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三百二十二章 大朝会之变,诸天最强大佬第322章 大朝会之变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大朝会之变

第三百二十二章 大朝会之变

朱侍郎听到蒋冕的轻咳声不禁捋着胡须笑道:“蒋阁老却是太过小心了,在场诸位同僚,哪一个不是恨阉贼入股,老夫说那朱厚照小儿一句昏君,难道还冤枉他了不成?”
  
  蒋冕不禁露出几分苦笑道:“陛下也只是为阉贼所蒙蔽罢了,如今陛下已然驾崩,诸位大人还是要留几分口德才是。”
  
  众人对视一眼,就听得一名御史道:“诸位,太后明日主持召开大朝会,几乎可以确定陛下已经不行了,但是大家却是不要忘了还有一个人,此人不除,必成我等心腹大患。”
  
  蒋冕缓缓点头道:“赵大人所言甚是,老夫所料不差的话,赵大人所言之心腹大患便是阉贼楚毅吧。”
  
  赵御史微微点头道:“不错,正是阉贼楚毅,所幸这阉贼离京,否则的话,我等行事怕是也没有这么顺利。”
  
  边上一名官员轻叹道:“虽然说老夫也恨不得楚毅这阉贼死无葬身之地,但是不得不承认一点,楚毅此人手段和能力还是有的,只可惜却是杀戮成性,为万民所唾骂。”
  
  赵御史看着蒋冕道:“明日大朝会之上,一定要迫使太后下旨,夺了楚毅那阉贼的权势,趁机掌握京城之军权,然后下旨斩杀楚毅,如此我等方可安心拥立新君!”
  
  一直坐在那里没有怎么开口的木斋公这会儿缓缓起身。
  
  随着木斋公起身,在场一众人目光尽皆落在了木斋公身上,虽然说木斋公致仕,但是其声望却是比在场任何一个人都要高。
  
  眼见木斋公起身,众人自然是看向了木斋公。
  
  谢迁目光扫过一众人,缓缓开口道:“诸位,多余的话老夫也就不多说了,该做的,老夫也都做了,一切就看明日大朝会,大事能不能成,老夫在这里便拜托诸位了!”
  
  说着谢迁冲着众人大礼拜了下去。
  
  一众人连忙避开,哪里敢生受这般大礼。
  
  等到谢迁落座,众人这才各自落座,其中一位官员道:“木斋公,兴献王多病,我等难道真的要拥立兴献王吗?”
  
  谢迁微微一笑道:“兴献王多病,对于诸位而言,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众人闻言先是一愣,紧接着反应了过来,脸上露出了恍然之色。
  
  帝王多病,自然而然他们这些做为臣子的也就能够自帝王那里多分一些权势,如果说是一名身体健康,精力旺盛的帝王的话,勤勉理政,那岂不是说到时候他们要受到天子极大的约束吗。
  
  反倒是一名多病的帝王,自然就没有太多的精力来处理朝政,这样一来,朝中大小事务自然而然的就由他们来处理。
  
  赵御史眼中闪过亮光,一脸钦佩的看着谢迁道:“木斋公果然深谋远虑,我等不及也!”
  
  谢迁坐在那里,脸上满是笑意,他之谋划,又岂是眼前这点,兴献王为什么能够被他选中,说到底还不是兴献王多病,以他来看,兴献王不成皇帝也罢,至少还鞥能够多活几年,可是一旦成了皇帝,能有三两年寿命就不错了,最关键的是,兴献王膝下几子早亡,只剩下了一名只有不到十岁大的儿子,朱厚熜。
  
  朱厚熜也就是后来的嘉靖皇帝,只是眼下还只是一个半大孩子而已,幼主临朝,自然是主弱臣强,可以说谢迁这一算计便是关系到几位帝王,未来数十年。所以说他是一个老狐狸,却是一点也不夸张。
  
  哪怕是在场的一众官员,怕是也最多是意识到谢迁选兴献王做为新君是因为兴献王多病,却是没有谁意识到谢迁连兴献王幼子也算计在其中。
  
  一夜过去,却是不知这黑夜当中究竟掩盖了多少秘密。
  
  一轮红日缓缓升起,新的一天开始。
  
  京城百姓却是惊讶的发现街道之上多了许多官轿,这些轿子一个个直奔着紫禁城而去。
  
  有消息灵通者早早的便已经得到了消息,向着身边之人卖弄着自己所得到的消息。
  
  “不知道了吧,太后传旨,召集京城之中所有官员召开大朝会,所以这些大人们才一个个的赶往紫禁城!”
  
  “不是吧,这大朝会不是应该天子亲自主持吗,怎么就由太后出面了?”
  
