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六百三十章 想要飞升的天子,诸天最强大佬第630章 想要飞升的天子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六百三十章 想要飞升的天子

第六百三十章 想要飞升的天子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几乎是本能一般,身为道家真人的邵元节当即便否定了朱厚照的话,如果说让那些对邵元节无比信奉的道家中人看到的话只怕是眼珠子都要掉下来。
  
      本不该相信世间有所谓的飞升之所的天子一脸坚定的认为楚毅飞升了,可是做为道家真人的邵元节却是一副不信的模样。
  
      邵元节深吸一口气,看着朱厚照道:“陛下,贫道不知谁人在蛊惑陛下,但是贫道敢以老道一生之清誉向陛下保证,世间绝无飞升之人……”
  
      看得出邵元节很是激动,做为道门真人,邵元节品性还是相当不错的,他可以亲眼看着在楚毅、朱厚照这一对君臣的努力之下,大明国力蒸蒸日上,天下百姓生活安康。
  
      做为一国之君,若然贤名,那自然是天下万民之福,可是如果天子昏庸的话,只会民不聊生,天下大乱,邵元节绝对不愿意看到做为英明之主的朱厚照为人所惑。
  
      看着朱厚照,邵元节道:“敢问陛下,究竟是何人向陛下言及大总管飞升之事,贫道倒是要问一问他,是否亲眼所见……”
  
      看着邵元节那一副激动的模样,神色之间全然是一片平静之色的朱厚照缓缓道:“是大伴,是楚大伴亲自告诉朕的!”
  
      “啊!”
  
      一声惊呼,邵元节脸上露出了愕然之色,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就算是邵元节想破了脑袋,只怕是也不可能想到向天子灌输飞升得道之说的竟然会是楚毅。
  
      看朱厚照那一副平静的模样,邵元节一下子明白过来,为什么朱厚照会那么笃信飞升得道之说了,如果说是换做其他人的话,哪怕是他亲自告诉天子,恐怕天子都不会相信。
  
      毕竟朱厚照乃是圣明之君主,自有其判断力,也绝非是谁想蛊惑就能够蛊惑的了的。
  
      可是这真要说这世间有什么人所说的话能够令朱厚照全然相信而不会生出什么猜疑的话,那么这人只能是楚毅。
  
      “是大伴亲自告诉朕他已然飞升,真人不会认为大伴会欺骗于朕吧!”
  
      邵元节张了张嘴,脸上露出几分茫然之色,好一会儿才深吸一口气道:“陛下,贫道还是不能相信,既然陛下说了,大总管已经成功飞升,那么大总管他又如何告知陛下的呢?”
  
      朱厚照缓缓摇了摇头,并没有将他在密室当中的经历说出来,除了楚毅之外,朱厚照不可能对其他人全然相信,纵然是邵元节这般守护他一身安危的道家真人,有些事情朱厚照却也不会全然告知。
  
      朱厚照只是看着邵元节道:“真人且当大伴已经飞升,以真人之见,这世间之人,究竟要如何才能够飞升?”
  
      邵元节眼神深处流露出几分失望之色,显然在邵元节看来,朱厚照这一定是魔怔了,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竟然冒充楚毅蛊惑天子。
  
      心中一动,邵元节向着朱厚照道:“陛下,依贫道之见的话,想要得道飞升的话,大总管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朱厚照眉头一挑道:“哦,真人的意思是说,如大伴一般勤修武道,然后以武道之力,飞升得道?”
  
      邵元节点了点头道:“不错,唯有如此,方可得道飞升,大总管乃是千载难逢的武道奇才,在短短的时间内便修炼至一界之巅峰,得道飞升也不是不可能,只是陛下您……”
  
      朱厚照神色不变道“真人是想说朕的资质比不得大伴吗?”
  
      邵元节连道:“贫道不敢,只是陛下踏入修炼之途太迟了,若是如大总管一般早早修行,未必没有希望,只是如今,贫道斗胆,陛下想要如大总管一般依靠武道飞升,只怕是有些不现实。”
  
      朱厚照微微颔首道:“真人所言并非没有道理,然则朕乃是天下至尊,天下资源为朕所用,难道还弥补不了其中之差距吗?”
  
