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四百三十八章 真是想煞朕了!,诸天最强大佬第438章 真是想煞朕了!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四百三十八章 真是想煞朕了!

第四百三十八章 真是想煞朕了!

    杨一清深吸一口气,看向了楚毅,脸上的神色很是纠结,深吸一口气向着楚毅道:“大总管,陛下他这是真的要封您为王吗?”
  
      楚毅轻笑道:“以楚某对陛下的了解,既然焦芳派人前来送信,只怕是陛下已经下定了决心了!”
  
      杨一清苦笑一叹道:“以大总管之功绩,封王却是足够了,只是自开国之初至今上百年,我大明非宗室不可封王,若然大总管开此先例,怕是后世史书之上,不知会如何记载此事。”
  
      杨一清做为一名读书人,很是清楚楚毅一旦封王,肯定会触动那些老学究的神经,到时候不知道会在书中如何记载楚毅呢。
  
      至于说楚毅封王会不会给大明造成什么危害,说实话杨一清倒是没有担心过。
  
      就算是封王,那也不过是一个虚名罢了,以楚毅如今的权势,如果说真的想要危及天子,危机大明的话,也不缺那一个王爷的名头。
  
      当然杨一清也担心一点,那就是一旦楚毅封王,将来楚毅势必会赏无可赏,到了那个时候,君臣之间关系会不会还像如今这般融洽,一旦君臣相斗,不管结果如何,最终受损的还是整个大明的元气。
  
      似笑非笑,楚毅淡淡的看了杨一清一眼道:“杨大人以为,楚某该不该受陛下封赏呢?”
  
      杨一清沉吟一番,脸上露出几分凝重之色,缓缓道:“杨某窃以为,为大总管与陛下将来计,大总管当劝阻陛下才是。”
  
      楚毅微微点了点头,倒是没有直接回复杨一清。
  
      锦衣卫传来的消息楚毅也没有刻意隐瞒,两人于马车之中的对话自然是瞒不过马车之外的林平之、岳不群等人。
  
      没有多久,天子欲封楚毅为王的消息便在军中一众将领当中传开。
  
      不同于杨一清,譬如徐天佐等人闻知天子欲封楚毅为王的消息之后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其他,而是为楚毅感到万分的欣喜,同时也暗暗的期待天子会如何奖赏他们。
  
      此番平定江南、一战而败鞑靼大军,此等百年罕见的军功首功自不必说是记在楚毅的头上,但是他们这些将领也一样会被朝廷论功行赏。
  
      可以说朝廷还有天子封赏的力度如何只看对楚毅的封赏就能够看出一二来。
  
      楚毅的军功是最大的,如果说朝廷和天子对楚毅的封赏都不怎么样的话,那么对于其他的将领怕是也不会如何。
  
      现在天子竟然准备封楚毅为王,这可是一下子将对他们的封赏的空间拉大了许多。
  
      一开始的时候,徐天佐等将领最多想一想凭借战功是不是能够封一伯爵之位或者侯爵之位,至于说其他,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过。
  
      然而身为一军主帅的楚毅若然被封王,那是不是说如杨一清、程向武、王守仁这些人就会被天子封为公爵、侯爵之位。
  
      自成祖靖难之后,大明所封的公爵可谓是少之又少,这一次却是让人看到了希望。
  
      随着底层的将士闻知消息之后,大军士气为之高涨。
  
      这些底层的将士才不管楚毅到底是什么出身呢,他们只关心他们的军饷以及奖赏乃至战死之士卒的抚恤是不是能够及时到位,如今得胜回归,朝廷肯定要对他们进行封赏。
  
      至于说加官进爵这对于一众士卒来说显然是不大可能,他们所求的无非就是一些赏银罢了。
  
      天子连王侯之位都能够舍得,自然也不会吝啬于一些赏银,所以一众士卒闻知消息之后,皆是为之振奋不已。
  
      浩浩荡荡的大军绵延十几里之遥,所过之处可谓是烟尘滚滚,每到一处城池,城中官员皆是出来拜见楚毅。
  
      随着距离京城越来越近,楚毅率领大军得胜过来的消息更是在京城当中传开。
  
      随着一队队的快马急报而来,几乎每过一个时辰便有几匹快马飞驰而过然后将楚毅等大军的位置所在一一禀明。
  
      朱厚照握着手中的毛笔,只见其面前的宣纸之上,几行大字看上去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似乎注意力根本就不在那练习书法上面。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朱厚照猛然之间抬头向着书房门口处望去,就见一名内侍匆匆而来,拜倒于地向着朱厚照道:“启禀陛下,大总管……大总管距离京城尚有十里!”
  
