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一百一十八章 老国公有些不满了!,诸天最强大佬第118章 老国公有些不满了!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一百一十八章 老国公有些不满了!
目光扫过齐琥、楚方等人以及四周一涌而出的士卒结成军阵,手持长矛将这些日月神将的弟子团团包围,身形一晃便落在院子当中。
  
  如果说不是秦伟邦、鲍大楚言语羞辱他的话,楚毅也不可能会亲自动手,毕竟鲍大楚他们实力虽然不差,却也不是齐琥的对手。
  
  一声声惨叫传来,院子当中被捆绑在那里的钱横等人渐渐的露出绝望之色。
  
  如果说楚毅被日月神教的人杀了的话,他们或许还有得救的希望,但是随着鲍大楚摔落在他们的面前,再加上亲眼看到四周房顶之上那些手持弓弩的精锐士卒,就算是他们也知道,日月神教的这些人怕是完了。
  
  鲍大楚口吐鲜血,只觉得自己差点死了过去,这会儿努力的挣扎起身,向着四周看了看,恰好看到身前不远处被捆着的钱横等人。
  
  钱横这会儿显得非常之狼狈,如果不是鲍大楚看到了钱横腰间的玉佩的话,他都认不出对方来。
  
  几乎是本能的,鲍大楚一步上前,一把抓住钱横道:“钱公子,莫非是你出卖了我们日月神教,否则的话,为何会有大军埋伏四周!”
  
  显然鲍大楚所受的刺激太大了,他都忽略了钱横那副狼狈不堪一副阶下囚的模样,满脑子只想着是不是有人出卖了他们。
  
  在鲍大楚看来,东厂据点所在就算是防御严密也不该一下子冒出那么多的精锐士卒来,这摆明了就是一个陷阱啊。
  
  莫说是他带了上百名教中精锐,就算是倾尽江南分坛的力量,在这么多士卒的围攻之下,那也只有死路一条啊。
  
  钱横被鲍大楚抓着脖子提了起来,差点被对方给掐死,不禁冲着对方一通拳打脚踢,总算是让鲍大楚放开他来。
  
  一阵剧烈的咳嗽,钱横不禁冲着鲍大楚咆哮道:“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我要是出卖了你们,本公子会落得这般的下场吗?”
  
  鲍大楚这会儿才反应过来,是啊,如果说钱横出卖了他们的话,也不至于这般模样啊。
  
  “是谁,到底是谁出卖了我日月神教!”
  
  边上一名士子咬牙切齿的道:“苏州方立,是方立那畜生,就是他出卖了我们,同样也出卖了你们日月神教!”
  
  “对,就是方立那畜生,要不是他的话,楚毅就算是有所防备也不可能会调来这么多的精锐士卒坐等你们日月神教前来送死!”
  
  几名士子立刻将方立给卖了,反正他们注定只有死路一条,既然如此,那么他们也不会让方立好过。
  
  鲍大楚一声咆哮:“日月神教的弟子都听好了,有一个是一个,全部给我逃,不管是谁逃了出去,记住是苏州府秀才方立出卖了我们日月神教,务必要请教中兄弟杀了方立,为我等报仇雪恨!”
  
  楚毅饶有兴趣的看着鲍大楚等人道:“诸位,你们聊完了吗?”
  
  陡然一惊,鲍大楚了后退了几步,忍着心口的剧痛盯着楚毅,忌惮无比道:“楚毅,敢与我日月神教作对,就算你实力再强,也难逃一死!”
  
  楚毅屈指一弹,就见一抹银光没入鲍大楚眉心之间,鲍大楚眼中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随之身子一晃噗通软倒在地。
  
  钱横几人眼看着鲍大楚就那么死在他们面前不禁一阵慌乱,钱横颤声道:“你……你是故意的,哈哈哈……方立啊,你不过是一条随时可以抛弃的狗而已!”
  
  楚毅的确是故意的,否则的话他若是愿意的话,又怎么会给鲍大楚传递消息的时间,随便一枚银针便足可以要了鲍大楚的性命。
  
  这边方立可不知道他已经被楚毅抛出去做了诱饵,此时正一脸兴奋的带着石魁以及一队士卒直奔着钱家府邸而去。
  
  哪怕是夜深人静,这么一队兵马呼啸而过动静还是不小,自然是惹得不少人注意。
  
  虽然夜幕笼罩,但是借着一些府邸门前所挂的灯笼,隐约之间可以看到为首的那一道身影。
  
  石魁真的可谓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从一介普普通通几乎没有多少人知晓的卫所千户官一下子成为这南京城中诸多权贵所惊惧的血屠石魁。
  
  石魁做为楚毅制造血案的直接帮手,其凶名丝毫不比楚毅差,甚至还得了一个血屠的称号。
  
  当看到率队的竟然是血屠石魁的时候,趴在门缝或者墙头处偷偷观望的那些人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吓得昏过去。
  
  待到石魁带队远去这才惊呼道:“不好,大事不好了,那血屠出动了,只怕是阉贼楚毅又要抄家灭族了!”
  
