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一百四十七章 一国之母的反应,诸天最强大佬第147章 1国之母的反应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一国之母的反应
    楚毅竟然将夏助都给抓了,这简直就是一个疯子,再怎么说那也是皇亲国戚啊,就算是朱厚照不会在意,但是他就不怕得罪了皇后,恶了那众多的皇室成员以及诸多皇亲国戚吗?
  
      这些人本来都是过来看楚毅笑话的,至少在他们看来,楚毅肯定不敢将夏助怎么样。
  
      然而楚毅却是让他们见识到了什么叫做肆无忌惮,什么叫做百无禁忌,哪怕是皇后的亲哥哥,楚毅一样说抓就抓。
  
      当楚毅身后士卒押着许一祖、夏助走过长街的时候,不少人为之惊叹。
  
      “国舅夏助,竟然是国舅夏助啊!”
  
      “不是吧,这楚毅竟然这么胆大包天,他连国舅都抓了!”
  
      “这阉狗真是疯了啊,连皇亲国戚都敢抓,这次他死定了!”
  
      对于这些议论声,楚毅充耳不闻,嘴巴长在别人身上,就算是贵为天子也不可能将所有人的嘴巴给堵上吧。
  
      消息如同长了翅膀一般飞速的扩散着。
  
      一位阁老府上,阁老靳贵刚将茶水端起就见一名家仆急匆匆跑了过来向着靳贵道:“老爷,楚毅……楚毅他……”
  
      靳贵虽然说对楚毅没有什么敌视,但是楚毅新官上任三把火,做为阁老,自然是要盯着楚毅的一举一动。
  
      扫了那家仆一眼道:“楚毅到底如何?”
  
      先前靳贵已经得到消息,楚毅前往腾襄四卫大营并且派了人马捉拿卫指挥使许一祖,结果许一祖躲进了夏助的府邸。
  
      靳贵便期待起来,他倒是要看看楚毅面对这种情况会怎么做,毕竟这涉及到了夏皇后,甚至更进一步的话,涉及到了皇亲国戚这一偌大的集团。
  
      家仆平复了一下呼吸看了自家老爷一眼带着几分震撼道:“楚毅他竟然抓走了许一祖!”
  
      靳贵一愣道:“好个楚毅,竟然连皇亲国戚都敢得罪,他还真不怕惹麻烦啊。”
  
      家仆咽了口水道:“老爷,楚毅他不止是抓了许一祖,更重要的是,夏国舅也被抓走了。”
  
      “什么,你说国舅夏助也被楚毅给抓走了?”
  
      靳贵一下子站了起来,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看着那家仆,实在是这家仆带来的消息太震撼了。
  
      那好歹也是当今皇后的亲哥哥啊,一个国舅说抓就抓走,这是不给夏皇后面子啊。
  
      偌大的京城当中,最多的就是各种权贵,不说所有,至少大半的权贵都在关注着楚毅的一举一动,如今随着楚毅将夏助给抓走,如靳贵一般被搞懵了的人绝对不在少数。
  
      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紫禁城以及豹房方向。
  
      皇后常居紫禁城之中,如今自己的亲弟弟被抓走,就是不知道皇后会有什么反应,会不会前去恳求天子惩治楚毅。
  
      还有就是天子朱厚照的态度,相比皇后的反应,大家更关注朱厚照是什么态度,毕竟说到底,皇后就算是想要惩治楚毅,那也只能通过朱厚照。
  
      豹房之中,朱厚照坐在那里,在其面前跪着一名东厂番子,这番子正将许一祖逃进了国舅夏助的府邸而曹少钦、韩坤束手无策的消息告知天子。
  
      朱厚照神色平静,谷大用看着朱厚照,心中有些担心的向着朱厚照道:“陛下,那到底是夏国舅,楚兄弟他只怕是要犯难了!”
  
      显然谷大用也不看好楚毅,并不认为楚毅敢去得罪皇亲国戚。
  
      其他权贵什么的,楚毅抓了也就抓了,关键皇亲国戚涉及到了皇家,这其中的度可是一点都不好把握,搞不好就会恶了天子。
  
      倒是朱厚照坐在那里,一脸的平静,根本就看不出其心中究竟是什么想法。
  
      摆了摆手,朱厚照道:“再探,有什么消息即刻前来禀明。”
  
      没有多久,朱厚照便收到了消息,楚毅亲临夏助府邸,然后抓走了夏助、许一祖。
  
      谷大用这会儿站在一旁看着朱厚照,生怕下一刻朱厚照会为之震怒,虽然说看到楚毅倒霉谷大用心中也会偷着乐,但是谷大用闻知楚毅抓了夏助,心中却是莫名的有些兴奋之感。
  
      他们这些天子内侍平日里根本就不惧那些文官乃至权贵们,偏偏有一个群体他们却是不敢轻易得罪,甚至很多时候都要受这一群体的气,这便是皇亲国戚。
  
      身为内侍对上这些皇亲国戚似乎先天上就低了一头一般,哪怕是强势如当初的刘瑾,他搞过阁老,搞过公侯,却是极力避免去招惹那些皇亲国戚。
  
      朱厚照听完之后,神色依然没有什么波澜,平静的让人看不出什么来。
  
      皇宫之中,一名小宫女一溜小跑的跑进一间幽静的宫殿当中,这里正是皇后夏氏的居所。
  
      夏氏相貌端庄,举止文雅有度,一身的贵气,倒是不愧一国之母。
  
      此时夏氏正在那里誊抄一本道经,注意到身边的侍女慌乱的模样不禁皱了皱眉头,素手之中的毛笔放下,和声道:“青禾,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小宫女青禾一脸的急切道:“皇后娘娘,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啊!”
  
