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二百四十三章 脸好疼!,诸天最强大佬第243章 脸好疼!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二百四十三章 脸好疼!
程向武一巴掌抽飞了林广文,冷笑一声道:“老子早看你这腐儒不顺眼了,竟然敢对朝廷堂堂伯爷不敬,就算是打肿你的脸,你又能如何!”
  
  捂着嘴,牙齿掉了一地的林广文面色无比难看,他先前的确是想方设法的为难程向武,将架子摆的足足的,眼见程向武没有入城,只当自己镇住了程向武,却是不曾想今天竟然会被程向武如此打脸。
  
  可是林广文哪怕是有无尽的羞怒,却也找不到理由,因为程向武的的确确就是天子亲封的大明伯爷,堂堂勋贵之尊,他这位知府见了那是必须要恭敬行礼拜见的,否则的话那就是失礼之罪。
  
  林广文眯着眼睛,眼神之中满是痛恨之色,只可惜他手无缚鸡之力根本就奈何不了身材魁梧的程向武,猛地一甩衣袖转身便走。
  
  程向武只是冲着林广文的背影道:“林知府,一盏茶之内,若是本伯爷看不到衙役的话,那就不要怪本伯爷不讲道理了。”
  
  脚步一顿,林广文身影远去。
  
  一名亲卫低声道:“将军,这位知府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咱们平日里入城可是听不少百姓言及这位知府贪墨严重,数年知府,至少搜刮了数万两的白银。”
  
  程向武摆了摆手道:“他是不是好东西,本伯爷没兴趣,眼下最重要的是找出凶手,敢杀我程向武的人,天涯海角,本伯爷也绝不罢休。”
  
  一众亲卫闻言,感受到程向武言语之中的决心,一个个心中感动。
  
  行至近前,程向武一个一个的看过倒地的亲卫,双目微闭,缓缓道:“将兄弟们的尸体收敛好,本伯要将他们风光大葬!”
  
  这边程向武手下亲卫小心翼翼的收敛一众亲卫的尸身,却说余沧海携裹了林平之、林振南父子二人带着门人弟子的尸身匆匆离开福威镖局。
  
  一座荒败的院子之中,余沧海等人眼见没有追兵,一个个的松了一口气。
  
  余沧海看着地上五名弟子的尸体,脸色自然不怎么好看,他这次出川带来的可都是青城的精英弟子,却是不曾想对付福威镖局,一个弟子没有折损,却是让一群丘八给弄死了五名弟子。
  
  本来也就十多名弟子,这会儿死了五名,一下子锐减到了八名,甚至其他几名弟子身上还有人负伤,可以说这一次,余沧海除了抓来了林振南父子二人,根本就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如果说这次不能从林振南父子口中得到辟邪剑谱的消息的话,那么此番他就真的是亏大了。
  
  不被官府查到也就罢了,一旦被查到,搞不好他们青城派就要吃不了兜着走。
  
  “平之,平之,你醒醒啊!”
  
  林平之伤势极重,身上几乎随处可见伤口,如果不是余沧海手下留情,想要留着林平之来威胁林振南的话,只怕林平之早就被余沧海给杀了。
  
  幽幽醒转过来的林平之看到林振南的时候眼中闪过一道亮光,带着几分欣喜道:“父亲!”
  
  “龟儿子的,这小畜生醒了啊!”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之间响起,不是面色难看的余沧海又是何人。
  
  看到林平之,余沧海就禁不住想到同林平之一起的那些军中悍卒,哪怕是这会儿余沧海想到那些悍不畏死的军中悍卒都禁不住嘴角直哆嗦。
  
  不需要多,如果说有那么三五百名这样的悍卒辅以强弓劲弩围攻他们青城派的话,只怕他们青城派都扛不住。
  
  一脚踹在林平之身上,触动林平之的伤口让林平之禁不住一声闷哼,林振南不禁急道:“余沧海,你想要怎么样?”
  
  余沧海盯着林振南道:“林振南,余某想要什么,你应该比谁都清楚,交出辟邪剑谱,余某可以给你们父子一个痛快。”
  
  林平之恶狠狠的盯着余沧海,口中满是鲜血禁不住冷笑道:“余沧海,你死到临头尚且不自知,真是可笑,可笑啊!”
  
  心中一寒,余沧海脚下猛地发力,只让林平之口中再次喷出一口鲜血,盯着林平之,余沧海怒道:“都是你这小畜生,要不是你的话,本掌门又怎么可能会同一名大明将领对上。”
  
  “余沧海,放开我儿!”
  
