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四百六十七章 大伴的面子还是要给的!,诸天最强大佬第467章 大伴的面子还是要给的!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四百六十七章 大伴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第四百六十七章 大伴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不过皇后口中呢喃一声,马上便反应了过来,脸上露出几分愕然之色,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小皇子,再看看朱厚照,皇后深吸一口气向着朱厚照微微一礼道:“陛下提醒的是,是臣妾一时忘记了太傅的叮嘱。”
  
  说话之间,趴在地上的小皇子口中哇哇大哭,一双满是泪珠的眼睛眨呀眨,看向四周众人,似乎是等着有人上前将他给扶起来。
  
  肉嘟嘟,一脸可爱之色的小皇子这会儿的确是惹人怜惜,虽然说皇后想起了楚毅的叮嘱,这会儿看着倒在地上的儿子也禁不住露出几分心疼之色。
  
  小皇子眨了眨眼睛,哭了几声,结果发现四周一众人根本就没有上前搀扶他起来的意思,结果自己趴在地上小屁股一撅,竟然自己摇摇晃晃的爬了起来。
  
  朱厚照看着摇摇晃晃爬起身来的小皇子,脸上禁不住流露出几分满意的神色,而这会儿皇后也上前一把将小皇子抱了起来,口中赞道:“皇儿真乖……”
  
  看着已经能够自己爬起身来的小皇子,朱厚照看着天边的夕阳禁不住叹道:“已经近半年时光了,也不知如今大伴在东瀛之地究竟如何了!”
  
  东瀛与京师远隔重洋,即便是楚毅几次派遣人手回返大明禀明近况,可是到底是远隔重洋,有时候信使丧命于汪洋之上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至少近半年时光,朱厚照也不过是收到楚毅三次信函罢了,但是按照楚毅在信函当中所讲,他至少派了六次信使回京,可想而知,差不多一半人没有能够平安抵达京师。
  
  虽然说楚毅远离京师之地,可是京城有一众文武辅助天子,大明朝堂之上倒也一片风平浪静。
  
  文有焦芳、陈鼎等人,武有王守仁、杨一清等人,可以说文武百官之中或许有人怀有一些小心思,但是大势在朱厚照手中,却是没有谁敢跳出来搞风搞雨。
  
  经过一次次的杀戮,再加上宁王造反牵连一大批官员,可以说心存二心之人差不多被清空了七八成,所剩下来的一些人也不敢流露出丝毫的异样,唯恐会被东厂、锦衣卫、西厂给盯上。
  
  一旦被东厂、锦衣卫、西厂给盯上的话,下场怕是不会好到哪里去。
  
  别看楚毅不在京师坐镇,可是对于一些心怀叵测之辈,朱厚照下手同样不比楚毅差多少。
  
  就在不久之前,一名工部侍郎被查出贪墨修缮河道之银足足十几万两,待到证据确凿,查明证实之后,朱厚照亲自下达圣旨,将那工部侍郎抄家灭族,丝毫没有犹豫。
  
  即便是楚毅在京师坐镇,对于这般的官员处置怕是也就是这般了。
  
  渐渐的,朱厚照有了天子之威势,哪怕是没有楚毅从旁相助,也足可以震慑文武百官。
  
  不知道什么时候,谷大用微微躬着身子迈着步子行至朱厚照近旁,低声道:“陛下,有楚毅总管的消息!”
  
  朱厚照闻言不由的眼睛一亮道:“哦,大伴的信使已经赶到京师了吗?”
  
  半年之间也就接到了楚毅三次消息,差不多是两个月一次,上次是一个月之前,朱厚照以为再次收到关于楚毅的消息可能就是一两个月之后了,不曾想这一次信使竟然这么的顺利。
  
  谷大用缓缓道:“回禀陛下,此番大总管却是派了一支船队回来,带着大总管献给陛下的礼物,船队停靠在天津卫,差不多明日就能够抵达京师。”
  
  朱厚照微微一笑道:“大伴竟然还给朕准备了礼物?”
  
  心中生出几分好奇的朱厚照深吸一口气冲着谷大用道:“船队停靠于天津卫,那么此番信使是否已经抵达京师?”
  
  谷大用点头道:“此番归来的乃是一员小将,名唤俞大猷,听说极得大总管之看重,此番更是将押解船队的任务交给对方,只怕这是大总管故意给那小将一次面见天颜的机会呢!”
  
  朱厚照闻言不禁惊讶道:“一员小将?大伴看好的?”
  
