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五十九章 旧事重演乎!,诸天最强大佬第59章 旧事重演乎!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五十九章 旧事重演乎!

  这些人可是再清楚不过陈琦等人是如何被楚毅给斩杀的,所以在他们心目当中楚毅就是一个疯子,一个屠夫。
  虽然说在场一众人没有一个认识楚毅,但是只看范亨等一众太监的反应,他们就知道这突然出现的年轻人就是那传说中杀人如麻的东厂督主楚毅。
  这天下间只怕没有谁敢冒充这一位吧!
  楚毅微微颔首,向着范亨拱手一礼道:“范公,许久未见,一切可好!”
  可以说这会儿在场心情最为舒爽的就是范亨了,先前他真的是被逼到了墙角处,杀了这些冲进守备中官府的书生吧,只怕他也要拿自己的性命去抵。
  若是不施以辣手的话,怕是过了此日,他这位所谓的南京守备太监的威严也将荡然无存。
  然而就在他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楚毅突然之间出现,他一下子就安心了。
  虽然说他资格比楚毅还老,甚至楚毅还是他当年提拔起来的,可是论及在天子面前的影响力以及权势,他都要差楚毅太多,自然是不敢拿大。
  就听得范亨道:“没想到督主来的如此之快,今日之事却是让督主看了笑话!”
  说着范亨向着楚毅道:“督主还请随我入厅叙话!”
  楚毅似笑非笑的瞥了边上那些文人士子一眼道:“楚某倒是想好生歇一歇,可是啊,某些人口中喊着要对楚某打打杀杀,楚某这心中不安啊!”
  楚毅陡然之间现身的确是将这些人给吓了一跳,可是黄侍郎这会儿已经稳住了心神,看看身后上百名文人士子,顿时胆气一壮。
  他可不是陈琦,在场的这些文人士子也不是那些书院的弟子,这里更不是中原之地。
  他黄侍郎名满江南乃是赫赫有名的大名士,在场的文人士子许多更是出身不俗,甚至许多背后隐隐有那些大家族支持,更重要的是这里是南京城。
  心中闪过这般的念头,黄侍郎原本对楚毅的畏惧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自信。
  只见黄侍郎努力的挺起胸膛,指着楚毅道:“你这阉人便是楚毅吗?”
  在场不少人当即睁大了眼睛,范亨脸上一愣,眼中禁不住露出几分兴奋之色,而曹少钦、楚方等人则是杀机一闪而逝,死死的盯着黄侍郎。
  站在一旁的王阳明、杨慎二人听了黄侍郎的话顿时神色为之大变,二人对视一眼,心中一声轻叹,只怕嵩阳书院之事今日将重演啊。
  他们同楚毅相交虽时日不长,可是也能看出楚毅的性情,或许楚毅算不得宰相肚里能撑船,但是也不是那种小肚鸡肠之辈。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楚毅就没有脾气啊,黄侍郎竟然指着楚毅直呼阉人,他就不知道这是对楚毅极大的侮辱吗?
  设身处地的想一想的话,恐怕他们处在楚毅的位子上,也会发火吧。
  反倒是站在黄侍郎背后的那些文人士子一个个像是受到了黄侍郎的鼓舞一般,满是尊崇与兴奋的看着黄侍郎。
  楚毅微微一笑,一只手摩挲着手指上那一枚玉扳指,让人听不出丝毫情绪波动平静如波道:“正是区区在下,不知这位老大人如何称呼?”
