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一百八十三章 银子,爵位动人心!,诸天最强大佬第183章 银子,爵位动人心!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一百八十三章 银子,爵位动人心!
哪怕这些不过是庶出的子弟,但是归根究底仍然是勋贵子弟啊,说不好听一些,庶出的子弟只要自身实力够强,将来未必不能够取代嫡系继而成为家族主脉。
  
  当然相对于嫡系子弟而言,庶出子弟想要出头却是非常之困难,尤其是太平盛世,无数的人才被埋没。
  
  为何乱世出英才,说到底不是乱世英才多,而是乱世给了这些原本可能埋没于乡野之间的英才扬名天下的机会。
  
  任何时代都有人才,只看有没有出头的机会罢了。
  
  同样这些庶出子弟,如果说没有机缘的话,那么就算是有再大的能力,除了极个别者,一辈子都休想出头。
  
  人家嫡系一脉自出生的那一刻便已经赢在了起跑线上,有时候穷尽一生都未必能够赶得上别人出生的起跑线。
  
  这一次军中大比,就是一次鲤鱼跃龙门的机会,尤其是御马监总管、司礼监总管楚毅,英国公张懋、成国公朱辅、定国公徐光柞以及几位侯爷。
  
  可以说京城之中勋贵当中的中坚力量差不多尽皆聚集于此,三位国公祖上一个是靖难第一功臣张玉,一个是开国第一王的徐达,一个是靖难五大国公之一的朱能,可以说祖上尽皆是军中数一数二的存在。
  
  自土木堡之变后,勋贵一脉被文臣压制到了极点,在朝中几乎成了摆设,勋贵集团不是没有想过崛起,当年英宗夺门之变,勋贵一脉便曾暗中支持石亨试图重掌话语权,只可惜石亨为人孤傲,暴戾,狂妄自大,最终身死族灭,勋贵一脉的努力付之流水。
  
  此番楚毅寻上了英国公张懋,哪怕是张懋对宦官没有什么好感,可是当楚毅说出他能够帮助勋贵重新崛起,与文官一争高下之后,张懋自然是抛下心中那点芥蒂,当即与楚毅密议。
  
  成国公朱辅、定国公徐光柞这几位勋贵中数一数二的人物自然也一一被楚毅说动。
  
  哪怕是这些勋贵的影响早已不如过往,但是说实话,烂船尚且还有三分钉呢,更何况是开国之时一代代传承不绝下来的庞大世家呢。
  
  就如此番放开限制,给京中勋贵子弟一展自身才华的机会,不就有大量的子弟脱颖而出吗?
  
  其中惊才绝艳者虽然不多,可是也有那么三五人,再加上一些磨砺一番便能够统领一卫兵马的子弟也有数十之多。
  
  说到底,勋贵世家底蕴身后,但凡是有那么点上进心,总能够学得一些家学,至少比之民间普通百姓的起步要高了太多。
  
  平民百姓之中不是没有可能出现人才,有那么庞大的基础在,自然会有人才诞生,但是这等人才却也相当罕见,这还是书籍、知识渐渐普及开来的大明,放之隋唐、三国时代,那才是真正的人才十之八九出自于世家呢。
  
  五军都督府之中,被天子钦命为兵马大都督的英国公张懋此刻却是一身戎装坐在正中的帅位之上,左手边是身为监军的楚毅,右手边则是定国公徐光柞、成国公朱辅等几位侯爷、伯爷。
  
  下方则是数十名英气勃发的青年,这数十名身着戎装,尽显朝气的青年正是此番校场之上脱颖而出进入勋贵阶层视线的各家子弟。
  
  这些勋贵子弟当中,有嫡系一脉,有庶出子弟,朱厚照金口一开,只要能够获得军功,不吝爵位。
  
  这可是大大刺激到了勋贵集团,谁不想如同徐氏一门双国公啊,哪怕是封为国公的可能性几乎微乎其微,但是一门之中再多一尊侯爷、伯爷那也是梦寐以求的事情啊。
  
  以往时候那是文臣压制,加之天下承平也没有什么获得封爵之军功的机会,但是现在却是不同了。
  
  天子金口一开,令所有勋贵集团看到了壮大家族的希望。
  
  最关键的是吕文阳、杨廷和等人起兵清君侧,如同谋反一般,令他们看到了获得军功的希望。
  
  别的不说,只要此番能够将叛军镇压下去,单单是剿灭叛军的功劳,让勋贵集团再增添那么三两位伯爷也不是不可能。
  
  张懋开口自然是描绘了这么一番前景,果不其然,封爵的诱惑对于这些出身于勋贵世家的子弟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不管是嫡系子弟还是庶出子弟,闻知此番镇压叛军至少能够封赏三两名伯爷,一个个犹如打了鸡血一般。
  
