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一百九十七章 朕要做明君啊!,诸天最强大佬第197章 朕要做明君啊!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一百九十七章 朕要做明君啊!
楚毅扫了一眼那数额,眉头禁不住一挑,虽然说有所预料,不过真的看到那一个数字的时候,楚毅仍然是禁不住为之感叹。
  
  摆了摆手,示意那番子退下,楚毅看着手中信函,微微沉吟一番,直接出了东厂,直奔着豹房方向而去。
  
  这两日天子的心情越发的舒畅起来,甚至考虑着什么时候搬回紫禁城中去居住,毕竟堂堂帝王至尊,有偌大的皇宫不去居住,却是居住在这小小的豹房当中,怎么都有些说不过去。
  
  否则的话,当初也不至于会被一众文武大臣上门拿这一点逼宫了。
  
  当初他选择出宫,居住在豹房当中,那是因为呆在皇宫当中没有一点的安全感,只有豹房这一片天地才能够让他感受到自己说话一言九鼎,是一个真正的帝王。
  
  如今不同以往,楚毅在他的支持下连番杀戮,可以说杀的人头滚滚,又拉拢一批文臣,打压一批,杀了一批,甚至还将武勋一方拉拢到自己一方,朱厚照的权势可以说前所未有的大。
  
  虽然说比之太祖朱元璋、成祖朱棣这两位马上皇帝来差了太多,可是比之弘治、成化几位帝王来,朱厚照所能够掌握的权势却是要大了不少,至少在文官系统恢复元气之前,朱厚照是不用再考虑这些了。
  
  虽然说考虑着要搬回宫中去,但是也只是一个念头罢了,还不至于马上付诸行动。
  
  这边朱厚照正在邵元节真人的指导下修炼道家养生壮体之法。
  
  吕文阳叛乱,虽然说邵元节没有出手,但是天子派他前去为楚毅掠阵,无论出手与否,这都是一份功劳不是吗?
  
  靠着这一份功劳,再加上天子的信重,就在不久前,天子下了一道圣旨,敕封邵元节为道家真人。
  
  能够被尊之为真人者,必然是道门高士,譬如张三丰便被称之为三丰真人,道家许多得道高人就是被朝廷敕封为真人,可以说真人的封号对于道家修士而言,那是莫大的荣誉。
  
  即便是邵元节也无法免俗,领了天子敕封之后,教导朱厚照起来就更加的尽心尽力了。
  
  楚毅在豹房当中地位可是相当特殊,进入豹房根本就不用通秉,所以当楚毅看到朱厚照的时候,朱厚照刚刚收功,额头之上还带着几分细密的汗珠。
  
  看到楚毅的时候,朱厚照不禁冲着楚毅笑道:“朕都有一两日没见大伴了,方才还想着派人去将大伴请来,不曾想大伴与朕心有灵犀,自己这便过来了!”
  
  说着朱厚照示意楚毅还有邵元节二人落座,无论是楚毅还是邵元节已经习惯了朱厚照在私下里一点架子都没有的这种相处方式。
  
  楚毅同朱厚照相处了差不多十年之久,早已经习惯了朱厚照的一切,而邵元节这些时日呆在朱厚照身边,这般相处才发现原来天子并不像文人口中那样荒唐,沉迷于玩物,不知国家大事。
  
  这些天因为朝堂许多大臣遭到牵连被打入大牢,直接导致朝堂出现一定的混乱,许多政务都需要朱厚照亲自决断,朱厚照勤勤恳恳,哪怕是每日审阅奏章到夜深仍然没有一丝倦怠。
  
  在邵元节看来,如果说如朱厚照这般都算得上是昏君,不理国家大事的话,那么这历朝历代的帝王,只怕十之八九皆是昏君了。
  
  同样对于朱厚照的那种宽宏以及对待身边人的平易近人,邵元节也是深有体会,向着楚毅微微颔首,邵元节坐在了楚毅下首处。
  
  接过一杯热茶,朱厚照看着楚毅道:“大伴前来肯定不会是特意来看朕的,说说吧,是不是朝中又有什么事情了?”
  
  楚毅轻笑一声,自袖口之中取出一封信函呈给朱厚照道:“陛下,这是东厂自天津卫快马加急送来的奏报。”
  
  “哦,天津卫,吕文阳那叛贼的老巢所在,想来这会儿韩坤、毕亨他们应该已经拿下了天津卫吧!”
  
