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二百八十二章 暴涨十万气运,诸天最强大佬第282章 暴涨10010气运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二百八十二章 暴涨十万气运
对于岳不群,曹少钦还是有几分印象的,毕竟当初在江南之时,楚毅便流露出对岳不群的看重之意,甚至还将其令牌赠给了岳不群。
  
  后来更是封岳不群为锦衣卫千户,至少在曹少钦看来,楚毅对岳不群那是颇为看重。
  
  为此曹少钦特意派人搜集了关于岳不群的一些情报,从情报当中,曹少钦能够看出岳不群的确是不简单。
  
  现在竟然有消息传来说岳不群失了华山派掌门之位,这在曹少钦看来根本就是难以置信。
  
  华山派到底是什么状况,只要是对华山派有所了解的人就知道,华山就那么点人,可以说全靠岳不群一个人支撑着才没有崩溃。
  
  整个华山派少了谁都行,唯独少不了岳不群,一旦少了岳不群,华山派那还不崩溃啊。
  
  再说了,以岳不群的能力以及对华山派的掌控,又有谁能够从岳不群手中名正言顺的将掌门之位给夺走。
  
  楚毅看着曹少钦睁大了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笑着将手中密奏递给了曹少钦。
  
  曹少奇的确是非常好奇,手腕强如岳不群到底是怎么丢了这掌门之位的,恭敬的自楚毅手中将密奏接过,翻开一看,曹少钦不禁一愣。
  
  “风清扬?”
  
  显然曹少钦对风清扬的名字有几分印象,好歹他为了了解岳不群也曾特地派人收集过华山派的消息。自然清楚华山派曾经也是江湖之上数得着的大派,只是一场剑气之争导致如日中天的华山派就此一蹶不振。
  
  而其中风清扬便是华山派数得着的强者,号称一手剑法打遍天下无敌手。不过传言之中,风清扬早已经身死,不曾想此人竟然没有死,反倒是将岳不群给赶下华山,扶持岳不群大弟子令狐冲登上了华山派掌门之位。
  
  曹少钦皱眉道:“令狐冲?就是那个当初对督主不敬的浪荡子吗?”
  
  楚毅点了点头。
  
  曹少钦将那一份密奏呈给楚毅,轻笑道:“这岳不群倒是能够忍得住,被人夺了掌门之位,换做一般人怕是早就纠集人马杀回去了,他可倒好,竟然还派人给华山派送物资。”
  
  楚毅闻言却是意味深长的笑道:“可不要小瞧了这位君子剑,论及手段的话,风清扬、令狐冲两个人加在一起都不是岳不群的对手。”
  
  微微一愣,曹少钦道:“只可惜岳不群算计再多,他也不是风清扬的对手,除非是他愿意率领锦衣卫调动地方卫所围攻华山派。”
  
  说着曹少钦自己便摇头道:“若是果真如此的话,他怕是早就那么做了,,也不至于会忍了下来。”
  
  楚毅淡淡道:“区区一个华山派而已,没必要太过在意,就由岳不群自己处置吧。”
  
