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医枭后第260章想得太远,玄医枭后第260章想得太远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玄医枭后 > 第260章想得太远

  
      小石子立即动了动,表示就是这个意思。
  
      “可以,只要图案我满意,就给你一颗竹心,不过,你又没长手,怎么画给我看?”展云歌拧着眉头,智囊就是智囊,如果没点本事,没点聪明怎么能称之为智囊呢,不过她到是想知道它怎么把图案给她画出来。
  
      小石子身子一晃,一个雕工精美的竹笛就出现她面前。
  
      展云歌一怔,智囊一直用小石子的形态存在,她都忘记智囊本来是没有形态的,想变成什么就能变成什么。
  
      她拿起竹笛,仔细的看着竹笛上的图案,杏眸中如纳入无限星光般璀璨,完美,这图案简直就是为南宫玄量身定做的一样,太符合他的气质了。
  
      正高兴着呢,手里的笛子不见了,又变成小石子的智囊用气息指指紫竹林,展云歌无语白了它一眼,这是不放心她,要先吃竹心,她淡淡的瞥了它一眼,然后拿起笔,把刚才智囊幻化的图案一丝不差的画了下来。
  
      小石子愣住了,她居然只看了看就记住了,这智商太高了吧,都不用自己帮她变聪明了,可是它的竹心呢,她不会说话不算数了吧?
  
      智囊很受打击,它一个智囊居然被一个人类给算计了两次,第一次被她弄进她的灵盘空间里来了,失去了自由,第二次到嘴的竹心没了。
  
      展云歌看它郁闷的样子勾唇笑了笑,“一颗竹心,自己去挑。”
  
      小石子顿时颤了颤,然后飞快的往紫竹林飞去,又找了颗竹心吃掉了,虽然它很想再多吃几个,可是它知道,这里它说的不算,如果自己偷吃,这个女人定然会惩罚自己的,不划算,还是等机会,用自己的智慧跟她换吃的吧。
  
      展云歌把图案画出来了,就不着急了,这个图案虽然有难度,但是三天的时间足够她雕刻出来了,她又开始想用什么给竹笛做穗子。
  
      想了想,又去紫竹林选了一小节紫竹,拿起匕首雕刻起来,不一会儿的功夫,一朵活灵活现的冰兰花就出现在她手里,紫色的冰兰花好像比蓝色的冰兰花多了份神秘的气息,很美。
  
      再编一个穗子把它拴上就可以了,不过她这里可没有丝线什么的,只能回去弄了,看了看外面,天色渐渐暗下来了,天快要黑了。
  
      离开空间,往紫海森林外飞去,路过有长势好的紫竹她又收进空间里好几片,如今空间里的紫竹林已经绵延成海。
  
      紫竹的紫色和冰兰花的蓝色,让这空间里的色彩美如画,绚丽梦幻。
  
      出了紫海森林,夜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她用最快速度,御空往圣宇而去,一个时辰后就达到了圣宇境内,准备回去青南山,可是到了青南山,发现,青南山只有一些侍从侍女留在家里,亲人一个也没在,她明白,这是都去京都了,也没现身直接回京都去了。
  
      回到京都时,天都快要亮了,因为展家的人都来了京都,展府里的人气很旺,她笑了笑,这才有家的气息,她没有打扰任何人,直接回明珠苑睡觉去了。
  
      早上,挽玉和挽云进屋子要打扫房间时,才发现,床上睡着她们的小姐,两人立即轻手轻脚的出去了,立即让人去展老爷子和三爷的院子里通报一声。两人则一个去准备展云歌醒来需要的沐浴洗漱的热水,一个跑去厨房,让厨房做些小姐爱吃的饭菜来。
  
      厨房一听说小姐回来了,都赶紧忙碌起来,小姐的事就是展家最大的事,他们可不敢散漫对待。
  
      等展云歌醒来时,就发现,她的明珠苑里很热闹,六位嫂子陪着大伯母还有自家娘亲和三位婶子,正在花厅里喝茶聊天。
  
      而她的床上还躺着一个人,她懵懵的看着挑开凤眸看向她的南宫玄,他现在是皇上吧,这时间不是该上早朝吗?怎么睡在自己的床上?
  
      “落日顶着呢。”南宫玄只一眼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搂着她让她又躺下了,炙热的吻就落下来。
  
      展云歌还没从他那句落日顶着呢的话里回过神来,就陷入他无尽的柔情里,他狂热的吻只是想告诉她一件事,他很想很想她。
  
      她也很想他呢,搂着他的腰身,这一个小小的动作让南宫玄的吻更加的疯狂炙热起来。
  
      两人腻歪了好一会儿,南宫玄才放开她,看着她嫣红微肿的唇,凤眸中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热又涌上来。
  
      展云歌赶紧捂着嘴道,“落日坐在龙椅上定然是胆战心惊的,瞒得过别人瞒不过你父皇,回去吧,一会儿我进宫去给月姨看看身体。”
  
