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四百五十八章 大明这是来报仇了啊!,诸天最强大佬第458章 大明这是来报仇了啊!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四百五十八章 大明这是来报仇了啊!

第四百五十八章 大明这是来报仇了啊!

大内义兴听了毛利文德的话眉头一挑,目光落在了倒在地上的上野中光的身上,一声冷哼道:“上野中光,头前带路,本家主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将你吓成这般模样,丢尽我大内氏的颜面!”
  
  显然上野中光的一番反应让大内义兴感觉在毛利文德的面前丢尽了颜面,就连看向上野中光的眼神当中都带着几分不喜之色。
  
  上野中光闻言,脸上却是流露出几分犹豫之色,脑海之中浮现出他先前在港口处所看到的那海面之上一艘艘的舰船。
  
  那么多的舰船,怕是船上的人马也不在少数吧,他好不容易逃过来,这要是再跑回去,是不是自寻死路呢?
  
  想到这点,上野中光几乎是本能的冲着大内义兴连连点头道:“家主不要啊,我们石见国根本就不是那些人的对手,家主还是快逃吧!”
  
  顿时大内义兴的一张脸变得铁青,恶狠狠的盯着上野中光,只听得大内义兴冲着一边的左木上兵卫道:“左木,给我将上野中光拿下!”
  
  说话之间,大内义兴深吸一口气,带着几分歉意向着毛利文德道:“却是令毛利君见笑了,我这属下太过不堪,竟然闹出这般的笑话来。”
  
  大内义兴向着毛利文德解释,显然大内义兴对于上野中光口中所说的那些消息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莫说是大内义兴了,就连毛利文德也没有太过在意,两人这会儿怕是已经将上野中光看做得了失心疯的疯子。
  
  一旁的左木上兵卫闻声立刻上前,在上野中光的尖叫声当中轻而易举的便将上野中光给制服并且捆绑了起来。
  
  “家主,属下句句属实啊……”
  
  带着几分不耐烦,大内义兴吼道:“给我将他的嘴巴给堵上,我不想在听到他胡言乱语!”
  
  说话之间,大内义兴向着左木上兵卫道:“左木,带人随本家主前往港口走上一遭,本家主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将上野中光给吓得这般模样。”
  
  说到底大内义兴还是有些好奇,港口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让上野中光如此失态。
  
  好歹港口也是石见国一处重要所在,若是港口处出现了什么乱子的话,对于石见国的影响还是相当之大的。
  
  左木上兵卫肃然应命,很快就见一队堪称精锐的武士走了出来,这些武士乃是大内氏所蓄养的精锐中的精锐,乃是大内氏最强大的武力,虽然说只有不到百人,可是如果上了战场的话,就是这百人左右的武士便能够决定一场大战的胜负。
  
  大内氏同出云国、安艺国等几国征战,曾经不止一次靠着这些精锐武士取得过战争的决定性胜利。
  
  有这些精锐武士随行,就算是港口那里真的出现了什么乱子的话,也足可以镇压下去了。
  
  对于大内氏所蓄养的这些精锐武士,大内义兴那是再信任不过了,在大内义兴看来,在东瀛之地,能够阻挡他们大内氏精锐武士脚步的势力只有区区几家而已。
  
  毛利文德都忍不住多看了这些精锐武士一眼,眼中忍不住流露出几分艳羡之色,显然是对于大内氏的这些武士深感羡慕。
  
  毛利氏同样也有一批强大的武士,只可惜那些武士只听毛利氏家主的命令,而毛利文德不是毛利氏的家主,自然是调遣不了那些家族武士。
  
  毛利文德随同大内义兴一同前往港口方向,同行的还有被捆成一团并且被堵住了嘴巴的上野中光。
  
  上野中光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好不容易逃出港口,结果竟然又要回去,而且还是以这种方式被带回去。
  
  上野中光竭力的挣扎着,结果大内义兴对其这般折腾颇为不耐烦,冲着左木上兵卫道:“左木,让上野中光给我老实一些!”
  
