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五百七十七章 给自己准备后路,诸天最强大佬第577章 给自己准备后路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五百七十七章 给自己准备后路

第五百七十七章 给自己准备后路

一队士卒不过是一转眼的功夫便彻底的没了声息,为首的岳不群目光则是落在了前方水面之上的诸多大船之上。
  
  天津港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朝堂之上虽然说做出了决断,将天津港的事情交给了杨一清这位首辅来处理。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天子就对天津港不再关注了。
  
  毕竟天津港做为京畿的门户重地,要是小打小闹也就罢了,可是这都涉及到外敌入侵了,朱厚照就算是对杨一清再怎么的信任,也不可能一点都不管。
  
  做为天子的耳目以及爪牙,锦衣卫只听从天子的吩咐,做为锦衣卫指挥同知,岳不群在锦衣卫当中可谓是位高权重,再加上岳不群身上有着浓重的楚毅的烙印,所以说在所有人的眼中,岳不群就是楚毅在锦衣卫当中的棋子。
  
  哪怕是身为锦衣卫指挥使的钱宁对于岳不群那也是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虽然说钱宁没有投靠楚毅,但是钱宁也不想去招惹楚毅,哪怕他深得天子信重,可他心中更加清楚,真的要说起来的话,朱厚照真正信任的人其实也只有楚毅。
  
  如果说让朱厚照在他和楚毅二人之间做一个选择的话,钱宁敢保证,朱厚照绝对会毫不犹豫的舍弃他而选择楚毅。
  
  钱宁执掌锦衣卫,位高权重,哪怕是朝中阁老也是不放在眼中,但是对于楚毅,钱宁绝对是敬而远之,连带着对岳不群也是保持着井水不犯河水。
  
  锦衣卫内部同样是派系不少,做为锦衣卫指挥同知,楚毅在锦衣卫当中的代表性人物,岳不群手下自然是聚集了一批锦衣卫当中的官员以及好手,这些人皆是仰慕楚毅之名,可以说得上是锦衣卫当中的武王党。
  
  天子下令锦衣卫派人潜入天津港,随时关注天津港的变化,钱宁便将这件差事交给了岳不群来办理。
  
  如果说这件事情做好的话,自然是大功一件,可是如果没有做好的话,也必然会触怒了天子。显然这是钱宁对岳不群的一种敲打和压制,毕竟钱宁才是锦衣卫指挥使,如今锦衣卫内部,岳不群的影响力竟然渐渐的可以同其相提并论,这如何不让钱宁生出危机感,打压岳不群也就是理所当然了。
  
  对于钱宁的用意,岳不群自然是心知肚明,不过对于钱宁的算计,岳不群并没有太过在意。
  
  既然钱宁将这件事情交给他来办理,那么岳不群便打定了主意,借着这一次的机会,尽可能的为天子所看重。
  
  如果说他能够抓住这次的机会,解决了异族来犯之敌的话,想来他岳不群之名必然会名动朝野上下吧。
  
  于是岳不群没有老老实实的呆在天津城之中做为一名旁观者来关注着天津港当中的变化。反而是自己亲自带领手下的心腹潜入了港口当中。
  
  锦衣卫百户杨坤看着前方那一艘艘的大船不由的皱了皱眉头道:“大人,这些人太过警觉了,大船竟然没有靠岸,距离水面足足有数十丈远,我们想要上船的话,只怕没有那么容易啊。”
  
  数十丈的距离,四周水面之上空旷一片,根本就没有其他任何的船只,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想要接近那停靠在水面之上的舰船,必须要跨越那数十丈的水面,更重要的是还不能够惊动了船上的士卒。
  
  岳不群眯着眼睛,前方水面之上的情形岳不群当然是看的分明,这会儿岳不群则是皱着眉头。
  
  他从京师赶来天津港也不过是小半天的时间,这小半天时间当中,虽然说通过天津港的锦衣卫暗探知晓了不少关于港口的消息,但是岳不群没想到的是这些来犯之敌竟然这么谨慎小心,占据了港口之中都没有选择大船靠岸。
  
  数十丈的水面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跨越的,当然如果说水性足够好的话,潜水过去倒也不是问题,关键岳不群还有他手下的几名官员真的能够下水的都不超过三分之一多。
  
