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医枭后第288章没正常过,玄医枭后第288章没正常过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玄医枭后 > 第288章没正常过
展云歌闪身进了空间里,没看到东西,感知一下,礼物在房间里,她跑进房间,就看到屋子的地上放着一个大箱子,这个箱子是她没见过的材质,做工精细,雕花讲究,有些图案是她不知道的。
  
  她慢慢的走到箱子前,这么大的一个箱子,里面装的什么,一个生辰礼物而已,陌天爹爹怎么准备了这么大一箱子?难不成一起的自己都会跟陌天爹爹要一大箱子的生辰礼物?
  
  箱子没锁,她弯腰掀开箱盖,里面满满一下子画卷。
  
  她愣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情绪有些激动,伸手去拿画卷,还没伸到地方,一卷画轴就自动的来到了她的手上。
  
  她一怔,才察觉到这箱子上有玄力,原来是陌天爹爹施了玄术在上面,是想让她按照一个循序看画卷。
  
  她拿着画卷慢慢展开,一个容貌绝美的女子穿着一身雪白的衣裙,歪躺在精美的软榻上,一头乌发自软榻上倾泻而下,笑颜如花的轻抚着自己的肚子,浓浓的母爱之情溢出。展云歌的手有些颤抖,她的容貌居然跟自己有七八分相似。目光慢慢的落在她圆滚滚的肚子上,一位黑袍男子坐在她身旁满目柔情的伸手轻抚着女子的腹部,是陌天爹爹,原来陌天爹爹这么温柔的。
  
  其实第一此见到陌天爹爹是展家先祖画的他的画像,黑发墨袍飘舞、广袖飞扬、容颜俊美无双,虽然只是一幅画却看得出他身上高贵到天怒人怨的气质,如云端神祗一样尊贵不凡,那时感觉他这人特别的冷,一身凛冽的气势仿佛将人拒之千里之外。后来再见陌天爹爹,无论是他留下的影像,还是他的分身都很温和,再次看到他的画像,她明白,陌天爹爹跟玄哥哥是一样性格的人,对待爱人和外人是截然相反的两个态度。
  
  这个女子就是娘亲吧,那么她肚子里的就是自己了。
  
  她轻轻的抚摸着画像两人,仿佛看到了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
  
  忽然,她手一颤,收起这张画,去拿另外一个,打开后,果然,看到了女子疲乏的躺在床上睡着,陌天爹爹怀里抱着一个小小婴孩儿,婴孩儿的容貌跟她小时候几乎是一模一样。
  
  她一个接着一个的看下去,每一张画都记录着一家三口的日常生活,小女孩儿也从牙牙学语长成了娇俏可爱的少女,画卷中变化的只有小女孩儿,陌天夫妻还是那个样子,仿佛就不曾老过。看着少女那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让她愣住了,难道曾经的自己跟如今的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她明白,自己重生这么多世,最后重生在圣宇大陆,不是偶然,是陌天爹爹逆天而为,她心蓦然痛了起来,陌天爹爹和娘亲到底是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曾经的自己为什么会被天罚?
  
  她从来没如此迫切的想要知道过。
  
  陌天爹爹说过,他把自己的记忆封存在识海里了,等自己成神后,记忆封印就会解开,她想知道的都会知道。
  
  她慢慢的把画轴一个个的放回去。
  
  以前经常听程玉柔坚定的说她的目标是要成神,虽然她说的成神跟陌天爹爹说的成神完全不一样,但是她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比程玉柔还迫切的要成神。
  
  把箱子放到房间的库房里,离开了空间,坐在屋子里发了一会儿呆后,挽云和挽玉就推门进来了。
  
  她洗漱后,吃了早饭,想要去修炼时,就听到外面来了很多人,她走到门口一看,原来是皇宫来人,送来大婚需要的东西。因为是圣宇帝后大婚,所以展家其实很省心,只要准备好嫁妆就可以了,其余的东西皇宫里都有规格的,都由皇宫里的御工坊制作。
  
  展云歌看到院子里越来越多的东西,眉头一挑,至于吗?怎么这么多东西?
  
  她叹口气,没言语,反正有人操心,她还是回屋子里待着去吧,果真是被宠坏了,太懒了,她真心不愿意操心这繁琐的事。整个大婚其实她在意的就是新郎是南宫玄就好了,其他的她没有什么高要求,可是南宫玄的地位注定简单不了,那就顺其自然吧。
  
  万想儿过来时,一路用震惊的目光看着院子里忙碌的人,圣宇果然是大国,这帝后大婚的排场可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她很期待几天后的帝后大婚了。
  
  走进房门,看到展云歌懒懒的躺在软榻上,根本一点激动兴奋的模样都没有,她好奇的在她身旁坐下来问道,“你不激动?”
  
