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三百一十九章 大伴你又在挖坑?,诸天最强大佬第319章 大伴你又在挖坑?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大伴你又在挖坑?

第三百一十九章 大伴你又在挖坑?

    朱厚照听了楚毅劝,点了点头道:“朕便听大伴的!”
  
      说话之间,朱厚照神色一正看着楚毅道:“大伴先前曾叮嘱朕敕封王守仁为江西按察使,朕若是没有记错的话,大伴对这王守仁似乎非常之看重,却是不知为何不将之调回京师,反而是令其为江西按察使!”
  
      虽然说江西按察使这么一位子在地方上也算得上是高官了,但是比之京官而言明显是差了许多。
  
      至少朱厚照还特意了解了一番王阳明的履历,朝中有王华这么一位内阁阁老的父亲,王阳明先前竟然在贵重龙场这么一个穷山恶水之地呆了两年多时间,这让朱厚照对王阳明一下子有了兴趣。
  
      先前朱厚照最多是因为楚毅的缘故了解一下王阳明,但是在其真的了解王阳明的履历之后,朱厚照倒是对其印象深刻。
  
      不管是楚毅的关系,还是身为内阁阁老的父亲,只要王守仁愿意的话,任何一个人都足以将他自贵重龙场调会京师,甚至在京师谋一个高位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偏偏王守仁并没有那么做,而是在一个穷山恶水的地方一呆就是那么久。
  
      楚毅笑道:“陛下对这王守仁观感如何?”
  
      朱厚照靠在床榻之上道:“朕查了这王守仁的履历,不得不说,他能够不动用你还有他父亲的关系,一个人在贵州龙场这等地方呆上两三年之久,其他不说单单是这份心性就非是一般人可比。而且能够得大伴所看重,想来此人定然是一良才!”
  
      楚毅不禁大笑道:“陛下却是说差了啊。”
  
      朱厚照一脸不解之色看着楚毅,显然是不明白楚毅为何如此说,难道说是他高估了王守仁的才能不成。
  
      不过很快楚毅便是神色一正看着朱厚照道:“陛下,非是臣为王守仁美言,此人一身才学,可以称得上是我大明百多年来之罕见,允文允武,绝对是一出将入相之大贤!”
  
      能够让楚毅这般称赞,就算是朱厚照都禁不住露出惊讶之色,楚毅是什么人,朱厚照再清楚不过了,正是因为如此,突然之间见到楚毅这般推崇一个人,自然是让朱厚照都深感惊讶。
  
      “出将入相之大贤?大伴是不是太过高看这王守仁了!”
  
      大明一朝贤臣良将却是不少,尤其是太祖、成祖两位帝王在位之时,诸如徐达、刘伯温、黑衣宰相姚广孝,英国公张辅等人,楚毅可是同他一起点评过这些人物的,也没见楚毅这般推崇。
  
      楚毅笑着道:“此人将来之成就,对于后世之影响,怕是要超过陛下,若然数百年之后,后人提及,怕是不知陛下,却是知晓他王守仁,陛下可信吗?”
  
      朱厚照忍不住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道:“朕还就真的不信了,朕好歹是一代帝王,哪怕是数百年之后,朕难道连一个王守仁的名声大都没有吗?”
  
      看着朱厚照那副不信的模样,楚毅只是笑了笑。
  
      说实话,后世之中,王阳明之心学在国内的确是没有那么大的名气,但是在东南亚尤其是在日本一地,那真的是堪称影响深远。
  
      有人称王阳明乃是有明一朝三百年第一人,虽有夸大,却也能看出王阳明的影响力之大。
  
      朱厚照看着楚毅道:“既然王阳明有如此之大才,大伴为何让朕封其一个江西按察使的官位,而非是将其调入京师呢。”
  
      楚毅看了朱厚照一眼,神色一正,缓缓道:“陛下可知江南大变在即,所以臣才请陛下将王阳明调往江西。”
  
      朱厚照不由得神色为之一变,惊愕的看着楚毅道:“江南大变?大伴你的意思是……”
  
      显然朱厚照意识到楚毅话语当中所蕴含的意思,可是朱厚照根本就不敢相信,京城当中暗流汹涌,甚至连他这天子都危机重重,现在楚毅又告诉他,江南大变在即,这如何不让朱厚照为之震惊。
  
      楚毅点头道:“正如陛下所想,若是臣预料不差的话,最多半年之内,江南必将有人高举义旗,行清君侧之事!”
  
      “他们敢!”
  
      朱厚照不由为之震怒,几乎是怒喝一声。
  
      先前吕文阳行清君侧之事已经是让他大为光火了,现在楚毅告诉他,江南之地竟然又有人要行清君侧之事,若是果然发生的话,那么朱厚照都能够想象得出,他这位皇帝只怕是要青史留名了。
  
      一任皇帝在位期间,能够爆发一次清君侧事件,那都要青史留名,而他一任期间搞不好就是两次清君侧事件,就算是傻子都能够想象得出,后世史书之上,他朱厚照怕是难逃史家浓重的一笔。
  
      深吸一口气,朱厚照盯着楚毅道:“大伴,究竟是怎么回事!”
  