  岳不群看着微微晃动的水面却是眉头微皱,他岳不群一身修为也不能算差,放眼江湖一流好手当中,能够与他一战之人还真的没几个。
  
  可是岳不群水性实在是太差了,真的要让岳不群潜水的话,岳不群可能会溺水而亡。
  
  做为岳不群的心腹,岳不群不通水性的事情,除了寥寥几人之外,其他人一概不知。
  
  所以说杨坤这会儿便是不清楚岳不群不通水性,所以开口向着岳不群献计道:“大人,属下以为,我们可以潜水上船,到时候完全可以寻到这些异族的头领……”
  
  千户官雷鸣同样是岳不群的心腹,别人不清楚,但是雷鸣对于岳不群会不会水,水性如何那是再了解不过了。
  
  雷鸣轻咳一声道:“不可!”
  
  几名官员下意识的向着雷鸣看了过去,显然是不明白为什么雷鸣会突然之间开口阻止。
  
  只听得雷鸣先是向着岳不群看了一眼,这才向着四周一众人道:“大人何等身份,有事自然有我们这些作为属下的来办,大人只需要在这里等我们的好消息便是。”
  
  杨坤几人张了张嘴,脸上还带着几分恍然之色,向着雷鸣看去的眼神之中带着几分惊愕以及羡慕之色。
  
  就在这会儿岳不群看向杨坤道:“杨坤你且带领精通水性之人下水。”
  
  一名锦衣卫官员下意识的道:“大人,您……”
  
  岳不群笑着道:“本官自有办法登船。”
  
  杨坤冲着岳不群点了点头,然后几名精通水性的锦衣卫紧随着杨坤悄然下水,然后在夜色遮掩之下,缓缓的向着数十丈之外的那些大船游了过去。
  
  旗舰所在,一队巡逻的士卒在旗舰的甲板之上走过,这些士卒看上去精神非常之萎靡,甚至有人还不停的打着哈欠,显然是非常之困倦。
  
  几盏大红灯笼高高挂着,将周围甲板照亮了一片,至于说大船之外,光芒难以抵达的水面之上则是一片的昏暗,根本就看不清楚水面之上的情形。
  
  这一艘旗舰做为荷兰一方的舰船,自然是乔治总督的休息之所在,而哈瑞伯爵明显不可能同乔治总督一同住在这一艘船上。所以说在这一艘旗舰之上,只有乔治总督,而没有哈瑞伯爵。
  
  此时乔治总督正在船舱当中,船舱之内,一间算不得太过宽敞的船舱之内,一道身影正坐在那里,在其面前站着一人,正是乔治总督以及军中一名将领。
  
  吉尔做为乔治总督的心腹手下,这会儿正一脸肃穆的看着乔治总督,带着几分惊讶之色道:“总督大人,深夜招我前来,莫非是有什么变故?”
  
  乔治总督和颜悦色的向着吉尔道:“吉尔,本总督平日里待你如何?”
  
  吉尔闻言连忙向着乔治总督道:“总督大人对吉尔提携有加,若是没有总督大人的话,定然不会有吉尔的今天,总督大人若是有什么吩咐的话,尽管提便是。”
  
  听得吉尔这么说,乔治总督脸上流露出几分满意之色,吉尔能够有今日之成就,身为这么一艘旗舰的舰长,全赖他所提携,可以说是他心腹当中的心腹。
  
  看着吉尔,乔治总督缓缓道:“吉尔,本督有话要同你说,你且牢牢记下。”
  
  吉尔神色一正,就听得乔治总督道:“吉尔,你且记好了,一旦有什么大的变故,你首先要做的便是驾驶着旗舰离开港口,距离战场远远的……”
  
  吉尔先是一愣,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之间带着几分犹豫道:“总督大人,您这是……”
  
  吉尔又不是傻子,稍稍一愣之下便反应了过来,乔治总督的意思很明显,摆明了是给自己准备后路呢!
  
  将吉尔的神色反应看在眼中,乔治总督丝毫不觉得惊讶,要是吉尔连这都听不出的话,那么吉尔也不可能得他所看重走到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