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二百零五章 那可是以亿计的白银啊!,诸天最强大佬第205章 那可是以亿计的白银啊!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二百零五章 那可是以亿计的白银啊!
    东厂、锦衣卫一众人的举动虽然说在许多人的预料之中,但是如此大规模的抓人之举还真的是让不少人为之震撼。
  
      真的要说的话,感触最深的就是那些文武百官了,虽然说受吕文阳牵连,那些官员已经被先一步拿下,可是这会儿却是针对那些官员的亲眷下手。
  
      虽然说除了一部分为首的官员适用于诛九族的残酷刑罚,可是剩下的那些人说到底也都属于从属叛逆,虽然不至于诛九族,但是也都是满门抄斩。
  
      以这些官员之间的姻亲关系,这一次被抓走的官员之亲眷,其中有不少可能就有他们的亲人。
  
      但是面对这种情形,任何人都只能看着,谁也不敢同这谋反大案有什么牵连。
  
      这边楚毅在签发了命令之后便让人将三司所审理出来的结果整理了一番准备呈于天子由天子最后过目。
  
      东厂那一处偏僻的院落当中,楚毅的身影再次出现,王政早已经做好了准备。
  
      可以说自几日前楚毅提醒过他之后,王政这几日那是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了解这些宝船模型的数据和性能上面。
  
      有诸多优秀的大匠指点,加之王政自身勤奋好学,自然是对这些船只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
  
      或许比不得这些匠师,但是让王政对这些宝船各种船只的性能进行讲解的话,绝对可以说得上是头头是道。
  
      看了隐隐带着几分兴奋之色的王政一眼,楚毅淡淡道:“将这些模型带上,准备同本督去拜见天子!”
  
      带着几分兴奋,王政恭敬的冲着楚毅点了点头道:“督主放心,奴婢早已经准备好了。”
  
      很快几辆马车装着这些模型直奔着豹房所在而去。
  
      朱厚照看到几名大小太监抬着一个个的箱子过来的时候不由的眼睛一亮,想起先前楚毅曾说过要给他呈上一份礼物,如今看到这一幕,自然是猜到这些箱子当中可能就是楚毅曾经提过的要献给自己的礼物。
  
      想到这点,朱厚照不禁充满了好奇与期待,不知道楚毅会给他呈上什么样的礼物。
  
      一名小太监将厚厚的一摞卷宗放在桌案之上,不过朱厚照却是一脸好奇的看着停放在大殿外面的那些箱子上面,颇为好奇的向着面前的楚毅道:“大伴,这些莫非就是你要呈给朕的礼物吗?”
  
      楚毅轻笑道:“陛下猜的不差,这些正是臣为陛下所准备的礼物。”
  
      说着楚毅向着朱厚照道:“陛下不妨猜一猜看,臣到底为陛下准备了什么礼物?”
  
      朱厚照沉吟一番,看了看那些箱子道:“想来大伴不会拿一些金银珠宝之类的当做宝物献给朕,说来朕还真的猜不到这箱子里到底有什么!”
  
      凭空猜测,一点线索都没有,说实话朱厚照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猜。
  
      楚毅向着几名大小太监微微点了点头,就见那几名大小太监走上前去将那些箱子一个个打开。
  
      而朱厚照这会儿则是行到了大殿门口处,站在楚毅一旁,目光投向了那被打开的一个个的箱子。
  
      箱子被打开,顿时箱子当中所装着的那些东西尽数呈现在众人的视线当中。
  
      除了跟随楚毅而来的王政等几人之外,如谷大用等人就和朱厚照一般也都好奇的看向了那些箱子,当看到箱子当中那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宝船模型的时候,不少人都睁大了眼睛,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朱厚照不禁向前几步,行到一个箱子之前,就见箱子当中,几种大小船只的模型看上去就如同缩小了的真船一般,其精巧程度即便是朱厚照见了都不禁为之惊叹。
  
      “这……这些似乎是船只的模型,大伴这些船只模型看上去似乎涉及方方面面,这是一个船队吧!”
  
      好歹朱厚照也是受过良好的帝王教育和培养的,不敢说涉足天文地理,无所不知,但是对于战船之类的还是有所了解的。
  
      所以说朱厚照看着这些模型,判断这些应该是一个船队的模型。
  
      楚毅微微点了点头笑着道:“陛下所言甚是,这些便是臣呈给陛下的一份大礼昔日郑和宝船船队主要船只的模型!”
  
