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二百四十二章 莽夫,莽夫!,诸天最强大佬第242章 莽夫,莽夫!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二百四十二章 莽夫,莽夫!
十几名亲卫轮流以精钢铸就的铁棍敲打在其精壮的身子之上,程向武却是如同钢铁浇筑而成,打在身上仿佛没有一点痛觉一般。
  
  一众亲卫看着程向武那一身横炼功夫一个个既是羡慕又是高声叫好,显然程向武虽然贵为伯爷,可是在军长却是一点架子都没有,他身边的这些亲卫对其也非常的亲近。
  
  正当程向武收功准备冲洗一番的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远远的便高声呼喊:“伯爷,大事不好,大事不好啊!”
  
  目光一扫,程向武就见一名亲卫惊慌失措的跑了过来,顺手接过衣衫穿在身上,程向武虎目一瞪冲着那名亲卫喝道:“慌什么慌,好好说话,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福州之地,就算是天大的事情,他定武伯也足可以摆平。
  
  两名亲卫气喘吁吁,可见他们一路跑过来,到底有多么的急,稍稍稳住了气息,其中一名亲卫便道:“伯爷,胡一刀什长被杀,林平之什长一家被血屠,足足近二十名亲卫队兄弟全部被害……”
  
  噗通一声,两名亲卫虎目含泪,跪倒在地向着一脸震惊之色的程向武哭求道:“伯爷,您一定要为兄弟们报仇啊!”
  
  程向武听了先是震惊以及难以置信,继而面色铁青,胸腔之中一股怒火上涌,仰天一声怒啸。
  
  震怒的程向武一把将其中一名亲卫抓住,睁大了眼睛吼道:“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究竟是什么人,敢杀本伯爷的亲卫。”
  
  那亲卫摇头道:“我们听到林什长他们发出的求救号角赶过去的时候,所有人皆已经被害,现场除了兄弟们的尸体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发现。”
  
  程向武深吸一口气吼道:“着甲,本将军亲自去查看,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敢如此欺我亲卫。”
  
  很快程向武便披挂整齐,一身甲胄,手持长矛,身后一队亲卫犹如一阵风一般冲出了军营。
  
  迎面纵马而来的正是奉了楚毅命令前来查看的曹少钦。
  
  曹少钦刚好看到程向武面色铁青的率领一队人马自军营当中冲出,脸上带着几分疑惑冲着程向武高呼道:“定武伯,定武伯,曹少钦拜见!”
  
  在曹少钦看到程向武的时候,程向武同样也是看到了曹少钦。
  
  满腔的怒火稍稍压下去一些,程向武冲着曹少钦拱手,疑惑道:“曹公公,您素来不离督主左右,何故至此?”
  
  曹少钦微微一笑道:“督主距离福州城不过数里,突然之间闻得定武伯一声长啸,督主担心定武伯这里有什么变故,特意令咱家前来查看。”
  
  说着曹少钦疑惑道:“定武伯这般急匆匆出营,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程向武没想到楚毅竟然会出现在福州,按说他应该亲自前去相迎才是,可是这会儿程向武满脑子想的就是抓住凶手,为自己手下的亲卫报仇。
  
  咬着牙,程向武道:“就在方才,有人血屠了本伯麾下数十名亲卫,本伯震怒,却是不曾想惊动了督主。”
  
  “什么?竟然有人敢杀伯爷麾下亲卫?”
  
  曹少钦脸上满是惊讶之色,程向武是什么人,曹少钦做为楚毅的心腹自然心中再清楚不过,可以说程向武绝对是楚毅在军方的臂助之一,能力极强,尤其是手下士卒绝对可以称得上是精锐中的精锐。
  
  这福州城之中竟然有人能够血屠程向武手下数十名亲卫,猛然之间,曹少钦想到了一个可能。
  
  海商。
  
  东南之地的海商比之江南更为猖獗也更为胆大包天,楚毅之所以转道福州,未尝没有担心程向武安危,特来叮咛一番的因素。
  
  没有注意到曹少钦的神色变化,程向武冲着曹少钦拱手道:“曹公公,请替我向督主请罪,本将军必须要赶去捉拿凶手,待我拿了凶手,定然前去向督主请罪。”
  
  看程向武那一副面色铁青的模样,曹少钦倒是能够理解这会儿程向武的心情,拱手道:“定武伯且去,督主那里,咱家自然会替定武伯解释的。”
  
  感激的看了曹少钦一眼,程向武冲着曹少钦拱手,然后喝道:“我们走!”
  
