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二百三十九章 林家有大难,诸天最强大佬第239章 林家有大难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二百三十九章 林家有大难
看着自己父亲脸上的神色变化,就算是林平之也知道自己这次可能真的是闯祸了,不禁哭丧着脸道:“父亲,孩儿……”
  
  林振南深吸一口气,狠狠的瞪了林平之一眼,转过身来,向着那两名亲兵拱手一礼道:“林某见过两位将军!”
  
  两名亲兵倒也没敢自居身份,见状连忙道:“我等不过是伯爷麾下的亲兵而已,可算不得什么将军。”
  
  定武伯程向武来到福州招兵那也不是一日两日了,他们林家在福州城那也不是小门小户之家,自然知晓一些关于程向武的事迹。
  
  程向武如何在军中崛起,甚至因为军功而被封为伯爷,这可是在天下将流传,广为人知的。
  
  哪怕是程向武被许多文人视作阉贼楚毅的爪牙,但是不可否认,程向武的军功那是实打实的,这一点没有人可以反驳,尤其是对方还因此而受封为大明堂堂的伯爵。
  
  大明文武臣子想要获得爵位可是最为艰难的,非军功不可封爵,这是历代大明皇帝所恪守的。
  
  这一点只看大明自成祖之后便很少有勋贵之臣出现就可以看出一二,一方面是因为大明对外大战少了许多,军人没有了立下功勋的机会,自然也就没有多少人能够获得封爵,同时也可以看出大明历代皇帝对于爵位的吝啬,这也就反衬出大明爵位的尊贵之处。
  
  林振南很清楚这位定武伯就是一位纯粹的武人,而且还是身负大明爵位的武人,在这福州城当中,哪怕是知府大人从心中看不上对方武人的身份,却也不敢招惹对方。
  
  毕竟天下间盛传程向武就是阉贼楚毅的爪牙,谁不知道当今天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就是楚毅这位大总管。
  
  任何官员只要招惹了这位,那就等着倒霉吧,而程向武背后的靠山乃是楚毅,可想而知,没有几个人敢去招惹这位伯爷的。
  
  小心的将两名亲兵请进客厅之中,奉上了茶水,林振南看了林平之一眼,脸上带着几分苦笑向着两名亲兵道:“两位军爷,林某膝下只有平之这么一子,却是不忍其入了军籍,不知伯爷那里如何才能够通融一二?”
  
  两名亲兵对视一眼,只听得其中一人看了林振南一眼道:“林镖头我家伯爷的决定鲜少有人能够改变,不若林总镖头前去见过我家伯爷,说不定我家伯爷会高抬贵手,放过林公子一马!”
  
  林振南微微点了点头,向着两名亲兵一礼谢过道:“林某多谢两位,我这便带小儿前去拜见伯爷!”
  
  两名亲兵带着林振南直奔程向武在福州城的落脚之地而去。
  
  城外一座军营当中喊杀之声不绝于耳,虽然说楚毅命程向武前来沿海之地招募水师的将士,程向武挑选了一批水性极佳的青壮,聚拢于军中,不过这训练却是没有落下。
  
  还没有接近军营,林振南就听到那一阵阵的喊杀声传来,心头震撼不已。
  
  林振南常年走镖,山南海北可以说都曾去过,各地的士卒那也都见过,可是像程向武军中这般操练的热火朝天的还真的没有见到过。
  
  有这般的劲头,只要兵员不是太差,那便可以算的上是一支精兵了。
  
  就在林振南心中想着这些的时候,前去营中通秉的那名亲兵这会儿手持令牌而来。
  
  在那亲兵的引领之下,把守营门的士卒验过了令牌这才将林振南还有林平之他们放进军营重地。
  
  走进军营当中,顿时就见一队队的士卒在公子的伍长、小旗、总旗官的率领之下进行着操练,只看那架势便可见这一支人马已经颇有几分军容,相信继续操练下去的话,要不了半年时光,就能够获得一支精锐兵马。
  