  不少人露出疑惑之色。
  
  那人一脸自得的道:“你们难道就不知道那个传言吗?陛下只怕是真的病重不起了,否则的话,太后又怎么会主持大朝会……”
  
  不少人露出惊骇之色。
  
  京城之中聪明人不少,不少人下意识的认为自己看透了真相。
  
  此时宫门尚未开启,然而在这宫门之前却是早早的便已经聚集了一大批的朝中文武官员。
  
  这些官员一个个穿戴整齐,衣冠禽兽,此时正下意识的同亲近的官员聚在一起低声交谈。
  
  只从在场这些官员下意识的聚集便能够看出,这些官员大致可能分成几个部分,其中一部分明显是以焦芳为首,在朝中被人称之为阉党,人数不多不少,却大多掌握着朝中实权。
  
  而另外一部分人数足有近百人之多,差不多占了所有官员的三四成之多,却是以蒋冕等人为首。
  
  这会儿这些官员正一个个趾高气昂,看向焦芳等人的时候眼中禁不住流露出嘲讽于不屑之色。
  
  如果天子当真驾崩的话,那么过了今日,焦芳等人必然要倒霉。
  
  除此之外,就是在场众多官员当中人数最多的一个群体了,这些官员就是朝中保持着中立的官员。
  
  此刻至少上百名官员聚集在这里,同时还有源源不断的官员从四周赶来。
  
  如果说是普通的早朝的话,自然是来不了这么多的官员,可是这一次所召开的却是大朝会,尤其是太后亲自下旨,京城之中,七品以上的官员必须前来,所以所在这宫门之前至少汇聚了数百人之多。
  
  随着宫门缓缓开启,一众官员缓缓走进紫禁城当中奔着奉天殿而去。
  
  奉天殿乃是永乐年间建成,嘉靖年改称皇极殿,清朝改称太和殿。
  
  奉天殿乃是明清两朝举行朝会之所在,又称金銮殿,乃是东方三大殿之一,尽显庄严大气。
  
  一众文武官员神色肃穆缓缓走进那偌大的奉天殿之中,宽敞无比的大殿即便是容纳数百人也不显得拥挤。
  
  文武分列两旁,没有多久,就见一队内侍、侍女缓缓簇拥着太后銮驾而来,宫中禁卫护卫左右。
  
  一身盛装的太后缓步走进奉天殿,然后在一众文武大臣瞩目之下,太后缓缓登上御阶,却是在皇帝宝座旁的一张宝座上坐了下来。
  
  皇帝驾崩,太后主持大朝会,是有资格坐在那宝座之上的,可是太后却是坐在了边上。
  
  虽然说不少文武大臣看到这般情形心中生出疑惑,不过在太后落座之后,随侍在太后身旁的内侍尖声道:“众卿叩拜!”
  
  满朝文武大臣缓缓向着太后叩拜:臣等拜见太后,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太后微微颔首,拂手道:“众卿免礼!”
  
  一众文武行过大礼,这才缓缓起身,神色肃穆的看着端坐在那里的太后。
  
  只听得太后缓缓道:“哀家今日临朝,众卿家可有什么要事!”
  
  关键时刻到了,一刹那之间,整个奉天殿可以说是寂静一片,静悄悄的,几乎能够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不过很快,就见站在一众官员队伍当中的蒋冕向着其中几名官员看了一眼。
  
  那几名官员接到蒋冕的眼神示意,其中一人上前一步,恭敬的冲着太后一礼道:“回禀太后,臣有事启奏!”
  
  太后微微点了点头道:“卿家请讲!”
  
  这官员正是出现在蒋冕府上的赵御史,只听得赵御史神色郑重道:“臣闻知陛下已然昏迷不醒数日之久,臣心中甚为惶恐,陛下洪福齐天,自由上苍庇佑,然则国不可一日无君,陛下膝下无有子嗣,以至于东宫之位空悬,以致朝中文武人心惶惶,臣恳请太后以江山社稷为重,选立储君,以安天下万民之心!”
  
  说着赵御史拜倒于地。
  
  大殿之中只有赵御史的声音在回荡,四周寂静一片。
  
  太后端坐在那里,面无表情,任何人都看不出太后究竟是什么情绪,好一会儿才听得太后声音冷漠道:“诸位卿家,可有什么要说的吗?”
  
  这会儿焦芳看到蒋冕等人脸上露出几分得色不禁深吸一口气,上前一步,恭敬道:“回禀太后,臣以为赵御史此言实为大逆不道之言,还请太后严惩不待,如此方可安定朝中文武之心。”
  
  跪伏于地的赵御史闻言不禁豁然抬头,满是不屑的冲着焦芳冷笑道:“首辅大人,你这般血口喷人,下官不服!”
  
  说着赵御史向着太后道:“还请太后明鉴,臣对朝廷之忠贞可昭日月,首辅大人这是在污蔑下官,恳请太后为下官做主啊!”
  
  太后皱了皱眉头,看着焦芳道:“焦阁老,你既然说赵御史大逆不道,可有什么证据吗?”
  
  【第三更送上,呜呜呜,跳蚤没偷懒啊,更新也没懈怠啊,结果月票被人接连爆了两次菊花,是不是太惨了,有月票的给砸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