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二百六十章 让楚毅亲自登门谢罪!,诸天最强大佬第260章 让楚毅亲自登门谢罪!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二百六十章 让楚毅亲自登门谢罪!
    等到杞明道人接到消息匆匆赶来的时候,青城派弟子已经被屠杀了七七八八了,只有十几名弟子浑身鲜血的免力支撑着。
  
      四周数十名锦衣卫、西厂番子将这十几名青城派弟子团团包围,可能一个冲击,青城派弟子便要被屠尽了。
  
      “啊,杀我青城弟子,老道和你们拼了!”
  
      看到冲出来的杞明道人,雨化田只是瞥了一眼,流露出几分失望之色,尖声道:“本以为青城派好歹也是蜀中数一数二的大派,门中会有高手,不曾想竟然只有这点修为。”
  
      看得出雨化田是对青城派有些失望,他此番前来一方面是为了尽善尽美的完成楚毅的吩咐,另外一方面也是想要寻一个不弱的对手。
  
      修炼葵花宝典,雨化田进展飞速,虽然说不如楚毅,但是一身修为也不比曹少钦差到哪里去,比之江湖之上的顶尖强者来,相差仿佛。
  
      孙益明一个跃身,拔刀劈向杞明道人。
  
      论及修为孙益明身为锦衣卫千户,他可不是那些只有其名,而没有什么实权和实力的千户官,一身修为比之杞明道人来丝毫不差。
  
      但是杞明道人明显是被青城派的惨状给刺激到了,完全就是一副拼命的架势,一出手便将孙益明给压制住。
  
      也就是孙益明修为不差,否则的话,还真的可能会被杞明道人给杀了呢。
  
      雨化田摆了摆手,就见其身旁一名背着双剑的青衣无眉剑客走出,双剑在手,一步跨出,漫天剑光向着杞明道人席卷而来。
  
      杞明道人心中一惊,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仗剑格挡,整个人被震退好几步看着青衣剑客惊呼一声道:“无眉双剑!”
  
      就在杞明道人道出那青衣剑客的称呼的时候,最后一名青城派弟子倒地,山上只剩下杞明道人一人。
  
      无眉双剑指着杞明道人道:“杞明道人,还不受死!”
  
      “哈哈哈!”
  
      杞明道人环顾四周,凄凉无比大笑,恶狠狠的看了雨化田一眼,大叫道:“祖师啊,杞明无能,致使青城覆灭,杞明来了!”
  
      下一刻杞明道人不闪不避,直接扑向无眉双剑。
  
      无眉双剑皱了皱眉头,双剑刺出,就见杞明道人身中双剑,然而其手中长剑也刺中了无眉双剑的肩膀。
  
      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杞明道人身子一个踉跄,盘坐于地,脑袋耷拉,没了气息。
  
      余沧海这会儿如同疯子一般口中大笑不已,雨化田上前看了余沧海一眼,伸手按在余沧海头顶之上,葵花真气轻吐,刹那之间余沧海笑声顿止,七窍之中鲜血流淌而出。
  
      一名番子连忙递上崭新的手绢,雨化田轻轻擦拭着双手,缓缓道:“收拾一下,能带走的财物尽皆带走,剩下的一把火烧了吧!”
  
      青城派覆灭的消息直到第三日方才被平日里负责给青城派送菜的山下农夫给传出去,青城一门上百人尽皆覆灭,就连山门都毁于大火之中,顿时整个蜀中为之震动。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雨化田一行人前往青城山根本就没有遮掩自身行踪,所以没有多久便被江湖中人得知了消息。
  
      青城派被朝廷所覆灭的消息传出,整个江湖都为之震动,同样青城派行刺朝廷命官惹得朝廷震怒,派出锦衣卫、西厂踏平青城派,一下子镇住了不少江湖中人。
  
      平日里朝廷对于江湖中人根本就不怎么约束,久而久之便助长了江湖中人的嚣张气焰,甚至有江湖中人暗杀朝廷官员而逍遥法外。
  
      然而这一次,余沧海却是撞到了铁板之上,甚至还拖累的传承了上百年的青城派就此毁于一旦。
  
      不管江湖之上掀起了何等的波澜,却说楚毅这会儿已经离开了福州,直奔着建阳县而去。
  
      福建建阳县乃是朱熹之故里,准确的说朱熹生于南剑州尤溪,葬于建阳黄坑。
  
      做为集儒家理学之大成者,其思想起于宋,大兴于元明,尤其是在元朝统治者的大力扶持下,理学一脉已然成为当今儒家之主流,及至今时今日,天下儒家文人,十之八九皆是信奉理学一脉,几朝几代下来,愣是将朱熹捧上神坛,配享孔庙,被尊之为朱子。
  
      数百年下来,在朝廷的扶持下,朱熹一脉已然扎根于建阳,凭借着于天下文人当中仅次于孔家之地位,朱熹一脉可谓是枝繁叶茂,繁衍昌盛,偌大的建阳县差不多完全成了朱家的地盘。
  
      建阳县之田亩数十万亩尽皆在朱家之名下,而百姓大多都是朱家之佃户,在建阳县,县令的话甚至都不如朱家一名管事的话有用,朝廷的律令比不过朱家之族规。
  
      一座朱子院不知吸引了多少士子前来瞻仰朱子之遗风,可以说整个建阳县那就是朱家的地盘。
  
      这一日楚毅一行人抵达建阳县,丝毫没有隐藏自身行踪直入县衙。
  
      县衙之中,县令彭春恭敬的拜见楚毅,脸上带着几分苦笑道:“大总管却是不敢亲身前来啊!”
  