      “郑和船队!”
  
      朱厚照闻知不由的眼睛一亮,口中呢喃一声。
  
      做为一位帝王,朱厚照如何不知晓郑和船队的存在,那可是成祖时期威震沿海的船队啊,几度下西洋,将大明之天威传播四方,只可惜这样一只船队却是在后来被渐渐淡化,以至于后来几位帝王试图重现郑和船队都在某些人的阻挠之下无比之困难。
  
      禁海、开海一直以来就是一个大问题,大明几代帝王有的支持禁海,有的则试图开海,只是到了现在,开海似乎已经成了朝堂之禁忌。
  
      几乎可以说但凡是有人想要开海就会被群起而攻之,哪怕是天子也会被大臣们联名上奏,并且拿出祖训来,严禁开海。
  
      因为对楚毅非常了解,所以在朱厚照看到这些船只模型的时候,朱厚照便隐约猜到了楚毅的目的。
  
      同样朱厚照对于是否开海,心中也有些迷茫,毕竟一直以来禁海似乎就是主流,再加上头顶上还有一个祖训在,这就让朱厚照更加的不确定了。
  
      神色之间有些凝重,显然朱厚照在衡量着其中的得失。
  
      楚毅将朱厚照的反应看在眼中,说实话朱厚照有这般的反应楚毅一点都不奇怪,或者说如果朱厚照没有一点反应的话,那才真的可以说是一个不合格的帝王呢。
  
      楚毅冲着朱厚照拱手一礼道:“陛下,请移驾,臣有话要同陛下讲!”
  
      朱厚照看了楚毅一眼,微微点了点头,直接屏退了四周人,君臣二人行至花园之中。
  
      除了远处的禁卫之外,四周可以说连一个内侍都没有,朱厚照看着楚毅,神色郑重道:“大伴,朕若是没有猜错的话,你呈上这些海船模型,是想要朕允许开海吧!”
  
      楚毅点了点头道:“陛下所言甚是,臣此番前来,就是想要陛下支持开海。”
  
      朱厚照面露几分忧色道:“太祖祖训倒也罢了,可是大伴当知晓,这满朝文武之中,绝对没有几个会支持开海之举的,我大明几代帝王都曾想过开海,却都被一众大臣给劝谏继而无法施行下去。”
  
      对于这些,楚毅自然了解,甚至可以说了解的比任何人都深刻。
  
      神色一正,楚毅看着朱厚照道:“陛下,你可知晓开海对于我大明有多么大的好处吗?”
  
      在一众文武大臣口中,开海那就是出力不讨好,除了害处,几乎没有什么好处,否则的话以太祖之英明,为什么会禁海。
  
      对于开海之利弊,说实话朱厚照还真的了解不多,所以神色专注的看着楚毅,想要听听楚毅有什么见解。
  
      楚毅缓缓道:“陛下可知江南之地,为何那么的繁华、富裕?”
  
      朱厚照犹豫道:“难道说这和开海有什么关系吗?”
  
      楚毅轻笑道:“正是因为朝廷禁海,所以才导致江南沿海之地,海商众多,这些海商每年自海上所获得的利益之大,只怕超乎陛下的想象。”
  
      朱厚照惊讶道:“不是说海外皆是蛮荒之地,这般蛮荒之地,又有什么利益可图,那些海商又如何获得暴利?”
  
      在朱厚照的印象当中,他的那些老书都曾言中原之地地大物博,物华天宝,乃是世界之中心,华夏之外,尽皆是蛮荒之地,至于说海外,那就更是蛮荒之中的蛮荒。
  
      楚毅冷笑一声道:“是吗,若是海外果真是那样的蛮荒之地的话,那么江南之地的那些海商一个个身家百万,他们的银子难道说都是大风刮来的不成?”
  
      说着楚毅看着朱厚照道:“陛下不妨想一想,两宋之时,中原大半沦陷,而宋庭又靠着什么支撑起了那层出不穷的岁币以及冗官、戎兵,那可是上百万之多的禁军需要朝廷供养,可是自始至终,宋庭都没有因为赋税而发愁过,这又都靠了什么?”
  