      邵元节神色郑重向着朱厚照道:“陛下,此为先天根骨所限制,后天极难改变,不过据贫道所知,大道三千,条条皆可证道,大总管以武道飞升,陛下未尝不可借助皇道飞升啊!”
  
      朱厚照不禁露出了感兴趣之色看着邵元节诧异道:“皇道飞升?”
  
      邵元节心中狂诵无量天尊,他修行一生,素来以诚待人,像现在这般如一个老神棍一般忽悠人还真的是第一遭,但是邵元节却是真的不想朱厚照这么一位有明君雄主之相的天子就那么的毁于小人之蛊惑。
  
      邵元节真的怕朱厚照沉迷于修仙了道而致使天下动荡,愣是凭借着自己深厚的道门功底,在短短的时间内生生的编造出所谓的皇道飞升之法的说辞来。
  
      一脸好奇之色的朱厚照不禁看着邵元节,他还真的没有听说过什么皇道飞升之说。
  
      世间多有所谓的寻仙求道之说,要说道家、佛门乃至武者飞升的话,世人皆知这些道路。
  
      可是所谓的皇道飞升,说实话,朱厚照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一脸郑重之色的邵元节向着朱厚照打了一个稽首道:“不错,贫道方才说过,大道三千,条条皆可得道,陛下可知当年黄帝御女三千而得道飞升之传说?”
  
      朱厚照眉头一挑看着邵元节道:“真人莫非是让朕效仿黄帝,御女三千……”
  
      邵元节闻言原本强行装出来的世外高人模样差点崩溃了,他只是想要天子勤于政事,做一有道之君主而已,结果朱厚照竟然给他来一个御女三千。
  
      不过想他拿黄帝飞升来做例子,倒也难怪朱厚照会生出这般的念头来,实在是关于黄帝得道飞升的传说几乎是家喻户晓,天子生出这般的念头来一点都不稀奇。
  
      “咳咳咳……”
  
      一阵咳嗽,邵元节强行维持住自己得道高人的模样,神色肃然道:“陛下此言差矣,黄帝昔年有广成子仙师传下法门,所以可以御女三千而跨黄龙而去,此法黄帝可修得,然则并不适合陛下,否则的话,昔日秦皇、汉武,岂不是一样可以效仿黄帝吗?”
  
      朱厚照微微颔首道:“真人所言有理,既如此,却是不知真人方才所言皇道飞升之法为何?”
  
      邵元节正容道:“陛下乃是一国之君主,身系天下万民福祉,金口一开,天下莫敢不从,帝皇聚集一国之气运,一念可兴国,一念可亡国,天子金口可封神,难道还不能够借一国之气运而得道吗?”
  
      朱厚照先是呆了呆,继而反应过来,脸上露出几分惊喜之色看着邵元节道:“此诚为堂皇之大道也,不愧是皇道飞升之法,只是此法,朕当如何修行才是?”
  
      邵元节口诵无量天尊道:“陛下当勤政爱民,汇聚天下气运于一身,举国之力加身,飞升不远矣!”
  
      邵元节自宫中离去,第一时间便前往首辅杨一清府上。
  
      天子被小人蛊惑,竟然生出求仙之心,这让邵元节想到了昔日之秦皇、汉武,越是雄才大略之主,往往越是对于仙神之事看重。
  
      邵元节不知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蛊惑天子,但是他查不到,并不意味着其他人就查不到,所以说邵元节想到了内阁首辅杨一清。
  
      杨府。
  
      杨一清刚刚处理完朝中之事回到府中没有多久,突然老管家行来向着杨一清道:“老爷,邵元节真人府外求见!”
  
      杨一清闻言不禁一愣,脸上露出几分惊讶之色道:“邵元节一向秉持自身,极少与朝臣有所往来,深得天子之信重,与杨某并没有什么交情,怎么突然之间来见杨某……”
  
      不过杨一清虽然心中颇为惊讶,可是杨一清脚步却是不停亲自出府相迎。
  
      再怎么说,邵元节也是天子身边的信臣,加之邵元节品性极得内阁诸位阁老的认可所以对于邵元节,杨一清还真的没有摆出什么架子的意思。
  
      “哈哈哈,杨某今日府上早早便闻得喜鹊枝头叫,不曾想竟然是邵真人大驾光临,顿使杨某府中蓬荜生辉……”
  
      邵元节摇头谦逊道:“首辅大人真是折煞贫道了,贫道此来,却是多有搅扰。”
  
      二人相互见礼,就听得杨一清道:“真人难得来杨某府上,且入内叙话!”
  
