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三百七十章 逆子号丧给谁听!,诸天最强大佬第370章 逆子号丧给谁听!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三百七十章 逆子号丧给谁听!

第三百七十章 逆子号丧给谁听!

走进王府当中,迎面看到的便是一群衣衫华丽,却显得无比狼狈的贵人,不用说这些人要么是宁王的妃子,要么便是宁王的亲眷,只可惜这会儿一个个都面带惊惧之色,哪里还有一丝的雍容华贵。
  
  王守仁淡淡的看了这些人一眼道:“来人,将这些人押下去,严加看管,择日押赴京师,听候朝廷发落。”
  
  一脸兴奋之色的王五跟在王守仁身后走进大厅当中,忍不住道:“大人,宁王世子肯定逃不远,大人何不派人捉拿……”
  
  王守仁神色淡然道:“区区一个宁王世子而已,逃了也就逃了,不过他逃了也好,刚好能够将南昌城陷落的消息带给宁王,我倒是要看看,宁王他闻知南昌城陷落,会是什么表情。”
  
  王五闻言脸上露出几分愤愤道:“真不知道南京城的那一干老爷们到底是怎么守城的,偌大的南京城竟然这么快就被宁王给拿下了,若是他们能够多坚持几日的话,宁王攻不下南京城又丢了南昌城,进退无门,距离败亡也就不远了!”
  
  听到王五这么说,王守仁不禁讶异的看了王五一眼道:“王五,你倒是颇有长进啊!”
  
  王五闻言不禁抓了抓自己的脑袋,摇头道:“大人,这些话并非是我想到的,而是军中一名参军所讲!这位参军先前就说过大人一定能够攻破南昌城,只可惜晚了一步!”
  
  王守仁眼睛一眯道:“哦,说来听听,这人是什么来历,竟然有这般的见解。”
  
  王五咧嘴道:“那人似乎叫做严嵩,听他讲他同大人还是故交呢!”
  
  王守仁不由一愣,严嵩啊。
  
  说来对于严嵩,王守仁倒是不陌生,但是真要说熟悉的话,却也算不上,最多也就是简单的同僚关系罢了。
  
  当年他同严嵩一起在皇史宬见到了当今大总管楚毅,后来严嵩因为父亲亡故致仕回乡为其父守孝,从那以后,王守仁就再也没有见过严嵩。
  
  如今突然闻知严嵩之名,王守仁还真的是有些惊讶,沉吟了一番,王守仁向着王五道:“你去请严嵩前来见我!”
  
  很快王五便带了严嵩前来,行进客厅之中,严嵩目光落在了王守仁身上,同样王守仁也向着严嵩看了过来。
  
  就见严嵩脸上带着几分欢喜之色上前一礼道:“下官严嵩见过大人!”
  
  王守仁微微一笑道:“多年未见,严大人却是风采依旧啊!”
  
  严嵩苦笑道:“大人就不要取笑严某了,相比大人平步青云,严某守孝归来,托了关系,也不过是得了一个参军的位子,此番托大人攻破南昌城之福,回京之后,能够升上一级便是万幸了!”
  
  王守仁招呼严嵩坐下道:“严大人却是过谦了,以严大人一身之才学,只要有了施展的平台,早晚可以大放异彩。”
  
  严嵩轻叹道:“遥想当年,你我二人于皇史宬之中初见楚总管,怕是做梦都想不到,多年之后,我等三人竟却是各有造化!”
  
  听得严嵩提及当年,王守仁也不禁心生感慨,谁又能够想到当年皇史宬中一名大监,竟然会在短短的时间内便成为了当今大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
  
  提及当年,二人之间氛围就显得亲近了许多。
  
  王守仁看着严嵩道:“严参军,依你之见,王某此番攻下南昌城,接下来是否要兵发南京。”
  
  严嵩眼睛一眯,看着王守仁道:“那就要看楚总管什么时候抵达南京城了,依在下之见,大人当在楚总管兵临南京城之时前往方是上上之选。”
  
  淡淡的看了严嵩一眼,王守仁微微一笑。
  
  南京城中。
  
  刚刚登基不久的宁王刚主持了第一次朝会,大部分官员离去,只有如刘养正、李士实等心腹留了下来。
  
  一名内侍急匆匆而来道:“陛下,南昌城急报!”
  
  说着那内侍将一封急奏呈上,宁王打开一眼顿时神色大变,豁然起身道:“大哥儿何在,速速唤他来见我!”
  
