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六十八章 我们只是识时务!,诸天最强大佬第68章 我们只是识时务!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六十八章 我们只是识时务!

  “大胆,李文渊,你好大的胆,竟然敢对督主无礼!”
  李文渊闻言不禁不屑的看了范亨一眼,竟然没有一点的畏惧之色,反倒是指着范亨还有楚毅二人道:“阉贼,就是你等蒙蔽天子,刘瑾这阉贼派下各种税监加税于百姓,他这是要乱我大明江山,坏我江南之安宁,太祖在天之灵,绝不会饶过你们这些阉贼的!”
  看着李文渊,楚毅莫名的心中竟然没有一点的恼怒,反倒是怜悯的看着李文渊,这位白发苍苍,自认拯救黎民,辅助帝王者非其莫属的所谓大名士根本就是读书读坏了脑子啊。
  刘瑾为何派出宫中内监奔赴各地收税,还不是因为富裕之江南,竟然连税赋都收不上来。
  甚至不久前曾爆发了税监被人鼓动民众生生打死的骇人事件,或许这其中有税监贪财逼税的缘故,可是究其根本,造成这些的又是什么人呢?
  李英上前欲将李文渊拿下,楚毅摆了摆手道:“不过是腐儒而已,本督主还不至于同一个读书读坏了脑袋的酸儒一般见识!”
  范亨瞪了李文渊一眼道:“督主宽宏大量,又岂是这些无知腐儒所能理解!”
  说着范亨冲着李英道:“这偌大的藏书阁不可能只有李文渊一人打理,给我将负责藏书阁的所有人都寻来,咱家还不信了,没了他李文渊,咱家还寻不到那些先贤大儒的典籍了!”
  “阉贼,你们妄想,我辈读书人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绝对不会屈服……”
  楚毅皱了皱眉头,一缕指劲点在了李文渊身上,顿时李文渊嘴巴开合却是无法发出声音。
  范亨见状眼中闪过一道惊色,深吸一口气向着楚毅道:“却是咱家眼拙了,没想到督主竟然已经达至先天之境!”
  楚毅微微一笑道:“范公也不差,若是加把劲的话,或许就突破了呢?”
  听楚毅这么说,范亨摇了摇头道:“咱家自家人知自家事,我年岁已高,潜力不足,这辈子只怕是先天无望矣!”
  很快几名藏书阁管事便被统统召集了过来,这些人一脸惧色看着范亨还有楚毅。
  范亨冷着一张脸道:“都给咱家听好了,给你们一炷香时间,将此间先贤大儒之亲笔手书典籍寻来,谁若是能够做到,以后藏书阁主事之位便是他的了!”
  几人闻言神色各异,这会儿被封住了哑穴的李文渊呜呜大叫,冲着几人连连摇头,示意几人不许为范亨、楚毅做事。
  几名管事对视一眼,立刻就见其中三人一下子冲进那一排排的书架之间,剩下的几人微微一愣又有几人冲出,结果眨眼功夫,被召来的那几人就剩下孤零零的一人在那里安抚暴跳如雷的李文渊。
  范亨看到这般情形不禁冲着李文渊道:“李先生,看到没有,这便是你门下弟子,可惜的是,你要失望了啊,他们似乎不像你所说的那样,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啊!”
  “哇!”
  眼睛睁得大大的,李文渊气急攻心,一口鲜血喷出,身子向后一扬却是被范亨还有他那几名弟子下属给生生的气的昏了过去。
  楚毅目光平静的看了一眼昏过去的李文渊,轻叹道:“此辈腐儒,高举大义,排斥异己,自认为所行利国利民,却不知其行祸国殃民深矣,可怜,可恨,亦可杀!”
  范亨一脸赞同道:“督主所言甚是。”
  看了李文渊一眼,一挥手道:“丢出去!”
  这会儿那几名藏书阁管事各自捧着几卷典籍飞快的跑过来,一脸兴奋与恭敬的向着范亨道:“大人,典籍在此!”