  穿过一些营帐,远远的就能够看到一座帅帐,正是这一支队伍的主帅,定武伯程向武的帅帐。
  
  程向武显然已经从城中回到了营中,否则的话也不用林振南入军营前来拜见程向武了。
  
  不过程向武乃是武人,这会儿却并没有在营帐当中呆着,反而是在营帐前的一片空地之上演练枪法。
  
  四周俱是程向武的亲兵护卫,一个个两眼放光的看着自家伯爷在场中犹如蛟龙一般,那精妙的枪法看的他们眼花缭乱。
  
  等到林振南在亲兵的引领下行至近前的时候,刚好看到正在演练枪法的程向武。
  
  一看之下,林振南不由的心中一惊,林振南的一身修为放之江湖之上最多也就是二流人物罢了,所以说其武道修为并不怎么样。
  
  可是这并不代表林振南眼力劲差啊,只看了一会儿,林振南心中便暗暗震惊不已,因为程向武所展露出来的那一身军中杀伐武力要远远的超乎他的想象。
  
  林振南自问以自己的修为如果说入场同程向武交手的话,他甚至都不敢保证自己能够撑过三招。
  
  心中惊骇程向武一身武力之强悍,正当林振南走神的功夫,突然一道寒光直奔其而来。
  
  林振南几乎是本能的一声惊呼,身形一晃,就见那长枪擦着他的身子而过,一旁看的程向武练枪如痴如醉的林平之不由惊呼一声,下意识的向着程向武一拳打了过去口中喝道:“不要伤害父亲!”
  
  程向武收枪而立,一只手稳稳的将林平之打过来的拳头抓在手中,这会儿林振南反应过来,看到林平之竟然一拳打向程向武不由的神色大变,噗通一声拜倒于地,惊骇道:“平之年幼无知,冒犯伯爷之处,还请伯爷能够见谅。”
  
  手微微一抖,林平之只觉得一股大力传来,身子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这才稳住了身形。
  
  看着程向武,林平之眼中满是惊色。
  
  程向武上前一步将林振南扶了起来,好爽大笑一声道:“尊驾便是名动福州城的福威镖局总镖头林振南,临林总镖头吧!”
  
  林振南一脸苦笑道:“区区贱名,却是污了伯爷尊耳!”
  
  程向武摆手道:“程某不过是一介武夫,侥幸于军中立了些军功,得了总管与天子厚爱,这才能够有今日之造化,林总镖头大可不必拘谨。”
  
  话是如此说,可是林振南到底是押镖走南闯北,很多时候都要同官府打交道,他比许多江湖中人更清楚官府的能量。
  
  正因为清楚官府的力量有多强,所以林振南才会对程向武这位大明伯爷这般的敬畏。
  
  说句不好听的,他林家别看在江湖之上小有名气,在这福州城也算得上是豪绅之家,可是真的要是得罪了官府的话,他们林家一夜之间就能够家破人亡。
  
  林振南没有从程向武身上感受到什么恶意,心中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向着程向武恭敬道:“伯爷,小儿无知,却是得了伯爷看重,录为伯爷麾下士卒,这是小儿之荣幸,昔日林某也曾与楚督主有过一面之缘,可怜我林家只有平之这么一根独苗,还请将军能够照拂一二,也好让我林家不至于自此断了香火传承。”
  
  林平之不由的一愣,愕然的看向自己父亲,难道自己父亲前来不是为了向这位伯爷求情,放自己离开军营的吗,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却是成了希望对方能够照顾自己一二,这是要让自己进入军营了吗?
  
  一想到这点林平之心中便禁不住有些惶恐不安,那可是军营啊,他虽年幼,却也知道军营是一处什么样的所在,不遇战事也就罢了,一旦遇到了兵荒马乱的,一个不小心那可是有可能会丢了性命的。
  
  程向武闻言不禁惊讶的看着林振南道:“哦,林总镖头竟然同总管大人有过一面之缘?”
  
  林振南尴尬一笑,他所说的一面之缘不过是自夸之词罢了,不过为了林平之,林振南也只能硬撑着道:“当初在江南之地,却是侥幸与督主有过一面之缘。”
  
  程向武不由的哈哈大笑道:“不曾想竟然还有这般的关系,本将军先前见林平之资质不差,见猎心喜想要将之收为亲卫,如今林总镖头既然这么说,本将军却是不好强求,我这便派人除去林平之之名便是。”
  
  林振南闻言眼中闪过犹豫之色,看了看林平之,深吸一口气,向着程向武一礼拜下去恭敬道:“林某斗胆,还请伯爷能够将平之这孩子收在身边做为亲兵,能够得伯爷调教,也是这孩子的福分。”
  
  程向武又不是傻子,林振南分明是不愿意林平之成为军伍中人,这会儿却是又恳请他将其留在身边,这自然是让程向武心中颇为不解。
  
  不过看林振南那一副诚恳的模样,程向武目光看向林平之,缓缓道:“林平之,这件事情就由你自己来决断吧,本将军给你一个机会,是留下做为本将军的亲卫,还是离去,由你自己选择,无论作何选择,本将军都会如你所愿。”
  
  一旁的林振南闻言立刻向着林平之道:“平之,伯爷如此厚爱于你,还不上前叩谢伯爷大恩!”
  