      稳坐在那里的夏氏微微一笑道:“这天还塌不了,究竟有何事?”
  
      好歹也是一国之国母,皇后夏氏别的不说,单是这气度就非一般人可比。
  
      青禾急道:“娘娘,二国舅他被抓走了啊!”
  
      原本神色平静的夏氏闻言不由的一愣,反应过来之后惊讶道:“什么,你说二哥他被抓了?”
  
      青禾猛点头道:“就在刚才有人给奴婢传了个消息,就说让奴婢告知皇后娘娘,国舅夏助被司礼监总管、御马监总管,东厂督主楚毅给抓走了!”
  
      夏氏深吸一口气,盯着青禾道:“你说是有人让你告知本宫这些的?”
  
      青禾连忙点头道:“是啊,奴婢又出不了宫门,如何知晓外界的消息,这是一个小太监告诉我的。”
  
      夏氏秀眉一皱,冲着一脸紧张之色的青禾道:“青禾,你且先下去吧,我想静一静!”
  
      青禾一愣道:“娘娘,国舅被抓,您该立刻去求陛下啊……”
  
      显然青禾对夏氏的反应很是不解,贵为一国之母,自己亲哥哥被抓,难道不该去向皇帝求情吗?
  
      然而夏氏却是冲着青禾摇头道:“你先下去吧,本宫自有考虑!”
  
      宫中、宫外这会儿不知道多少双目光盯着紫禁城内,皇后所居那一座宫殿的动静。
  
      在豹房沉寂无有反应之后,大家自然盯紧了皇宫方向,他们就想看看,国舅被抓,皇后会有什么反应,如果说皇后寻楚毅麻烦的话,楚毅又当如何应对。
  
      一座酒楼之上,几名下朝之后没事聚在一起的几名官员这会儿正一脸的兴致勃勃的讨论着刚刚发生的事情。
  
      一名官员笑着道:“诸位,这下可有热闹可瞧了,咱们这位楚总管还真是什么都敢做啊,连夏助这位国舅都抓了!”
  
      又一人冷笑一声道:“楚毅就是个疯子,在江南之地不知杀了多少文人士子,又屠了多少的豪绅、权贵,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
  
      “要我说的话,这下楚毅怕是麻烦大了,正所谓打断骨头连着筋,宫里那位皇后娘娘肯定不会坐视自己哥哥落入楚毅手中不管的。”
  
      “所以啊,咱们就在这里看一场好戏吧!”
  
      不提这些人盯着紫禁城方向,楚毅却是无比坦然的将夏助打入东厂秘狱之中,至于说许一祖等人则是被一一拿下带回腾襄四卫。
  
      那名册之上除了许一祖之外,其他的也不过是千户官、百户官而已,没有多久便被全部拿下。
  
      这会儿偌大的校场之上,密密麻麻的一片士卒歪歪斜斜的站在那里。
  
      距离楚毅下令聚集所有士卒已经过去了有大半个时辰的时间,这些士卒已经站了大半个时辰,这会儿没有崩溃或者是倒了一地那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以东厂所掌握的情报,莫说早已经烂透了的卫所,就是京营之中所谓的精锐也没有几支人马有这般的素质。
  
      楚毅缓步登上高台,目光扫过下方密密麻麻黑压压的一片,都说人一过万,无边无沿。
  
      足足一万多人马放眼看去,真的是密密麻麻的人头,偌大的校场之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向着楚毅看了过去。
  
      就听得楚毅运足了内息道:“众将士,本督乃是陛下钦命御马监总管楚毅,今日奉陛下之命特来犒赏尔等。”
  
      闻知楚毅竟然是来犒赏他们的,做为天子亲军,一众士卒自然是大为惊喜,都说好男不当兵,其他朝代不提,至少在大明这句话真的不算过分。
  
      但凡有能力活下去的话,还真没有几个人愿意当兵,一旦入了军籍,那就真的是祖祖辈辈都要当兵,最关键的是,经过层层卡拿,原本就不算太多的饷银到他们手中之后能够养得活自己就不错了。
  
      陡然之间闻知天子要犒赏他们,这些士卒自然是精神为之一震,可见银子的效果别什么都强。
  
      【嗯,继续码字去,求月票,月票,月票哈。】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