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医枭后第184章加更,玄医枭后第184章加更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玄医枭后 > 第184章加更

  
      回到明珠苑,展云歌看着被南宫玄放在地上的盒子,没办法,这么烫的盒子放在桌子上会立即着火的。
  
      “云歌,你真的要收服这火种?”南宫玄虽然一直没反对,但是不代表他不担心。
  
      “嗯。”展云歌应声后,把手腕上娘亲给她的镯子还有脖颈上的日链、月链摘下来递给南宫玄,“玄哥哥,你先帮我保存着,别一不小心烧了。”
  
      “云歌,太危险了。”接过她递来的东西,放进自己的灵盘空间里声音低低的道,其实南宫玄想说机会不大,想让她放弃,可是知道她不会喜欢听。
  
      “玄哥哥,收服火种固然危险,但我不是冲动。你我都知道陌师父和寒师父身份不一般,来我们这里应该有不得已的苦衷。既然我拜了师,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自然要承担他们所承担的。陌师父明知道这么危险,他为何还费力把火种偷回来给我,只有一个原因,他想让我强大到在那里无人能及,也许只有这样才能完成他们肩上的担子。”展云歌很认真的对南宫玄道。
  
      南宫玄叹口气,把她搂进怀里,“好,我守着你。”
  
      “别担心,我一定会成功的。”展云歌伏在他怀里柔声的道。
  
      “嗯,我相信你。”南宫玄说着话声音有些发颤,天知道他说出这话有多违心,他是真的担心啊。
  
      展云歌松开他,灿烂一笑,“相信我就对了。”
  
      她盘膝在地上坐下,看着盒子,对南宫玄道,“玄哥哥,你要帮我一下,这盒子我可打不开。”
  
      “我帮你。”南宫玄在她对面蹲下,盒子就在两人中间,四目相对,不用说,就知道彼此眸光所隐瞒的意义。
  
      “打开吧。”展云歌坚定的道。
  
      她没说一句什么交代的话,无论是对谁,父母、哥哥、师父还是南宫玄,她这样做就是告诉自己,必须成功,这一世有这么多在乎你的人,你是为了他们才要强大起来,那么就要为了他们活下去,一个火种而已,那个神级炼器师都能收服最厉害的天地业火,她就不相信自己收服不了这盒子里的火种。
  
      南宫玄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用灵力包裹住那个盒子,然后用灵力豁然打开盒子,炙热的光芒瞬间有种要把两人烤焦的感觉,盒子里一个小小的火苗腾空而起就要飞走。
  
      早就做好准备的展云歌毫不犹豫的张开嘴把飞起来的火苗吞了下去,也许是火苗根本没想到有人敢吞它,所以到了展云歌的肚子里它才反应过来,激烈的反抗起来。
  
      展云歌顿时吐出一大口血来,伴随着血吐出来的还有烟雾。
  
      而金灿灿和玉笛在火种一入她身体里的瞬间就自动出来了,它们可受不了那热度,这热度是想把它们回炉重造吗?
  
      一直待在展云歌头顶的妙点嗖的一下从门窜了出去,这热量太恐怖了,主人是不要命了吗?
  
      隔壁的院子里,陌浮生和寒江雪察觉到那一刹那的热度,眸光都一凛,她真的把那火种吞下去了。
  
      寒江雪看见陌浮生的脸色道,“我还以为你对云歌很有信心呢。”
  
      “当然有信心,她一定可以收服那火种。”陌浮生瞥了他一眼。
  
      寒江雪叹口气,“你还是埋怨我当年让你失去了收服这火种的机会吧?”
  
      当年,是自己在陌浮生没得到火种消息时给了他现在的异火,他很高兴的去收服了,他欣喜的神情现在还清晰的记在他脑海里。虽然收服异火过程很痛、也很危险但是他成功了,可是也因此失去了收服火种的机会。他埋怨自己故意算计他,的确,自己就是故意的,因为自己亲眼见识到那火种的厉害,他不想让他去做无为的牺牲,不想他灰飞烟灭。
  
      “埋怨?当时埋怨过,可是我也知道,我成功的可能性极小。”陌浮生眸光有些飘渺,他驯服了异火,知道驯服火焰的最大依仗是什么。
  
      寒江雪心一松,他知道自己的苦心就好。
  
      “你对自己都没信心,为何现在对云歌这么有信心?”寒江雪疑惑的问道。
  
      “不知道,一种感觉,这丫头就是为了创造奇迹而生的,你看看,只要有她,那个不可能完成的事不都完成了,这一次她一样可以。”陌浮生眸光坚定的道。
  
      寒江雪心里有一丝惭愧,他好像没有陌浮生那么了解云歌那孩子。
  
      陌浮生转头看着他道,“你不是也没拦着她?”
  