  但凡是能够站在这里的勋贵子弟至少不是那种沉迷于花天酒地当中的草包,心中多少还有那么点报复。
  
  如今一个个两眼放光的看着端坐在那里的张懋,恨不得立刻领军杀出城去,平定叛军光耀门楣。
  
  若是运气够好,获得了首功的话,那就真的是稳稳的可以封爵啊。
  
  楚毅坐在一旁,看着下方这些勋贵子弟的反应,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一声轻咳。
  
  对于楚毅,这些勋贵可以说是又敬又畏,敬的是楚毅给了他们勋贵集团复兴的机会和希望,而畏的则是楚毅那杀人的狠辣,动辄抄家灭族,谁能不怕。
  
  此时大家齐齐的向着楚毅看了过去。
  
  楚毅冲着张懋、朱辅、徐光柞几人微微点了点头,神色一正道:“诸位之先祖皆是我大明之股肱,可以说没有诸位先祖沙场之上所立下的汗马功劳,也不会有大明之天下,尔等体内流淌着先祖之血脉,本督希望在你们身上能够重现先祖之荣光。”
  
  楚毅这话对于这些勋贵子弟来说就像是一碗毒鸡汤一般,顿时让这些勋贵子弟两眼放光,满脑子想的就是自己一定要重现先祖荣光,不负体内所流淌的血脉。
  
  下一刻,楚毅冲着豹房方向微微拱了拱手道:“本督此番亲自建议陛下广布君恩,加大对勋贵子弟的封赏……”
  
  所有人闻言顿时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向楚毅,哪怕是英国公张懋几人也都是第一次听楚毅提及这点。一个个盯着楚毅,显然是没想到楚毅会爆出这么一个惊人的消息。
  
  楚毅将众人的反应看在眼中,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他要的就是这般的效果,在楚毅看来,大明只有公、侯、伯三种爵位,虽然说此等封赏使得大明勋贵数量稀少显得无比的尊贵,但是也大大的限制了勋贵的力量。
  
  开国之处,武将勋贵的影响力自然要进行一定程度的压制,否则的话,极有可能会成尾大不掉之势,甚至会出现军人乱国之唐末之景象。
  
  但是对于如今的大明来说,勋贵集团几乎被文官集团给弄废了,一下子将武勋踩到了泥土里,这对于大明来说却非是什么好事。
  
  无论文武,平衡才是王道。
  
  文臣势力过于强大,看看两宋之弱,看看如今大明之景象。
  
  就算是楚毅也深知一点,那便是靠杀戮是不可能解决大明眼下文人强势的局面的,所以他必须要扶持武勋崛起,至于说会不会出现军人乱国的情形,说实话,如果真的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话,在楚毅看来,那也总比一身血腥被腐儒给一点点磨灭来的强。
  
  张懋盯着楚毅道:“楚总管,不知陛下……”
  
  显然这些勋贵最为关切的便是天子是不是真的准备针对武勋广布君恩,若是果真如此的话,那么武勋集团就真的有希望了。
  
  楚毅微微点了点头道:“楚某建议天子在伯爵之下加子爵、男爵两等爵位,以嘉奖为国家立下汗马功劳之武臣。”
  
  咕噜一声,所有武勋子弟尽皆两眼放光看着楚毅,哪怕是比之伯爵低了两等,可那也是朝廷敕封的爵位啊,那是何等的荣耀。
  
  “陛下可曾答应?”
  