  刘养正几人不禁露出疑惑之色,大哥儿正是宁王世子的称呼,可是大哥儿不是留在了南昌城吗,怎么……
  
  正疑惑之间,就见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宫殿门口处,紧接着就听得那人哀嚎道:“父王,父王,孩儿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宁王世子一进大殿便哀嚎着跑了进来,噗通一声跪倒在那里,一副伤心万分的模样。
  
  宁王看着大哥儿那副模样不禁心中越发的气恼,一甩衣袖,怒喝一声道:“孤还没死了,你这逆子号丧给谁听。”
  
  顿时宁王世子吓得一下子憋了回去,不敢再哭泣一声。
  
  宁王世子怯生生的抬头看向宁王,一看之下,好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惊呼一声道:“父王,你……你登基称帝了?”
  
  宁王也不过是昨日方才登基罢了,消息尚未传回南昌城,而宁王世子进入南京城之后可以说是心神恍惚,就算是一些地方不对劲,可是他也没有意识到宁王登基的事情。
  
  直到这会儿被宁王一声断喝震得心神归位这才注意到宁王身上的龙袍,意识到宁王登基的事实。
  
  宁王瞪了宁王世子一眼道:“你这逆子,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南昌城会突然失陷!”
  
  在宁王世子出现在大殿当中的时候,如刘养正、李士实、杨廷和等人神色为之一变,心中生出几分不好的感觉。
  
  现在听得宁王言及南昌城失陷,他们心中最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顿时一个个的脸色变得非常之难看。
  
  宁王世子哇的一声哭道:“都怪宜春王,如果不是他太过大意的话,又怎么会被王守仁射杀当场以至于守城大军军心涣散,被那王守仁趁机攻破了南昌城。”
  
  来奔逃南京的路上,宁王世子和万锐便已经商量好了,南昌城失陷这么大的锅,他们两人可背不起啊,必须要找人背下来,思来想去,也只有已经战死的宜春王朱拱樤再适合不过。
  
  死人是不会开口辩驳的,所以他们可以尽情的将黑锅都丢给宜春王来背。
  
  宁王闻言不由皱了皱眉头,沉声道:“宣万锐!”
  
  很快就见万锐走进大殿当中,万锐看到宁王的同时立刻跪伏于地,恭敬道:“老奴叩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做为宁王最为信重的内侍,万锐对宁王的影响力还是相当之大的。
  
  本来有着满腔的怒火想要发泄,但是看到万锐那一副风尘仆仆乃至狼狈的模样,宁王不由生出几分怜惜。
  
  原本的重话到了嘴边,一声轻叹道:“告诉朕,南昌城到底是因何陷落?”
  
  万锐深吸一口气道:“回禀陛下,老奴奉命协助宜春王殿下镇守南昌城,只怪那王守仁诡计多端,先是扑杀了来援的龙骧将军郑启部,然后驱使俘虏攻城,最后一箭射杀了宜春王殿下,导致军心大乱,这才使得南昌城陷落。”
  
  说着万锐痛哭流涕道:“都怪老奴无能,却是有负陛下所托,以至于丢了南昌城,还请陛下责罚!”
  
  看着痛哭流涕的万锐,再看看可怜兮兮的世子,宁王满腔的怒火却是无从发泄,不由的一把扫过桌案只将桌案之上的那些笔墨纸砚扫落了一地,怒吼道:“王守仁,王守仁,朕必杀你!”
  
  自他起兵以来,有诸多豪绅、权贵之助,可以说一切皆是顺风顺水,可是唯独王守仁,但凡是他所收到的不好的消息,皆是同王守仁有关。
  
  先是周伯龄,接着是郑启,现在就连宜春王都死在了王守仁手中,最关键的是他经营了多年的南昌城竟然被王守仁给夺了去。
  
  想到自己在南昌城所囤积的粮草以及饷银,还有军中一众文武的亲眷,宁王只恨不得自己肋生双翅一下子飞到南昌城将南昌城给夺回来。
  
  南昌城失陷的消息一旦传出去的话,必然会使得军心动荡。
  
  宁王深吸一口气,向着李士实等人看了过去。
  
  果不其然,李士实等人脸色都是非常的难看,一个个的面色发白,可见南昌城陷落给众人所造成的冲击何等之大。
  
  轻咳一声,宁王向着一众人道:“诸位也都听到了,南昌城陷落,诸位何以教我!”
  
  李士实等人对视一眼,就见大将李贞上前一步道:“陛下,南昌城乃我军之根基重地,绝对不容有失,必须要夺回南昌城。”
  
  宁王明白大将军李贞所言不仅仅是夺回南昌城,更重要的是夺回南昌城中的一众文武官员的家眷。
  
  微微点了点头,目光落在杨廷和身上道:“首辅可有什么要说的吗?”
  
  杨廷和捋着胡须看着宁王道:“陛下,南昌城已失,陛下即便是派遣大军重夺南昌城也是于事无补,若然臣是那王守仁的话,面对陛下所遣派大军,哪怕是直接舍弃南昌城,也断然会先一步带走城中粮秣以及百官之家眷。”
  
  【第二更送上,一会儿还有一更,求支持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