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五百五十六章 心里有些慌了,诸天最强大佬第556章 心里有些慌了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五百五十六章 心里有些慌了

第五百五十六章 心里有些慌了

曹少钦、钱宁、雨化田几人对视一眼,齐齐向着焦府之中走去,在他们身后,三队人马分别分出一部分将焦府给团团包围了起来,剩下的一部分则是紧随三人进入焦府当中。
  
  被这些人给挤到了一旁的朱平等禁卫看到这一幕脸上终于露出了惊愕之色。
  
  虽然说他们看到曹少钦几人的时候隐隐的有所猜测,但是想一想谷大用是什么身份啊,那可是天子近前最受天子所倚重和信任的司礼监总管。
  
  他们方才还在担心着会不会被谷大用所记仇呢。
  
  眼见曹少钦几人,他们想的更多的是曹少钦几人此番前来焦府很有可能是为了调查焦芳遇刺一案而来,至于说其他方面,说实话,朱平等人还真的没敢去想。
  
  但是这会儿看到东厂、西厂、锦衣卫这般架势,不知道为什么,朱平等人心中却是生出了几分异样来。
  
  焦府之中
  
  谷大用正洋洋得意的向着焦芳父子宣示着自己的淫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谷大用回首望去,刚好看到曹少钦、钱宁、雨化田几人大步走了进来。
  
  当看到曹少钦几人的时候,谷大用神色平静,只是眼眸之中带着几分好奇罢了。
  
  曹少钦等人前来焦芳府邸倒也不稀奇,就如朱平他们所想的一样,谷大用以为钱宁等人前来是为了调查焦芳遇刺一案。
  
  谷大用心中不慌不忙,他就不信钱宁他们能够查到他的身上来,就算是东厂、西厂、锦衣卫真的查出什么线索来,难道他们还敢往深了查不成。
  
  淡淡的扫了几人一眼,谷大用一甩衣袖,看了焦芳父子一眼道:“焦大人,咱家这便告辞了。”
  
  正在这时,曹少钦几人走了过来,向着谷大用一礼道:“见过大总管。”
  
  钱宁、雨化田目光也都落在了谷大用的身上。
  
  谷大用自问自己身为大总管,身份地位高高在上,哪怕是面对钱宁等人的时候,那也是端着架子,带着几分居高临下瞥了几人一眼,微微颔首道:“想来陛下派你们前来调查焦大人遇刺一案吧,咱家对于此案深为重视,还望几位能够好生查案,务必要将那胆敢刺杀朝廷重臣的恶贼捉拿归案。”
  
  身后的焦文博听到谷大用这么脸上露出几分激动的神色,上前一步指着谷大用道:“谷大用,是你……”
  
  一声冷哼,如同惊雷一般在焦文博的耳边炸响,焦文博不过是一文弱书生罢了,如何能够承受得住谷大用那一记暗劲啊。
  
  焦文博瞬间就感觉自己脑袋嗡的一下,整个人好似脑袋被人狠狠的砸了一下一样,想要说什么话都忘记了。
  
  谷大用一只手搭在焦文博的肩膀之上,脸上带着几分笑意道:“焦公子唤咱家不知有何事啊!”
  
  焦芳一把拉住焦文博,盯着谷大用道:“谷大用,你敢!”
  
  爱子心切,焦芳这会儿死死的盯着谷大用,要是谷大用再敢对自己儿子不利的话,他就算是拼了命也要谷大用难受。
  
  不屑的看了焦芳一眼,谷大用转身就要离去,同时不忘冲着曹少奇几人道:“你们几人便在这里查案吧,咱家先行一步。”
  
  然而就当谷大用迈步准备离开的时候,就听得曹少钦当先开口道:“谷总管,且留步!”
  
  这会儿曹少钦正站在焦芳身旁,一只手搭在焦文博的肩膀之上,帮焦文博将那一缕由谷大用所渡入体内的暗劲祛除,神色平静的看着谷大用。
  
  谷大用脚步一顿,缓缓的转过身来,面色阴沉的看着曹少钦,冷冷的道:“曹少钦,你好生大胆。”
  
  曹少钦乃是楚毅的心腹,如今身为东厂督主,可以说是楚毅所挑选的接班人,面对谷大用的拉拢,曹少钦给谷大用的答复很是干脆,但凡是被谷大用派去劝说曹少钦的人,第二天脑袋都会出现在谷大用的府上,可以说是摆明了同谷大用拉开距离。
  