      邵元节跟着杨一清走进客厅之中,二人分宾主落座之后,侍女将茶水奉上悄悄退去。
  
      看得出杨一清治家极严,客厅之中除了二人之外,并无其他人,所以不管邵元节此来为何,二人的谈话都不会被其他人所听到。
  
      品了一口茶水,杨一清看着邵元节道:“真人此来莫非是有什么事情不成?”
  
      有句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邵元节同他不过是泛泛之交,如今却是亲自登门,除了有什么事情外,杨一清还真的想不出有其他可能。
  
      邵元节闻言,神色一正向着杨一清道:“此事关系重大,贫道觉得须得告知杨大人才是。”
  
      听得邵元节这么说,就算是杨一清也不由的生出几分好奇来,到底是什么事情,能够让邵元节这般的反应。
  
      邵元节便将天子召见他的经过一五一十的道来,就如邵元节初见天子之时一般,杨一清听了邵元节的一番话也是一脸的愕然之色。
  
      “什么,你说有人胆敢蛊惑陛下,使得陛下生出求仙之心?”
  
      呆滞的杨一清盯着邵元节,可以看得出杨一清的心情起伏很大,显然这消息对于杨一清来说冲击不小。
  
      邵元节微微颔首道:“贫道无有一句虚言,陛下那里,贫道已经想了办法暂时拖住,但是贫道却是不敢保证陛下什么时候就察觉了,所以还请杨大人早日查出究竟是何人在蛊惑陛下,只有从源头上进行了断,否则的话,他日陛下肯定还会生出其他的想法来。”
  
      杨一清神色之间带着几分凝重之色,正所谓前车之鉴,后事之师,有秦皇、汉武的例子在前,哪怕是如今大明国势蒸蒸日上,可是一旦天子昏庸无道的话,偌大的王朝怕是根本就经不住一位昏君的折腾啊。
  
      本来他们是可以青史留名,成为一代名臣彪榜史册的,但是如果朱厚照突然变成昏君的话,到时候他们这些臣子岂不是一样要青史留名了吗?
  
      “不行,此事关系重大,绝对不容小觑,杨某必须要同其他几位阁老商议,然后商量出一个对策来。”
  
      说着杨一清起身,郑重其事的向着邵元节一礼道:“杨某在此多谢邵真人。”
  
      邵元节避开道:“无量天尊,陛下同大总管待贫道甚厚,贫道也是不愿意陛下还有大总管的一番心血为小人所坏。”
  
      这边杨一清送走了邵元节便急忙派人前去相请王守仁、陈鼎等几位阁老。
  
      紫禁城之中
  
      锦衣卫指挥使匆匆走进天子寝宫,此时天子正一身月白中衣,盘膝而坐于床榻之上,神色平静的听着钱宁汇报邵元节入杨一清府邸之事。
  
      钱宁脸上带着几分异样的神采道:“陛下,邵元节真人同杨一清并无交情,此番却是刚出宫便直奔杨一清府邸而去,臣想……”
  
      朱厚照神色淡然的抬头看了钱宁一眼,无尽的帝皇威势弥散开来漠然道:“你什么都不需想,此事朕已知晓,不必再关注。”
  
      “额……”
  
      钱宁偷偷的看了朱厚照一眼,就见朱厚照那一双湛湛双目正盯着他,好似将他彻底看穿一般。
  
      心中一惊,钱宁连忙低下头去,带着几分惶恐道:“臣谨遵陛下旨意。”
  
      伴君如伴虎,钱宁纵然贵为锦衣卫指挥使,天下间能够让他畏惧者绝对寥寥无几,但是面对天子朱厚照的时候,钱宁却是不敢有丝毫的杂念。
  
      摆了摆手,朱厚照冲着钱宁道:“退下吧!”
  
      钱宁如蒙大赦一般连忙离去。
  
      目送钱宁离去,朱厚照收敛心神,看着手中一份绢帛,绢帛之上一行行的毛笔字,隐约可见皇道、气运、得道飞升等等字眼。
  
      显然邵元节情急之下编造出来忽悠朱厚照的一番道理竟然被朱厚照放在了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