  华山派在江湖之上的确是颇有名气,但是也不被楚毅放在眼中,青城派名头不比华山派小,还不是在楚毅一句话之间落得满门被灭的下场。
  
  只要他愿意的话,一句话就能够灭了华山派。
  
  江水涛涛,山川连绵。
  
  船舱之中,楚毅正在翻看天子赐下的典籍,突然之间,识海之中气运祭坛为之震动。
  
  楚毅神色微微一变,心神沉入识海当中,顿时楚毅禁不住为之惊讶万分,十万气运,就在方才气运足足暴涨十万之多,愣是让楚毅的气运达到了二十二万之多。
  
  这突如其来的气运可是大大出乎了楚毅之所料,先前就曾气运暴涨过一次,后来楚毅知晓,那是天子有后,所以才使得他暴涨数万气运。
  
  然而这一次,可是足足十万之多,这可是比之天子有后,影响到一个王朝传承还要多的气运点,这如何不让楚毅为之惊讶。
  
  毕竟这天下间能够及得上影响一个王朝传承的事情可不多,尤其是还同他有所关联。
  
  十万气运点啊,当初他便是献祭了足足十万气运点才能够来到这一方世界。
  
  如今看着气运祭坛那之上那有形无质的庞大气运,足足二十二万之多。
  
  楚毅心神一动,顿时气运祭坛微微一震,一股讯息传来,想要启动气运祭坛破开世界壁垒离开这一方世界,需要献祭十万气运点,甚至可以花费气运调节两方世界之间的时间流速。
  
  也就是说只要他愿意的话,花费一笔气运点,甚至可以将回归的时间选择到他穿越的那一刻。
  
  关于这些,楚毅先前曾不止一次摸索气运祭坛的能力,却是从来没有得到过一点关于这方面的讯息,反倒是这次有了反应,让他明白他可以他通过气运祭坛调控回归的时间。
  
  不用说,必然是先前气运点不足以触发气运祭坛这方面的讯息,所以楚毅根本就得不到那些关于消息。
  
  得到这个消息,楚毅整个人一下子松懈了下来。
  
  要知道一直以来,楚毅内心深处最放不下的便是其母亲以及小妹,有着这般的牵绊,楚毅一个人在这一方世界当中,除了朱厚照之外,楚毅还真的没有对谁过于重视。
  
  以楚毅两世为人,虽然说被迫借助气运祭坛来到这一方世界当中,却也没有担心过无法回去,真要担心那也是担心两方世界之间的流速问题。
  
  毕竟以气运祭坛的能力,既然能带自己前来,那么肯定也能带着自己回去,现在楚毅得知可以通过气运祭坛来掌控其回归的时间,楚毅总算是彻底的安心下来。
  
  睁开双眼,楚毅身上一直以来因为心中牵绊而隐隐所流露出来的漠然明显淡了几分,整个人看上去好像显得平易近人了许多。
  
  吐出一口浊气,楚毅嘴角微微一翘,难得的露出一丝温和笑意轻声呢喃道:“真好!”
  
  虽然说不清楚这突如其来的十万点气运点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楚毅也没有过于纠结,这气运点到底是如何来的,将来必然会知晓,与其纠结这一点,倒不如好生想一想,如何去收集更多的气运点。
  
  因为楚毅根本不知道,他将来离开这一方世界,如果说要回归到离开那一刻的话到底要献祭多少气运点。
  
  还有就是,气运点对于他来说不只是打破世界壁垒,调整时间流速这么简单,更重要的是气运祭坛的能力一切皆依赖于气运点。
  
  如果说没有足够多的气运点的话,气运祭坛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处,有了这气运祭坛,只要想要利用气运祭坛必然要献祭气运,所以说积攒气运终归是没有错的。
  
  他不知道离开之后再想收集气运到底是困难还是容易,反正在楚毅看来,在这一方世界当中,小打小闹收集一些气运不算太难,可是如果想要收获大量气运那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要知道他花费了那么多年,虽然说有所消耗,却也不过是收集了几万气运点,倒是近期这两笔大额的气运点,却是他努力了十多年才有所收获。
  
  楚毅可以预料,随着他这些年的布局渐渐有所成效,将来必然会有一大笔的气运点收获,但是这也昭示着气运点其实并不是那么容易便能够收集的。
  
  这一方世界如此,料想就算是换做其他世界也是如此,至于说他所在的那一方世界,说实话,楚毅别看在那一方世界当中生活了十多年,但是对于那一方世界了解几乎是微乎其微。
  
  不是说楚毅不想去了解,关键他根本就没有什么渠道可以去了解。
  
  不是身为穿越者就可以为所欲为的,就他所处的那种环境,老老实实低调做人都那么艰难了,要是非要鹤立鸡群展露自身穿越者的才华的话,只怕被人当做异类弄死的可能性会更大。
  
  楚毅行事低调,旁敲侧击之下也就是勉强知晓他所在的那一方世界并非是一方普通的世界,同样有修行之人存在,山中有妖兽,除此之外,他还真的是没有什么了解。
  
  生在这样一方陌生的世界当中,先前那是没有什么依仗那倒也罢了,可是现在有气运祭坛在,在楚毅看来,气运祭坛便是他在那一方世界当中活下去乃至出人头地的依仗。
  
  “气运,气运!”
  
