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六十九章 不孝之令狐,诸天最强大佬第69章 不孝之令狐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六十九章 不孝之令狐

  岳不群神色平静的看着孙蓬缓缓道:“在下岳不群!”
  孙蓬打量着岳不群,再看看一旁的钱同,突然之间笑道:“岳兄弟,刚好藏书阁缺少一位管事,不知岳兄弟可有兴趣前来藏书阁?”
  岳不群微微一愣,深吸一口气向着孙蓬摇了摇头道:“怕是要让阁下失望了,岳某一向清净自在惯了,怕是受不得约束啊!”
  虽然被拒绝了,不过孙蓬倒也不着恼,之所以心中一动拉拢岳不群,不过是看岳不群仪表堂堂,气宇不凡,在他看来岳不群应该来历不简单,现在岳不群拒绝,他自然不再说什么。
  目光落在床榻之上气息奄奄正气急败坏盯着他的李文渊,下意识的脖子一缩,显然平日里孙蓬对李文渊有所敬畏。
  不过很快孙蓬就反应过来,昂着头,自己有什么可怕的,要知道自己可是抱上了范亨公公这么一条大腿,在这南京城当中,可没有几人敢招惹范亨这位守备太监的。
  胆气一壮,孙蓬上前一步冲着李文渊道:“李文渊,你现在已经被范公公剥夺了藏书阁主事之职,以后我便是藏书阁主事,所以这一处院子,从现在开始,属于我了!”
  钱同不禁冲着孙蓬道:“孙蓬,你什么意思?”
  孙蓬冷笑一声道:“什么意思?你都这么大的人了,难道还听不出吗?我是要告诉这老东西,这里以后就是我的地盘了,现在给我滚……”
  躺在那里的李文渊气的浑身发抖,突然之间身子猛地坐起,一口鲜血喷出,两眼睁大,如同枯树的大手指着孙蓬颤声道:“孽徒,我……我瞎了眼……”
  噗通一声,李文渊身子直接自床上跌落下来,身子一颤,竟然没了动静。
  别说是钱同几人了,就是一旁的岳不群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上前一步,岳不群立刻替李文渊把脉,结果却是心中一叹,脉搏已经消失,显然心脏停止了跳动。
  冲着钱同微微摇了摇头,示意李文渊已经没了气息,顿时钱同两眼通红,一声大叫向着孙蓬冲了过去。
  “孙蓬,你气死恩师……”
  静室之中一片混乱,不知什么时候,岳不群却是已经悄然出了静室。
  李文渊已死,对他来说,彻底没了利用的价值,留在那里也没有什么用。
  贡院之中,身后传来喧哗声,隐约可以听见:“阉贼……”
  心中一动,岳不群眼中闪过异色,用只有他能够听到的声音低声呢喃:“东厂督主,楚毅!”
  秦淮河最为有名的是各种花船,这会儿楚毅、范亨几人正在一艘花船之上,很明显范亨这几年在南京城真的是相当的享受。
  只看范亨上船之时熟门熟路就知道这不是他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反倒是楚毅,还真的是第一遭,不过楚毅也就是淡淡的扫了一眼而已,他好歹也是两世为人,这点定性还是有的。
  范亨打开一瓶二十年陈酿美酒,一边给楚毅斟上一边道:“督主平日里忙着为陛下分忧,此番前来江南,不妨放松一下,也好领略一下这江南风情!”
  秦淮河当中,一条条的花船缓缓而行,甚至可以听到不远处船上传来的莺歌燕舞之声。
  坐在窗前,清风徐来,隐约的靡靡之音,当真有一种令人沉浸其中的魔力。
  一艘花船之上,一名洒脱不羁的青年这会儿正坐在窗口处,一边欣赏着四周之景致,一边饮酒。
  如果说岳不群这会儿看到这名青年的话一定能够认出,对方就是他那位弟子,令狐冲。
  一阵风吹过,鼻子不禁微微抽动,只见令狐冲眼睛一亮道:“咦,好香,真是好酒啊!”
  令狐冲别的长处没有,可是那一双鼻子对于美酒那可是真的敏感的狠,立刻就寻到了酒香来自于数丈外那一艘花船之上。
  楚毅正端着酒杯临窗饮酒,突然之间感受到一道灼热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微微抬头循着感应望去,就见一名青年正盯着他,一副色狼看到了美女的模样。
  以楚毅的目光自然是一眼就看出这名青年身怀武功,当然内息不算太强,放眼江湖之上也就是一个二流好手罢了。
  区区一个二流江湖中人罢了,楚毅只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然而这会儿一个声音传来道:“这位兄台,如此美酒当与人共享才是,不知在下可有荣幸与兄台共饮?”
  说话之间,令狐冲一个翻身跃出花船,同时脚步在水面一点,翻身落入楚毅那船舱当中。
  范亨、曹少钦几人不禁一脸愕然的看着突然翻窗而入的青年,如果不是楚毅没有什么表示的话,只怕对方还没有翻进窗户就被杀掉了。
  楚毅淡淡的看着对方,令狐冲被楚毅那平静的目光给看的有些局促起来,尴尬一笑拱手一礼道:“在下令狐冲,生平最是好酒,方才为阁下美酒所吸引,冒失之处,还请多多见谅!”
  眉头一挑,楚毅很少见人会像青年这么大胆,不过当令狐冲自报家门之后,楚毅倒是觉得对方能够做出不请自来这种事情,一点都不奇怪了。
  这一方世界有嵩山左冷禅,自然也就有华山岳不群,那么肯定少不了赫赫有名的搅屎棍令狐冲。
  岳不群为了复兴华山,站在其立场上,他是一个合格的掌门,虽然后期黑化,但是其行可怜,可恨,可悲。
  少时楚毅也曾认为令狐冲为人洒脱不羁,信守承诺,甚至能够冲破世俗眼光同魔教妖女相恋,可是随着长大,眼界开阔,楚毅看法却是发生了改变,渐觉令狐冲实则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
  正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更何况他还是由岳不群夫妇一手养大,恩情大过天,可是令狐冲是如何回报岳不群夫妇呢?
  令狐冲在明知华山所面临危机急需神功宝典提升门派实力的情况下,选择保守辟邪剑谱、独孤九剑的秘密,显然在信义面前,令狐冲选择舍弃了忠孝,此为不孝。
  夫孝,天之经也,地之义也,人之行也!是为德之本!一个人若然不孝,哪怕有再大的能力也不会为人所信服,认可。
  圣人尚且有言: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以孝治天下的时代,孝之一字,甚至大过了忠义,否则也不会有亲亲相隐这一说。
  哪怕是在以法治天下的现代,也有法律规定,配偶,子女,父母直系亲属可以拒绝出庭作证,很明显便是对古代亲亲相隐的继承。
  若是没有后面令狐冲的所作所为,那么他倒也对得起岳不群的教导,虽不孝,至少信守了江湖道义。
  可是他一转身又同田伯光讲什么义气,同魔教妖女玩起了暧昧。
  放在当下这礼法大如天的时代,其他不说,单单是令狐冲不忠不孝这点就足以让他身败名裂。
  【关于令狐,一家之言,各人有个人的看法,不认同的话也不要喷,求嘴下留情啊。票票有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