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医枭后第178章不服比比,玄医枭后第178章不服比比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玄医枭后 > 第178章不服比比
距离有些远,她看不清那人是谁,但是从他身上的气息看得出,也是魔人。
  
  两人应该是用传音在谈话,并没有发出声音,也没有什么动作,展云歌轻声的对妙点道,“你能靠近两人不被他们发现吗?”
  
  “自然能。”妙点黑溜溜的眼睛不屑的瞥了眼张岩和那人。
  
  “他们传音的话你能有办法听到吗?”展云歌问道。
  
  “现在还做不到。”妙点声音有些不自然了。
  
  “等会儿那个男人离开时你跟上去,看看他去哪里了,跟什么人接触,还有没有其他魔人?”展云歌对它道。
  
  妙点应了一声,跳了下去,从窗户一闪就不见了影。
  
  担心惊动张岩,展云歌不再说话,不一会儿,那个男人离开了,张岩也没回来,靠在树上看着驻地的方向。
  
  展云歌在那人一走,她就收回了目光,继续修炼。
  
  寅时,陆良出来换班,展云歌在寅时末就悄悄的起床了,妙点昨晚跟踪出去,一直到现在都没回来,她到是不担心,不过她答应每天起早去找野菜,自然要算数。
  
  轻手轻脚的离开屋子,陆良看到她,“起这么早?”
  
  “去采些野菜和野果回来。”展云歌跟他打了招呼,就去溪水边洗洗脸,然后瞬移着离开溪水边。
  
  等她回来,背着一个用竹子编的竹筐,里面装着野菜和野生菌,还有一些向红薯一样的东西,是一些药草的根茎,可以吃,对身体好,还有些果子。她直接去溪水边都洗干净了,把竹筐在溪水里洗了一下,又把洗干净的东西放了进去,为了避免把衣服弄湿,就拎着回去了。
  
  学生们都已经起来了,如今他们都学会分工了,十人分成两组,一天一组起来做饭,这样就不用都起那么早了。
  
  曹漪涵见她回来了,走上前把竹筐接过来,看到里面的东西诧异的道,“这么多?”
  
  到是没怀疑能不能吃,她可知道展云歌的医术了得,这森林里的东西她说能吃就肯定能吃。
  
  “早上吃饱些,一天好有力气。”
  
  其他四人赶紧过来,把野菜直接扔进锅里,把野生菌用匕首削成小块,还有那像红薯一样的东西也切成小块,连带着昨天剩下的肉,一起炖起来,最后放了一点盐,早饭比昨晚还丰盛。
  
  罗子翰三人也赞不绝口,在森林里就地取材的情况下,能吃上这么丰盛的饭,简直就是太幸福了。
  
  其他人就算嫉妒也没用,谁让他们没有人愿意起早去采野菜呢,不过他们也都商量好了,白天要是遇到能吃的野菜都带回来。
  
  今天的训练按年级分组,也就是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独立成为小组,这样训练更加的实用,毕竟实力不一样训练的要求也不一样,前三天是让他们一起适应一下,今天开始才是针对性的训练。
  
  而且三位老师也打乱了,罗子翰教一年级,负责二年级学生,陆良教二年级负责三年级学生,张岩教三年纪负责一年级学生,而且是接下来的时间都是这样安排的。
  
  展云歌心里暗道,想什么就来什么,张岩居然带他们一年级学生,太好了。
  
  张岩带着一年级的学生先离开了,今天的任务就是在红叶山的树上跳跃奔跑,就是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树上,不允许落地,还不允许停下来,展云歌知道这是练体能,灵修因为有修为所以都不注重体能训练,可是在赛场上,一旦灵修的力量耗尽,体能就是决定胜负的关键。在生死拼搏中,灵修的力量耗尽,体能决定的就是谁能活下去。
  
  张岩指出一个大圆圈的范围,他站在中间,看着学生们围着他一圈一圈的在树上练习。
  
  对于爬悬崖练过体能的展云歌来说,这就没有什么作用了。
  
  显然张岩也发现了,展云歌就跟玩一样的跟着众人在树上跳跃,眉头一蹙,喊道,“展云歌,过来。”
  
  展云歌闻言从树上跃下来,来到张岩身旁,“张老师。”
  
  “你以前练过体能?”张岩问道。
  
  “练过,是在一处悬崖上下练习了一个月。”展云歌如实的道。
  
  “要不你明天跟着三年级去训练吧。”张岩想了想只有这个办法了,跟着一年级的学生她得不到训练,跟着三年级好歹能练一练实战。
  
  展云歌摇摇头,“张老师,我去三年级不是打击他们吗。”
  
  张岩眉头一蹙,的确是这么回事,这两天,她的所作所为已经够打击人的了。
  
  “张老师,您看这样行不行,我就跟着一年级一起,但是您别要求我什么了,我就在一旁修炼如何?”展云歌正不想跟着他们这样训练呢,太耽搁时间了,还不好提出来,既然张岩看出来了她正好提出来。
  