  余沧海一巴掌抽在林振南脸上,怒喝道:“都是你们父子,要不是你们,我怎么可能会如此狼狈。”
  
  堂堂青城掌门带领门下弟子竟然躲在这荒宅当中,他余沧海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这一切皆是因为林振南父子二人。
  
  你一个镖头,儿子子承父业不就可以了吗,为什么偏偏将林平之送到军中,你送到军中也就罢了,还跟了那么一个难缠的将领。
  
  这会儿余沧海那是越想越生气,好在他们做事干净利落,将所有的人都杀了,如此一来没有活口,自然也就不怕被发现。
  
  罗人杰乃是青城四秀之一,最都余沧海的喜爱,这会儿凑到余沧海近前低声道:“师傅,您老根本就没有必要怕那个什么大明伯爷,要我说的话,等到夜深人静,咱们将那伯爷给刺杀了,除非是当场被抓,谁又知道是我们干的呢。”
  
  余沧海眼睛一眯道:“人杰,你要知道,那位可是军中将领,据说一身功夫相当强悍!”
  
  罗人杰不禁笑道:“师傅也太高看了那程向武了吧,师傅没听人说吗,这程向武之所以能够被封为伯爷,完全是因为他投靠了阉贼楚毅的缘故,若非如此的话,怎么可能会受封伯爵,所以弟子以为,所谓的程向武武力惊人完全就是个笑话。”
  
  说着罗人杰道:“师傅不妨想一想,这大明那么多将领,又有哪一个可以同我们武林中的好手相媲美的。”
  
  余沧海眼睛越来越亮,击掌赞叹,赞赏的看了罗人杰一眼道:“不错,还是人杰你想的明白,师傅却是想差了。”
  
  倒是一旁的林平之看着罗人杰同余沧海之间的对话,眼中满是不屑的冷笑。
  
  二人还真的是太小看了程向武,以往林平之可能也会如同罗人杰、余沧海一般认为大明军中根本就没有什么武道好手。
  
  可是在加入了军中之后,林平之却是发现军中才真的是卧虎藏龙,或许军中九成九的士卒也就是比普通人稍微强了那么一点,甚至有的老弱病残连普通百姓都不如。
  
  但是在那庞大的基数下,军中一样强者众多。
  
  单单是那亲卫队当中,能够在厮杀当中轻易击杀他的人就不下一手之数,更何况是整个军中各级将领。
  
  这些将领最强的几乎能够同江湖上的二流好手相媲美了,当然这些人所习的都是沙场杀伐手段,同江湖中人不是一个路子,往往不被江湖中人放在心上。
  
  余沧海、罗人杰他们小觑程向武也不稀奇,江湖之上,怕是大多数的人都如罗人杰一样的想法,认为军中将领其实也不过如此,他们想杀就杀。
  
  有了解决程向武的法子,余沧海也就安心了许多,这会儿注意力放在了林平之还有林振南二人身上。
  
  长剑指着林振南道:“林振南,我若是你的话就老老实实的交代那辟邪剑谱的下落,也少受一些痛苦。”
  
  林振南只是瞥了余沧海一眼道“余沧海,要杀就杀,辟邪剑谱乃是我林家家传秘籍,除了林某之外,任何人都不知道那秘籍藏于何处,你杀了我们父子,你这辈子都休想得到辟邪剑谱,哈哈哈……”
  
  剑光一闪,顿时就见林振南肩膀之上一块血肉被掀飞了出去,只痛的林振南身子抽搐不已。
  
  “不见棺材不掉泪,余某就不信你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儿子死在自己面前。”
  
  上千大军在军中校尉率领之下轰隆隆涌入城中,百人一队,分作了十队,然后在熟悉福州城地形的衙役的带领之下开始拉式搜查。
  
  好在程向武治军极严,有军纪约束,没有一个士卒敢趁机扰民,倒是让城中百姓对其另眼相看。
  
  十队人马如同一张大一般,缓缓而过,不过盏茶功夫,竟然一下子抓到了几名通缉要犯,只可惜没有发现林平之父子以及凶手的行踪。
  
  程向武就在福威镖局之前坐镇,先前派出去打探消息的亲卫这会儿也已经回来,向着程向武汇报打探来的消息。
  
  “将军,经过我们问询,可以确定有一伙人在今日早上自东门入城,然后于街边茶肆问询了福威镖局的下落,带着几分川蜀之地的口音,一行大概十几人入了福威镖局,没有多久那些人出来,便同林什长他们发生了冲突。”
  
  光天化日之下,余沧海他们一行人光明正大的入城,甚至还向人打探福威镖局的所在,不查也就罢了,只要稍加一查,轻松就能够查到他们的行踪。
  
  程向武微微颔首道:“除了这些之外,可还有其他的线索吗?”
  
  马小六沉吟一番道:“有人听到他们对话,有人以师兄弟相称,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差不多可以确定,这一伙人应该是来自于川蜀之地的某一家武林门派。”
  
  【已经涨了一千票了,需要加五更,有兄弟说跳蚤要完蛋了,切,区区五更,今天先加三更,明天爆个六更轻松加完,跳蚤扛得住啊,行不行啊大佬们,你们的月票呢,砸过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