  楚毅呢喃,只有有了庞大的气运,气运祭坛才能够成为他的依仗。
  
  时间一晃就是大半个月过去,华山派弟子每日勤加修炼,倒是同岳不群在时没有太多的区别。
  
  可是这会儿身为一门之主的令狐冲却是揉着额头一脸的忧色看着陆大有呈上的账簿。
  
  陆大有看着令狐冲道“掌门师兄,如今已然立秋,天气转寒,门中一众弟子必须要准备秋衣以及冬衣了,否则的话最多一个月,门中弟子绝对扛不住这山中严寒。”
  
  令狐冲看着那账簿之中列出的门中弟子所需秋衣、冬衣、鞋袜等等,竟然足足要花费两千两纹银之多。
  
  只是看到那数字,令狐冲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些时日,令狐冲见到陆大有便有一种躲到后山喝酒去的冲动,实在是陆大有每次寻他都是向他要钱。
  
  偌大的华山派,那么多人,动不动都需要花钱,看似不多,但是积累起来那就不是一个小数目了。
  
  这大半个月,先前岳不群所留下来的那些金银已经花费了大半了,除了一大半拿出来购买了物资,剩下差不多还有两千两左右,但是这半个月时间,不知不觉间便又花了数百纹银出去,满打满算也就剩下一千多两纹银。
  
  令狐冲愁啊,就剩下那么点银子,连下个月的米面蔬菜怕是都不够了。
  
  结果这会儿陆大有又寻他要银子采购秋衣、冬衣、鞋袜等,一开口便是两千两,令狐冲差点手一抖将那账簿给扔出去。
  
  看到令狐冲盯着账簿发呆,陆大有道:“掌门师兄,我已经尽可能的缩减了花费了,至少需要两千两纹银,否则的话,根本就采购不足大家所需的衣物。”
  
  令狐冲回神过来,深吸一口气看了陆大有一眼道:“大有,你说的这些我知道了,账簿且暂时放在我这里,等我筹集了金银便唤你前来。”
  
  陆大有点了点头提醒令狐冲道:“大师兄,最好快一些,若是突然天气降温,而弟子们没有御寒的衣物,搞不好会大量的门人病倒,那个时候山上的药材怕是都不够。”
  
  一听药材可能还要采购,又是一大笔银子,令狐冲顿时脑袋发胀冲着陆大有摆手道:“师兄我知道了!”
  
  看着陆大有离去,令狐冲立刻维持不住掌门的稳重一下子跳了起来,皱着眉头快步奔着后山而去。
  
  后山之中,一道身影飘忽,正在舞剑,乍一看犹如神仙中人一般。
  
  远远的令狐冲便向着这一道身影喊道:“师祖,师祖……”
  
  剑光一闪,漫天剑影向着令狐冲笼罩了过来,令狐冲几乎是本能一般拔出佩剑刺向那漫天剑影就听得叮的一声,两柄长剑剑尖相抵。
  
  令狐冲收剑一脸苦笑冲着风清扬道:“师祖,您怎么还有心情在这里练剑啊!”
  
  看了令狐冲一眼,风清扬捋着胡须道:“这又是怎么了,莫非是门中又有什么烦心事?”
  
  令狐冲自怀中取出陆大有给他的账簿道:“师祖且看!”
  
  风清扬接过那账簿只是翻了一下便忍不住皱起眉头道:“不过是秋衣、冬衣而已,怎么需要如此之多的银两。”
  
  令狐冲道:“师祖,咱们华山派如今可是有近二百人之多,加上鞋袜等,一人也不过十两,根本就不算太多啊。”
  
  看着风清扬,令狐冲道:“师祖先前不是说有办法解决银子的问题吗?不知师祖是否寻到了财物来源,若是再不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华山派就真的揭不开锅了!”
  
  风清扬轻咳一声,老脸之上露出几丝尴尬之色,令狐冲见状不禁张大了嘴巴神色古怪的看着风清扬道:“师祖,您老人家不会是还没有想办法吧!”
  
  风清扬有些挂不住颜面,努力维持住高人风范背着手道:“慌什么慌,区区金银之物,只要老夫愿意,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今天有事耽搁了,不过两大章送上,有月票就砸,加更一章不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