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一百六十八章 京城乱不得啊!,诸天最强大佬第168章 京城乱不得啊!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京城乱不得啊!

      吕文阳把持漕运总督一职,每年单单是孝敬给内阁的纹银就不下数十万两之巨,要说吕文阳不贪,只怕都没有谁会相信,关键这种事情,朝廷百官心知肚明,但是皇帝却不应该知道啊。
  
      现在杨廷和去了一趟豹房,回来之后却是告诉他们,天子要内阁严查吕文阳贪污之事,他们不可能将吕文阳贪污之事禀明天子,那么自然有其他人。
  
      阁老陈阳冷哼捋着胡须冷哼一声道:“除了那位楚总管之外,又有谁人会将这种事情告知陛下。”
  
      提及楚毅,可以说在场的诸位阁老,大半都是没有什么好感,甚至恨不得将楚毅给大卸八块了。
  
      大明一朝,宦官与文臣之间关系那是愈演愈烈,及至如今,两看相厌那是再正常不过。
  
      吕文阳手段不差,至少在编织关系网上面还是相当擅长的,否则的话他也不可能坐稳漕运总督之位如此长时间。
  
      这几位阁老哪一位没有拿过吕文阳的孝敬啊,动辄数万两纹银,千里做官只为财或许说的有些绝对了,但是至少**成的官员都是为了这些吧。
  
      楚毅将吕文阳之事禀明天子,如果说只是拿下吕文阳也就罢了,万一楚毅想要借机对付他们的话,那该如何是好。
  
      杨廷和将一众人的神色反应看在眼中,轻咳一声道:“诸位大可不必担心,此番吕文阳却是下了一步臭棋,方才会有此劫。”
  
      诸位阁老不解的看着杨廷和。
  
      只听得杨廷和解释道:“诸位大人恐怕不知晓,此番吕文阳派人进京给楚毅献上了上百万两纹银以及财物,试图抱住楚毅的大腿,结果楚毅却是将这些财物全部转交给了天子,就连吕文阳的礼单都落在了天子的案前……”
  
      “疯子,他就是个疯子……”
  
      “那可是上百万两的纹银啊,他一个阉宦,没有后人,不学着刘瑾多贪墨一些金银财物,他难道还想做一代贤臣不成?”
  
      几位阁老闻言不由的破口大骂,尤其是听杨廷和言及上百万两纹银楚毅竟然毫不犹豫的交给了天子,这简直是打破了他们对宦官的一贯认知。
  
      那几位赫赫有名的大宦官,譬如王振、刘瑾,哪一个不是贪婪成性,进了他们手中的银子,就是天子都休想拿出来。
  
      偏偏楚毅就是一个异类,上百万两的纹银啊,说不要就不要了,简直就是古来罕见,怕是以后也不大可能会出现。
  
      一位阁老脸色难看道:“吕文阳简直糊涂,那可是百万两纹银啊,这下可好,楚毅的大腿他没抱上,现在怕是连他自己的位子都坐不稳了。”
  
      费宏轻咳一声道:“诸位,事情就是这样,咱们还是商量一下该如何给陛下一个交代吧。”
  
      杨廷和捋着胡须,满意的看了费宏一眼,目光扫过几位阁老道:“陛下让我们严查吕文阳而非是交给楚毅,这便证明陛下还是相信我们内阁的,所以说这次的事情,大家商量一下,必须要让陛下满意。”
  
      方才那位正肉痛那上百万两纹银的阁老登时便道:“那就严查吕文阳,以往大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罢了,这次有天子盯着,我们如果说再不将吕文阳拿下的话,只怕陛下那里都无法交差。”
  
      其他几位阁老脸上带着几分犹豫之色,好歹年年都拿着吕文阳的孝敬,转眼就将吕文阳给查办了,是不是有些不地道啊。
  
      蒋冕冷笑一声道:“诸位可不要忘了,陛下将查办吕文阳之事交给我们内阁办理,未尝不是陛下对我们的一种考验,东厂、锦衣卫以及西厂,哪一个不能办理吕文阳,为什么陛下偏偏就将之交给了内阁呢?”
  
      听蒋冕这么一说,几位阁老悚然而惊,死道友不死贫道,他们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吕文阳而去得罪了天子,尤其是无关他们自身利益的情况下。
  
      很快几位阁老便统一了意见,决定派人严查吕文阳。
  
      杨廷和缓缓点了点头道:“诸位大人,不知谁愿意以钦差之身份前去查办吕文阳?”
  
