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三百零四章 要变天了?,诸天最强大佬第304章 要变天了?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三百零四章 要变天了?

第三百零四章 要变天了?


      没有等到那校尉将话说完,胡翼便一把将其推开,一边卸下身上盔甲一边吼道:“拿棉被来!”
  
      很快厚实的便被披在胡翼身上,棉被被泼了十几桶水,湿漉漉的重达数百斤,可是这点重量对于横炼功夫达至化境的胡翼而言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双目通红的胡翼,就如同一头蛮牛一般直接冲进了火海当中。
  
      胡翼身为禁军统领,先前皇后之事便可算得上他的失职,不过天子也知道罪不在胡翼,赦免其罪。
  
      如今天子在这皇宫大内当中竟然遇刺,不管天子最终如何,胡翼这名禁军统领便是最大的失职。
  
      如果说天子尚在的话,或许天子可能会从轻发落,若然天子出了什么意外,那么他这位禁军统领到时候绝对逃不过清算,只怕抄家灭族都是轻的了。
  
      轰隆隆,胡翼披着湿透了的棉被冲进火海当中,灼热的大火炙烤之下,就连空气都是那么灼热。
  
      所幸胡翼虽然说没有达到先天之境,可是其一身横炼功夫,气脉可谓悠长无比,即便是没有修行龟息**之类的法门,一口气一样能够支撑许久。
  
      甚至可以说许多燃烧的横梁坠下,胡翼都险之又险的避开,对于一些飞溅的木料,胡翼直接连躲避都不躲直接撞上去。
  
      那刀枪都难以伤及的肉身根本就不惧区区棍棒撞击,差不多几十个呼吸的功夫,胡翼一头撞开了那已经开始燃烧的寝宫大门,开口道:“陛下,陛下……”
  
      一阵剧烈的咳嗽,胡翼呼吸一口灼热的气息,差点呛的昏过去,然而这寝宫当中却是没有丝毫回应。
  
      胡翼不禁上前一番翻找,除了发现那巨大的屏风有被掀动的痕迹,其他却是无有发现。
  
      目光一凝,胡翼披着棉被,直接冲着乾清宫深处而去,在他看来,天子肯定是见大火封住的大门,逃往深宫去了。
  
      乾清宫之前一片空地之上,接到消息匆匆赶来的谷大用正冲着陈度等人咆哮连连,尖锐的训斥声在噼里啪啦的大火当中显得那么的醒目。
  
      “废物,你们都是废物啊……陛下若是有什么意外,咱家去陪陛下之前,也要一个个的剁了你们的脑袋!”
  
      同时谷大用又冲着那些禁军士卒尖叫道:“都给我快点儿,扑不灭大火,咱家就将你们丢进乾清宫去……”
  
      这会儿坤宁宫总管太监匆匆而来见到那熊熊大火不禁神色一变,上前几步道:“谷总管,皇后娘娘命奴婢前来问问,陛下怎么样了?”
  
      谷大用深吸一口气,看了那总管太监一眼道:“刘总管且去回复皇后娘娘,就说老奴等人正在搜寻陛下的下落,陛下身边有邵真人守护,定然不会有什么意外。”
  
      坤宁宫总管太监看了那熊熊大火一眼,心中轻叹,这般大火,莫说是一个邵真人,就算是仙人下凡,在这般大火当中,恐怕也要被烧成灰烬啊。
  
      冲着谷大用拱了拱手,刘总管向着谷大用道:“如此老奴这便前去禀明皇后娘娘,让皇后娘娘宽心。”
  
      谷大用点了点头,看了那刘总管一眼,厉声道:“这里的事情绝对不能够告知皇后娘娘,万万不能让皇后娘娘动了胎气,此事关系重大,你可明白?”
  
      那总管太监心中凛然,他很清楚,如果说天子真的出了什么意外的话,那么皇后腹中龙子就有可能是大明的希望之所在,如果说连皇后都出了什么意外的话,那么孝宗皇帝之嫡脉怕是要就此而绝。
  
      皇宫之中火光冲天,尤其是那一声轰响,虽然说传出宫外的时候已经没有那么明显了,但是深夜之中,那一场大火却是再明显不过了。
  
      整个乾清宫熊熊燃烧,就如同一个巨大的火炬一样,在黑夜当中,映红了紫禁城上空,不知道引来了多少人为之瞩目。
  
      京中文武百官,可以说大大小小的府邸当中,但凡是有人察觉到宫中大火,皆被惊动,一个个选择合适的位置眺望紫禁城方向,不少人看着那大火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隐隐露出兴奋之色。
  
