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九十九章 头颅滚滚,诸天最强大佬第99章 头颅滚滚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九十九章 头颅滚滚
    边上一人闻言不禁低声笑道:“哈哈,毛兄,你羡慕谁人不好,偏偏羡慕一介阉人,你看周家小姐那般标致的人儿,这阉贼却无丝毫怜香惜玉之心,要我说,他日我等能有魏国公权势之一二也好啊!”
  
      有人目光似乎扫过披头散发跪在那里的周志鹏禁不住同情道:“大家快看,那似乎是周兄!”
  
      几人齐齐向着周志鹏看了过去,就见周志鹏双手被绑在身后,整个人失魂落魄的跪在那里。
  
      “大家听说了吗,这次伏击楚毅据说就是周兄亲自负责的,只可惜老天不开眼,结果却是让楚毅这阉贼逃过了一劫!”
  
      这消息的确劲爆,其他几人一听立刻凑过来低声道:“消息属实吗,没想到周兄竟然是这等英雄!”
  
      “是啊,周兄此番虽功败垂成身死阉贼之手,但是周兄之大名将传遍江南,为吾辈所敬仰!”
  
      这要是让周志鹏知道自己这些平日里的好友是这般的想法的话,恐怕他会高声大喊,他不要成为什么英雄,他只想好好的活着啊。
  
      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的话,打死他都不会支持其父对楚毅下手,本以为是一次出风头的机会,谁知道后果这么严重,甚至要丢了性命啊!
  
      周志鹏后悔了,可是这世上根本就没有后悔药啊。
  
      陪着魏国公叙话的楚毅眉头一挑扫过四周那些赶过来凑热闹的百姓,好在四周有一队队的兵卒将周府门前这一片给围了起来,不然的话他还真怕这些被押送过来的周氏几家的家眷趁机逃入人群当中,到时候密密麻麻的一片近千人之多,就算是事后能够将一部分人抓回,可是终究会有一部分逃脱。
  
      那他此番杀人立威的效果却是要大打折扣了,甚至还有可能会成为笑谈。
  
      魏国公似乎看出了楚毅的心思,捋着胡须笑道:“督主尽管安心便是,这些士卒是老夫征调过来的精锐,绝对可以保证法场的安全。”
  
      随着最后一波人押到,周氏、王氏几家豪绅,再加上昭武将军伍鹏一门家眷黑压压的一片跪在那里,足足有近三百人之多。
  
      看着那数百人等待处斩的场面,真的是极为震撼,甚至四周原本嘈杂一片议论纷纷的众人也都不由自主的安静了下来。
  
      一道道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了楚毅身上,这位传说中心狠手辣,杀人如麻的疯子、屠夫,很多人还是第一次见到。
  
      楚毅一身蟒服,身披大麾,容貌清秀,年纪不过十七八岁,看上去更像是一翩翩美少年,若非知晓楚毅所制造的血案,又有几人会相信对方便是那位凶名在外的东厂督主呢!
  
      石魁一身盔甲在身,轰然拜倒在地向着楚毅、魏国公还有范亨见礼道:“末将已将反贼家眷尽数擒拿,特来交令!”
  
      楚毅微微颔首道:“石将军辛苦了,快快请起!”
  
      石魁起身立于楚毅一旁,就见楚毅扫过全场,缓缓起身,声音不高,然而全场却都能够听到楚毅的声音:“本督楚毅,奉天子之名巡视各方,有幸至南京城,本想一观江南之繁华,品味秦淮之风韵,然则却有心怀叵测之反贼伏击于本督主,甚至勾结东瀛异族与朝廷大军对抗,此乃十恶不赦之罪。”
  
      说着楚方等东厂番子将武田信之等十几名东瀛人的尸体丢了过来,这些东瀛人无论是发式还是衣着都与大明百姓迥异,所以一眼就能够分辨出对方的身份。
  
      甚至人群当中有人惊呼一声道:“这些真的是东瀛之人啊,我就曾见过,东瀛小国寡民不知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就如那暴元一般,剃发,实为丑陋!”
  
      大家就看到那些东瀛浪人光秃秃的头顶只留下两侧的头发扎成辫子,那发式说多丑就有多丑。
  
      楚毅声音陡然拔高道:“诸位且说,对于这等勾结番邦异族,胆敢刺杀朝廷钦差,对抗朝廷大军之反贼,要如何处置才好!”
  
      “杀!杀!杀!”
  
      顿时石魁麾下数百士卒齐齐高声呼喝,声威震天,煞气冲霄,甚至震慑的四周围观的百姓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楚毅一抖身后大麾,肃声道:“不错,对于此等反贼,唯有杀之!”
  
      四周围观众人为之震撼,这是真的要杀吗,那可是足足有数百人之多啊。
  
      就见楚毅冷喝一声道:“刀斧手,上前!”
  
