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五百五十八章 是楚毅在害老奴啊!,诸天最强大佬第558章 是楚毅在害老奴啊!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五百五十八章 是楚毅在害老奴啊!

第五百五十八章 是楚毅在害老奴啊!

原本谷大用抱着朱厚照的腿痛哭认错不已,却是让朱厚照有些犹豫起来,到底是十几年的感情。
  
  朱厚照并非是那种暴戾的君主,在这皇宫大内之中,都说皇家无情,朱厚照的童年倒是没有缺失什么温情,可是真正陪伴在他身边的却是如谷大用,楚毅这般的贴身近侍。
  
  十几年的相处下来,就算是小猫小狗也该有些感情了,更何况还是朱厚照这样重情之人。
  
  谷大用所犯下的那些罪行,朱厚照自然是看的清楚,如果说按罪论处的话,就算是将谷大用拖出去砍了脑袋也不过分。
  
  只是朱厚照看着谷大用那一副痛哭流涕的模样,心忍不住的便软了,内心之中有些自责,如果不是自己将谷大用提到司礼监总管,使得谷大用掌握了极大的权势的话,想来谷大用也不至于会做下这么多的错事吧。
  
  如果说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只要谷大用老老实实的哀求天子,那么朱厚照还真的未必会狠下心去将谷大用给斩了。
  
  但是这会儿突然到来的这一份八百里加急军报却是看的朱厚照火冒三丈,原本因为谷大用的苦苦哀求而生出的几分顾惜之情一下子烟消云散,所剩下的只有那满腔的怒火。
  
  甚至朱厚照因为那八百里加急上面的情报给气的一脚踹在了谷大用的身上,身为天子,朱厚照虽然说行事跳脱了一些,可是平日里却是不会轻易发火的。
  
  谷大用直接被朱厚照给踹的懵了,虽然说那一脚将谷大用给踹倒,但是对于谷大用而言,这一脚下去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
  
  但是谷大用宁愿朱厚照一脚将他给踢的口吐鲜血,身受重伤,他能够感受的出朱厚照那踹在他身上的一脚所蕴含的怒气。
  
  心中咯噔一声,谷大用彻底的慌了,要说先前他还有几分期望的话,这会儿却是一颗心渐渐的沉了下去。
  
  不过谷大用一个翻身,向着朱厚照爬了过来,试图再度抱住朱厚照的腿,可是这一次朱厚照却是后退了一步,就那么冷冷的盯着谷大用。
  
  从来没有见过朱厚照发这么大的怒火的谷大用被朱厚照给盯着,整个人就像是被定住了一般,趴在那里,愣是不敢上前一步,只是口中哀求道:“陛下,老奴错了,老奴错了啊……”
  
  狠狠的将那八百里加急军报丢在谷大用的身上,只听得朱厚照冷冷的道:“你干的好事!”
  
  谷大用看着在自己面前散开的加急军报,军报来自于关外建州三卫。
  
  虽然说没有细看,但是只看军报来自于建州三卫,谷大用脸色便为之一变,别人不清楚,可是他却是再清楚不过了。
  
  谷大用自从被朱厚照封为司礼监总管之后,一心想的便是同楚毅相比,甚至超越楚毅。
  
  但是楚毅不只是威震朝堂,更为重要的是楚毅在大明军中有着一大批的忠实拥护者。
  
  其他不说,单单看朝堂之上那些新晋的勋贵的履历就能够看得出,这些人几乎全都是出自楚毅一系。
  
  可以说楚毅在军中的影响力之强,甚至超过了天子。
  
  谷大用自然想要掌握一定的军权,毕竟身为司礼监总管,不只是要在朝堂之上有一批人为其摇旗呐喊,地方上,尤其是军队当中,更是要有支持者。
  
  京营重地,几乎是被楚毅打造的铁板一块,尤其是京营的指挥使、都督差不多全都是楚毅的忠实拥泵,谷大用想要从京营下手虽然说不是不可能,但是却要面临极大的困难。
  
  甚至就算是天子那一关都不好过,所以说谷大用自然就将目光转移到了京城之外。
  
  恰好朝廷施行移民实边之策,数十万百姓分批出关前往关外之地,这么多的百姓想要在关外定居,自然是需要军队坐镇。
  
  谷大用一时半会儿之间动不了京营兵马,但是他却可以将自己的心腹派出去啊。
  
  京城高官权贵林立,有焦芳、王守仁、杨一清等大佬坐镇还有天子高高在上,谷大用可以施展的余地不多。
  
  可是到了地方上,谷大用的话那可是比圣旨要好管用,几名依附于谷大用,郁郁不得志的军中将领一个个的被谷大用提拔为一地千户官。
  
  关外之地,足足十几个新立的卫所皆为谷大用的人所占据。
  
  这些人如果说真的有本事的话,也不可能会在军中郁郁不得志了,但是这些军中将领昔日却是积攒了大量的家财,靠着贿赂谷大用,愣是通过谷大用将自己调离京营。
  
  一地千户官那可是真正的土霸王一样的存在,尤其是眼下朝廷移民实边之举,军政并行,再加上朝廷给这些千户官放开了极大的权限,可以说有必要的话,这些千户官甚至可以一言而决,比之那些负责政务的文臣权势都要大上几分。
  
  可想而知,这些本身就没有什么能力的军中败类到了地方上那还不疯狂的喝兵血乃至敲诈地方,压榨百姓啊。
  
  毕竟那么多的金银送给谷大用,他们总是要想方设法的将这些金银给找回来不是吗?
  
