
      她还在犹豫时,南宫玄已经把被褥铺好了,“可以了。”
  
      好吧,不用想了,就是要做也要明天了,脱下靴子衣裙,躺在松软的被子里,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睛睡了。
  
      南宫玄在她身旁坐下,羡慕的看着瞬间就入睡的人儿,怜惜的想,也许是老天可怜她经受了那么多世的苦难,所以这一世让她用这样的方式修炼。
  
      抚过她光滑的脸颊,看向桌子上摆着的她把玩过的小物件,脸上漾起期待、幸福的笑容。呆呆的看了好一会儿,才盘膝坐在她身旁开始修炼。
  
      跟两人的惬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曹家,曹玉潇的院子里从昨晚开始一直到现在,所有人的一个表情,愁云惨淡。
  
      曹应生看着床上昏迷着的侄子,又看了看要哭晕过去的嫂子,目光最后落在仿佛一下子老了好几岁的大哥身上。
  
      想到今天进宫太后姑姑跟他的一番长谈,让他彻底的明白,曹家不是他能力出色就能力挽狂澜的。曹家原本只是富裕的大家族,因为太后姑姑才在短短的几十年里跃升为圣宇的望族,可是正因为底蕴太浅,不知道繁盛背后所带来的膨胀,如今的曹家不是一日两日就能改变的,这一点从漪涵和玉潇姐弟身上就能看出来。
  
      太后姑姑跟自己长谈完,就启程去望京山了,这说明太后姑姑已经放手了,曹家该何去何从,必须尽快做出决定,至少在子侄们再闯出祸来之前做出决定,否则下一次曹家就真的大难临头了。
  
      “大哥,这样挺着不行,明早我去展府走一趟。”曹应生深吸一口气,玉潇是他看着长大的,虽然生气他蠢得被人利用,但是还是心疼他的。
  
      曹丞相愧疚的道,“应声,大哥”
  
      “大哥,什么都不用说了,我们是一家人。”曹应生打断了大哥想说的歉疚话。
  
      曹丞相看了眼床上躺着的儿子起身示意曹应生出去说话。
  
      兄弟两人走出曹玉潇的房间,曹丞相道,“应声,大哥准备辞去丞相之职。”
  
      “为何?”曹应生很是意外,自家大哥也是才华横溢的,要不然也不能走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位置,这是他的抱负,怎么忽然要辞去丞相之职呢?
  
      “曹家再也经不起折腾了。”曹丞相闭了下眼睛道。
  
      “大哥,我今天进宫,跟太后姑姑谈了好久,很多事都彻底的说开了,其实,无论是皇上还是太子都已经对曹家手下留情了,这也是他们顾及太后姑姑跟曹家的情分,同时也说明皇上和太子都不是无情之人。”
  
      曹丞相一怔,“应声的意思是?”
  
      “大哥,曹家本身出身商贾之家,这几十年因为姑姑的原因,虽然强盛起来,但是其中的弊端这几年越发明显了,特别是近日以来。我有个想法,大哥听听是否可行?”
  
      兄弟两个走到石桌前坐下,商谈起来。
  
      “应声是想把旁系送回族地去?”
  
      “不是送回族地,而是把所有的旁系都分出去,给他们每支一笔安家费,只可以定居在圣宇帝国偏远一些的城镇,以后如果旁支有天赋好的,德行也不错的孩子,可以破例接进京都培养,这样,京都的曹家就会精简成我们嫡系一只,也能更好的约束族人,这是目前能想出来的最好的解决办法了。”曹应生跟太后谈话时就在想办法,他觉得只有这样曹家才能有一条出路。
  
      曹丞相很认真的想着这件事的可行之处,“可是那些旁支几十年都靠我们嫡系习惯了,他们不愿意离开怎么办?”
  
      “实事求是的说明,只要他们想活就会离开。”曹应生到是不担心这一点,还有谁比他更了解曹家的这些蛀虫。
  
      曹应生又道,“大哥不用辞去丞相之职,只要记得自己的初心是什么,安分守己的做好自己该做的事,皇上和太子都看的见。”
  
      曹丞相眼睛一亮,想起了年轻时的自己,意气风发的要干出一番事的豪情壮志,什么时候变了呢?
  
      “好,就按照应声说的办吧。”
  
      “大哥以后要约束好漪涵和玉潇,两个孩子天赋虽然跟太子那样的妖孽天赋无法比,但是在京都也是翘楚,好好管教,凭借自身的本事做出的成就才是真本事,我们别把目光放在不切合实际的事上了。”曹应生也是通过这些事想明白的,皇家不是谁都能攀附的,曹家出了个太后姑姑已经是荣耀至极了,知足才能常乐。
  
      “玉潇这孩子还好说,可是漪涵,应生也知道,这么多年她的一颗心都在太子身上,怎么能说收回就收回,我担心她放不下啊。”曹丞相一想到女儿的事犯起愁来。
  
      “爹,我能放下。”曹漪涵走过来,在小叔跟爹出来时,她就跟出来了,两人的对话她听得清清楚楚。
  
      “漪涵?”曹丞相疑惑的看着女儿。
  
      曹应生到是不意外,毕竟他的修为比曹漪涵高多了,她跟出来他自然是知道的。
  
      “昨天我就明白了,无论我把自己放的多低多卑微,太子都不可能多看我一眼,太子说了,他一生只有一妻就是展云歌,黄泉碧落不分离,这句话让我彻底的清醒了,凭什么我就要卑微的祈求一段不完全属于我的感情,我也要拥有属于我自己的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感情,所以,小叔和爹放心,以后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说完这番话,曹漪涵给二人施礼后转身离开了。
  
      两人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都没有再说什么,她要是真的想开了就好,不要因为置气而如此,那样才是彻底的毁了。
  
      第二天早上,曹应生早早的来到了展府,通报过后,一个神情不卑不亢的侍女引着他走进展府。
  
      这是他第一次来展府,进来后才发现,展府布置的及其舒服,明明用料讲究处处体现出低调的奢华,可是让人看不出半丝俗气。
  
      单单一个府邸就已经可以看出里面住的人的内心世界了。
  
      “曹家主。”展云歌的声音传来。
  
      曹应生转头看去,穿着宽大的皇家学院袍子的少女轻慢恣意的走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