  听得朱厚照对于这些大事把握的如此精准,谁要说朱厚照不理朝政,那就真的是赤果果的污蔑了。
  
  朱厚照接过信函,目光扫过信函上的内容,突然之间,朱厚照忍不住一口茶水咽了下去继而剧烈无比的咳嗽了起来。
  
  一旁的谷大用可是吓了一跳,连忙上前在朱厚照的背部轻轻的拍着,朱厚照显然是被呛到了,剧烈咳嗽一阵,缓过一口气来,擦了擦眼角的泪花,不以为忤的向着楚毅、邵元节笑了笑道:“倒是让大伴还有真人见笑了。”
  
  邵元节颇为好奇的看了那信函一眼,显然邵元节很是好奇,到底那信函之上究竟是什么内容,竟然会让朱厚照这么一位天子如此的反应。
  
  不过邵元节本身对于权势就没有太多的追求,属于那种真正的一心向道的高人,这一点可以看邵元节将来在嘉靖皇帝身边二十年荣辱不衰,持身以正则是其立身之根本。
  
  所以邵元节哪怕是再好奇,但凡是有可能涉及朝中事务,邵元节便不会去看,不会去打听,他只要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便是了。
  
  朱厚照将信函放在茶几之上,神色之间满是感叹道:“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朕真的难以想象,那吕文阳竟然贪墨了足足三千万两的纹银。”
  
  听朱厚照这么说,楚毅就知道朱厚照这是刨除了被吕文阳劫走的那江南脏银上千万两。
  
  如果说算一算的话,此番押赴入京的金银足足有三千五百万两之多,国库之中所收取而来的税银加起来也不过几百万两,再加上几次抄家所得,方才勉强破了千万两。
  
  结果这一次便一下抄没出了数千万两之多的纹银,差不多可以抵得上大明数年的税银收入了。
  
  就算是清修如邵元节听了朱厚照的话也禁不住眉头一动,脸上露出震惊之色。
  
  一个漕运总督竟然能够贪墨如此之多的金银,这实在是出乎邵元节的预料,不过想到邵元节连清君侧这等大逆不道之事都敢做,他还有什么不敢做的,这样一个人物贪墨这么多的纹银似乎也就可以理解了。
  
  楚毅看了一脸感叹之色的朱厚照道:“陛下,关于这笔银子,陛下可曾想好了要如何安排?”
  
  大明有内库外库之分,外库自然是属于大明朝廷,由户部掌管,而内库则是相当于皇家私库,属于天子的小金库,在历代天子之间传承,所以说一般而言,皇帝想要办什么私事的话,都是从内库当中支取纹银,而非是动用国库,就算是天子想,内阁那里怕是也不答应啊。
  
  如果说这一大笔的纹银入了国库的话,那么做为天子,朱厚照再想动用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正因为有这内外之分,所以楚毅才在抄没的纹银押入京师之前询问朱厚照的意思,究竟是送入天子私库,还是押入国库之中。
  
  朱厚照脸上露出几分犹豫挣扎之色,就算是天子,号称拥有天下,但是不是天子谁也不知道天子的位子并没有那么好坐,所谓的富甲天下,却是有些夸张了。
  
  无论是楚毅还是邵元节这会儿都没有去打扰天子,在纹银没有入库之前,天子还有得选择,一旦做出了决定,那就没有选择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朱厚照沉吟的时候也学着楚毅,一只手轻轻的叩击着茶几,就听得朱厚照看着楚毅还有邵元节几人道:“正所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吕文阳贪墨而来的纹银大多都是民脂民膏,朕若是将之充入私库之中,心中何安!”
  
  一旁的谷大用闻言不禁急道:“陛下,皇家内库之中,积蓄已经不多了啊……”
  
  朱厚照瞪了谷大用一眼,显然是不喜谷大用在这个时候插言。
  
  目光落在楚毅身上,朱厚照道:“不知大伴认为朕该作何选择才好?”
  