      朱厚照眼中闪过一道亮光,脱口而出道:“海贸,朕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史书之上记载,两宋之时商贸繁华,尤其是海贸兴盛,宋庭正是靠此才获得源源不断的赋税以支撑起那庞大的禁军以及官员体系。”
  
      这会儿都不用楚毅继续提醒,朱厚照发散思维道:“既然两宋之时海贸便非常之繁华,没有道理到了我大明便一蹶不振,海外之地一下子变成了不毛之地啊!”
  
      楚毅轻笑道:“陛下,海外之地非但不是什么不毛之地,反而是一处处的宝地,远的不说,单单说东瀛小国,陛下可敢想象,那区区小岛之上,一座唤作石见银山的银矿所在,储银以亿计!”
  
      “什么!”
  
      朱厚照不由的失态的惊呼一声,睁大了眼睛盯着楚毅,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如果不是看着楚毅一副神色郑重的模样,朱厚照都要怀疑楚毅是不是在同他开玩笑了。
  
      什么银矿储银竟然以亿计算的,那是什么概念啊,几乎相当于大明几十年的税收总额啊。
  
      只是想一想那数字,朱厚照便禁不住有一种派大兵将那银矿给抢占了的冲动。
  
      盯着楚毅,朱厚照眼睛有些发红,声音颤抖道:“大伴,你不会是在骗朕吧,这世上真的有如此之储量惊人的银矿,那……那可是数以亿计啊!”
  
      楚毅一点都不奇怪朱厚照的反应,甚至可以说朱厚照的反应在他的预料当中,莫说是朱厚照了,恐怕任何一个人听到一处银矿竟然蕴含着以亿计的银子的时候都会如朱厚照一般。
  
      也就是楚毅,别人又如何知道那石见银山到底是一处多么惊人的银矿,尤其是眼下石见银山尚未被发现,要知道十几年之后,石见银山被发现,单单是这一处银矿,每年所开采出来的白银就以百万两计,其中还不包含伴生的金矿。
  
      缓缓点了点头,楚毅看着朱厚照道:“陛下,臣可曾骗过陛下,更何况这等事情,臣也不敢胡言乱语!”
  
      朱厚照这会儿稍稍消化了一下楚毅带给他的震撼,他自然清楚楚毅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面欺骗于他,也正是因为如此,朱厚照才这么的震惊。
  
      楚毅嘴角挂着几分笑意,既然已经刺激到了朱厚照了,那么就再一把火。
  
      只听得楚毅缓缓道:“陛下可知在大海的对面,有一方大陆,在那一方大陆之上有着可以让我大明子民再也不用饱受饥饿威胁的天赐良种,同样蕴含着众多的银矿、铁矿、金矿,可以说是一处处的宝地啊。”
  
      楚毅一点都没有说谎,大明后期几乎以白银为货币,数以亿计的人口却能够以白银为货币,可想而知,大明国内到底有多少的白银。
  
      然而华夏自古便是白银贫瘠之地,单单靠自身产出,又怎么可能会在市面上有那么多的白银流通。
  
      说到底,这么多的白银几乎九成都是外来,其中日本白银占了极少的一部分,最大头的便是美洲白银。
  
      通过海外贸易,数以亿计的白银源源不断的流入大明,及至大明末期,雄霸大明沿海之地的郑芝龙、郑成功父子单单靠征收海上过路费,每年都能够收取数百万两的过路费,可见这一时期,自海外流入大明的白银究竟有多么多。
  
      虽然说眼下海外白银还没有大量流入国内,那是因为大明朝政还算稳定,禁海的效果多多少少还在,但是在等数十年之后,大明国力开始衰弱,沿海倭寇横行,海商势力大增,海外贸易暴涨,自此源源不断的白银开始流入国内。
  
      不过就算是如此,通过那些海商,每年流入大明的白银都在以一个惊人的速度在暴涨。
  
      若非如此的话,江南之地又如何那般繁华,楚毅也不可能轻松抄没出那么多的白银。
  
      甚至就是吕文阳府上所抄没出来的那么多的白银,这其中差不多有一半左右都是吕文阳借着自身漕运总督之便,疯狂走私,进行海外贸易所攫取的利益。
  
      【月票,月票,冲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