  很快一众人便在一座府邸之前停了下来,这一座府邸不大不小,在遍布权贵、豪绅的南京城当中,这一座府邸只能算得上是勉强看得过去。
  
  方立看着眼前这一座府邸,眼中隐隐带着几分兴奋与狰狞之色道:“石将军,这便是钱府了!”
  
  石魁微微点了点头,一挥手道:“来人,给我砸门,不许放走任何一人。”
  
  下一刻十几名士卒抬着横木齐喝一声轰然撞在了大门之上,只不过是三两下而已,钱府的大门便轰然倒塌。
  
  偌大的钱府一下子被惊动了,甚至与钱府为邻的几家也都惊醒了过来。
  
  有护院前来阻拦却是被石魁一刀劈死一人喝道:“钱氏勾结江湖匪类,意图谋害钦差,奉督主命,擒拿钱氏一族上下,抄家灭族。”
  
  刚从内院之中披着衣服狼狈跑出来的钱氏家主刚好听了石魁的一番话禁不住身子一晃一屁股坐倒在地,口中呢喃:“完了,钱家完了啊!”
  
  方立呼喝道:“大家动作快一些,拿了钱氏一族,还有其他人等着我们去拿呢!”
  
  原本失魂落魄的钱氏家主在见到石魁带人杀到的时候就知道他们钱家勾结日月神教的事情怕是被东厂查知了,这会儿陡然之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钱氏家主不由抬头向着对方看了过去。
  
  “方立,怎么是你!”
  
  因为平日里方立同钱横交往甚密,甚至几次前来钱府做客,就如钱横的追随者一般,所以钱氏家主对方立那是再熟悉不过了。
  
  方立目光落在狼狈无比的钱氏家主身上,上前一步,冲着钱氏家主拱手一礼道:“钱老爷,方立有礼了!”
  
  钱氏家主也不是傻子,只看方立同石魁一起,他几乎是一瞬间就反应过来,眼睛一缩盯着方立道:“你……你竟然出卖我儿!出卖我钱家!”
  
  方立躬身一礼道:“对不住了,钱老爷!”
  
  “噗!”
  
  一口鲜血喷出,钱氏家主看着方立差点要被气死过去,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昔日跟在钱横身边,一向对其恭恭敬敬的方立竟然会害的他们钱家一族覆灭。
  
  方立一挥手向着一名士卒道:“这位兄弟,将枷锁给我一副,钱老爷身子骨不好,就由我来帮钱老爷上枷锁吧!”
  
  那士卒看方立一副认真而且替钱氏家主考虑的模样不禁畏惧的看了方立一眼,手忙脚乱的将一副枷锁递给方立。
  
  方立冲着那士卒一礼道:“多谢了!”
  
  然后方立走到钱氏家主面前,一脸恭敬而又认真无比的向着钱氏家主道:“钱老爷,昔日多蒙你厚爱,那些士卒兄弟终归粗手粗脚的,就由方立代劳吧!”
  
  钱氏家主看着方立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
  
  方立也不管钱氏家主如何反应,将枷锁给钱氏家主拷上,然后起身向着石魁道:“钱横曾经醉酒之时无意之间提及过,钱氏藏银秘库极其隐秘,似乎修筑在后花园的枯井之中,石将军派人抄家的时候不妨注意一下!”
  
  这边钱家被拿下,方立第一时间带着抄家拿人的队伍直奔着下一家而去。
  
  这一夜,南京城无人可眠。
  
  魏国公府,徐俌皱着眉头,看了看天色放亮冲着徐鹏举道:“鹏举,备车,前往东厂据点。”
  
  东厂据点所在,打坐半夜,精神奕奕的楚毅看着一脸疲倦之色的徐俌就知道昨夜徐俌怕是半夜都没有休息好。
  
  将徐俌迎进客厅之中,楚毅看着徐俌道:“老国公来的这么急,莫非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徐俌看着楚毅道:“督主何故再次抓人?”
  
  楚毅拍了拍手道:“让方立来见我!”
  
  很快就见容光焕发的方立快步而来,行至近前恭敬无比的向着楚毅拜倒,口中道:“方立拜见督主,督主万福金安!”
  
  一身文士青衫的方立看上去就是一位风度翩翩的读书人,但是这么一位读书人这会儿竟然五体投地的拜倒在楚毅面前,这让徐鹏举不由的睁大了眼睛,一脸的愕然之色。
  
  徐俌看到方立的时候则是眼睛一眯,不知想到了什么。
  
  楚毅一拂手道:“方立,且见过老国公。”
  
  方立起身,微微侧身向着魏国公一礼道:“苏州府方立,见过魏国公。”
  
  徐俌捋着胡须打量了方立一番,缓缓道:“仪表堂堂,温文尔雅,不错,不错!”
  
  这会儿楚毅将手中茶杯放下道:“方立,你来告诉老国公,为何本督主昨夜会连夜抓人抄家。”
  
  【继续码字去,月票,月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