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六百四十八章 船队归来的轰动,诸天最强大佬第648章 船队归来的轰动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六百四十八章 船队归来的轰动

第六百四十八章 船队归来的轰动

“陛下,如今我们共计招募青壮三万余人,完成祭坛主体近一半左右……”
  
  就见一身常服的朱厚照缓缓转过身来,目光落在陈鼎身上,缓缓道:“陈爱卿,朕只想知道,祭坛要多久才能够竣工!”
  
  陈鼎一阵咳嗽,边上一名官员连忙扶住身体摇摇晃晃的陈鼎,看得出陈鼎的身体状况并不好。
  
  从正德初年到如今,如果再考虑孝宗年间的话,陈鼎可是在户部尚书这个位子上差不多坐了有二十多年时间。
  
  能够在一个位子上一坐就是一二十年,纵观朝野那也是非常之罕见的,以陈鼎的性子,显然在这个位子上尽心尽力,身体上当然也就有受到一定的影响。
  
  看着陈鼎那一副身体虚弱的模样,朱厚照轻叹一声,向着陈鼎道:“爱卿且坐下歇息一番,朕不是派了太医为你调理身体吗?”
  
  缓过一口气来,坐下来的陈鼎向着朱厚照摇了摇头道:“老臣多谢陛下关爱,老臣的身子怎么样,老臣心中再清楚不过了,太医只是让老臣放下一切去调理身体,可是这这么大的工程,若是臣不盯着的话,臣就算是睡觉都不安稳啊!”
  
  以陈鼎的性子,正如他所说的一般,这么大的工程,陈鼎自己不盯着的话,他肯定难以安眠。
  
  朱厚照看着陈鼎道:“爱卿身体更重要,这工程朕会选派他人前来监管……”
  
  虽然说对于陈鼎的性子,朱厚照并不是太喜欢,但是有一点朱厚照却是再清楚不过,那就是遍寻满朝文武,却是没有人比陈鼎更适合坐在户部尚书的位子上。
  
  谁能够如陈鼎一般在户部尚书这么重要的位子上一坐就是十几二十年并且还不贪墨一丝一毫。
  
  要知道如今国库当中,其他不说,单单是能够调动的金银就不下上亿两之多。
  
  如过说身为户部尚书的陈鼎愿意的话,稍微动一点手脚怕是他都能够落的无数的家产,然而谁都知道陈鼎家中除了天子所赏赐的财物之外,也就只有那微薄的俸禄。
  
  不管是锦衣卫还是东厂,又或者是西厂,别的官员恐怕都不用锦衣卫、东厂去捏造什么贪污的证据,随便揪出几个官员来,大半都能够查出问题来,但是陈鼎却是清清白白,两袖清风,真正的可以说得上是清廉如水。
  
  所以说天子对于陈鼎虽然不喜,却是发自内心的敬重,毕竟如陈鼎这般的官员,满朝文武当中真的是再也寻不到第二个了。
  
  然而天子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坐在那里的陈鼎一下子像是打了鸡血似得站了起来,只将几人给吓了一跳,就听得陈鼎向着天子道:“陛下,您曾答应臣,在臣致仕之前,让臣为陛下监管修葺祭天天坛之事!”
  
  朱厚照皱了皱眉头,看着陈鼎不禁犹豫道:“可是爱卿你的身体……”
  
  陈鼎不禁伸手拍了拍胸膛,向着朱厚照道:“陛下,臣还扛得住,再说了,臣虽然说不清楚陛下修葺这祭坛到底有什么用处,但是臣却知道这祭坛对于陛下来说必定是非常之重要,若是一旦中途换了他人来监督的话,臣真的怕有人会在其中动什么手脚,若是因此坏了陛下的大事的话,老臣万死难辞其咎啊!”
  
  朱厚照眼睛一眯,看着躬着身子的陈鼎,说实话,如果真的将这事情交给其他人来办理的话,就算是由东厂、锦衣卫的人盯着,朱厚照也不是太放心。
  
  毕竟如果说下面的官员想要贪污受贿,从中动什么手脚的话,纵然是有东厂、锦衣卫盯着,怕是也避免不了有心人。
  
  但是陈鼎却是不同,以陈鼎执掌户部数十年的经验,只怕任何人想要在修筑祭坛上面动什么手脚的话,绝对逃不过陈鼎的一双眼睛。
  
  沉吟良久,朱厚照拗不过陈鼎的要求,再加上对祭坛的重视,朱厚照向着陈鼎点了点头道:“朕可以答应爱卿,依然让爱卿负责祭坛诸事,但是爱卿也要答应朕一个要求。”
  
  陈鼎点头道:“陛吓有什么要求,臣自当遵从。”
  
  朱厚照缓缓道:“朕没有其他的要求,只是爱卿必须答应朕,一定要听从太医的建议,尽可能的多歇息”
  
  说着朱厚照向着身旁的王政道:“王大监,你且记下,等下记得传朕的口谕给太医令,让其派遣最好的太医,贴身照看陈爱卿。”
  
  陈鼎一听不禁急道:“陛下,臣……”
  
  朱厚照摆了摆手向着陈鼎道:“爱卿若是还想负责祭坛诸事的话,那么便听朕的安排,否则的话,爱卿便先行卸下担子,好生调理身体吧。”
  
  在朱厚照的威胁之下,陈鼎心中纵有不愿,却也不得不应承下来。
  
  微微颔首,朱厚照看着陈鼎道:“陈爱卿,依你估算的话,如果要修好这祭坛,尚且还需多少时日?”
  
