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一百九十九章 哎呀,老夫肚子痛!,诸天最强大佬第199章 哎呀,老夫肚子痛!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哎呀,老夫肚子痛!
焦芳自轿子当中走了下来,冲着拦下他们的士卒表明身份,当朝首辅大人,那士卒自然是当场就懵了。
  
  好在焦芳并没有为难对方,反而是一脸和善的向着那士卒道:“这位小兄弟,你且去帮老夫向楚总管通秉一下,就说焦芳求见!”
  
  虽然说没有权利放焦芳进去,但是帮忙前去通秉一下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这边楚毅正盯着手下众人将从船上卸下来的箱子一个个装在马车上。
  
  看到那一个个大箱子,楚毅方才发现自己有些失算了,那么多的金银财物,别看其中有一部分是玉石、珠宝之类的,可是他通过东厂抽调来的上百辆马车根本就不足以将所有的金银财物转运进京师去。
  
  正想着如何抽调更多的马车过来,一名士卒在曹少钦的带领下走了过来。
  
  楚毅淡淡的扫了对方一眼,那士卒冲着楚毅恭敬一礼道:“拜见总管大人!”
  
  楚毅颔首道:“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这会儿曹少钦开口道:“回督主,这名士卒来报,说是焦阁老求见!”
  
  楚毅闻言轻笑一声道:“看来内阁的反应倒也不慢啊,焦芳都亲自来了,想来为了这一笔金银,内阁的那些人也都豁出去了。”
  
  楚毅何等凶名,就算是这种情况下,焦芳仍然是被迫前来,可见内阁当中其他人肯定是打着这一笔金银的主意。
  
  心中闪过这些念头,楚毅微微点了点头道:“曹少钦,你且去将焦芳带来!”
  
  曹少钦应了一声,带上那名士卒前去,很快就将焦芳以及陈鼎两位阁老带了过来。
  
  看到焦芳二人的时候,楚毅微微拱手道:“两位阁老来的倒是挺快!”
  
  陈鼎冲着楚毅一礼道:“见过楚总管,就算是再快,也没有楚总管快啊!”
  
  这老头说话还真的不客气,也就是楚毅知晓陈鼎的性情,所以浑然没有在意,户部还真的需要这么一个人来掌控大局,否则的话,真的如其前任一般,不知道户部的银钱要被贪污,浪费多少呢。
  
  焦芳笑着道:“督主,我们的来意想来督主心中也有数,不知陛下那里对于这一笔财物究竟如何分配?”
  
  陈鼎目光紧盯着楚毅,就看楚毅怎么说,如果天子那里真的分配不合理的话,陈鼎绝对会立刻前去面前天子。
  
  看了焦芳还有陈鼎二人一眼,楚毅微微一笑道:“哦,那依两位之见,这些财物陛下该如何分配是好呢?”
  
  陈鼎闻言立刻开口道:“自然是充入国库,当然至少大半要充入国库才是!”
  
  显然这陈鼎也不是傻子,以己度人,换做任何人处在天子那个位子上,面对这么多的金银,哪怕是能够将其中一部分充入国库当中,那都可以称得上是明君了。
  
  至于说将所有的财物都充入国库,即便是陈鼎自己都没有想过。
  
  焦芳捋着胡须在陈鼎开口的时候偷偷的看着楚毅的神色反应,注意到楚毅眼中所流露出来的笑意,焦芳心中忽然一动,大致猜到了事情并不像他们内阁成员所想的那么遭,原本唯恐会出什么乱子,这会儿焦芳也不禁安心了几分。
  
  微微一笑,焦芳向着楚毅道:“想来陛下那里已经有了分配的方案了吧,督主不妨告知我们,也省的大家胡乱猜测。”
  
  楚毅冲着豹房方向拱了拱手道:“陛下圣明,心怀天下,此番抄没吕文阳之财物攻击三千五百万辆之巨,其中黄金白银差不多有两千三百万两左右,剩下的则是价值一千多万两的珠宝玉石。”
  
  虽然说只是隐约猜到此番抄没所得财物数额巨大,但是听楚毅这么说,焦芳还有陈鼎还是禁不住心中一突。
  
  陈鼎深吸一口气看着楚毅道:“不知陛下如何分配?”
  