      顿时数十名手持鬼头大刀的刀斧手一个个上前立于第一排的数十人犯身后,这些人正是周安民、周志鹏、昭武将军伍鹏等人,事到临头,这些人一个个慌了,试图挣扎,然而他们一个个被捆绑结识,根本无从脱身。
  
      回身坐下,楚毅向着老神在在的魏国公拱手一礼道:“老国公,不若由你监斩如何,免得误杀了无辜!”
  
      徐俌袖口之中枯瘦大手微微一顿,脸上的笑容一滞刹那散开笑道:“此事老夫不便插手,老夫旁观便可,相信楚督主定然可以秉公而断!”
  
      楚毅盯着徐俌,忽而笑道:“既如此便依国公!”
  
      “斩!”
  
      “斩!”
  
      “斩!”
  
      一声令下,石魁咆哮一声,顿时数十手持鬼头刀的刀斧手一口酒水喷在鬼头刀之上,大刀抡起,明媚的阳光照耀在寒光闪闪的刀锋之上,就见刀光闪过,鲜血飞溅。
  
      现场一片混乱,四周围观之人吓得尖叫,而场中待斩之人则是惊恐万分,挣扎,哀嚎。
  
      然而在大军的镇压之下,一切混乱轻易被压了下去,一队队待斩之人被带上去。
  
      足足一个时辰过去,法场之上所有案犯尽皆被斩,鲜血染红了大地,四周鸦雀无声。
  
      当楚毅起身之时,那些处在楚毅对面之人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显然是被吓坏了。
  
      翻身上马,楚毅在东厂番子以及一众士卒的簇拥下远去。
  
      魏国公徐俌站在那里看着楚毅远去的身影,目光扫过周安民等人的尸身,眼中闪过一道异色,冷哼一声道:“将这些反贼尸身拖去乱坟岗喂狗!”
  
      一场杀戮过后,偌大的南京城仿佛陷入到了沉寂当中,不得不说楚毅这一场血腥屠杀真的是镇住了太多人,但是也让某些人清楚的意识到,若是要对付楚毅的话,最好是有万全的把握,否则的话,那就做好被反噬的准备。
  
      时间一晃就是三天过去了,南京城外,静安别院乃是南京城外赫赫有名的一处别院,正是魏国公府名下产业。
  
      这一处别院依山傍水,可谓风景秀丽,很多时候魏国公府都拿来举办宴会,而这一日天色刚刚放亮,南京城的大门开启便见许多马车奔着静安别院而来。
  
      几天前楚毅拜见魏国公的时候曾恳请魏国公帮忙邀请一批南京城的豪绅、权贵处理一下他所抄没的那些店铺、田亩。
  
      显然这些人都是奔着抄没而来的店铺、田亩而来,大家同住南京城,谁还不知道谁啊,自然是知根知底,可以说刚收到魏国公府的帖子,不少人便摩拳擦掌准备瓜分那些店铺、田亩了。
  
      低于市价近一半的价格啊,怕是只有傻子才会不心动。
  
      中午时分,在诸多豪绅、权贵期盼的目光当中,楚毅并魏国公一起到来,随同到来的还有那足足拉了一马车的卷宗、地契,可见这几日楚毅命人抄家到底有多大的收获。
  
      江南繁华,纸醉金迷首推南京城,可以说在这大明南方的核心之地,至少聚集了江南三成左右的豪绅、一半以上的权贵,能够数得上名号的家族哪一家在南京城之中没有府宅、产业的。
  
      毫不客气的说,若是楚毅再够狠辣一些的话,将这南京城的豪绅、权贵屠个大半,到时候单单是现银都能够刮出数千万两之多。
  
      当楚毅、魏国公走出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楚毅,三日前的血腥屠杀虽历历在目,甚至在场的许多豪绅、权贵之中有不少同昭武将军、周氏、胡氏、武净伯这几家结有姻亲。
  
      可是就算是如此,当如此大的利益摆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楚毅到底屠了什么人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他们到底能够从楚毅手中拿到几家店铺,多少田亩。
  
      魏国公大笑道:“看来大家都的等急了啊,既然如此,老朽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就请楚督主将为大家准备的礼物拿出来吧!”
  
      大家目光就那么盯着楚毅,一片炙热。
  
      楚毅冲着曹少钦、楚方等几名东厂番子点了点头,很快一个个箱子被抬了下来,然后一份份店铺、田亩的地契被摆好。
  
      楚毅扫了众人一眼道:“店铺、田亩的地契在此,楚某甚至请来了布政司的吏员亲自为大家当场办理地契过户手续,大家尽管挑选,然后在楚某这里登记画押之后便可办理过户手续,只要三日内大家将银钱按照市价的一半送到楚某手中便可!”
  
      尽管说早就从魏国公府得到了这个消息,可是这会儿听了楚毅的话,众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投向那几箱子的地契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