  朱厚照本身便是一位好武之帝王,否则的话也不会在刚刚登临帝位的第一年便重整京营,甚至组建勇士营、腾襄四卫营,甚至后来干出加封自己为威武大将军,自封镇国公的看似荒唐的举动来。
  
  楚毅的提议对于朱厚照而言,无非就是增加一些朝廷的俸禄支出罢了,却是能够大大的增加勋贵集团的力量,这对于一心尚武的朱厚照来说,自然是当即便应允。
  
  楚毅微微一笑,看了众人一眼缓缓点了点头道:“天子皇恩浩荡,已然应允,自此之后,军功封赏,爵位再加子爵、男爵两爵位。”
  
  说着楚毅环视众人,轻笑道:“诸位,子爵、男爵不比公侯伯三等爵位非定国安邦之军功不可封,这就意味着诸位只要肯努力,能够获得一定的军功,那么便有希望可以获得子爵、男爵的爵位封赏。多了不说,此番若是能够平定吕文阳叛乱的话,本督可以保证,在场诸位,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可以获得封爵。”
  
  话音落下,顿时数十名勋贵子弟轰然拜倒于地,口中高呼:“陛下皇恩浩荡,臣等必誓死以报。”
  
  遥拜过天子,众勋贵子弟却是发自内心的向着楚毅拜了下去,以感激楚毅为他们所争取的天大的恩赏。
  
  正是因为生于勋贵之家,尤其是那些庶出子弟更是能够体会到爵位的难得与重要,可是军功难得,封爵更是难上加难,虽然子爵、男爵明显低于伯爵太多,可是至少给了他们希望,不至于如同以往一般根本看不到什么希望。
  
  就好比王阳明三十余日平定宁王十几万大军叛乱,这等安邦定乱之大功也不过是被加封新建伯,可想而知在大明一朝,想要封爵是何等的困难。
  
  至于说一旁的英国公张懋、定国公徐光柞、成国公朱辅等几位勋贵则是无比满意的看着楚毅。
  
  可以说这会儿对于勋贵集团来说,楚毅就是他们的大恩人啊。
  
  只要子爵、男爵之爵位能够成为定例,不只是意味着勋贵集团势力大增,更意味着他们的后人将有希望获得爵位。
  
  哪怕是英国公他们地位尊崇,世代传承爵位,但是爵位只有一个,可是他们子嗣众多啊。
  
  加之非军功不可封爵的限制,所以说他们的后人除了继承爵位的那一个,其他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出头的希望。
  
  但是现在不同了,楚毅的建议给了他们后人出头的机会啊,只要自身能力不是太差,加之家族推动,公侯伯这等爵位自是不必想,但是靠军功得一个男爵、子爵应该不难吧。
  
  当然任何政策都会有其利弊,增加爵位自然有其弊端,可能将来如英国公、成国公这些人的后人会靠着人脉、关系贪墨军功以获得爵位。
  
  但是任何事情都有其两面性,却也不能够因噎废食不是吗?
  
  至少数十年内,对于大明来说,这一政策利大于弊,给了勋贵子弟乃至天下军人获得爵位的希望,必然士卒士气大增,这对于正一点点腐烂的大明军队来说,未尝没有助益。
  
  虽然说大明军队腐烂的根子在卫所制度上面,但是楚毅就算是有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在得罪了文人集团的同时再去从根子上改变大明军制,那样一来,莫说是他有天子宠信,真动了天下卫所,搞不好就真的要天下大乱了。
  
  秀才造反,十年不成,所以楚毅可以在面对文臣集团的时候,大杀特杀。
  
  一旦涉及军队,任何决策都必须慎之又慎,哪怕是卫所兵再烂,那也是暴力集团,若然天下卫所大乱,大明江山覆灭在即。
  
  偌大的校场之上,京营十几万人黑压压的一片聚集在一起,一眼望不到边际,真的是非常之震撼。
  
  楚毅、张懋等上百员军中将领尽皆在场,单单是千户官、游击将军就有上百名之多。
  
  最为醒目的赫然是高台之上那一堆白花花的银子。
  
  先前楚毅抄家灭族可是抄没了几百万两的纹银,再加上吕文阳先前送来的一百多万两纹银,加起来足足五百万两的纹银堆在那里。
  
  不得不说这次朱厚照是真的下了血本了,按照惯例,十多万大军开拔最多是拨付数十万两纹银,但是这一次朱厚照却是毫不犹豫的拨付了五百万两之多的纹银犒赏大军。
  
  【求月票,月票,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