      杨廷和这话一开口,顿时几位阁老一个个为之色变,什么,竟然要他们去查办吕文阳,那不是让他们去送死吗。
  
      吕文阳在大运河之上那绝对是土皇帝一样的存在,跑到人家的地盘之上去查办人家,难不成真的忘了当初十几名官员被沉了船的事情吗?
  
      他们敢保证,如果说他们谁敢以钦差的身份前去查办吕文阳的话,以吕文阳的性情,十有**会让他们死的一点悬念都没有。
  
      先前还商议着如何将吕文阳给拿下的几位阁老顿时面面相觑,一位阁老轻咳一声捋着花白的胡须道:“老夫年事已高,身子骨已经不如过去硬朗,却是经不起一点折腾,所以此事还是交由几位大人吧。”
  
      又一位阁老摇头道:“家母寿诞在即,老夫无论如何不能够在这个时候置家母寿诞不顾啊!”
  
      就算是蒋冕、费宏两人也都各自找了借口,反正就是在场的几位阁老,没有一个愿意前去查办吕文阳的。
  
      哪怕是明知道查办吕文阳乃是一个肥差,稍微动一动手脚,可能就可以收获大笔的财物,关键吕文阳凶名在外,他们一个个身子骨金贵着呢,怎么能跑去同吕文阳这凶人硬碰硬。
  
      杨廷和却是神色平静,丝毫不显意外,仿佛是对几位阁老的选择早就心知肚明。
  
      只听得杨廷和道:“既然诸位阁老皆是有要事在身不便亲自前往查办吕文阳,那么本官便亲自前往。”
  
      “什么!”
  
      几位阁老陡然之间听了杨廷和的话不由得一个个目瞪口呆的抬头,一脸惊愕的看着杨廷和。
  
      蒋冕不禁向着杨廷和道:“首辅大人,朝中一日离不开您,您怎么可能轻身冒险前往呢,任何人可以离开,唯独您走不得啊。”
  
      杨廷和神色郑重道:“此案天子无比重视,内阁陛下要表明态度,本官既然为内阁首辅,亲自督办此事倒也合情合理,至于说本官离开京城几日,却也不至于会影响到朝中大事。”
  
      看杨廷和这态度,似乎不是在说笑,而是真的准备亲自前去查办吕文阳,这自然是让几位阁老面面相觑。
  
      他们真不知道杨廷和到底是怎么想的,哪怕是想要博得天子的好感,但是你也不能够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啊。
  
      费宏看着杨廷和道:“首辅大人,您还是坐镇中枢才是,朝中官员众多,最多我们挑选得力官员前去便是。”
  
      杨廷和摇了摇头,看了看费宏等人道:“本官主意已定,明日杨某便会前去禀明给陛下,我倒是要看看,他吕文阳有没有那个胆量敢对本官下手。”
  
      蒋冕、费宏等人心中默然,吕文阳有没有那个胆量对杨廷和下手,或许杨廷和内阁首辅的名头能够震慑一部分人。
  
      但是未必能够震慑得了吕文阳此人啊。
  
      吕文阳完全就像是一个亡命之徒,这些年直接、间接死在吕文阳手中的官员可不在少数。
  
      吕文阳盘踞大运河,这是何等庞大的利益啊,盯上这一块肥肉的人可不少,哪怕是吕文阳也不可能打点到所有人,甚至就算是吃了吕文阳的孝敬,仍然有人不满足。
  
      针对漕运总督这个位子,几乎每年都会有人试图将之自吕文阳手中夺回来。
  
      但是吕文阳却是棋高一筹,但凡是与他相争的官员可以说几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其中可是涉及到几位六部侍郎级别的高官,就算是如此,一样是死的不明不白。
  
      吕文阳所行几乎打破了为官之底线,结果就是没有几个人愿意同吕文阳撕破了脸面,及至这两年,甚至都没有谁愿意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去同吕文阳相争了。
  