  范亨扫了一眼,将一卷卷典籍收起,这几人一个个满含期待的看着范亨,等待着范亨履行方才的承诺,至于说被人拖走的李文渊,却是连看都没有人看上一眼。
  楚毅看到那十几卷典籍不禁眼睛一亮,一卷一卷翻阅,识海之中气运祭坛为之震动,待到最后一卷典籍被楚毅放下的时候,一上午时间已经过去了。
  虽然说心中很是不解这些典籍有什么好看的,但是范亨却是没有露出丝毫不耐,在楚毅放下最后一卷典籍的时候,范亨连忙道:“督主可还满意?”
  楚毅颔首道:“不错!”
  范亨闻言大喜,目光一扫,伸手一指那几名管事当中的一人道:“以后藏书阁管事便由你来担任!”
  “噗通!”
  就见那名管事一脸狂喜,噗通一声拜倒在范亨还有楚毅身前,无比恭敬的道:“孙蓬拜谢公公,愿为公公效犬马之劳!”
  楚毅自然不会将这么一个管事放在心上,倒是范亨心中一动,伸手将那管事扶起,在其惊喜无比的目光当中,在其肩膀之上拍了拍道:“很好,明日来咱家府上!”
  一直等到楚毅同范亨离开,孙蓬方才反应过来,脸上露出狂喜之色,于藏书阁当中哈哈大笑起来。
  李文渊住处,岳不群一脸惊愕的看着气息奄奄的李文渊,这不过是盏茶功夫而已,精神矍铄的李文渊竟然成了这般模样。
  正所谓医武不分家,岳不群一身道家紫霞神功精深无比,自然是精通医理,一眼就能看出李文渊乃是气急攻心所致。
  藏书阁管事当中,唯有一名李文渊弟子钱同没有选择屈服,而是费了好大功夫才将李文渊给带到其住处。
  岳不群疑惑道:“李师这是怎么了?”
  钱同虽然不认识岳不群,不过听岳不群称呼李文渊为李师,当下便明白对方乃是李文渊门下的弟子。
  岳不群君子之风尽显,面冠如玉,钱同自是心生好感,听了岳不群的问话,顿时无比愤慨的道:“阉贼,是范亨还有楚毅那两个阉贼,还有孙蓬那些文人之败类,是他们害的李师如此!”
  岳不群有些不大明白,不过随着钱同娓娓道来,岳不群大致明白了怎么一回事,看了一眼躺在那里气息奄奄的李文渊一眼,心中暗道自己此番前来,本以为可以借助李文渊的人脉来达成自己的目的,现在看来只怕是不现实了。
  正在这时一阵喧哗声传来,紧接着就听得嘭的一声,只见一人身着袍服,一脸的得意与张狂,站在门口处,而在其身后的则是藏书阁的那几名管事。
  钱同看到为首那人还有其身后的几人的时候顿时神色一变,无比愤慨的跳将起来,指着几人破口大骂道:“好你个孙蓬,还有你们,你们竟然屈服于阉贼,对得起李师,对得起自己文人的身份吗,你们将为人所唾骂……”
  孙蓬上前一巴掌抽在钱同脸上,喝道:“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就连当今首辅李东阳都不得不屈服于刘瑾,我们不过是暂时忍耐,以图将来。”
  站在孙蓬身后,那几名被钱同呵斥的心生愧疚,不敢与钱同对视的文人听了孙蓬的话顿时眼睛一亮,昂起头来,骄傲却有鄙夷的盯着钱同道:“不错,我们这是效仿越王勾践,卧薪尝胆……”
  钱同目瞪口呆的看着孙蓬等人,浑身发抖,好半天才道:“你……你们无耻之犹……”
  孙蓬丝毫没有将钱同放在心上,随手一拨将其拨开,目光落在岳不群身上,眼睛一亮道:“咦,这位兄台不知如何称呼!”
  【第二更送上,求票票,打赏,数据好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