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医枭后第119章有点长进,玄医枭后第119章有点长进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玄医枭后 > 第119章有点长进
展云歌抬手撕下窃听符,对南宫玄道,“шщЩ..1a”
  
  接下来的声音少儿不宜,没有听下去的必要了,而今天他们的目的也达到了。
  
  长河带着南宫子玉跟在两人后面,回到展府,展云歌懒懒的躺在窗口的榻上,南宫玄把挽玉洗干净切成小块的水果,端到她跟前,一块一块的喂给她吃。
  
  南宫子玉是第一次来展府,也是第一次看到展云歌的闺房,简直比她的公主寝宫还要奢侈,她身为公主,好东西见过不少,但是展云歌这里无论是摆设还是用具,甚至就是那一串串的珠帘,都价值不菲。
  
  虽然知道展家宠她,可是今天亲眼所见,她终于明白展云歌轻慢随意的性子是怎么来的了,从小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有什么是她能看入眼的。
  
  不得不说,她是羡慕嫉妒展云歌的,她拥有这世上女孩子所希望拥有的所有,第一世家的身世,家人的疼宠,哥哥们的疼爱,还有人人羡慕的未婚夫婿。本来她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这也让京都闺秀心里平衡一些,总算老天爷没让她都占了去,可是她考进皇家学院,医术高超不说,居然还会展家的玄术,在她们心里这一点点的平衡也没有了。
  
  因为她的灵宠,自己跟她对上,其实真正的原因根本不是一个灵宠,而是对她的羡慕嫉妒作祟,单纯的想找她的麻烦。可是自己根本不是她的对手,那浑身长满红毛的半个月,是让她崩溃的半个月,可是今日她明白,自己其实就像个跳梁小丑,蹦的挺欢,人家展云歌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想想她的手段,对自己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此时她身上的限制已经解除了,她可以开口说话了,可是她不知道说什么。她明白南宫玄和展云歌让她知道真相,必定是有他们的原因,所以她安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等着他们开口。
  
  展云歌吃了几块水果后,指指南宫子玉道,“还是先把她打发走吧。”
  
  “好。”南宫玄这才把目光投向她。
  
  南宫子玉身子一僵,不敢跟南宫玄的视线对上,紧张的揉搓着手。
  
  “知道真相后还想嫁过去吗?”南宫玄问道。
  
  南宫子玉一怔,垂首道,“我可以不嫁吗?”
  
  “不可以。”南宫玄直接道。
  
  “那想不想又有什么意义。”南宫子玉呼出一口气道。
  
  “有点长进,今天没白让你看戏。”南宫玄看了她一眼。
  
  “太子殿下让我去联姻,不会是想让我一到弯月就被解决掉吧?”南宫子玉大胆的问道,因为她已经别无他法。
  
  “只要你想活着,本殿下就会让你活着,不管怎么说,你头上顶着的是圣宇公主的头衔,不是他司怀轩想杀就能杀的。”南宫玄声音虽然冷,但是这句话南宫子玉听了,却宛如天籁之音,这可是保住她命的一句话啊。
  
  她毫不犹豫的道,“我想活着,想比他们这对恶毒的男女活的还要好。”
  
  南宫玄要的就是南宫子玉这句话,一招手,门外出现二十人,“他们二十人从今天开始就是你的私卫,他们只听命与你,我可以保证让司怀轩不敢杀你,但是今后的路怎么走,怎么跟他们斗,那是你的事了,本殿只希望你别丢了圣宇公主的脸。”
  
  这对于南宫子玉来说,是莫大的惊喜,她明白,只要自己平安到了弯月,司怀轩再杀自己就没有意义了,南宫玄没说怎么让自己度过这一劫,但是她相信,只要南宫玄出手了,司怀轩的太子妃只能是自己的了,她叶文雪只能看着。
  
  而且听南宫玄的意思,他不在乎自己怎么做,做什么,即使搅翻弯月的天,他也不会理会,也就是说,自己到了弯月能有什么造化,都要靠自己了。
  
  她看了眼外面的二十人,有这些人足以,她可以把他们变成二百甚至两千人。
  
  这一刻她才发现,司怀轩根本不是南宫玄的对手。
  
  “当年英雄救美的把戏是你击溃叶文雪最有利的武器,你应该知道什么时候用效果最好。”南宫玄又提醒她一句。
  
  “我明白了,多谢殿下提点。”南宫子玉是个聪明的,南宫玄一说她就明白他的意思了,如今她还真没把叶文雪放在眼里。
  
  “长河,送她回去。”南宫玄多余的话一个字也不会说。
  
  南宫子玉看了眼依然捧着果盘吃水果的展云歌,这一刻,对她的怨念都放下了,而这一晚看到的听到的以及做出的决定,让她瞬间长大。
  
  “展云歌,我羡慕嫉妒你,但是从今天开始,我要活出自己的精彩。”南宫子玉眸中飞扬着不一样的神采。
  
  “嗯,希望你如愿以偿。”展云歌毫不吝啬的送出自己的祝福。
  
  她跟南宫子玉之间的仇怨,她已经报了,只要她以后不找自己的麻烦,她也懒得理会她,再说了,她要嫁到弯月去了,有没有机会再见面都不一定。
  
  南宫子玉深深的看了眼展云歌,然后转身离开了。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展云歌撇撇嘴,“你太腹黑了,这人让你算计的,这样的南宫子玉可不是叶文雪那朵白莲花能算计的了的。”
  