  楚毅微微笑道:“按照陛下的旨意,其中金银总计两千三百万两冲入国库,以治国安民,至于说剩下的价值一千余万的玉石珠宝之物则冲入天子私库。”
  
  听了楚毅的一番话,明白天子对于那些财物的安排,无论是焦芳还是陈鼎都禁不住一愣。
  
  说实话,他们此番前来根本就没有想过能够有这么大的收获,目标也就是一半左右的财物,如果实在是不行的话,那就三分之一。
  
  然而怎么都想不到天子竟然如此之开明,愣是选择将其中两千多万两白银充入了国库当中,这么一来,朝廷绝对会因此资金变得无比充裕,许多事情都可以放开手去做了。
  
  焦芳同陈鼎对视一眼,两人眼中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下意识的看向楚毅,就听得陈鼎带着几分不敢相信道:“楚总管,陛下真的答应将其中两千多万两纹银充入国库?”
  
  二人有这样的反应一点都不奇怪,楚毅闻言笑着点头道:“不错,陛下金口玉言,自然不会言而无信。”
  
  “吾皇圣明,天佑我大明,天佑我大明啊!”
  
  得到楚毅的确定,陈鼎不禁激动的连连感叹。
  
  对于陈鼎这等忠直老臣,最愿意看到的便是天子英明神武,显然如今朱厚照的举动让陈鼎很是敬服。
  
  看了焦芳还有陈鼎二人一眼,楚毅突然之间心中一动,自己方才还在发愁该如何将这么多的金银运往京城,现在焦芳还有陈鼎在这里,完全可以让焦芳他们去发动朝廷的力量啊。
  
  嘴角微微一翘,楚毅看着焦芳还有陈鼎两人道:“两位,你们也看到了,这些纹银实在是太多了,本督虽然说已经想办法抽调了上百辆马车,可是却远远不足以运送这些纹银,所以……”
  
  不待楚毅将话说完,陈鼎立刻老当益壮,拍着胸膛向着楚毅保证道:“楚总管大可放心,老夫这便回京请诸位大人一起想办法,一定会抽调足够的车马前来帮楚总管。”
  
  说着陈鼎向着焦芳道:“首辅大人,您就留在这里陪着总管,老夫这便回城想办法抽调人马。”
  
  焦芳微微一愣,立刻明白过来陈鼎的用意,不禁有些好笑,陈鼎还真的可爱,让他留在这里,怕是害怕楚毅会在这些纹银上动什么手脚,他也不想一想,既然天子金口玉言,说是将两千多万两的纹银充入国库,那么肯定不会在这上面动什么手脚,若是如此的话,那还不如直接不提充入国库的事情,而是直接将所有的纹银都充入内库了。
  
  不过焦芳也没有说什么,冲着陈鼎点了点头道:“陈大人不用太过着急!”
  
  陈鼎冲着楚毅拱了拱手道:“楚总管,陈某这便告辞了。”
  
  看着陈鼎远去的身影,楚毅不禁一脸笑意的看着对方匆匆离去,回首看着焦芳道:“如今朝堂之上可有什么难处吗?”
  
  毕竟一番动乱下来,朝堂之上的变动可是相当之大,通过这一番变动,楚毅将一批倾向于他的官员扶持了上去,只不过相对来说,楚毅毕竟凶名在外,他手下可用之人也没有那么多,更多的是还要焦芳这位内阁首辅来稳定朝中大局。
  
  焦芳微微一笑道:“督主大可不必担心,朝中一切还算稳定,待到陛下征召的王华、杨一清等几位大人回京,想来情况会比眼下更为稳定。”
  
  朝中的局势变化实在是太快了,就算是想要安排人,一时半会儿之间也来不及,就像王华便远在南京,下达圣旨征召,一来一往那就是大半个月的时间。
  
  还有杨一清,这位可是楚毅同天子商议过后,内定的兵部尚书的人选,可是杨一清这会儿也不过是刚刚平定了朱寘鐇叛乱,这会儿怕是还没有收到圣旨,等到杨一清收到圣旨回京,估计也要近一个月了。
  
  除此之外,还有这些年楚毅自刘瑾手中保下的一些可看一用的官员,这些官员几乎都被楚毅安插在了地方上,即便是抽调,也只能抽调极少一部分。
  
  所以说这朝中文武百官当中,其实真正能够为楚毅所用,站在楚毅这一方的还是极少数。
  
  好在如今武勋试图崛起,并且看到了希望,在朝中积极的展现自身存在感,坚定的站在楚毅还有天子一方,再加上有焦芳这位内阁首辅居中调和,朝堂虽然经过了几次动乱,倒是维持住了运转,没有使得朝堂崩溃。
  
  当然在这其中,焦芳肯定下了一番功夫。
  
  看着焦芳那明显花白的头发,楚毅冲着焦芳点了点头道:“这些时日却是有劳阁老费心了,本督会奏请天子对阁老之功加以褒奖!”
  
