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四十四章 失控的楚督主,诸天最强大佬第44章 失控的楚督主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四十四章 失控的楚督主

  楚毅不禁对杨慎另眼相看,诸多学子当中,唯有此人站了出来,果然不愧是三杨之一杨廷和之子,甚至被当朝首辅李东阳称赞不已,以小友称之。
  或许很多人并不知道杨慎之名,但是此人号称明代三才子之首,精擅诗词,其中《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一词更是被罗贯中用以《三国演义》之开篇词而广为人知。
  杨慎更是批判集理学之大成者朱熹:朱熹之学“失之专”,“失之专者,一骋意(己)见,扫灭前贤”
  陈琦脸上满是怒色冲着杨慎喝道:“杨用修,不要忘了,你可是书院弟子,你眼前之人方才可是弄瞎了你几位同窗的双目……”
  杨慎冲着陈琦一礼道:“院判大人,在下的确于嵩阳书院借读,同诸位也可谓同窗,然则杨某素未听过无论对与错,身为同窗,就一定要与书院,与大家一个立场吗?”
  楚毅满是欣赏的赞道:“说的好,杨用修你一言道出了这些人的真面目,无论对错,即为同窗,就得结党营私,互相包庇!”
  一名士子指着杨慎道:“杨用修,我等真是瞎了眼,你不配为我嵩阳书院弟子,我等也没有你这样的同窗!”
  杨慎一脸的愕然,向着那些面目狰狞的面孔看去,往日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这会儿似乎一下子变得陌生起来。
  “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
  这会儿似乎是因为杨慎的缘故,本来他们还指望院判大人能够上通内阁阁老惩治楚毅,为同窗报仇。
  然而楚方的一番话让他们意识到眼前这阉人在朝中的关系比他们所想象的要复杂,单靠陈琦的关系只怕动不了这位东厂督主。
  一众士子的情绪不禁有些激动起来,再加上杨慎竟然指责他们结党营私,突然一名士子叫道:“大家一起上,杀了这阉人,正所谓法不责众,我等有功名在身,纵然是天子也不可能将我等如何!”
  “杀了这狗太监,为几位年兄报仇啊!”
  陈琦等几位学正见状不由的神色一变,陈琦有意识的向着旁边一闪,瞬间就将学院大门给让开,就见几十名被鼓动起来的士子向着楚毅几人冲了过去。
  楚毅摩挲着手中的玉扳指,眼中一抹阴戾之色闪过。
  葵花宝典这等武学真的很是妖邪,修炼至高深处甚至能够影响一个人的心性,其实无论何等功法,都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人之心性。
  修炼道家玄功之人大多心性洒脱,淡漠,飘然世外,而修炼佛门功法,则是一心向佛,至于军中杀伐之功法则会令人杀性十足。
  有东方不败这么一个鲜明的例子在前,楚毅除非是真的想如东方不败一般最终变得男不男女不女,所以在修炼葵花宝典之前,楚毅早就对此有所警惕。
  好在楚毅要比东方不败幸运的多,东方不败不幸,他修炼的乃是葵花宝典之残本,所以其心性变化最大。
  而楚毅还有大内几位大太监所修炼的则是全本的葵花宝典,所受影响要小了许多,可是就算是小了许多,影响依然存在。
  像刘瑾修炼葵花宝典之后,受功法影响,心性变得阴戾,猜忌心极重,同样也呈现出几分女性化的趋势。
  楚毅为了避免受葵花宝典影响,一方面借助气运祭坛改良葵花宝典,将其负面影响降低到极致,同时借鉴陈度、韩朝二人的做法,通过诵读各家之典籍,借助各家典籍之中所蕴含的先贤之思想来压制、抵御葵花宝典对他性情的影响。
  显然楚毅还是相当成功的,虽然性情一样受到了葵花宝典的影响,较之曹少钦、刘瑾这些人却是要好了许多。
  这也是楚毅为什么极少出手杀人的缘故,就是因为一旦失去对自身心性的压制,他怕自己会被葵花宝典影响太深。
  只是一想到自己有可能在葵花宝典的影响下变成东方不败那般模样,楚毅就禁不住浑身直冒冷汗。
  就算是变成刘瑾那般娘里娘气,楚毅都是忍不住为之恶寒。
  然而此时,楚毅不在压制内心之中的杀意,看着那被鼓动起来奔着自己而来的数十名士子,眼中布满了阴戾之色。
  耳边传来一众士子的辱骂之声,楚毅纵然是再好的心性这会儿也禁不住为之怒火中烧,禁不住怒急而笑道:“你们真不愧我大明的读书种子啊,既然你们觉得本督主双手沾满血腥,那么本督主今日便大开杀戒,也省的我这东厂督主白白背负了骂名!”
  说话之间,楚毅身形一晃,刹那之间闪身进入一众士子当中,每一指点出均有一朵血花自一名士子眉心绽放开来。
  杨慎看着一脸阴柔笑意却是轻松带走十几条人命而血不染衣的楚毅立于自己身前的时候禁不住心中为之一寒。
  地上十几名士子的尸身静静的躺在地上,悄无声息,前一刻尚且高呼不已的一众士子在刹那之间像是被人给掐住了脖子一般,一个个见鬼一样的盯着楚毅。
  他怎么敢,他如何敢!
  他们可是大明的读书种子,乃是未来国之栋梁,纵然天子都不敢对他们大开杀戒,可是楚毅怎么敢?
  看着躺在地上没有了生机的同窗挚友,尚且没有来得及冲到楚毅身前而侥幸保全一命的士卒再看看楚毅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楚毅兰花指一拂,掸了掸衣袖之上并不存在的尘埃,声音带着几分阴柔道:“你们这又何必呢,咱家不过是想要前来书院寻几本书翻阅而已……”
  陈琦这会儿反应过来,虽然是一脸的震惊之色,可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在其眼眸深处闪烁着一种兴奋与算计得逞的惊喜,指着楚毅,浑身颤抖道:“你……你这阉人,怎么敢……”
  楚毅眼眸之中寒光一闪,修长的手指划过陈琦咽喉之间,就见一股鲜血激射而出,而陈琦则是努力的捂住自己的脖子,脸上满是不敢相信的神色盯着楚毅,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是大口大口的鲜血涌出。
  “老御史,你放任这些学子攻击本督主,甚至期待着本督主能够杀上几人,本督主如你所愿,可惜啊,本督主耐性有限,没功夫陪你算计来算计去,既然你选择牺牲这些学子,你这做老师的,总不好让自己的弟子在下面太过寂寞,本督主好人做到底,送你与他们团圆吧!”
  捂住脖子的陈琦睁大了眼睛,眼中满是懊恼与后悔之色,早日楚毅如此肆无忌惮,他干嘛要招惹这煞星啊!
  只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怪只怪他们这些读书人平日里太过无人约束了,纵然是官府都敢冲击,还有什么是他们不敢做的。
  而那些被镇住了的学子听了楚毅的话一个个的看向陈琦,当看到陈琦那一脸的懊恼与绝望的时候,就算是傻子也明白过来,他们似乎是被自家院判给利用了。
  【第三更为盟主加更,说到做到,求票票、收藏,打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