  顿时就见左木上兵卫一指点在了上野中光身上,结果上野中光一下子身子就不再动弹了,却是被左木上兵卫给封住了穴位。
  
  却说港口之上。
  
  楚毅在卢大柱等将领的陪同之下缓缓的走下了大船,正式踏上了东瀛的土地。
  
  此刻大明士卒已经占据了整个港口,上万之多的士卒更是做好了各种准备,随时都准备以港口为中心向着四周扩散开来。
  
  可以说这会儿整个港口已经布满了大明的士卒,就如同龙潭虎穴一般,这个时候就算是一尊先天级别的存在闯入此间,恐怕也有几分可能难逃一劫。
  
  通往港口的道路之上,一辆马车正载着大内义兴还有毛利文德二人。
  
  两人坐在马车当中,车身不停的晃动,可是两人却是相对跪坐在马车当中,身子随着车子的晃动而来回的摆动,两人默默无言,只有那吱呀吱呀的响声。
  
  在马车周围则是一队浑身散发着煞气的武士,近百名之多的武士护卫着马车直奔着港口而来。
  
  左木上兵卫做为大内氏最为倚重的家臣之一,不只是一身武力惊人,更重要的是左木上兵卫对于大内氏极为忠诚,再加上能力不俗,所以才会成为大内氏最强大的一股武力的统领者。
  
  距离港口差不多有数百米的时候,再往前走的话,差不多就能够进入港口的范围了。
  
  就在这个时候,左木上兵卫禁不住一声低喝道:“所有人停下!”
  
  顿时所有武士都停了下来,同时目光齐刷刷的向着左木上兵卫看了过来,就连马车也都跟着停了下来。
  
  马车停下来,坐在马车当中的毛利文德还有大内义兴两人不禁对视一眼,只听得大内义兴向着马车之外的左木上兵卫道:“左木,为什么突然之间停下?”
  
  这会儿左木上兵卫却是一脸凝重的看向远处的港口,似乎是察觉的了什么,带着几分迟疑道:“家主,港口方向似乎有些不对劲!”
  
  坐在马车当中的大内义兴闻言不禁道:“港口有什么不对?”
  
  左木上兵卫深吸一口气道:“虽然说不清楚港口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越是接近港口,属下心中越是不安。”
  
  身为武道强者,对于危险的感知还是有的,左木上兵卫会有这般的感应倒也不奇怪。
  
  其实在左木上兵卫一行人出现在港口外的时候,其行踪便已经被发现了,俞大猷占据了港口之后可不是什么都没有做。
  
  他被楚毅任命为先锋,自然是要尽起先锋的职责,身为先锋,自然是要先行打探四周的情况,所以港口四周已经被派出了众多的哨探。
  
  因此左木上兵卫等人刚刚接近港口,便有哨探发现了他们的行踪并且将消息传了回去。
  
  俞大猷挥了挥手,让传回消息的哨探下去,同时向着楚毅走了过来,冲着楚毅一礼道:“见过大总管。”
  
  楚毅微微颔首道:“俞将军,可是有了什么发现吗?”
  
  俞大猷道:“大总管,方才哨探来报,有一队人正在迅速接近港口,看其情形,似乎身份不简单。”
  
  那些士卒自然是不清楚来者竟然就是整个石见国的统治者,大内氏的家主,大内义兴。
  
  虽然他们不认识大内义兴,可是大内义兴一行人的动静却是一点都不小,尤其是左木上兵卫带领的那些武士绝对可以说得上是精锐当中的精锐,一个个的都是身经百战,双手沾满了鲜血的武士。
  
  那些哨探也不是一般人,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了这些武士的不凡之处,所以判断出来者身份不一般。
  
  楚毅微微一笑,整个东瀛能够让他放在心上的,说实话还真的没有,如果说再过上几十年的话,等到丰臣秀吉、织田信长、德川家康这三位堪称东瀛战国三杰的人物成长起来的话,他或许会多看上一眼。
  
  至于说当下,偌大的东瀛,真的没有谁能够让其高看一眼。
  
  楚毅淡淡的挥了挥手道:“你且带人前去看看,且将来人擒了来,也好从其口中获得一些石见国的情报。”
  
  俞大猷领命而去。
  
  当左木上兵卫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其实俞大猷已经带领着一队人马盯上了他们,原本俞大猷还等着左木上兵卫等人接近港口的时候再行出击,但是这会儿左木上兵卫竟然有所警觉,这让俞大猷不得不提前现身。
  
  只见俞大猷一声断喝,自藏身之处现身,一拍身下战马,口中喝道:“儿郎们,随我冲啊!”
  