  楚毅微微一愣,轻笑道:“陛下仁心爱民,自是万民之福分,依臣之见,此番押送回来的财物有金银,珠宝、玉石等,不弱陛下取其中珠宝、玉石等财物充入内库,而金银则归入国库。”
  
  就如楚毅自江南所带回的一千三百万两之多的财物,其中不可能也都是现银,一部分则是玉石、珠宝之类。
  
  而吕文阳府邸抄没出来的同样也有许多价值连城的珠宝、玉石等财物。
  
  楚毅的建议相当不错,金银归入国库,用以赈济灾民,兴修水利等治国安民,而那些玉石、珠宝之类的充入国库,倒是能够充实皇家私库。
  
  听了楚毅的建议,朱厚照眼睛一亮道:“大伴所言,甚合朕心,既如此,便依大伴,珠宝玉石之类皆入皇家内库,而金银则充入国库!”
  
  说着朱厚照略带担忧向着楚毅道“大伴,朕这么做,会不会被人指责为昏君啊!”
  
  显然朱厚照心中是有着一个做明君的愿望的,否则的话,有的选择的话,但凡是一个昏君绝对会将那么多的财物统统充入内库当中。而朱厚照却是能够压下内心之中的欲望,而考虑到这么多,选择将金银充入国库,这依然有了明君之相。
  
  一旁的邵元节人不知一个稽首向着朱厚照道:“陛下,贫道本不该插言,可是却也忍不住要说一句,陛下所为,可称明君矣!”
  
  好歹也相处了一些时日,朱厚照大概了解了邵元节的文人,知道邵元节持身以正,为人谨小慎微,从不多言,这差不多是邵元节到了他身边之后,第一次主动开口吧。
  
  正因为如此,朱厚照得邵元节这般称赞,心中自是颇为欢喜,脸上的笑意都忍不住流淌了出来。
  
  三千多万两的财物,其中金鱼珠宝之类的东西差不多价值有上千万两,而现银大概有两千五百万两,也就是说,这么多的财物当中,入了皇帝私库当中的也就上千万两的财物。
  
  哪怕是朝中一众文武大臣知晓这一点之后,也绝对说不出什么来,因为朱厚照的选择根本就让人说不出什么来。
  
  正叙话之间,一名内侍匆匆而来向着天子一礼道:“陛下卫指挥使韩坤已然底京,并派人求见陛下。”
  
  朱厚照眼睛一亮,韩坤既然抵京,那就意味着数千万两财物已经顺利押送入京,这也让朱厚照松了一口气。
  
  虽然说心中知道,经过了吕文阳叛乱之后,京畿之地绝对不会再有什么乱子发生,可是到底是数千万两的纹银,一日不入京,终归是心中有些不安啊。
  
  如今纹银入京,朱厚照立刻道:“宣!”
  
  千户官韩宇被内侍带了过来,向着天子拜倒道:“末将韩宇拜见陛下、楚总管!”
  
  朱厚照颔首道:“将军且免礼起身答话!”
  
  韩宇乃是韩坤之族侄,虽然说其中少不得沾了韩坤的便宜,但是如果说韩宇是一个无能之辈的话,想来韩坤也不会将这么重要的面圣的机会留给韩宇。
  
  楚毅看了韩宇一眼,微微点了点头道:“你便是韩指挥使经常称赞的他那位族侄韩宇不成?”
  
  心中一慌,韩宇连忙道:“回禀总管,正是末将!”
  
  楚毅打量了韩宇一番,不得不说韩宇还真的是一副大将模样,身材魁梧挺拔,看模样应该是修炼了军中横炼功法,虽然说比不得禁军统领胡翼、定武伯程向武那般靠着一身横炼功夫足可以对抗江湖一流好手,但是也是不差了,至少冲阵杀敌,斩将夺旗没有什么问题。
  
  朱厚照看了韩宇一眼,如果说不是楚毅提了一下,他还真不知道韩宇是韩坤的族侄呢,不过朱厚照对此倒也不奇怪,盖因太祖朱元璋当年建立卫所制度,设立军籍,一代传一代,所以军中似韩宇、韩坤这等现象非常之明显。
  
  “倒是颇有大将风度。”
  
  赞了韩宇一句,朱厚照道:“韩指挥使派你前来,可有什么事情要秉于朕吗?”
  
  韩宇深吸一口气,神色一正道:“回禀陛下,指挥使大人自天津卫押送抄没吕文阳之家产顺利抵京,船上诸多财物当何去何从,还请陛下明示。”
  
  【从凌晨到现在更了有一万八千字吧,一会儿还有一张,月票,打赏有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