  对于曹少钦,谷大用可以说是非常之痛恨,恨不得将曹少钦给撕碎了,他身为司礼监总管,按照常理来说,身为司礼监总管,往往会督管东厂,但是到了他这里,却是出现了意外。
  
  因为楚毅的缘故,曹少钦却是在东厂督主的位子上坐的稳如泰山一般,结果使得他这位司礼监总管无法执掌东厂,丧失了一大臂助。
  
  如果说有东厂相助的话,谷大用可以保证,他的权势绝对可以再上一层楼,朝堂之上敢与他做对的官员至少能够少那么三两成还多。
  
  本身不想同曹少钦打什么交到,但是这会儿曹少钦竟然如此无礼的喝止他,这便让谷大用长久以来憋在心中的怒火直接向着曹少钦发泄了出来。
  
  冷冷的盯着曹少钦,谷大用以自己的身份来压曹少钦,要是曹少钦没有天子旨意的话,面对司礼监总管谷大用的时候,当真需要见礼的。
  
  不过曹少钦这会儿看着谷大用却是向着钱宁、雨化田看了一眼,眼中带着几分笑意,其意思很是明显,如果说钱宁、雨化田二人再不开口的话,那么这功劳,他们东厂便要独占了。
  
  无论是钱宁还是雨化田皆不是傻子,看到曹少钦的目光,两人齐齐开口向着谷大用道:“谷总管……”
  
  正憋着火气的谷大用根本就不管钱宁、雨化田他们要说什么,反正三者一起前来,这会儿便被谷大用视作一体。
  
  最重要的是,无论是钱宁还是雨化田在谷大用的心目当中比起曹少钦来也强不了多少。
  
  钱宁、雨化田竟然统统拒绝他的拉拢,无非就是不比曹少钦做的非常之绝罢了。但是两者也是摆明了不肯接受谷大用的拉拢。
  
  眯着眼睛,阴沉着一张脸,谷大用目光扫过钱宁、雨化田二人,冷冷的道:“怎么,你们竟然要同曹少钦站在一起吗?”
  
  钱宁冲着紫禁城方向拱了拱手同时冲着谷大用喝道:“陛下口谕,着钱宁、曹少钦、雨化田“请”大总管回宫!”
  
  谷大用却是没有听出钱宁那言语当中,一个请字发音却是有些不大对劲。
  
  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谷大用看着钱宁几人道:“陛下请咱家回宫,陛下可有交代有什么事情吗?”
  
  毕竟他前脚奉了天子旨意前来探看焦芳,结果还没有多久便让钱宁几人前来招他的回宫,这如何不让谷大用心生疑惑。
  
  当然谷大用就算是心中生出疑惑,也断然想不到朱厚照会派人查他,更不会想到曹少钦、钱宁他们齐齐前来却是天子对他有些不大放心。
  
  微微摇了摇头,雨化田缓缓开口,声音带着几分阴柔道:“陛下请大总管回宫,若是大总管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们这便回宫吧,如此一来,我等也好向陛下复命。”
  
  谷大用丝毫没有察觉到异样之处,反倒是坐在病床之上靠在床头的焦芳目光在曹少钦、钱宁几人的身上扫了一遍,眼中带着几分沉吟,若有所思一般,突然眼睛一亮。
  
  焦芳不禁用一种古怪的目光看向谷大用,焦芳显然是已经意识到了曹少钦、钱宁、雨化田三人一起前来请谷大用回宫有些不大对劲。
  
  下意识的向着身旁的曹少钦看了过去,不过这会儿曹少奇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谷大用的身上,却是没有注意到焦芳。
  
  谷大用轻笑道陛下也真是的,咱家不过是刚刚出宫没有多久,这便招咱家回宫,回宫,本总管这便回宫!”
  
  说话之间,谷大用走出了房间,当他看到院子当中那几队人马的时候,谷大用却是微微一愣,眉头皱在一起。
  
  足足三队的人马出现在庭院当中,当他走出来的时候,这些锦衣卫、东厂番子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那种眼神让谷大用生出几分恼火,这是什么目光,恐怕就是看案犯也就是这样的目光了吧。
  
  然而就在这时,曹少钦、钱宁两人走了过来,隐隐的将谷大用给夹在正中,封堵住了他的去路。
  
  谷大用察觉到曹少钦、钱宁两人的异常举动便已经反应了过来,心中咯噔一声,有些发慌,隐隐的生出几分不妙的感觉来。
  
  皱着眉头,谷大用猛地转过头来盯着曹少钦、钱宁二人缓缓道:“曹少钦、钱宁,给我滚开!”
  
  说着谷大用一挥手,指着院子当中那三队人马冲着曹少钦几人道:“滚,让你们的人统统给咱家滚的远远的!”
  
  然而谷大用这般咆哮对于钱宁、曹少钦来说却是没有什么用,反而是让曹少钦一挥手,顿时就见几名东厂番子上前来,愣是将谷大用给夹在正中。
  
  虽然说没有被直接抓住,可是却是将谷大用给团团围了起来。
  
  “大胆,你们这些该死的奴才,你们莫非是想要造反不成,咱家不会放过你们的,陛下也不会放过你们……”
  
  焦芳虽然说身上有伤,可是这会儿看到这一幕,尤其是焦芳只看曹少钦、钱宁几人对谷大用的态度,焦芳心中便隐隐的有了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