  顿时一众亲卫紧跟着程向武直奔着福州城而去。
  
  福州城守门的士卒这会儿眼看着程向武率领一众亲卫而来,哪里敢上前阻拦,眼睁睁的看着程向武率人冲进城去。
  
  大家面面相觑,平日里程向武手下的士卒可是非常守规矩的,极少如现在这般横冲直撞,尤其是定武伯程向武,驻扎在城外那么久,他们也只见过其入城那么两三次而已。
  
  守门官叹道:“也不知道这城中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竟然会惊动这位。”
  
  福威镖局门前,这会儿所有赶到的亲卫将四周封锁了起来,保持现场完整,不许任何人接近。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胡大力等三位什长望去,正看到一道魁梧的身影纵马而来,不是他们家伯爷又是何人。
  
  纵马而来,程向武一个翻身下马,自有亲卫上前将马儿牵到一旁,胡大力三名什长齐齐拜倒在程向武身前,痛声道:“属下拜见将军。”
  
  程向武冷哼一声道:“闪开!”
  
  直接推开胡大力几人,几步便冲到那些亲卫尸体边上,看着近二十名亲卫无声无息的倒在血泊当中,程向武不禁面色铁青,握紧拳头吼道:“是谁,到底是谁。”
  
  胡大力三人上前,只听得胡大力道:“将军,我们听到那号角声赶来便已经是这般了,从听到号角声到赶来也就只有半盏茶功夫,对方能够连杀我们二十名亲卫兄弟,只怕不是一般人。”
  
  一名哨探出身的什长指着地上散乱的脚印道:“将军且看,从这地上的脚印来看,对方一行差不多有十多人,从血迹来看,胡一刀什长他们也不是没有战果,对方同样有人伤亡,只是对方实力强劲,临走的时候尚且能够将同伴的尸身带走。”
  
  眼中闪烁着凶戾之色,程向武道:“说,还有什么发现!”
  
  那名什长指着一片血泊道:“如果属下所料不差的话,这里应该便是那些人死后所留下的,还有一点就是,林什长父子不见了。”
  
  程向武深吸一口气,目光扫过地上所有的尸体,咬牙道:“给我传知府前来,同时吩咐下去,封锁四门,三日之内,只准进,不准出。”
  
  立刻就有亲卫赶去传令。
  
  程向武看了胡大力一眼,伸手在胡大力肩膀之上拍了拍道:“胡大力,你去军营传我令,调一千士卒入城,本将军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将凶手给找出来。”
  
  四周不少人看向这边,指指点点,程向武眼中闪过一道精芒道:“冯小六,你立刻带人前去询问四周百姓,看看今日到底有什么人前来福威镖局,是否有人看到亲卫队被杀的那一幕。”
  
  冯小六正是那名哨探出身的亲卫队什长,闻言立刻躬身领命道:“属下领命。”
  
  程向武摆了摆手道:“记得,悬赏纹银,但凡是有人能够提供凶手线索者,本伯爷定不吝重赏。”
  
  很快四城封闭,知府林广文匆匆而来,陡然得知定武伯程向武的亲卫队员在城中被人血杀,林广文当即就懵了。
  
  他身为文人,对于武人那是自然瞧不上,尤其是像程向武这般被打上了阉党走狗符号的武人,所以说自从程向武前来福州,林广文也就同程向武见了一面。
  
  如今城中发生如此血案,他这位知府却是不见程向武都不行,当他赶到的时候,程向武当即冲着林广文喝道:“林知府,你可真是一位好知府啊,在你治下竟然藏匿着这等凶残之徒,连本伯爷手下的亲卫都敢杀,他们是不是想要造反啊。”
  
  林广文皱了皱眉头,心中怒骂程向武粗暴无礼,不过脸上却是挂着几分笑容道:“伯爷息怒,林某闻知凶案心中甚为痛惜,定当协助伯爷将凶手捉拿归案。”
  
  一甩衣袖,程向武不屑的看了林广文一眼道:“哼,希望知府大人能够给我抽调一批对福州城内无比熟悉的衙役过来,本伯爷要大索全城。”
  
  几乎是本能一般,林广文惊呼一声道:“不可啊!”
  
  “嗯!”
  
  程向武冷哼一声,眼中闪烁着凶光瞪着林广文,一股浓郁的煞气扑面而来,只将林广文给吓得踉踉跄跄后退了两步。
  
  林广文深吸一口气道:“伯爷,福州府衙役足可以搜索凶手,伯爷抽调大军入城,是何道理?若是如此的话,还要我府中衙役何用?”
  
  眼睛一眯,程向武盯着林广文咧嘴冷笑一声道:“哦,如此说来,林知府是有把握将凶手抓住交给本伯了,若是如此的话,那却是再好不过,本伯可以不调兵马入城,可是如果入夜之前,本伯见不到凶手的话,那就不要怪本伯不客气!”
  
  林广文顿时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指着程向武道:“你……你,莽夫……莽夫……”
  
  【第二更送上,五更起步,接下来就是月票加更,码字去,敢砸就敢爆,月票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