      有着这般的过往,吕文阳可以杀朝廷高官,为什么就不能杀一位朝廷首辅呢。
  
      反正到时候死无对证之下,朝廷除非是直接调派大军,然而就算是直接调派大军,谁也不敢保证吕文阳这疯子一样的人会不会直接断了漕运呢。
  
      要知道漕运就是一条大动脉一直在为京师输血,一旦吕文阳卡断了漕运,要不了半个月,京师绝对物价飙升,甚至会陷入到一片混乱当中。
  
      若非如此的话,吕文阳又何至于能够以那种近乎亡命之徒一般的手段把持漕运总督之位那么久。
  
      除非是天子狠下心来,不然的话,朝中文武百官,又有几个人能够承担得起逼反漕运总督,京城混乱的罪名去同吕文阳硬悍。
  
      可以说能够以一方大员之身份将朝中文武逼迫的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对付他,吕文阳足以自豪了。
  
      第二日一早,杨廷和果真前往豹房而去求见天子。
  
      大殿之中,朱厚照正在谷大用陪同下用膳,眼见杨廷和前来不禁向着杨廷和道:“杨卿家,可用过早膳,不若陪朕一起用膳!”
  
      杨廷和谢过朱厚照道:“陛下,臣此来乃是有一事要禀明陛下。”
  
      朱厚照微微颔首看着杨廷和道:“卿家有什么事,直言便是。”
  
      说着朱厚照又冲着谷大用道:“谷大伴,给杨卿家备座!”
  
      杨廷和一礼,坐下来之后看着朱厚照道:“昨日陛下曾交代微臣要派人严查漕运总督吕文阳。”
  
      听到杨廷和提及此事,朱厚照点头道:“不错,吕文阳此人必须要严办,否则王法何在。”
  
      杨廷和道“陛下所言甚是,臣昨日回去之后同几位阁老商议了一番,最终决定,此番由臣亲自带人前去严查吕文阳!”
  
      朱厚照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不过马上反应过来惊讶的看着杨廷和道:“杨卿家,你不会说差了吧,你乃是内阁首辅,怎么也轮不到你亲自带人前去查办吕文阳吧!”
  
      难怪朱厚照会这么的惊讶,说到底杨廷和贵为内阁首辅,那绝对是朝堂第一人,就算是有什么事情,也该有朝中官员来办才对,哪里用得着堂堂首辅亲自去办啊。
  
      杨廷和神色一正看着朱厚照道:“陛下不知吕文阳此人性情,他连朝廷钦差都敢杀,臣是怕派了其他人前去的话,震慑不住吕文阳,反而会遭了其毒手。”
  
      朱厚照一拍桌子喝道:“他敢!如果他敢暗杀钦差,朕就派大军灭了他!”
  
      杨廷和轻叹道:“陛下莫要忘了,吕文阳掌管漕运那么多年,只怕漕运沿线卫所将领皆已经为其所收买,到时候朝廷大军怕是还没开拔,漕运便已经被对方给切断了!”
  
      朱厚照神色一变不禁冷笑连连道:“好一个漕运总督,照杨卿家你所言,朕还要好好的供着他,让他一直坐在漕运总督的位子上,否则他就要断了朕的漕运乱了京师,是吗?”
  
      杨廷和微微点头道:“事实便是如此,吕文阳已然成尾大不掉之事,其实关于其贪污之事,朝中百官多有知情者,但是大家为了大局,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火气上涌的朱厚照不禁怒喝道:“朕就算是拼着京师动乱,漕运被隔绝,此番也要拿下他吕文阳,朕倒是要看看,这天下究竟还是不是我大明天下!”
  
      一旁的谷大用连忙取过毛巾替朱厚照擦手道:“陛下息怒,息怒啊!”
  
      杨廷和看着朱厚照道:“陛下所言甚是,但是如果能够避免一场动乱,无论是对朝廷,还是对国家都是好事,所以臣恳请陛下允准臣以钦差大臣之身份,前去查办吕文阳。”
  
      余怒未消的朱厚照抬头看着杨廷和道:“吕文阳极有可能会狗急跳墙,到时杨卿家你岂不是羊入虎穴,那吕文阳可未必会顾忌你内阁首辅的身份啊!”
  
      杨廷和一脸正气,看着朱厚照道:“陛下,但凡是有一线可能,臣都要去争取,漕运不能断,京师乱不得啊!”
  
      看着杨廷和,朱厚照不禁一脸的犹豫之色道:“杨卿家,此事关系重大,容朕想一想,且容朕好生想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