  上任不过是短短的一两个月的功夫而已,这十几名千户官愣是将一个个的千户所的官兵给弄的怨声载道,乃至于那些实边的百姓都受不了其盘剥而怨气冲天。
  
  终于在不久之前,实边的百姓实在是受不了这些千户官的压迫高举义旗行造反之事。
  
  说实话,这些百姓造反皆是乌合之众,如果说这些千户官手下的士卒稍稍用心的话,完全可以轻松将民乱给平复下去。
  
  只可惜,这些千户官一个个的恨不得将手下的士卒给压榨干净,敲骨吸髓也不过是如此了。
  
  可想而知,在这种情况下,十几个千户所,足足上万之多的士卒面对数万百姓的民乱竟然无法镇压。
  
  乱子越来愈大,终于负责建州三卫的督抚官员压制不住,消息通过八百里加急,出现在了天子案前。
  
  谷大用插手建州三卫的事,朱厚照是知道的,毕竟谷大用插手军队这一点朱厚照要是都察觉不到的话,那么他这位天子也做的太不合适了。
  
  毕竟不涉及京营,朱厚照也就默许了谷大用的举动,好歹也是司礼监总管,再加上谷大用对他忠心耿耿,他也没有想过谷大用掌握了一部分地方军队就会对他不利。
  
  但是朱厚照怎么都没有想到谷大用派去的人竟然会闹出这么大的乱子来。
  
  原本数万人的民乱,如今已经是波及到十几万人,甚至刚刚被镇压下去的建州三卫的女真人也趁乱跳出来祸乱建州三卫之地。
  
  贪污河道款项,致使大河决堤,数十万百姓伤亡惨重,如今又导致关外民乱,沸反盈天,朱厚照就算是再重情分,也是对谷大用彻底的失望了。
  
  看着谷大用那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朱厚照禁不住道:“谷大用,你可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这会儿心神已经崩溃了的谷大用听了朱厚照的话,不由的满怀期望的向着朱厚照道:“陛下啊,老奴对您忠心耿耿,都是楚毅……对,一切都是楚毅,是他在害我啊……”
  
  不提楚毅也就罢了,这会儿谷大用竟然还敢说是楚毅害他,朱厚照不禁怒道:“你还敢提楚大伴,楚大伴不贪钱财,不恋美色,不擅专权……如此种种,你有哪一点可以同楚大伴相比,哪怕是你有楚大伴一成的能力,朕也不会这般失望。”
  
  说话之间,朱厚照一挥手向着站在那里的钱宁道:“钱宁,将谷大用下入诏狱,严加看管,等候三司会审,明正典刑。”
  
  钱宁上前一步,恭敬道:“臣领旨!”
  
  目光扫过曹少钦、雨化田二人,最后朱厚照向着雨化田道:“雨化田,朕命你将搜集的关于谷大用的罪证转交刑部,以做佐证!”
  
  这会儿颇有些失魂落魄的谷大用突然之间听到天子让雨化田将其罪证交由刑部,顿时神色为之一变,两眼通红,恶狠狠的看向雨化田。说话之间,朱厚照一挥手向着站在那里的钱宁道:“钱宁,将谷大用下入诏狱,严加看管,等候三司会审,明正典刑。”
  
  钱宁上前一步,恭敬道:“臣领旨!”
  
  目光扫过曹少钦、雨化田二人,最后朱厚照向着雨化田道:“雨化田,朕命你将搜集的关于谷大用的罪证转交刑部,以做佐证!”
  
  这会儿颇有些失魂落魄的谷大用突然之间听到天子让雨化田将其罪证交由刑部,顿时神色为之一变,两眼通红,恶狠狠的看向雨化田。说话之间,朱厚照一挥手向着站在那里的钱宁道:“钱宁,将谷大用下入诏狱,严加看管,等候三司会审,明正典刑。”
  
  钱宁上前一步,恭敬道:“臣领旨!”
  
  目光扫过曹少钦、雨化田二人,最后朱厚照向着雨化田道:“雨化田,朕命你将搜集的关于谷大用的罪证转交刑部,以做佐证!”
  
  这会儿颇有些失魂落魄的谷大用突然之间听到天子让雨化田将其罪证交由刑部,顿时神色为之一变,两眼通红,恶狠狠的看向雨化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