      楚毅微微一笑道:“哦,本督为何不该前来,这建阳县难道还是龙潭虎穴不成?大明之天下,本督何处不可去得!”
  
      彭春轻叹一声道:“督主带了朱家嫡三子朱瀚而来,朱家家主已经发话,督主必须亲自登门前去谢罪,否则的话,定不于督主罢休!”
  
      “好大的狗胆,他朱家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
  
      曹少钦一声怒喝。
  
      楚毅眼睛一眯,微微一笑道:“有趣,如此本督主倒是要亲自前去看一看,究竟这些朱熹后人到底有什么依仗,敢让本督亲自登门前去谢罪。”
  
      说实话,楚毅真的很好奇,这朱家到底有什么底气,敢让他前去谢罪。他就不信朱瀚行刺天子的事情朱家一无所知,就算是真的一无所知,那么事后也必然会知晓。
  
      这天下文人士子十之八九皆尊朱子,多多少少都会给朱家几分薄面,传递一点消息还真不是什么问题。
  
      就算是楚毅也不可能彻底遮蔽朱瀚行刺天子失败被抓的消息,他此番带着朱瀚前来更是没有刻意的封锁消息,这种情形下,朱家要是还收不到消息的话,那么只能说朱家徒有虚名。
  
      显然盘踞于建阳县之地的朱家也不是易于之辈,可是朱家之主如果说前来向他妥协乃至求饶楚毅都不会奇怪,但是却放话给他,让他前去谢罪,这就有些令人吃惊了。
  
      朱家敢放出这般的话来,肯定不是脑袋一热做出的决断,就算是一个人傻了,事关朱家数百上千族人,朱家的那些族老们一个个都是老狐狸,绝对不会任由一人坑了他们朱家。
  
      轻轻叩击桌案,说实话,朱家的反应真的是出乎了楚毅的预料,楚毅坐在那里,目光落在县令彭春身上道:“彭县令,你可知这朱家有何依仗?”
  
      虽然说彭春在这建阳县那就是一个傀儡一样的存在,差不多就是个摆设,什么权利都被架空,但是他好歹也是一县之地的县令,多多少少有那么点心腹,别的不行,打探一点消息还是没问题的。
  
      彭春闻言苦笑摇了摇头道:“下官这官当的实在是无趣,县中大小事务皆有县尉、主簿等代劳,下官只需要负责加盖县令大印便是。朱家在县中高高在上,来往者尽皆是高官权贵,文人士子,平日里就算是朱家的一位管事都未必会将下官放在心上”
  
      无论是方立还是唐寅听到彭春这么说皆是一脸的愕然。
  
      在他们想来,朱家因为祖上出了朱熹这么一位朱子的缘故,其后人在县中应该辅助县令治理地方,而朱家一心传播朱熹之思想才对,可是现在听彭春的意思,朱家俨然成了建阳县的土霸王,就连县令都被彻底架空。
  
      唐寅惊讶道:“朱家竟然行事如此之霸道,如此架空县令,难道知府大人那里就不管一管,朝堂之上为何没有人参朱家一本,他们这是想要打造国中之国吗?”
  
      彭春摇头道:“那可是朱子后人,有朱子遗泽在,天下士子十之八九皆尊朱子,其后人自然地位尊崇,谁人敢寻朱家的麻烦,那还不被天下士子之如椽大笔钉死在史之上,遗臭万年啊!”
  
      方立眼睛一眯,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道:“知府那里如何敢招惹朱家,他就不怕头上管帽不保吗?朝堂之中百官自然是站在朱家一方,反正只是一个区区建阳县,那些大人们又怎么会放在心上,至于说天子,百官默契的封锁消息,天子又如何知晓这建阳县之境况。”
  
      说着方立看着彭春道:“彭县令如果说他日能够荣升的话,会不会将建阳县的真实情况上秉天子呢?哦,对了,就算是彭县令愿意,只怕你那奏章都过不了内阁那一关,自然是到不了天子案头!”
  
      听着方立直言,彭春一脸默然,因为方立所说皆是事实,不管他愿意不愿意,这建阳县的消息绝对不可能为天子所知。
  
      第二更了,继续码字,接下来加更,有月票就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