  话说那几名南京六部的几名小吏直奔兵部尚书府邸以及魏国公府邸而去。
  南京城之中,兵部尚书、魏国公再加上守备太监,这三者便是整个南京城三位权势最盛的存在。
  六部衙门内的官员生怕嵩阳血案之事在守备中官府重演,可是他们却没有那个胆量去触身为东厂督主的楚毅的霉头。
  整个南京城之中,或许也只有兵部尚书冯吉以及当代魏国公徐俌这两位才有可能阻止楚毅逞凶了。
  当前往兵部尚书府邸而去的小吏得知兵部尚书冯吉公务外出并不在府上不禁为之哀叹。
  倒是前往魏国公府上的小吏总算是进入了国公府。
  魏国公徐俌祖上乃是大明第一武臣徐达,一门双国公,分别是南京魏国公一系以及北京定国公一系。
  因为魏国公一系在靖难之役站在了建文帝一方,朱棣看在徐皇后面子上倒也没有秋后算账,只不过却令魏国公一系守备南京,定国公一系随架迁往北京,自此徐氏一南一北,一门双国公,与国同休可谓大明第一家族。
  老国公徐俌年事已高,不过精神倒是不差,这会儿正在客厅中陪一道人叙话,长孙徐鹏举在一旁侍奉着。
  能够令一位老国公这般以礼相待,可见这和道人身份定然不简单。
  正叙话间,府上老管家快步而来,行至老国公身边,低声在老国公耳边一阵言语。
  一道精芒自徐俌某种闪过,就听得徐俌忍不住笑道:“有趣,有趣,这些人行事肆无忌惮,这次怕是要踢在铁板上了哦!”
  老管家声音不低,所以一旁的道人还有徐鹏举都听得清清楚楚,看到自家爷爷的反应,徐鹏举不禁带着几分好奇道:“爷爷,嵩阳血案之事未远,这位东厂督主只怕也不敢在南京城再造血案了吧!”
  徐俌看了孙子一眼,捋着胡须微微一笑向着那道人道:“仙长对此如何看呢?”
  道人一身道袍,一派仙风道骨模样,闻言微微一笑,捋着胡须道:“国公却是问错人了,老道一方外道人,对这等事却是不好置喙!”
  道人对此不发表自己的意见并不觉得惊讶,因为他很清楚这位道人为人处事素来谨慎,哪怕是与他交好,也从不对朝中事务发表任何的看法。
  微微沉吟一番,徐俌缓缓起身道:“道长可愿同本公去会一会这位楚督主!”
  道人眼中闪过一道亮光道:“固所愿,不敢请尔!”
  徐鹏举立刻向着管家道:“管家,备车架!”
  守备中官府衙
  黄侍郎看楚毅反应,以为楚毅已经被他们的声势给镇住,捋着胡须道:“老夫黄文礼,曾任礼部侍郎,先帝一十四年致仕,如今于乡间私塾教书育人,为我大明培养栋梁之才。”
  楚毅摩挲着玉扳指缓缓道:“哦,原来阁下无官无职,乃一庶民啊!”
  黄侍郎昔日好歹也是一进士,人前人后素来被人尊敬,还没人敢说他是一介庶民。
  从法理上来讲,黄侍郎尽管有着进士身份,可是身上却没有官职,楚毅说他乃是一介庶民倒也不错。
  一名黄侍郎的弟子眼见楚毅如此轻视自家老师,顿时上前冲着楚毅喝道:“我家老师乃是堂堂大儒,德名满江南,又岂是你这一介阉人……”
  “阉人,呵呵……”
  一道魅影一闪而过,大家只感觉自己仿佛眼花了,仔细去看,楚毅一脸平静笑意的站在那里,根本没有动一下。
  但是在场如王阳明、曹少钦、范亨几人却是清楚的看到在刹那之间楚毅上前一步迈过了一丈距离轻轻划过那一名士子脖子,然后又瞬间回到原处。
  因为速度太快的缘故,所以在外人看来,楚毅就像是一动没动,他们眼花了一下罢了。
  而这会儿黄侍郎正捋着胡须,微微仰着脸,面带笑容,听着自己弟子为自己吹捧、扬名,心中大为满意,猛然之间一股腥热的鲜红的液体正溅了黄侍郎一脸,黄侍郎一脸疑惑,下意识的在脸上抹了一把,低头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