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九十一章 长街伏杀,诸天最强大佬第91章 长街伏杀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九十一章 长街伏杀

  徐鹏举底气十足,一门两国公,可以说徐家真的是同大明休戚与共,除非是徐家跳出来谋反,否则的话,纵然是天子都不会对魏国公府不利。
  就在这时,剩下的那名仆从匆匆而来,远远看到徐鹏举忙上前道:“小公爷,督主楚毅求见老国公!”
  徐鹏举心中一动,立刻明白楚毅此来只怕是为了昨日南京城所发生的抄家灭族之事而来。
  毕竟魏国公府坐镇南京,正是有老国公徐俌镇压四方,这才使得南京城没有因为楚毅的肆意妄为而出现混乱,楚毅杀也杀了,抓也抓了,一切落幕,要是不来魏国公府走上一遭,向徐俌道一声谢,那就显得楚毅太过无礼了。
  猜到楚毅来意,徐鹏举道:“徐成,你去通秉爷爷一声,徐武,你随我前去迎一迎这位楚督主!”
  一阵脚步声传来,楚毅侧首看来,就见徐鹏举一脸笑意快步而来,人还没到,笑声便已经传来道:“我当是哪里来的贵客,原来是楚督主大驾光临,鹏举有失远迎,还请督主多多见谅啊!”
  翻身下马,楚毅大步上前,向着徐鹏举笑道:“小公爷实在是客气了,是楚某冒昧前来搅扰,小公爷与老国公不要见怪才是!”
  徐鹏举颇为亲近的引领楚毅进入府中道:“爷爷昨日歇息了晚了些,这会儿想来已经起来了,督主且随我前去客厅,我已经命人去通知爷爷了!”
  楚毅道:“不曾想却是搅扰了老公爷歇息,罪过,罪过!”
  徐鹏举倒也不愧是魏国公徐俌所选出来的继承人,虽然徐俌总说徐鹏举比楚毅差远了,但是从其待人接物、言行举止当中可以看出,魏国公徐俌挑选徐鹏举为下一代魏国公并非是没有道理。
  客厅之中,宾主落座,自有侍女上前将茶水奉上,徐鹏举坐在一旁陪着楚毅叙话,不时的发出爽朗的笑声。
  一阵脚步声自客厅之外传来,就见老当益壮的徐俌迈步走进客厅之中,一脸笑意道:“让督主久等了,多多见谅!”
  楚毅起身相迎道:“老国公为国操劳,小公爷说老国公昨日很晚才歇息,楚某这一大早上便来搅扰,却是楚某不对。”
  徐俌哈哈大笑道:“老了,不中用了,这要是放在几十年前,老夫就算是一夜不歇息,一样生龙活虎。”
  一番客套过后,徐俌将手中茶水放下,目光落在楚毅身上,正容道:“督主此番一下子抓了那么多人,抄没那么多豪绅、权贵,不知督主对那些人如何处置?”
  楚毅轻笑道:“这些人皆是目无王法,勾连反王意图谋反之辈,本督主奉天子之命巡视地方,有先斩后奏之权!”
  徐鹏举眼睛一缩,颤声道:“督主不会要将那些人都杀了吧!”
  这会儿徐俌瞪了徐鹏举一眼,目光落在楚毅身上,捋着胡须,一双浑浊的眸子之中隐隐有睿智之色闪现,颔首道:“既然督主已经有了决断,那么老夫也就安心了,若是督主有什么地方需要老夫帮忙的话,尽管开口直言便是!”
  徐鹏举下意识的向着徐俌看去,他没想到徐俌竟然没有劝解楚毅的意思,甚至还隐隐支持楚毅,要知道那可是涉及上千人之多啊,真的要都杀了吗?
