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医枭后第166章这是骗人,玄医枭后第166章这是骗人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玄医枭后 > 第166章这是骗人
对,这就是展云歌第一眼看到他时,觉得他身上有问题的原因,因为张岩是魔人,他身上的气息跟百里森林那个魔邪现出身形时很像,只不过他身上没有邪气,应该是正常的魔人。
  
  这也是让她不解的,不是说魔人有自己的生存空间吗,怎么会来了这里,隐藏在皇家学院了的目的是什么?这么低等的大陆有什么是他们需要的?
  
  两人很快超越了所有的学生,看到她们的背影,所有的学生都很受刺激,特别是三年级的学生,一而再的被小学妹超越碾压,他们的自信心都要被打击没了。
  
  可是能考入皇家学院,特别是前二百名之内的人,那个都不是寻常人,所以刺激过后就都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都纷纷去找三位老师请教去了。
  
  等他们陆续学会时,展云歌和程玉柔已经跑出去三分之的路程了,罗子翰一直负责跟着最快的学生,所以,就成了展云歌和程玉柔的专门保护者,当两人到了红叶山时其他同学距离目的地还遥不可及呢。
  
  “罗老师,午饭呢?”程玉柔到地方气还没喘匀乎,就找所谓的午饭,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吃货。
  
  “自己准备。”罗子翰跃到一棵树上,躺在上面,一路跟着她们,他也很累。
  
  程玉柔顿时愣住了,然后一下子瘫在地上,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不起来了,“罗老师,你这是骗人。”
  
  “我只说了到地方可以吃午饭,也没说有人给你们准备午饭啊!”罗子翰一点愧疚的心思都没有。
  
  展云歌早就料到了,这么多学生,还是在野外,怎么可能给他们准备饭,定然是自给自足的,她找个石头坐下调息起来。
  
  程玉柔见状,也从地上爬起来坐到她身旁调息。
  
  半个时辰后,展云歌问道,“怎么样?”
  
  “恢复的差不多了,要是能吃饱肚子肯定就能全部恢复。”程玉柔怨念的看了眼躺在树上睡觉的某个无良老师。
  
  “走,带你吃饱肚子去。”展云歌从石头上站起来,往红叶山里走去。
  
  “云歌,这里有什么吃的?”程玉柔一听吃的顿时兴奋了,跳起来跟上她。
  
  “这里吃的可多了,你看这种草的根就能吃,很甜。”展云歌走了几步,拔下一棵草甩掉上面的泥土,然后拿出一把精致小巧的匕首把草根的皮削掉,然后递给程玉柔。
  
  程玉柔接过来,毫不犹豫的送进嘴里咀嚼起来,“哇,果然好甜,云歌,这你都知道,你太厉害了。”
  
  “你忘记了我师父是谁了,神医陌浮生,这山林在我眼前就是一本书,不同的物种不过是翻到不同页面而已。”展云歌淡淡一笑,又拔起一棵草削好吃起来。
  
  其实这是她前几世在危险边缘一次次逃开累积下来的生存本领。
  
  罗子翰看着两人已经要看不见身影了,从树上跳下跟了上去,路过那片草跟前,也拔下一棵,学着她的样子吃起来。
  
  “云歌,我们要去哪儿?”程玉柔见越走越远问道。
  
  “你听。”展云歌停下脚步道。
  
  “有水声。”程玉柔惊喜的道。
  
  “这三个月,我估摸我们都要自力更生的活下去,没有吃的还可以挺挺,没有水会死人的。”展云歌解释道。
  
  两人的水袋早就空了。
  
  程玉柔越发的佩服她了,“你怎么知道前面有水?”
  
  “看植物生长,和空气的湿度还有一些经验判断出来的。”展云歌边走边道。
  
  “你不是展家的娇娇女吗,哪来的经验?”程玉柔好奇的问道,她可是亲眼看到展云歌在家里可是什么都不做的。
  
  “你忘记我家住在哪里了吗?”展云歌白了她一眼,总不能告诉她是前几世吧,会吓着她的。
  
  “对哦,你家就住在青南山上。”程玉柔很是羡慕,“云歌,青南山很美吧?我听说冰兰花树常年开不败,整个树冠笼罩了青南山的整个山头,远远看去就像是山戴了顶花帽。”
  
  “嗯,青南山很美,冰兰花也很美,有机会带你去看看。”展云歌也很想念家里的人,想念青南山呼吸进肺腑的味道。
  
  “好啊,京都的女子虽然都不说,但是都很羡慕你的,那个不想去青南山看看。”程玉柔欢喜的道。
  
  “到了。”展云歌指着前面道。
  
  “哇,好美的小溪,前面还有个瀑布,虽然不大但是很好看,瀑布下还有个水潭,云歌,我们过去看看。”程玉柔惊喜的道。
  
  “不去,就在这里把水袋装满,然后洗洗脸,我们就回去。”展云歌解下腰间的水袋蹲下去打水。
  
  程玉柔有些惋惜的看了看前面不远处美不胜收的美景,也拿出水袋打水,把水袋装满,又喝了个饱之后,两人洗洗脸,就转身往回走去。
  
  “云歌,我们就吃草根?”程玉柔想到自己装了一肚子的水问道。
  
  “来的路上我看到有几棵野果树,回去时,绕过去采一些,中午将就吧。”
  