  焦芳闻言一脸感激之色向着楚毅道:“若非督主器重,又焉有老朽之今日贵为内阁首辅之风光,督主之恩,焦芳铭记于心!绝不有负督主!”
  
  焦芳很清楚,他的确是有能力,但是比之杨廷和、李东阳、杨一清这等有着首辅之才的人不同,仅仅靠着他自身的能力的话,恐怕连内阁都入不了。
  
  他之所以能够有今日,完全都是楚毅看重,天子提拔,即便是天子提拔,那也是因为楚毅的关系,离开了楚毅的话,怕是很多人都不会放过他,所以其他人可能会背叛楚毅,然而焦芳却断然不会。
  
  刘瑾倒台,那一次焦芳便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人情冷漠,所以他认准了楚毅的大腿便不会撒手。
  
  虽然无法看透人心,但是楚毅却能够透过焦芳之言语感受到焦芳言语之中的挚诚。
  
  微微点了点头,目光扫了远处一箱子一箱子卸下来的财物,楚毅轻叹道:“焦芳你记得督促三司加快审理吕文阳等人,尽快拿出结果来,莫要让陛下等急了才是!”
  
  焦芳闻言神色凛然,心中明白这是楚毅在提醒自己。
  
  带着几分感激向着楚毅点了点头道:“督主放心,待我回去便督促三司会审,三日之内必然给出一个结果。”
  
  在陈鼎的催促之下,轿夫几乎是一路小跑总算是赶回了内阁。
  
  内阁之中,几位阁老眼见陈鼎急匆匆归来不禁迎了上来。
  
  看着陈鼎,几名阁老上前道:“陈大人,楚毅总管那里怎么说,陛下是不是准备将所有的财物都充入私库!”
  
  “若是果真如此的话,我们却也无可奈何啊!”
  
  “是啊,此番抄没家产,经手之人,尽皆是楚毅之心腹,我们连那些财物的边都沾不了,更不要说将之充入国库了。”
  
  看得出大家其实对于将财物充入国库根本就不怎么乐观,所以才会在见到陈鼎的时候纷纷抱怨。
  
  陈鼎听了却是捋着胡须忍不住哈哈大笑,一脸的畅快之色。
  
  陈鼎平日里为人可是非常之古板的,根本就没有这般失态的大笑过,这会儿看到陈鼎如此失态,众人一愣,下意识的以为陈鼎是不是在楚毅那里碰了满头包,结果被气得得了失心疯吧。
  
  幸好陈鼎不知道这些同僚心中的想法,否则的话,陈鼎还不被气坏了啊。
  
  心情非常之好的陈鼎轻咳一声,看着众人道:“诸位,且听老夫一言!”
  
  几位阁老平静下来,看向陈鼎,反正接下来不管陈鼎怎么说,他们是不会同陈鼎前去面见天子的。
  
  这会儿根陈鼎前去面见天子,那就是逼宫啊。
  
  以往也就罢了,就算是逼宫也不是不可以,但是现在却是不同以往,谁知道天子震怒之下,会不会给他们安上一个吕文阳余孽的名头啊。
  
  陈鼎冲着豹房方向拱了拱手道:“还请诸位随同老夫一同前期面见天子……”
  
  不等陈鼎将话说完,一名阁老不禁神色一变捂着肚子道:“哎呀,肚子痛,陈大人,老夫肚子不知何故,突然剧痛,只怕是不能随同陈大人一同前去……”
  
  其他几位阁老看了那捂着肚子的同僚一眼,心中痛骂,尼玛,你怎么能这么快,你都肚子痛了,让我们想什么借口啊!
  
  陈鼎微微一愣,将几位阁老的神色反应看在眼中,立刻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心中一声轻叹道:“诸位且听老夫将话说完。”
  
  【还有最后两个小时了,看看还有月票没,砸了吧,不然就作废了不是!】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搜狗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