  听到谷大用这么说,显然朱厚照对这位小将生出了几分好奇来,毕竟事实证明,但凡是能够入了楚毅的法眼,无论是王守仁还是徐天佐、韩坤等人,哪一个都以自身的能力表明楚毅看人的眼光究竟是多么的准确。
  
  尤其是听谷大用的意思,对方还只是一员小将,这种情况下便被楚毅所看重,朱厚照几乎可以肯定,只要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对方只怕是一员将帅之才,否则绝对不会让楚毅这般费心为其铺路。
  
  傻子都知道能够被出征在外之大帅,派回京师面圣,那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只要把握住机会,在天子心中留下印象,将来必然飞黄腾达,平步青云。
  
  沉吟一番,朱厚照向着谷大用道:“谷大伴,朕若是所料不差的话,这会儿唤作俞大猷的小将怕是就在宫门之外吧!”
  
  谷大用一副被朱厚照给看穿心思的模样,露出几分惊讶之色道:“老奴就知道奴婢这点心思瞒不过陛下。”
  
  说着谷大用道:“这一员小将带了大总管给陛下的信函,所以奴婢便让他在宫门外候着,若是陛下召见的话,奴婢便派人传他前来,若是不然,便派人取了大总管的信函,将这小将打发了便是。”
  
  朱厚照轻笑道:“既然大伴抬举这小将,朕当然不能失了大伴的颜面不是,传朕旨意,召小将俞大猷前来见朕!”
  
  宫门之外,一身戎装的俞大猷风尘仆仆。
  
  自东瀛归来,横渡汪洋,可以说一路之上历尽了凶险,多亏了他所乘坐的宝船足够坚固,抵挡住了海上的风浪,顺利的抵达京师。
  
  当初楚毅挑选人选押送着这小半年之间所缴获的各种金银珠宝回返京师的时候,俞大猷还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楚毅选出来。
  
  虽然说知道楚毅对他非常的看重欣赏,但是俞大猷也没有想到楚毅竟然会将这么好的面见天子的机会给了他。
  
  哪怕是到现在,俞大猷都清楚的记得当时楚毅点出他的名字的时候,那些将领看他的眼神之中所流露出来的羡慕、嫉妒之色。
  
  看着那宫门,俞大猷心中要说没有期待肯定是假的,他不过才十六七岁而已,放在这个时代,却是已经是足够成家立业的年纪了。
  
  但是对于面见天子这种事情,俞大猷真的是没有一点的心理准备,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能够面见天子。
  
  心思飘飞,站在宫门之前,俞大猷有些走神,等到俞大猷听到一阵脚步声,回神过来的时候,就见一名内侍一脸笑意的向着他走了过来。
  
  只见那内侍向着俞大猷微微一笑道:“俞将军,陛下召见,还请随奴婢前来!”
  
  俞大猷心中陡然生出几分紧张之感,深吸一口气,跟在那内侍身后,缓缓的走进了紫禁城之中。
  
  那内侍显然是得了吩咐,大概知晓俞大猷乃是楚毅所看重的人,所以一路之上笑脸相对,并且给显得有些紧张的俞大猷介绍一些面见天子的时候需要注意的一些问题。
  
  这些可都是关系到朱厚照的一些喜好,如果不是有楚毅的原因的话,这些天子近侍又怎么可能会将俞大猷这么一员小将放在心上呢。
  
  朱厚照召见俞大猷自然是不可能会在御花园当中同其见面,所以在内侍的引领之下,俞大猷被待到了御书房的偏殿当中。
  
  很快天子传召,俞大猷便随同内侍进入了御书房当中。
  
  低着头,俞大猷按照内侍的吩咐,一板一眼的进入御书房当中,然后恭敬的向着天子行礼。
  
  俞大猷全程一直低着头,跪伏在地,根本就没有看到坐在那里的朱厚照的模样,只是看到朱厚照的半个身子而已。
  
  坐在那里的朱厚照将手中的书卷放下,目光落在俞大猷的身上。
  
  只看一眼,朱厚照便禁不住暗暗的点了点头。
  
  不得不所俞大猷虽然说年纪不大,却是生的相当的英武,那一股英武之气扑面而来,尤其是那一身戎装,将俞大猷衬托的很是不俗。
  
  只听得朱厚照轻笑道:“难怪楚大伴这般看重于你,不必拘礼,且起身回话吧!”
  
  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俞大猷拜过天子,这才起身,眼睛的余光扫过朱厚照,这才算是看清楚了朱厚照的模样。
  
  朱厚照似乎是注意到俞大猷的小动作,微微一笑,看着俞大猷道:“俞将军,可愿为朕讲述一下此番大伴率军进入东瀛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吗?”
  