  林平之一脸不解的看着林振南,他不知道自己父亲为什么会突然之间改变主意,可是看自己父亲眼中的严厉之色,林平之知道,自己父亲不是在开玩笑,而是真的要他加入军中。
  
  犹豫了一番,林平之看了林振南一眼,深吸一口气,上前一礼拜倒在程向武身前恭敬道:“平之蒙伯爷厚爱,愿为将军账下一小兵,为伯爷效犬马之劳!”
  
  程向武看着父子二人,虽然说他不知道为什么林振南突然之间改变了主意让林平之加入军中,不过从一开始,程向武就看中了林平之的资质,先前答应给林平之一个选择的机会,也是因为林振南说同楚毅有过一面之缘的缘故。
  
  现在林平之父子做出了选择,程向武大笑道:“好,本将军麾下又得一良才矣!”
  
  林振南看着程向武,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这会儿程向武拍了拍林平之的肩膀道:“本将军给你三天假期,你可以同你父亲回城处理一下家中事务,三日之后当准时回营,否则当以逃兵处理!”
  
  林平之恭敬道:“平之遵命!”
  
  林振南向着程向武恭敬道:“林某多谢伯爷!”
  
  目送林振南父子二人离去,一名程向武的心腹不禁好奇的向着程向武道:“伯爷似乎对那林平之另眼相看,难道说这人真的同大总管有什么关系吗?”
  
  程向武瞪了那名心腹一眼,眼中闪烁着精芒道:“本伯当初拜别大总管之时,总管大人无意之间提了这福州城林氏父子一句,或许是总管大人无心,可是不管怎么样,能够入了总管法眼,这林氏父子肯定没那么简单。”
  
  心腹眼中闪过一道讶异之色道:“所以将军便想法将那林平之收入军中。”
  
  程向武轻笑道:“这对于本伯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可是这林氏父子如果说真的有什么地方值得总管看重的话,那本督今日之举,他日或许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谁说程向武只是一个莽人,一个没有头脑的武夫也不可能会被楚毅那么看重并且委以重任。
  
  组建水师这么重要的事情,几乎关系到楚毅未来开海是不是能够顺利,楚毅能够将之交给程向武来处理,足可见程向武绝对不像外人所认为的那样只是一个武夫。
  
  却说林平之父子二人离开了军营,出了军营,林平之便忍不住向着林振南道:“父亲,你方才为何要让孩儿加入军中。”
  
  林振南看着林平之,长叹了一口气道:“不要怪为父,若非是我林家将有大难临头的话,为父也不会让平之你进入军中搏命。”
  
  “什么?我林家有大难?”
  
  林振南看着林平之那一副震惊的模样,自怀中将一封信函取出,递给林平之道:“如今你已经长大成人,此番更是入了军,那么一些事情,为父也就不瞒你了。”
  
  林平之颇为不解的将那信函接过,看着信函的内容,林平之脸上神色不禁大变,惊道:“青城派竟然要向我林家问罪!”
  
  林振南点头道:“我林家在这福州城虽然算得上是豪绅之家,可是比之那青城派来却是差了太多,尤其是那余沧海心胸狭窄之辈,此番我们林家被其抓住把柄,为父担心余沧海不会善罢甘休。”
  
  莫说余沧海之恶名在外,单单是看那信函之上所流露出来的那种问罪的口气,傻子都能够看得出余沧海此番前来福州,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林家。
  
  林平之一脸惭愧之色道:“父亲,都怪孩儿莽撞,失手杀了那青城弟子,为我林家招此大祸。”
  
  林振南拍了拍林平之的肩膀道:“可能是为父杞人忧天了,或许到时候能够同青城派化干戈为玉帛也未可知!”
  
  林平之摇头道:“父亲莫要自欺欺人,平之虽然年少,却也听闻那余沧海的为人,此番余沧海若非是有所图的话,区区一个弟子,又如何会劳动其大驾,远隔千里自川蜀之地来到福州,对方兴师动众而来,摆明了这件事情不可能轻易了结。”
  
  林振南不禁一脸惊喜的看着林平之,林平之自小被他还有夫人给宠坏了,少年心性,可谓是不懂人心之险恶,不曾想林平之竟然有这般的见识,能够说出这么一番见解来,如何不让林振南惊喜万分。
  
  不得不说军营之中走了一遭,亲眼目睹自己父亲跪地恳请程向武的一幕给林平之带来极大的刺激,让他一下子意识到自己平日里所闯之祸端给自己父亲带来何等的影响,也让林平之从中获得了极大的教训,整个人成长了许多。
  
  若是没有楚毅这么一个翅膀扇动的话,林平之从一单纯少年经历一系列的人生变故,最终成为一心复仇的可怜人,只能说林平之若是能够多懂一些人心险恶,或许也不至于落得那般田地。
  
  【继续码字,还有一大章,求月票。】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搜狗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