      南宫玄叹口气,在她的手上吻了又吻,才从床上起来,悄然的离开了展府。展云歌摸摸自己微微红肿的唇,想着,这样子是没办法出去见人的,还是再睡一会儿吧,反正她睡多久展家人都习惯。
  
      这样一想她又睡着了,再醒来时,快要午时了,想起自己说要进宫去的事,赶紧起床,沐浴洗漱,用早饭,因为自己一上午没醒,花厅里喝茶的人都回去准备吃了午饭后再来的。
  
      正好,她去爷爷和奶奶的院子里请安,然后就直接进宫去了。
  
      南宫玄处理完朝政,也没看到展云歌的影子就知道这丫头肯定是在自己离开后又睡着了,就准备去凤月宫陪母后和父皇用午膳,云歌说的对,他们没有多少时间陪伴父母,如今能陪就多陪陪吧。
  
      可是他到凤月宫午膳刚摆上来,一家三口还没吃呢,就看见云歌来了。
  
      古凉月如今笑容多了,性格也开朗起来,看到云歌笑着道,“你这丫头到是会赶时间,这是来蹭午饭来了。”
  
      展云歌笑笑,说实话,她刚吃完早饭,午饭还真吃不下去。
  
      南宫玄了然的道,“母后就别为难云歌的肚子了,估摸着早饭应该刚下肚,还没消化呢。”
  
      古凉月和南宫鸿远想到展云歌嗜睡的毛病了然了。
  
      “还是玄哥哥了解我。”展云歌走到南宫玄身旁坐下,笑看着他。
  
      南宫玄在她鼻头宠溺的捏了一下,南宫鸿远轻咳声,这俩孩子,他们还在呢,两人这才分开多大一会儿啊,当他不知道,今天早朝都是落日替儿子去上的,他都替落日难过,摊上这样的主子也是没谁了,当太子时让落日假冒就假冒吧,如今都是皇上了,居然还让落日假冒,落日坐在龙椅上只会觉得烫屁股吧。
  
      “喝碗汤吧。”南宫玄很自然的给她盛了一碗汤。
  
      南宫鸿远无语,那是给我媳妇这个孕妇喝的补汤,你媳妇还没娶到手呢,喝的有点太早吧。
  
      南宫玄忽略父皇的眼神,把汤盛好放到云歌跟前,云歌一闻这汤的味道,有些尴尬的对着古凉月笑笑。
  
      古凉月呵呵一笑,“补汤而已。”
  
      展云歌白了南宫玄一眼,这汤也给她喝,谁知道南宫玄淡然的道,“我问过谭太医了,他说女子提前喝些这样的补汤对身体只有好处。”
  
      他这句话顿时让展云歌的脸红了,有什么好处,他到是想的远,以前就知道他办事,做一步会想到之后的好几步,还觉得他这是聪明,可是当聪明用到这地方上时,还是很尴尬的,这种事他也提前想的到,可真是史上最能操心的皇帝。
  
      其实这事也不怪南宫玄想到,主要是他母后这不是怀孕了吗,再加上他和云歌要大婚了,这生孩子是早晚的事,他又是不喜欢事情不在他掌控之内的,所以就请教了谭政谭太医,当时谭政还以为太子殿下是给太后问的呢。
  
      其实要说在孩子这上面,南宫玄早就很操心了,从小他就把展云歌玩过的小玩意都收集起来了,就是想等以后给他们孩子玩儿,云歌喜欢玩儿的,他们的孩子应该也喜欢,第一次带云歌进他的空间时还被云歌看到了,不过那之后都被他收起来了,如今看来这些东西应该快要能用上了。
  
      古凉月看到展云歌通红的小脸,立即道,“用膳,用膳,一会儿凉了。”
  
      展云歌终于松口气,要是再让他说下去,她就该立即走人了。
  
      终于用完了午膳,展云歌给古凉月把脉后告诉南宫鸿远,母子三人都很好,南宫鸿远这颗心是妥妥的放回去了。
  
      “我们去看看太皇太后吧。”展云歌知道,太皇太后在南宫玄登基时已经被曹丞相给接回来了,她还没去拜见一下,该有的理解还是要有的,她毕竟是真心疼爱南宫玄的。
  
      看着两人牵着手离开的背影,南宫鸿远感叹的道,“谁说这孩子被展家给宠坏了,这孩子心思细腻着呢。”
  
      古凉月道,“还是玄儿眼光好!”
  
      “可不,一出生就盯上了,这眼光不是一般的毒。”南宫鸿远感叹的同时也很自豪,这么优秀的人是他儿子啊,他能不自豪吗。
  
      两人来到太皇太后的寝宫,太皇太后听说展云歌来了,赶紧让齐嬷嬷吩咐人去沏茶那点心果子。看到展云歌的身影进来,笑眯了一双眼。
  
      两人陪着太后说了一会儿话,就回去了青龙宫,南宫玄对展云歌道,“云歌,那把金扇子呢,再给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