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三十二章 欲使其亡先使其狂!,诸天最强大佬第32章 欲使其亡先使其狂!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三十二章 欲使其亡先使其狂!

  信函之上交代了今天他为刘瑾出主意,开设内行厂的事情,同时着重提及刘瑾已经派了锦衣卫截杀王阳明之事。
  看到焦芳竟然为刘瑾提议,让刘瑾开设内行厂,就算是楚毅都不禁为之惊叹。
  焦芳果然是老于世故,这主意换做是他都未必能够想到,对于内行厂,一般人说起来还真的不了解。
  如果说提及西厂的话,大家还听说过,但是内行厂哪怕是对大明颇有了解的也未必听说过。
  原本历史上,内行厂是真实存在过的,正是刘瑾权倾天下之时开设,由司礼监执掌内行厂。
  实在是因为当时东西两厂都不在刘瑾手中,为了争权夺势,巩固自身,刘瑾便在东西两厂之外开设了内行厂。
  不过内行厂存在的时间比之西厂还要短暂,在刘瑾倒台之后,内行厂随之便烟消云散,存在时间也就短短几年,在整个大明数百年时间当中,真的是非常不起眼。
  “内行厂!有趣,有趣,看来这次有热闹可瞧了啊!”
  听了楚毅的话,王政有些不解,疑惑道:“督主,什么内行厂啊?”
  脑袋里想了半天,王政都没有想到这内行厂到底是什么机构,忍不住道。
  楚毅将信函递给王政道:“你瞧一瞧。”
  王政小心接过信函,看到信函当中的内容不禁神色一变,脸上露出几分忧色道:“督主,阁老他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帮刘瑾出了这么一个主意,他这不是帮刘瑾吗?”
  楚毅反倒是一脸的笑意道:“不,阁老这不是在帮刘瑾,而是在坑刘瑾啊。”
  看王政不解,楚毅也没有解释的意思。
  正所谓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如今刘瑾权势虽然达到巅峰,可是却诸恶未显,因为他手中那一把屠刀,锦衣卫在先天上受到东厂、西厂的约束,所以刘瑾很多时候尚未显得那么的疯狂。
  然而焦芳的提议却是犹如烈火烹油一般,狠狠的推了刘瑾一把,看似让刘瑾大权在握,其实却是让刘瑾向着灭亡更近了一步。
  果不其然,三日之后,天子朱厚照下旨,复设西厂,满朝为之哗然。如果说复设西厂大家还有所风闻,至少没那么惊讶的话,那么直接由司礼监直属的内行厂的成立真的是让满朝文武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有着监察锦衣卫、东厂、西厂之权的内行厂成立,可以说一下子让刘瑾的权势真正的达到了巅峰,除了天子皇权之外,再无力量可以约束刘瑾。
  宫中一间偏殿之中,还沉浸在西厂复设的欢喜当中的谷大用这会儿正一脸铁青的将一只瓷瓶狠狠的砸碎,尖声道:“刘瑾,好你个刘瑾!”
  被刘瑾压制了那么久,好不容易借着西厂翻了个身,本以为以后自己可以同刘瑾并驾齐驱,然而内行厂的成立简直就是打了他一闷棍。
  在谷大用看来,内行厂的成立根本就是刘瑾冲着他来的,否则的话为什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他奏请复设西厂之后才成立内行厂。
  一身斗牛服在身,华丽无比,雨化田神色平静的立在谷大用身边,待到谷大用平静下来这才缓缓开口道:“厂公,奴婢建议联合东厂,相信厂公与楚督主联合,合我们东西二厂两家之力,难道还怕了刘瑾这内行厂不成?”
  原来雨化田为谷大用所收拢,这几年培养下来,已经成了其心腹,如今西厂复设,虽然说谷大用领了西厂厂公之名,可是谷大用显然不可能亲自去统领西厂,所以西厂便由雨化田来代为执掌。
  听到雨化田提及楚毅,谷大用不禁气急败坏道:“你说的难道咱家就想不到吗,最为可气的是就在不久前,这位东厂督主向陛下呈上一纸密函,竟然被陛下派去巡视云贵川三省之地去了!”
  雨化田不由的一愣,惊愕道:“这……难道说楚毅他也怕了那刘瑾不成?”
  在雨化田看来,楚毅在刘瑾权势达到巅峰之时果断离京根本就是怕了刘瑾。
  谷大用眼中闪过一丝记恨与不屑道:“本以为他楚毅是个人物,现在看来不过尔尔,是本公高看了他啊。”
  雨化田连忙笑道:“总管大人所言甚是,那楚毅比之大人简直差之千里,这大内之中,也只有大人敢不卖那刘瑾的面子了。”
  “哼,刘瑾,本总管不会让他好过的。”
  这边谷大用、雨化田商量着如何应对刘瑾那内行厂的时候,刘瑾府邸之中,刘瑾集团的一众心腹再次聚集一堂。
  这一次气氛欢洽,一众人脸上满是笑容,内行厂的成立意味着刘瑾权势达到了巅峰,可谓是真正达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立皇帝,小太祖之名可谓是名副其实。
  石义文一脸谄媚的向着刘瑾道:“内行厂一成立,那东厂楚毅便吓得远遁云贵川之地,显然是怕了总管大人啊,属下为大总管贺!”
  孙聪、张文冕、曹元等人听了石义文的话,不禁想起不久前收到的消息。
  那在天子面前颇有地位,深受帝宠的东厂督主楚毅竟然突然远赴云贵川,在他们看来,这正是楚毅怕了刘瑾的表现啊。
  对视一眼,一众人随着石义文,齐齐向着刘瑾举杯道:“我等为大总管贺!”
  眼见下方一众人向着自己道贺,想到楚毅被自己给吓得主动离开京城,刘瑾心中那叫一个得意和兴奋啊。
  算楚毅识相,否则的话一旦自己稳定住局势,第一个拿谷大用开刀,第二个就拿楚毅开刀,将东西二厂收归手中。
  暂且先放楚毅一马,只要老老实实的呆在京城之外,不来扫自己的兴,自己大人有大量,看在昔日情分上,就算是放其一马也不是不可。
  端着酒杯,刘瑾心中闪过这些念头,咯咯笑道:“咱家能有今日之兴盛,全赖诸位同心协力,来,咱家与诸位共饮!”
  坐在一众人之中,焦芳满面红光,本来他还准备提醒楚毅暂避刘瑾之锋芒,没想到自家这位督主竟然如此知机,果断离京,其干净利落,选择的时机之妙,纵然是焦芳都禁不住为之赞叹。
  同时焦芳对楚毅他日取刘瑾而代之更是充满了信心,当初他之所以选择依附楚毅,正是因为他在楚毅身上看到了远大未来,或许刘瑾能够一时兴盛,但是刘瑾的性情注定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焉!
  如今焦芳对比果决干练的楚毅,再看渐渐昏聩的刘瑾,心中对于自己的选择越发的坚定。
  却说楚毅带着精挑细选的东厂精锐,一行人出了京城,看着身后的城门,楚毅突然有一种,天高海阔,任凭自己纵横之感。
  深深的看了京城门户一眼,想到自己离开之前同杨一清的密谈,楚毅脸上露出几分笑意,毫不犹豫转身道:“出发!”
  【欠盟主五更,明天开始还,兄弟们,砸票,收藏,打赏有木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