  “激动什么?”展云歌看了她一眼。
  
  万想儿指指外面,然后又无力的把手放下了,好吧,人家从小到大就没缺过什么,想要什么有什么,一出生就顶着太子妃的头衔,这场景的确无法让她有什么触动。
  
  “你都要嫁人了,就没有什么想法,毕竟以后就要住进皇宫里了。”万想儿还是忍不住的问道。
  
  “青龙宫我从小到大都住了不知道多少回了,熟悉的跟我的明珠苑一样,能有什么想法。”展云歌翻了白眼。
  
  不过心里到是有些好笑,自己从小就跟南宫玄住在一起,几乎不怎么分开,好像已经成了习惯,以至于她还真没有什么待嫁女儿的心思。
  
  没有不安,这么多年南宫玄把她疼宠的跟眼珠子似的,不安什么?
  
  没有激动,南宫玄就像她身体的一部分,早就是她的了,大婚不过是一个形式,让他们彻底成为彼此唯一的宣誓而已,有没有他们的心都不会变。
  
  没有不舍,南宫玄说了,即便是大婚了,自己想住哪里就住哪里,想回展府就回展府住,所以她不用不舍亲人。
  
  她发现自己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奇葩的新娘子,一点新嫁娘的感觉都没有。要不是外面忙忙碌碌的人,她会更淡然的。
  
  她坐起来,看着万想儿道,“我是不是不正常?”
  
  万想儿无语,好半响才道,“你从小到大正常过?”
  
  这句话顿时让展云歌有些汗颜,“还真是,你不说我还没发觉,从下到大我就没正常过,所以你也不用稀奇了,不正常才是我的正常反应。”
  
  万想儿抿了下唇,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么奇葩的人居然就入了自己的眼,缘分还真是奇妙的东西,无关你的身份地位,无关你是什么的人。
  
  “外面这么忙,我们正好给你清洗一下身体和灵魂。”展云歌从软榻上下来,拉着她去了卧房里。
  
  “云歌,你别告诉我人珠也在你手里呢?”万想儿闻言吃惊的道。
  
  “要不然我怎么知道它是魂珠的?”展云歌也没隐瞒她,接着她又道,“不过有一点你说对了,魂珠就是在你们万家放多久也只是个死物。”
  
  没有人珠魂珠可能就一直沉睡着。
  
  “站好,不要动。”展云歌松开手对她道。
  
  万想儿立即站的笔直,只是大眼睛骨碌碌的转动着,想知道展云歌怎么给她清洗身体和灵魂。
  
  只见两道光芒落在她身上,眨眼的功夫,光芒就消失了,万想儿觉得身上一下子轻松起来,感觉自己有种要飘然而起的感觉。
  
  “这就完了?”她用灵力查看自己的身体,灵魂她是无法查看的,发现真的干净的一丝杂质都没有,太神奇了。
  
  “那还要怎样?”展云歌无奈的笑了。
  
  “我见过人用药物洗经伐髓,身上都会出现一层臭臭的黑泥的。”万想儿看着自己更加洁净的衣裙和身体讶异的道。
  
  “哪能一样吗?”展云歌白了一眼她,人珠和魂珠可是彻底的清洗人的身体和灵魂,杂质都被它们直接给消解掉了,不是从身体和灵魂里排泄出来。
  
  “太神奇了,我都没见到你拿出人珠和魂珠,是认主了吧。”万想儿愉悦的转了两圈。
  
  “算是吧。”展云歌眨眨眼,人珠和魂珠她还真没认主,但是两个珠子自愿待在她的空间里不出来,也跟认主没什么区别,反正她也不用把它们拿出来用。
  
  “果然是跟你有缘。”万想儿也没多想。
  
  “云歌,你的凤袍送来了吧,先给我过过眼瘾呗。”程玉柔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风一样的少女从门外刮进来,看到万想儿程玉柔很自然的打招呼。
  
  展云歌正想什么时候给程玉柔觉醒魂魄帮她清洗一下身体和魂魄的,她就来了,笑着道,“还没看到,不过你来的正好,我正要找你呢。”
  
  “找我?”程玉柔一怔,然后眉眼都是喜色的道,“难道展府又有新点心了?”
  
  万想儿到是猜到展云歌找程玉柔什么事,不过看到程玉柔这一副吃货的模样忍不住的笑起来。
  
  程玉柔白了她一眼,“笑吧,我就是爱吃点心怎么了?”
  
  “我娘说过,一个爱吃的人定然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会很幸福的。”万想儿解释道。
  
  “还有这样的说法,还真是的,我真的很容易满足的。”程玉柔恍然道。
  
  这回,展云歌都忍不住的笑了。
  
  “走,今天让你再好好的满足一次。”展云歌拉着她往外走去。
  
  沉浸在欢喜中的展家不知道另一个大陆上,江家因为大长老后知后觉的一番话,已经开始调查起展家来。
  
  ------题外话------
  
  推荐好友玄幻文《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卿浅
  
  pk中请支持!
  
  某天,她扶着腰下床后才明白一件事,男人不能撩,撩了会变禽兽。前世,她是笑傲大千的尊主,却被逼到同归于尽。
  
  再次醒来,竟重生到了下位面。
  
  只是这次她灵根被挖,丹田被破,师傅不疼,师妹陷害,众人耻笑,更惨了是怎么回事?
  
  瞧不起她?说她废物?
  
  那就睁大眼睛看清楚,她是怎么再次杀回东域,狂虐前世仇敌!打脸七大宗门,踏上主宰之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