  “也好,不要离开我的视线范围。”张岩想了想,她的修为已经五级巅峰了,跟着三年纪也是没什么大作用。
  
  展云歌高兴的道谢,“谢谢张老师。”
  
  她直接跃上张岩身旁的树上,躺在上面睡了起来。
  
  张岩一怔,随即想到罗子翰提醒他的,展云歌要睡觉就让她睡,她睡觉那就是在修炼,看了她一眼就收回目光,继续盯着那些学生。
  
  可是他明白很多学生不明白啊,一上午过去了,休息时,有几名学生结伴来到张岩跟前。
  
  “有事?”张岩抬眼看着他们,其实他从他们的神情就可以看出他们的想法。
  
  “张老师,您不能因为展云歌是太子妃就厚此薄彼,我们不服。”其中的一个开口道,说着话还抬头看了看在树上睡了一上午的展云歌。
  
  “厚此薄彼?不服?”张岩声音一贯的冷如冰。
  
  “对,我们不服,凭什么我们累死累活的训练,她却在树上睡大觉?就因为她是太子妃吗?还是因为她是院长的徒弟?”其他的几人符合道。
  
  蒋学义气的一跺脚,他看到领头挑事的正是昨晚说风凉话的那两人。他正要过去就被人拉住了,“先别急,张老师定然有办法,展云歌也不是好欺负的。”
  
  蒋学义闻言点点头,不过目光不善的盯着那两人。
  
  张岩抬头对树上睡觉的展云歌道,“下来吧,人家不满意意见都提到我这儿来了,你总要让他们心服口服吧。”
  
  展云歌懒懒的睁开眼,打了个哈欠,从树上跳下来,一副没睡醒的模样,让几人看了更是心头怒火大盛。
  
  轻慢随意的瞥了几人一眼,都是男生,好意思欺负她一个女生,“你们谁有意见?”
  
  “我们都有。”几人异口同声的道。
  
  “我不参加你们的训练是因为我有资本,有意见就来跟我比比吧,谁能赢了我,我就每天加倍训练。”展云歌懒懒的靠在树上,不屑的看着几人。
  
  她这人向来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既然你们找麻烦都找上门来了,她还客气什么。自己自从回到京都很是“安分守己”,让他们都忘记七年前的自己什么样子了。
  
  “比比?比什么?”几人交换了一下目光问道。
  
  “你们不是因为我今天没跟着一起训练所以来找事吗,就比你们已经练了一上午的树上跳跃,起始点你们定,我赢了,你们滚的远点,以后别在我面前晃荡,看着碍眼。我输了,从下午开始,你们所有的训练我加一倍。”展云歌声音很好听,但是这话听在几人耳朵里,就是挑衅了。
  
  她也太猖狂了,医术了得,就以为实力也了不起了,他们总觉得新生考核时,展云歌的成绩不真实,毕竟她之前的废物之名太响亮了。
  
  “好,就这样定了。”几人应了下来。
  
  “好吧,你们是一起上,还是选出个代表来,我困的很,你们快点。”展云歌又打了哈欠。
  
  几人听到展云歌的话,觉得她真是太嚣张了,这是看不起他们。
  
  “我来跟你比,起点就是你睡觉的这棵树,终点也是这棵树,我们按照今天我们训练的路径比试一圈,谁先回来谁就赢了。”
  
  “这棵树不行,换棵树。”展云歌瞥了他一眼。
  
  “为什么不行?”那个男生不解的问道。
  
  “这棵树我要睡觉的,你踩脏了,我还怎么睡?”这是赤裸裸的嫌弃他。
  
  “好,那就换这棵。”男生咬着牙道,上午的训练中他可是表现最好的一个,他就不信,根本没训练的展云歌会比的过他。
  
  “张老师,您来做裁判,我怕到时候有人不认账,同学们也都帮忙看着点。”
  
  展云歌清傲的容颜在众人的脸上划过,一目了然,就可以从每个人的微表情看出谁是什么心思,心里冷哼一声,看来自己这几天太惯着他们了。
  
  张岩应了一声,“好。”他正想看看展云歌的速度如何。
  
  两人跃上树,在张岩的命令一出口,男生就先窜出去了,展云歌看着他已经跳过三棵树了,摇摇头,就这速度,还跟她叫板。
  
  身形一动,人就飞射出去,男生还在卖力的一棵树一棵树的跳跃着,展云歌已经从他身旁一阵风一样的刮过,他都没看到人影,还以为展云歌在他身后呢。
  
  此时,展云歌已经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回到了起始点的树上,悠闲的坐在上面等着他。这速度让众人全部闭上了嘴,谁不服?还是还不服?
  
  等男生气喘吁吁的回来时,看到展云歌居然坐在树上没动,脱口而出,“你怎么还没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