      如今距离宣府大捷的捷报传来足足有近一个月的时间,而楚毅率领大军自宣府启程班师回朝至今差不多有二十余日之久。
  
      可以说朱厚照在得到了消息班师回朝的消息之后,几乎是日日派人盯着消息,差不多每天都有会与关于楚毅等人行军的消息传来。
  
      按照朱厚照估算,今日楚毅便能够抵达京师,他便可以见到楚毅,所以说朱厚照即便是在练字的时候,仍然是心神不属。
  
      朱厚照豁然起身,差点将身前的桌案给撞翻,手中的麻痹丢在桌案之上,眼中闪烁着亮光,带着几分兴奋之色道:“传朕旨意,命百官于奉天殿前汇聚,朕要率领文武百官,亲迎大伴归来!”
  
      天子率领百官亲迎出征归来之将帅乃是天子对于有功之将士最大的认可以及荣耀。
  
      朱厚照素来以太祖朱元璋、成祖朱棣自比,虽然说没有御驾亲征,可是在他心中,楚毅出马就同他御驾亲征一般,所以说此番楚毅大胜归来,朱厚照早就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都要亲自率领百官亲迎。
  
      很快文武百官便接到了旨意,不过是大半个时辰的功夫,但凡是能够赶到的官员尽皆赶到了奉天殿之前。
  
      黑压压的一片的官员聚集在一起,就算是朱厚照不说,以这些官员的消息灵通程度,他们也都清楚此番朱厚照召集他们而来,九成九的是为了迎接楚毅率领大军归来。
  
      一身的盛装的朱厚照穿着厚重而又隆重的龙袍,庄严而又肃穆,随着朱厚照旨意传下,銮驾缓缓前行,文武百官随侍銮驾之后。
  
      长街之上已然被先一步的兵马司的人马戒严,长街两侧,许多百姓分别跪拜于两侧。
  
      当这些百姓看到那一架天子銮驾的时候非但是不敢盯着直看,反而是一个个的满是敬畏的低下头去。
  
      当天子銮驾以及文武百官缓缓而过,两侧跪伏于地的那些百姓这才松了一口气,偷偷的向着远去的銮驾还有文武百官的队伍望了过去。
  
      “天啊,竟然是天子銮驾,我竟然见到了天子銮驾……”
  
      “此生能见天子,死亦无憾矣!”
  
      天子高高在上,除了极少数的重臣之外,即便是朝中文武官员,如果说官员级别不够的话也都见不到天子。
  
      至于说离开紫禁城,说实话还真的没有几个天子会离开紫禁城,朱厚照就算是早几年不够安生,可是也没有跑到这长街之上来。
  
      所以说对于天下百姓来说,在他们的印象之中,天子在极大的程度上根本就是一个印象中高高在上的存在罢了,能够得见天子的人自然是少之又少。
  
      如今这些百姓竟然见到了天子銮驾,自然是无比的兴奋。
  
      长长的队伍渐渐的出了京城。
  
      黄土铺道,上十二卫士卒一个个英武十足护卫者天子銮驾。
  
      出城差不多有数里远,就见前方有快马来报。
  
      “报,大总管率领大军,据此尚有一里远。”
  
      焦芳上前向着朱厚照一礼道:“陛下,大总管大军很快就到,我等不若便在此迎接大总管归来吧!”
  
      朱厚照看了看四周,微微点了点头道:“既如此便依焦阁老!”
  
      很快朱厚照的旨意便被传了下去,队伍停了下来,自有礼部的官员开始协调文武百官列队准备迎接楚毅等将领得胜归来。
  
      这边礼部官员刚刚安排好一众官员,就见远处滚滚烟尘,甚至能够感受到大地的震动。
  
      大地微微震动,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一众官员下意识的向着远处望去,入目所及就见黑压压的一片,浩浩荡荡的人马如同洪流一般席卷而来。
  
      这些兵马充斥着肃杀之气,虽尚未接近,可是一股煞气扑面而来令人忍不住为之心悸。
  
      有知兵、识兵之人看着那缓缓而来大大队人马眼中不禁流露出几分惊骇之色。
  
      京营兵马只能说不差,比起所谓的精锐来自然是差了太多,如今驻守京城的腾襄四卫营经历了前番京城保卫战,甚至有一部分将士亲自出城袭扰鞑靼大军,倒也磨砺出了一批精锐出来。
  
      但是真正给人以精锐的感觉的士卒也不过是区区数千上万人罢了,然而现在这些人只看到迎面而来的一众兵马尽皆可以算得上是精锐了。
  
      “好一支强军啊,难怪能够一战而灭鞑靼十几万大军,降服达延汗等鞑靼贵族!”
  