  那些学生还不知道什么时辰能到全,她也不想耽搁时间,无论是什么吃饱就可以,还是把时间都用在修炼上吧,这三个月她想突破六级,达到仙级,所以要抓紧时间修炼。
  
  程玉柔听到有果子可以吃,顿时又高兴了,总好过吃草根,虽然那草根很甜,可是也吃不饱啊。
  
  果然,回去的路上展云歌七拐八拐的就找到几棵野果树,红彤彤的果子好像甜甜的汁液都要冒出来一样。
  
  “挑全部红透的吃,带一点青都不要吃。”展云歌跃上果树,寻找全部红透的果子,这种果子,没熟透之前是有毒的,虽然毒不是很强,但是就凭她们现在肚子里空空如也的状况,也不是很好受的。
  
  程玉柔把展云歌的话当圣旨一样,她说她就信,她也不知道为何这么信任她,也许是在互不相识的情况下,自己求上门去,她毫不犹豫的就帮了自己的缘故吧!
  
  “不要多摘,能吃几个就摘几个。”展云歌又提醒了她一句。
  
  程玉柔原本想多摘几个的,一听她的话,看看手里的四个果子,果断的跳下树去,展云歌见状,笑了笑,也下去了。
  
  “吃不了带着累,只要我们在山林里,就不会缺了吃食。”展云歌解释道。
  
  还有个理由她没说,等下来的学生必定带吃食的少,大多数都没有吃的,管你要给不给?给谁?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吃饱自己的肚子就好。
  
  “有道理。”程玉柔已经把果子吃掉一个了。
  
  两人边走边吃,等到了刚刚离开的地方时,早就吃完了,抬头一看,罗子翰正躺在树上吃着跟她们一样的果子。
  
  程玉柔撇撇嘴,知道罗子翰是一路跟着他们去的。
  
  展云歌见还没有学生到,就选了一颗粗壮的大树,跃到上面,躺下睡了起来。
  
  程玉柔也跟着她上树了,但是她可没有她这本事,在树上也睡得着,便坐在她身旁开始修炼了。她哪里知道,展云歌睡觉就是在修炼。
  
  展云歌不知道睡了多久,听到树下嘈杂的声音大起来,才慢慢的睁开眼睛,扫视一圈,大概到了一大半的人,一个个的都累的跟滩泥一样,也有状态好点的,靠着树坐着休息。
  
  展云歌一眼就看到了曹漪涵,曹漪涵的状态还可以,虽然看上去很疲乏,但是好歹还能坐着,展云歌发现,最近她变了很多,身上那清高的气息不见了,人也稳重多了。
  
  收回目光找了一圈,一班的人都到了,都在她睡觉的树下坐着休息呢。她又看了一圈,看到陆良在罗子翰躺着那棵树上坐着呢,目光囧囧的看着她。
  
  她眸光一顿,随即很自然的挪了回来,看来张岩依然是负责最后到的学生。
  
  随即又闭上了眼睛,还能再睡一会儿。
  
  陆良见她醒了,还想看看她会干什么,没想到她又闭上眼睛睡了,嘴角一抽,果然传言还有些是真的,比如她很嗜睡。
  
  要是他知道展云歌以前是怎么睡觉的,绝对会觉得此时的她只是在休息,跟睡觉根本搭不上边。
  
  又睡了一会儿,察觉到一股气息,展云歌睁开眼,果然看到张岩到了,他到了也说明所有的学生都到了,看样子用不了多久就要开始接下来的训练了。她到是很好奇,接下来怎么训练他们。
  
  果然,在最后的学生休息了半个时辰后,罗子翰从树上跳下来,“我现在布置下午的训练。”
  
  所有人都看向他,特别是那些最后到的学生,心里都暗暗祈祷,下午的训练不要太过分。
  
  “所有人分成三组,一组砍树建房,十九间房,每间房要能睡下十人。二组砍柴用石头造十八口锅出来,不管你们是用手一点点的挖,还是用牙齿咬。三组去山里打猎物,那是我们的晚饭,猎物最少三十六只。三组人必须在酉时之前完成,完不成的小组建房的没房住,造锅打猎的没饭吃,而且还要继续完成任务。”罗子翰那俊雅的五官带着随意淡然的笑。
  
  “啊!我选打猎去。”立即有人喊道。
  
  “你选好使吗?”罗子翰幸灾乐祸的笑着从衣袖里拿出一沓折好的字条,“一人抽一个,抽到一就是一组,抽到二就是二组,抽到三就是三组。”
  
  目光意味不明的落在还待在树上没下来的展云歌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