  顿时就见数百名士卒紧随着俞大猷冲出,直奔着大内义兴等人所在方向冲了过来。
  
  当俞大猷带人冲出来的时候,无论是左木上兵卫还是坐在马车当中的大内义兴、毛利文德等人都被吓了一跳。
  
  大内义兴更是直接自马车当中跳了出来,一眼就看到了远处数百人正纵马奔驰而来,最为关键的是,来人分明就是一支陌生的军队,而吸引了大内义兴的目光的却是这些人身上一个个的甲胄齐整,其他不说,单单是如此之装备便不是一般势力所能够装备得起的。
  
  大内氏花费了极大的功夫,也不过是让这些家族武士人人披甲罢了,至于说数千家兵,也只有极少数人才有资格披甲。
  
  结果迎面而来的这一队人至少有数百人之多,却是人人披甲,如何不让大内义兴、左木上兵卫为之震惊。
  
  “这……这些人是何方神圣,出云国?安艺国还是……”
  
  随同大内义兴一同下了马车的毛利文德同样是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纵马而来的一众披甲士卒。
  
  在东瀛之地,甲胄却是极为珍贵的战略物资,往往只有地位尊贵的武士才能够拥有。
  
  一下子武装起来数百名甲胄齐全的武士,纵然是毛利氏又或者大内氏都是压力极大。
  
  不是凑不出,而是非常之困难。
  
  毛利文德下意识的向着大内义兴道:“大内君,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历,何故盯上了你们石见国?”
  
  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堵住了嘴巴的上野中光口中的布条掉了下来,只听得上野中光尖叫道:“大明,这些人是大明军队啊,哈哈,大明这是来报仇了啊……”
  
  上野中光很清楚这些年当中,在大内氏的支持下,以中条合利等人为首冒充倭寇,不只是劫掠海上商船,有时候更是连大明沿海村镇也都一并劫掠。
  
  上野中光一声大叫,大内义兴还有毛利文登几人不由得眼睛一缩,看着奔着他们而来的一众士卒不由的露出惊骇之色。
  
  大内义兴更是惊道:“这……这真的是大明兵马吗?这怎么可能,大明与东瀛远隔重洋,怎么可能会突然有大明天兵出现在东瀛之地……”
  
  显然一时之间大内义兴根本就不愿意相信这些出现在石见国国土之上的便是远隔重洋的大明士卒。
  
  左木上兵卫却是在起初的震惊过后做出了反应,第一时间护在大内义兴的近前,带着几分忧色向着大内义兴道:“家主,你速速回城,这里由属下先行抵挡。”
  
  说话之间,左木上兵卫冲着身旁一人喝道:“村上光夫,你且带上一半人手,即刻护送家主回城!”
  
  大内义兴倒也不愧是大内氏家主,反应过来之后,深吸一口气,看了那差不多百丈之外的兵马一眼,冲着左木上兵卫道:“左木君,一切拜托了!”
  
  说完这些,大内义兴毫不犹豫的转身上马,同自动分出来的一半武士转身就走,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可谓是果决无比。
  
  俞大猷率领着数百人马冲锋而来,远远的看到一队人分出遁走不禁眉头一皱,猛地一抽身下战马喝道:“儿郎们,加快速度,大总管有令,不许走脱一人!”
  
  跟随俞大猷的士卒闻言顿时一个个的精神为之一震,速度再次提升几分,百丈距离不过是一转眼的功夫罢了。
  
  “杀!”
  
  俞大猷远远的看了那遁走的大内义兴等人一眼,一眼就看出留下来阻拦他们的不过是一群护卫罢了,而真正的重要人物已经先一步远走,所以俞大猷根本就没有将左木上兵卫等人放在心上,只想着直接冲破这些东瀛武士的阻拦,追上大内义兴等人。
  
  突然之间,一股心悸之感油然而生,一道刀光划破虚空,竟然直取俞大猷脖颈要害。
  
  俞大猷心中大惊,本能的挥刀劈下,只听得叮当一声,虎口为之一震,俞大猷身形飘然落下,目光落在拦下他的左木上兵卫身上。
  
  左木上兵卫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丝毫不差,却是引得了俞大猷的重视,虽然说方才一交手有他大意的缘故,但是俞大猷也能够看出对方的实力未必就比他差多少。
  
  当然俞大猷如今不过是一少年,一身武道修为尚未达到其巅峰之境,要知道在俞大猷巅峰之时,可是号称打遍少林无敌手的武道宗师,纵然如今不过一少年,却也有了几分武道强者的气象。
  
  俞大猷惊讶的同时,左木上兵卫同样也是一脸惊骇之色的看着俞大猷,在左木上兵卫看来俞大猷不过是一十几岁的少年将军罢了,料想不是其一合之地,他那一式迎风一刀斩足可以将其劈杀当场才是,却是不曾想对方竟然稳稳的接下来他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