      一位重臣捋着胡须,脸上满是惊叹之色看着前方的兵马。
  
      不知道什么时候朱厚照竟然下了銮驾,并且亲自骑上了一匹马遥遥看着前方。
  
      没有多久,一道身影出现在了一众人的视线当中。
  
      这一道身影骑在骏马之上,身上披着大氅,一身蟒服,只看其装扮,不是朝堂之上,威风凛凛的大总管楚毅又是何人。
  
      朱厚照看到楚毅的一瞬间,眼中闪过一道亮光,猛地一拍身下御马,顿时就见那御马冲出。
  
      朱厚照骑马冲出却是将随侍一旁的谷大用等人给吓了一跳,实在是朱厚照的反应太突然了。
  
      “陛下!”
  
      谷大用惊呼一声,几乎是本能的施展轻功紧追了上去,同样追出去的还有几名老太监,这几名老太监皆是身形轻飘飘的,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而已便追上了朱厚照。
  
      这会儿楚毅、杨一清等人也看到了前方那天子銮驾以及文武百官出城数里相迎的仪仗。
  
      能够得天子率领文武百官亲自出城相迎,可以说除了楚毅能够保持平静之外,其他人哪怕是杨一清都是一脸的惊喜之色。
  
      虽然说他们也知道此番所立下的功勋非常之大,但是再大的功勋,天子是不是愿意亲自出城迎接那就要看天子自己的意愿了,毕竟也没有谁规定什么样的军功就一定要天子亲自出迎。
  
      当天子一马当先冲出来奔着他们而来的时候可以说但凡是看到这一幕的将士们皆是一个个的露出惊愕之色。
  
      那可是天子啊,竟然驱马奔着他们而来。
  
      “哈哈,楚大伴,真是想煞朕也!大伴得胜归来,朕特来迎大伴回京!”
  
      朱厚照丝毫不掩饰自己对楚毅的看重以及恩宠,可以说但凡是看到朱厚照纵马直奔楚毅而来的人心中皆是泛起波澜,满是羡慕与嫉妒的看着这世间最令人羡慕的那一人,大总管楚毅。
  
      楚毅看着纵马而来的朱厚照,心中感动不已,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朱厚照对他何等恩宠,楚毅自然是再清楚不过。所以说眼看着朱厚照纵马而来,楚毅也一夹身下的战马,向着朱厚照迎了上来。
  
      两人骑在马上相对而立,二人目光互相打量着对方,只听得楚毅缓缓开口道:“一别数月,陛下却是清减了许多!”
  
      朱厚照笑道:“大伴却是风采依旧!”
  
      说话之间,楚毅翻身下马向着朱厚照行礼,朱厚照一抬手道:“大伴不必拘礼,今日大伴才是主角,待朕为大伴牵马……”
  
      楚毅闻言连忙道:“陛下真是折煞楚毅了,万万不可!”
  
      这要是真的让朱厚照为他牵马的话,只怕前方那些一个个的羡慕的眼珠子恨不得掉下来的文武百官一个个的都要扑上来喷死他了。
  
      朱厚照却是毫不在意,丝毫不认为这般的举动便是有失其身份,大笑道:“朕乃是为我大明有功之将士牵马,大伴平定江南,又一战覆灭十几万鞑靼大军,生擒达延汗,此等功勋,即便是朕亲自为大伴牵马,大伴也生受得起。”
  
      话虽然是如此说,可是周围那些文武官员可不会那么认为,他们只会认为楚毅孤傲,无视君主,绝对会拿奏章烦死朱厚照的。
  
      楚毅自然是不可能让朱厚照为其牵马,尽管说朱厚照不介意,可是楚毅却是不得不为朱厚照考虑。
  
      本来朱厚照封他为王便令朝野议论纷纷了,这要是再为其牵马,鬼知道会不会惹出一些老顽固来。
  
      至少楚毅便注意到阁老陈鼎一张老脸拉的老长,明显是有些不满意了,楚毅敢保证,他要是敢让朱厚照给他牵马的话,保管下一刻,陈鼎就会跳出来指着他一番痛骂。
  
      陈鼎这等人可不怕他,对于这样的人,哪怕是楚毅那也是没有什么办法,好在如陈鼎这样忠正耿直甚至还带着几分迂腐之人并没有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