      朱厚照心中那是又惊又怒,他身为一国之主,竟然连江南大变在即这等变故都没有察觉到。
  
      楚毅微微一叹,只能说朱厚照的注意力都被京城之事给吸引了,楚毅甚至怀疑木斋公前来京师行刺天子,是不是故意为宁王制造机会的。
  
      如果说木斋公行刺天子成功的话,到时候天下必然会有一段时间群龙无首,毕竟即便是重新选立新君,那也需要一定的时间,不可能短短时间内便一下子推选出一位天子出来。
  
      而有这段时间的话,宁王一旦起兵,必然会天下大乱,群龙无首之下,搞不好真的就让宁王造反成功了也说不定。
  
      因为木斋公身边有高手保护,楚毅派去的人也只能够远远盯梢,却是不可能潜伏进去,所以说楚毅根本就不知道木斋公同蒋冕他们商议之下,一旦朱厚照驾崩,他们便要拥立兴献王为新君。
  
      如果说楚毅知道这点的话,他就不会猜测木斋公是宁王的帮手了。
  
      准确的说,江南这些豪族、权贵们并非是将希望寄托在一个人身上,他们一方面在宁王身上下注,支持宁王造反,另外一方面则是由木斋公等人以另外一种方式来解决问题。
  
      反正不管是宁王造反成功,还是木斋公改天换地成功,最终胜利的都是他们江南豪绅、权贵一方。
  
      楚毅缓缓将宁王在江南积聚粮秣,打造兵器之事告知朱厚照。
  
      朱厚照一听不禁皱了皱眉头道:“宁王?朕似乎听闻宁王在江南素有贤王之称,如今看来,宁王还真的是潜藏极深啊。”
  
      楚毅颇为不屑的道:“区区一个宁王而已,若是没有察觉那倒也是罢了,如今既然已经察觉,宁王根本就翻不起什么风浪。”
  
      朱厚照突然看着楚毅,脸上露出古怪之色道:“大伴,朕怎么突然之间觉得,宁王造反,大伴颇为期待呢?”
  
      实在是楚毅的反应太过怪异了,甚至隐隐有期待之感,难怪朱厚照会一脸古怪的看着楚毅。
  
      楚毅不禁轻咳一声道:“陛下法眼如炬,臣就知道臣这点心思瞒不过陛下。”
  
      朱厚照眼睛一亮道:“哦,看来大伴这是真的在挖坑算计宁王啊!”
  
      朱厚照想到楚毅素来算无遗策,禁不住笑了起来。
  
      宁王造反又如何,他宁王纵有天大的办事,难道说还能是楚大伴的对手吗?不是他朱厚照瞧不起宁王,实在是楚毅算无遗策给他的印象太深了。
  
      楚毅苦笑道:“陛下当知晓臣属意加收商税、矿税等,又准备开海,而江南之地是什么情况,陛下应该心中有数,不将江南那些顽固不化的豪族、权贵们铲除了,加税、开海之事怕是到什么时候都实施不了。”
  
      朱厚照道:“所以说大伴你便算计宁王,然后借宁王之手,一举扫荡江南之地?”
  
      楚毅眼中闪过一道寒光道:“不是我要算计宁王,如果宁王自身没有反意,臣就算是有百般算计又有何用,臣也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
  
      朱厚照自然明白这一点,就如楚毅所言,宁王自己若是不反,楚毅也是拿他没什么办法。
  
      君臣二人针对宁王之事交谈了一番,朱厚照得知楚毅的种种安排,原本还有些担心,不过听过楚毅的安排之后,一颗心却是落了下去。
  
      这一日,浩浩荡荡足足两万多兵马出现在京师之外,旌旗密布,赫然是自东南之地募兵归来的定武伯程向武。
  
      虽然说这么多兵马突然出现,但是朝中百官却是一点都不惊讶,因为早在几日之前定武伯程向武的奏章便已经入了内阁,那个时候天子尚未遇险昏迷,已然做出了批示。
  
      程向武押送朱氏一族数百人重犯回京,此刻大军驻扎在京师之外,随着囚车在士卒押送之下缓缓进入京城,不少收到了消息的文人士子皆是赶了过来。
  
      朱氏一族被押赴京师不久之前那可是在京师造成了极大的轰动,甚至朝中文武都有不少上书天子。
  
      如今朱氏一族一个个被关押在囚车当中,缓缓驶入京城,那些文人士子看着囚车当中的朱氏族长等人不禁神色变得非常之难看。
  
      朱氏一族是儒家理学一脉的一面旗帜,有朱氏一族在,那么儒家理学一脉便能够凝聚成一股,成为大明儒家最强的一股力量,这一点是大多数出身于理学一脉的文人士子所乐意见成的。
  
      【第三更送上,求月票,打赏吧!】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诸天最强大佬》,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