  徐俌坐在那里,将徐鹏举的神色反应看在眼中,不禁暗叹一声,身为上位者,该下狠手的时候必须要狠下心去。
  虽然说楚毅说那些人勾连反王,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这纯属诬陷,但是要说那些被抄没的家族,哪一个不是双手沾满了血腥,趴在大明身上吸食鲜血,一个个吃的脑满肠肥。就算是全部都斩杀了,那也一点都不冤。
  楚毅轻笑道:“老国公深明大义,待楚毅回返京师,定会向陛下言明老国公对楚毅的帮助。”
  说着楚毅沉吟道:“说来楚某还真的有一件事情需要老国公帮忙一二!”
  徐俌捋着胡须露出几分好奇之色道:“哦,不知督主有何事要老夫帮忙,但请直言便是。”
  楚毅缓缓道:“老国公也知道,此番楚某抄没了数十家士绅、权贵之家,其中金银珠宝之类倒也罢了,到时一并运往京城献给陛下便是,可是这些家族当中所抄没出来的田亩、商铺地契之类却是极多……”
  徐俌眉头一挑道:“督主的意思是?”
  楚毅微微一笑道:“老国公也知道楚某如今在这江南之地可谓是声名狼藉,外人谈之色变,所以需得老国公出面,邀请一些权贵、豪绅,楚某准备将那些抄没的田亩、商铺以市价的六成发卖!”
  徐鹏举眼睛一亮,市价的六成啊,这样的价格哪里去找,若是能够买下一部分田亩、商铺的话,哪怕是随之转手再卖出去,那都是几乎一半的暴利了。
  徐鹏举都能够意识到这些,做为活了大几十年的徐俌自然也能够意识到,微微沉吟了一番,徐俌大笑道:“此事再简单不过了,不若三日之后,老夫于城外别院之中举办一场宴席,到时候督主将那些田亩、商铺地契都带上,料想大家也不会让督主失望。”
  楚毅笑道:“有老国公此言,楚某也就可以安心了!”
  目送楚毅离去,待到楚毅还有东厂中人的身影消失无踪,徐鹏举这才向着徐俌道:“爷爷,楚毅他真的敢将那么多人一并杀了吗?”
  徐俌回首看着徐鹏举道:“你认为他敢不敢?”
  面对徐俌的质问,徐鹏举深吸一口气,沉吟良久,缓缓道:“孙儿不知道!”
  徐俌对于徐鹏举的回答并不失望,而是重重的道:“楚毅此人行事果决狠辣,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如山崩一般,此番不是他杀不杀那些人的问题,而是他愿不愿意就此收手!”
  徐鹏举猛然抬头看着一脸凝重之色的徐俌颤声道:“他……他都抓了这么多人,甚至要将之杀掉,难道还不准备收手吗?”
  徐俌长叹一声道:“爷爷也不知道,我这一生见过各色各样的人,自问阅历丰富,却是一点都看不透这位楚督主的心思。”
  说话之间,徐俌转身走进府邸,自徐鹏举身旁经过的时候,就听得徐俌吩咐道:“关于三天后宴会的事情就交给你来办理,该给那些人送上请帖,你自己琢磨出一分名单出来便是。”
  楚毅离了魏国公府,身后跟着几名东厂番子纵马于长街之上。
  行至一座酒楼下的时候,忽然几坛子烈酒轰然砸下伴随着火把落下,顿时长街之上燃起了大火。
  马儿受惊之下,长嘶跳跃不已,其中几名番子不小心之下愣是被甩落马背,不过楚毅却是勒紧了缰绳,身下骏马高高跃起一下子越过那一片火焰。
  咻!咻!咻!
  强弩破空之声传来,楚毅神色微微一变,就见一支支闪烁着寒光的箭矢直奔其要害而来。
  酒楼之上,临窗的座位上,两道身影远远看到楚毅一行人穿街而过,突兀的变故让二人一惊,其中一青年看到楚毅遇袭,眼中禁不住流露出几分兴奋与欣喜之色道:“师父快看,有人刺杀阉……”
  青衫文士闻言神色一变不待那青年将话说完当即沉声喝道:“冲儿,闭嘴!”
  【第二更送上,求票票和打赏有木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