      “我跟你想的不同,不是相信她,而是知道她要走的路不会比收服火种容易,所以才没有拼尽全力阻拦她,我们已经把她带上了一条布满荆棘的路,只能教会她如何在荆棘中生存下去。”寒江雪眸光凝定在陌浮生的脸上。
  
      陌浮生跟他对视片刻,叹口气,“让命运决定一切吧。”
  
      寒江雪闻言神色沉了沉,看向明珠苑,没有什么动静,那丫头的性子那么倔,应该能成功吧。
  
      此时,展云歌浑身通红,身上的衣服已经被火焚烧殆尽,南宫玄手一挥,门窗就都被他关上了,虽然他也很热,但是一动没动,依然坐在她对面,凤眸担忧的看着她,双手做好了准备,如果云歌不行他就立即出手,即便是付出全部修为为代价,他也要她活着。
  
      这会儿功夫,展云歌那一头比丝绸还要柔顺的发瞬间被烧的一根不剩,现在的她就像要被从内焚烧掉一样,随时都会化成灰烬。
  
      南宫玄手紧紧的握着,心里一直在重复着一句话,要相信云歌。
  
      此时的展云歌正在用神识跟火种对抗,一开始她想用魂魄之力对抗,可是她发现,自己的实力在火种面前简直不堪一击,吐出的血和烟雾就证明了这一点。
  
      魂魄之力不行她换成了玄力,可是火种在自己身体里,她根本无法施展玄师的力量,她知道自己现在有多狼狈,衣服烧没了,头发也光秃秃的了,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了,她在想用什么来对抗火种,并驯服它。
  
      “笨蛋,用精神力啊。”一直在她识海中隐藏起来的天地之灵忽然说话了。
  
      展云歌脑海中顿时划过一抹亮光,对啊,自己的精神力很强大的。
  
      瞬间精神力被她调动起来,冲向在她身体里作乱的火种,果然火种碰到她的精神力就躲避起来,这可是个好现象,她顿时有信心了,控制着精神力从对抗火种到攻击它。
  
      火种也不甘心,拼劲全力的破坏她的身体,展云歌的神识看到自己的身体里只能用一片狼藉来形容,也不知道收服了火种后能不能治好了。
  
      不能让火种这么破坏下去了,她调动自己最强的精神力,把火种逼到身体的角落里,找准机会将火种包裹起来,然后毫不停歇的对它进行碾压,因为她知道,精神力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她必须在精神力消耗完之前驯服火种。
  
      原本火种还想跟她耗下去,可是当精神力把它包裹起来后,它终于惊慌了,如果不是在人类的身体里,它是什么都不惧的,可是在人类的身体里,精神力就是它的天敌,一般的人类精神力都很弱,虽然它惧怕,但是只要它挺得住,人类的精神力很快就会消耗没,可是这个人类的精神力太恐怖了,这么久了怎么还这么强,而它已经被压制的就要没有反抗能力了。
  
      “服不服?”展云歌的灵识喊道。
  
      火种颤了颤,还是不想屈服,拼命的燃烧自己的热量,展云歌没想到火种还有反击的能力,又吐出一大口血来,南宫玄顿时身子往前一倾,手中的灵力蔓延开来。
  
      就在这时,他看到展云歌身体里有一抹白色的亮光透出来,这亮光在被火种染红的身体里看的很明显,这不是火种发出来的,那就应该是云歌自己的力量,南宫玄的手停下来。
  
      展云歌因为火种的反抗身体被迫害的更加严重了,她知道是自己驯服火种还是火种把自己烧成灰烬,关键就在这一次的较量中了。
  
      她的灵识呐喊出来,精神力被她用几乎耗尽的方式释放出来,精神力发出一抹白光,精神力好像进入了另一种历练的层次里,瞬间就把火种爆发出来的力量给碾压下去,这时候她不敢松懈,调动着精神力继续碾压下去。
  
      火种噗噗的跳动着,不一会儿,一颗红色的心形火焰从火种中飘出来。
  
      这是什么东西?
  
      就在她还疑惑的时候,天地之灵的声音又传来,“它投降了,赶紧用精神力把火心包裹住,然后用玄力把你的名字烙印在火心上,契约就完成了,你就驯服它了。”
  
      展云歌顿时狂喜,她可真的要坚持不下去了,立即按照天地之灵说的,在火心上用玄力烙印上自己的名字,这是她第一次这样使用玄力,想不到就成功了。
  
      展云歌三个字闪了闪没入火心中,身体内的炙热瞬间消失了,展云歌彻底的放松下来,身子一软,就往一侧倒去。
  
      南宫玄瞬间伸出手接住她抱进怀里。
  
  ------题外话------
  
      晚上阳光从医院回来,码字到半夜十二点,思路特别顺畅,连加更都码出来了,惊喜不?惊喜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