  虽然说楚毅几次派遣信使回京,朱厚照对于东瀛之上所发生的事情也有几分了解,但是信函之中的消息显然是死的,朱厚照很想听一听自东瀛归来的俞大猷是如何讲述东瀛所发生的事情的。
  
  俞大猷微微点了点头道:“回禀陛下,末将便以登陆东瀛前几日,我大明水师在海上救了几艘为倭寇所追击的我大明商船说起吧。”
  
  朱厚照本身尚武,闻知有倭寇追击大明商船,朱厚照便禁不住眼睛一亮,不过朱厚照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倾听,并没有在这个时候开口去打断俞大猷的讲述。
  
  听着俞大猷条理清晰的讲述着大军如何拯救大明商船,如何登陆石见银山,又是如何在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内平定了东瀛几个国度。
  
  按照俞大猷所讲,在俞大猷离开东瀛回归大明的同时,大明数万大军主动出击,生生的覆灭了安艺国、出云国等几个小国,收获了大量的缴获。
  
  虽然说差不多一个月之前,朱厚照百年已经从信使传来的信函当中知晓楚毅率领大军在东瀛覆灭了几个国家。
  
  坐在那里,朱厚照听得津津有味,尤其是故事的主角便是大明士卒,朱厚照要不是顾忌自身的身份的话,只怕是已经拍手叫好了。
  
  喝了一口茶水,俞大猷最后向着朱厚照道:“末将奉大总管之命,押送所收缴的几国之宝藏,特来献给陛下。”
  
  朱厚照微微笑道:“大伴却是有心了,却不知大伴此番派你回来,除了押送缴获的战利品之外,可还有什么话要同朕讲吗?”
  
  俞大猷自袖口之中取出一封信函然后道:“此乃大总管叮嘱末将务必要转交给陛下的信函,还请陛下御览。”
  
  谷大用上前将信函自俞大猷手中接过,然后呈给朱厚照。
  
  朱厚照将信函打开,目光扫过信函。
  
  早朝
  
  这一次却非是一般的早朝,而是大朝会,文武百官能来的几乎全都在场,偌大的金銮殿当中,黑压压的一片,密密麻麻的全都是朝中文武。
  
  朱厚照端坐在龙椅之上,眉目之间满是威严之色扫过下方一众人,立于朱厚照下首处的谷大用尖声道:“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谷大用话音落下,就见一名监察御史上前一步向着朱厚照道:“陛下,臣弹劾兵部侍郎,借助新军更换兵器之机,贪墨款项达数万两之巨。”
  
  立在文武百官当中的兵部侍郎王岷闻言顿时神色为之大变,显然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监察御史给捅到了天子近前。
  
  朱厚照闻知竟然有人贪墨新军更换兵器之机贪墨款项,尤其是额度更是达到了数万两之巨顿时就见朱厚照的神色变得无比之难看。
  
  百官之中,做为兵部侍郎,王岷这会儿只感觉一阵的天旋地转,与此同时一声源自于龙椅之上的怒喝之声传来:“大胆王岷,你可知罪!”
  
  王岷虽然说面色苍白一片,可是面对天子的质问以及怒喝,仍然咬牙坚持着,却是不敢承认。
  
  这要是承认了的话,那可就真的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了,只看天子这般震怒,王岷可以想象得出,一旦他承认了,那么不久之前被抄家灭族的那位工部同僚的结局只怕就是他的下场。
  
  “陛下啊,臣冤枉,臣冤枉啊!”
  
  王岷非但是没有承认,反而是哭嚎着表明自己是被冤枉的。
  
  深吸一口气,朱厚照深深的看了王岷一眼,目光一凝向着谷大用道:“传朕旨意,召东厂、锦衣卫、西厂的人前来,朕倒是要看看王岷爱卿是不是真的冤枉的。”
  
  听到朱厚照这么说,王岷不由得心中咯噔一声,无论是东厂还是锦衣卫又或者是西厂,这些机构皆是大明之情报、暴力机构,一旦被盯上的话,搞不好就会被查个底朝天。
  
  噗通一声,王岷心知一旦东厂、锦衣卫的人前来,想要调查他的问题根本就没有什么困难,自己贪墨的事实绝对会被查出,那样一来自己怕是死定了。
  
  “呜呜,陛下饶命啊,陛下,臣有罪,臣有罪啊……”
  
  ps:练武是不可能练武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练武,只能靠吃软饭才能维持生活!
  
  带你体验不一样的赘婿生活!请看《史上最强赘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