      同样也有一批忠直官员看着那熊熊大火神色变得无比难看,眼中满是担忧之色。
  
      一座府邸之中,高高的阁楼之上却是足可以眺望到紫禁城方向。
  
      这会儿,就在这一座阁楼之中,两道身影对坐,二人面前清茶散发着茶香,可是两人却是没有一点心思去品茶,十几个呼吸便要向着紫禁城方向看上一眼。
  
      这二人正是木斋公以及那名紫袍老者,紫袍老者看着紫禁城方向,眼中满是忧色,反倒是木斋公捋着胡须,稳如泰山一般的坐在那里,看了自己弟子一眼道:“尽管放心便是,那三人是大家精挑细选出来的死士,就算是放在江湖上,那也是堪比一流好手了,况且巡视的禁军之中有我们的人接应,潜入乾清宫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紫袍老者如何不知道这些,若非是木斋公告知他的话,他真的不敢想象这些人的能力竟然如此之可怕,竟然连皇宫大内都有人。
  
      连守护皇城的禁军都被渗透了,这种情况下,莫说混进去两三个人,就算是再多几人,那也是神不知鬼不觉啊。
  
      一声轻叹,紫袍老者道:“他们这般明目张胆的弑君,即便是将来重立新君,就不怕新君反扑吗?”
  
      木斋公捋着胡须微微一笑道:“新君最多是清洗紫禁城,除非新天子想重蹈覆辙,否则……”
  
      紫袍老者眼睛一缩,心中震撼无比。
  
      这紫袍老者绝对想不到,即便是没有楚毅乱入打乱这一切,在刘瑾被百官所弹劾,处以极刑之后,正德便常驻大同,一心抓取军权,结果意外落水染病,要知道正德落水之时可是正值壮年,史书记载:帝(开宗)东西游幸,历数千里,乘马,腰弓矢,涉险阻,冒风雪,从者多道病,帝无倦容。这等风寒雪雨都扛得住,竟然一次落水便轻松染病不起,由不得人不怀疑。
  
      最可怕的是,真的落水之后,身边亲信如钱宁,江斌被尽数调走,回返京师之后,太医为正德治病,可是病情却是越治越重。
  
      待到朱厚照察觉不妙,向着杨廷和提出招纳民间良医的时候,杨廷和竟言:“窃惟天下名医皆聚於太医院,又选其优者入御药房,但当专任而信用之,自收万全之效,又何待诸草泽未试之人哉?况治疾之术,调摄为上,医次之,若调摄少有不节,则医药亦无速效。伏愿皇上慎重启处,勿使劳逸之失,宜调节饮膳,勿使滋味太过。”
  
      杨廷和阻止朱厚照更换太医之事,记载于明实录之中,正德之死,可谓疑点重重。
  
      这些人联合起来,连紫禁城都能够隔绝,使得皇帝失去对外联系,可想而知,送几个刺客入宫,那还不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吗?
  
      就在这时,一声犹如闷雷一般的响声自紫禁城方向传来,闻得这轰鸣之色,木斋公捋着胡须,脸上露出几分喜色击掌赞叹道:“大事成矣!”
  
      而紫袍老者则是身子一软,靠在座椅之上,眼中满是迷茫之色。
  
      很快紫禁城方向火光冲天,照亮了紫禁城上空。
  
      木斋公看着紫禁城方向,那熊熊火光犹如世间最美的景致一般,禁不住赞叹道:“好一把大火,烧吧,烧的干干净净,明日又是一片朗朗乾坤……”
  
      目光自紫禁城方向收回,木斋公看向双目失神的紫袍老者道:“敬之,你身为内阁阁老,天子崩殂,朝野动荡,介时你须得联合朝中文武奏请太后,重立新君以稳定天下大局才是。”
  
      蒋冕回神过来,脸上露出几分惊色道:“皇后娘娘腹中尚有龙子,此为皇家血脉,又岂能随便重立新君?”
  
      木斋公嘴角露出一丝不屑道:“皇后不过怀有身孕不足两月,正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君,难道要让帝位空悬大半年之久,况且皇后腹中若然是龙子那倒也罢了,若然是一位公主的话……”
  
      蒋冕深吸一口气,看向紫禁城方向道:“事关重大,一切须得宫中消息传出,方可做决断。”
  
      木斋公一脸笃定的道:“为了除掉这昏君,通过内应,先后运进去足足数十斤精心搭配的火药,一旦炸开,方圆数丈之内绝对寸草不留,哪怕是朱厚照不被炸死,也要被大火给活活烧死。”
  
      与此同时,内阁首辅焦芳所在府邸,皇宫之中如此大的动静,焦芳自然不可能察觉不到,此刻焦芳便站在自家阁楼之上,遥望紫禁城方向,看着那熊熊火光,脸上满是骇然之色口中轻声呢喃:“督主,你怎么还不回来,陛下若是出了意外,这天怕是要变了啊!”
  
      哗啦一声,乾清宫彻底化作灰烬,燃烧了大半夜,最终没有能够扑灭大火,整个乾清宫成了一片灰烬。
  
      太后张氏之銮驾并皇后銮驾齐齐出现在乾清宫前,看着那一片废墟,两个女人几乎当场便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