  “司怀轩不是想让叶文雪成为他的助力吗,那么我就让她成为他最大的绊脚石。”南宫玄凤眸迸发出森森寒意。
  
  从小被捧到大的叶文雪和在皇宫里察言观色度日的南宫子玉不同,南宫子玉能屈能伸,叶文雪可受不了,当她抛弃一切跟着司怀轩去了弯月,可是发现,自己所求的都成了泡影,在一次次的失望中,产生的自然就是恨,到时候,再让她知道当年司怀轩救他的真相,那么她还会帮他吗?
  
  南宫玄都不用去弯月,就给叶文雪的路安排好了,这真真的比直接杀了她还要狠。
  
  他这一招,既离间了南宫子玉跟司怀轩的心,又给叶文雪铺好了通向绝望的路,又给司怀轩制造了一个麻烦背着,还保住了叶家这百年书香之家,这样的心计也是没谁了。
  
  “吃饭。”南宫玄把她手里的水果盘拿过来,拉着她从榻上起来,去吃晚饭了。
  
  “陌师父要来了,好开心。”抱着他的胳膊,展云歌笑着道。
  
  “每次去看云歌,都没见云歌这么开心过。”南宫玄吃味的道。
  
  展云歌哈哈一笑,“我师父的醋你也吃?”
  
  “……”
  
  两国联姻是大事,京都这一天热闹非凡,不过,这两对新人也是让人议论纷纷。首先,今年刚刚及冠的太子殿下还没大婚,还没及冠的二皇子却娶妻了,娶了已经及笄的弯月公主司香玉。其次,还没及笄的子玉公主嫁给了弯月早就及冠却没娶妻的太子司怀轩。
  
  而叶家嫡小姐叶文雪忽然暴毙身亡,也是让京都的人很是震惊,叶文雪可以说是京都女子中翘楚,无论是家世还是容貌以及修为,都是一等一的好,人忽然就这样没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但是世家贵族中,谁家还没点事,众人各有猜测,但是随之而来的两国联姻的大婚,立即将这件事给压下去了,而叶家也没大操大办,叶文雪毕竟是未出阁的女子,在第二天就下葬了,而且还不能葬进叶家祖坟。
  
  叶文雪的死,没有掀起任何波澜。
  
  到是叶老亲自去了趟青龙宫,从青龙宫出来后,他脸上的神色轻松了很多,虽然想起叶文雪他的心还是很痛,但是好歹太子殿下没有因为叶文雪而牵连整个叶家,单单就这一点,叶家也认可了南宫玄。
  
  展云歌提前一晚就住进青龙宫,毕竟南宫子玉大婚,往出嫁公主,排场还是有的。
  
  而南宫敬没想到,时间这么短,南宫鸿远却给他赐了府宅,让他直接搬出了皇宫。这一点是他始料不及的,郁闷的同时,却在成亲前一天搬到新的府宅里时发现了一本修炼功法,这让他觉得离开皇宫是他命运的专机。
  
  所以成亲这一天,他也是很高兴的。
  
  皇家学院又放假一天,太后也从望京山回来了,毕竟是孙子孙女的人生大事,但是并没参与什么事,而且在婚礼结束后就立即启程回望京山行宫去了。
  
  展云歌跟在皇后古凉月身旁,陪着她忙碌了大半天,一直到弯月的接亲队伍把南宫子玉接走,她跟南宫玄骑着天马送出京都。
  
  司怀轩看着身后圣宇都城的城门,这一刻,心松了松,看来南宫玄并不知道叶文雪跟自己的事,要不然,以他的性子,绝对不会放叶文雪离开。暗暗的叹口气,好在这次来的最主要目的完成了,虽然有点不尽人意,但是好歹人被他带回去了,只要到了弯月地界,处理掉南宫子玉,让叶文雪顶上,也算完美。
  
  就在他认为一切成为定局时,南宫玄来到南宫子玉的车驾前,他眉头一挑,南宫玄不是跟其他的皇子皇女感情一点也不好吗?特别是南宫子玉跟展云歌的纠葛他可是清清楚楚,他这是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