  陈鼎眉头一挑,低头沉吟,看得出陈鼎应该是在心中估算时日,等到陈鼎抬头的时候,几人的目光自然是落在了陈鼎的身上。
  
  “回陛下,依照臣估算的话,如果说想要祭坛彻底的完成,怕是还需要大半年之久。”
  
  如果说算是上已经花费的时日的话,那么这一座祭坛完工的话,差不多就耗费了一年之久。
  
  一年时间,动用数万的青壮劳力来修葺一座祭坛,可以想象得出,这一座祭坛该有多么的雄伟。
  
  单单是眼下看去,数十丈高的祭坛虽然不敢说高耸入云,但是也是极为醒目,每日都有不少人赶来此地远远观望。
  
  也亏得朝廷为了防止出什么乱子,特意调拨了一卫兵马前来坐镇,四周封锁之下,方才勉强拦下了那些试图接近祭坛的一些人,否则的话,不知道该有多少人会跑到那高耸的祭坛之前围观呢。
  
  朱厚照微微颔首,对于所要花费的时间,说实话,朱厚照并不觉得太漫长,一年时间,他等得起,况且他还需要等那些出征在外的一支支舰队的消息。
  
  借助那一座小巧的气运祭坛,朱厚照随时能够察觉到他所聚拢的气运的变化。
  
  以朱厚照的聪慧,自然是可以推算出到底以什么样的方式聚集气运的速度最快。
  
  分封诸王于海外,灭国无数,这些举动每一次都给他带来海量的气运,并且那数字在源源不断的增加。
  
  为了聚拢足够达成其目的的海量的气运,就算是祭坛真的修葺成功,但是那气运的数量没有达到的话,朱厚照也不会轻举妄动。
  
  这种情况下,朱厚照对于祭坛的修葺速度其实并不是太着急,真的要说起来的话,朱厚照最关注的不是祭坛的速度,而是出征在外的俞大猷、徐天佐等人对外扩张的速度。
  
  正当朱厚照同几位重臣在凉亭当中叙话的时候,一阵快马急奔而来,就见一名信使匆匆而来。
  
  “陛下,水师急报!”
  
  王政上前,将急报自那信使手中接过,然后小心翼翼的递给了朱厚照。
  
  朱厚照目光扫过,脸上露出几分好奇之色,因为这信函乃是由俞大猷、戚景通、岳不群等人联名上奏。
  
  对于俞大猷、戚景通、岳不群等人,朱厚照自然是印象深刻,这些人无论哪一个可以说都是由楚毅所发掘出来的,身上打着深深的楚毅的烙印。
  
  若非如此的话,朱厚照也不可能会对俞大猷、岳不群几人那么的看重了。
  
  随着军制改革,军中所涌现出来的大将之才的将领虽然不多,但是也不少,就算是统兵之能比戚景通更强的将领,朱厚照也不太在意。
  
  毕竟军中将领太多了,真正能够进入朱厚照的视线的却是不多,显然戚景通、俞大猷等人身上都有着楚毅的烙印,所以朱厚照对这些人另眼相看。
  
  一直以来,俞大猷他们这一支舰队的消息便是时断时续,断断续续的消息让满朝文武都忍不住担心会不会哪一天,这一支舰队就再也没了消息了。
  
  打开信函,朱厚照一目十行的扫过那信函之上的内容,不由的神色为之大变,甚至忍不住惊呼一声。
  
  以朱厚照的定力,就算是天大的事情都很难让其动容,但是现在朱厚照竟然如此之失态,自然是惹得一旁的王阳明等几位重臣为之侧目。
  
  众人的目光自然而然的也就落在了那一封信函之上,傻子都知道天子如此失态,肯定是因为信函当中的内容。
  
  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内容,竟然令朱厚照如此的失态。
  
  缓缓的将那信函递给了满脸好奇之色的王阳明,王阳明只是看了一眼便忍不住的一声惊叹道:“好,好,真是太好了啊。”
  
  信函的内容正是俞大猷、戚景通等人报捷的大好消息。
  
  当然如果说只是报捷的消息的话,朱厚照、王阳明等人都不可能这般的反应,毕竟大明好几支舰队在外,不敢说天天都有捷报传来,至少月月都有。
  
  这种情况下,单单只是打了胜仗的捷报根本就不足以引得朝廷的关注,至于说天子还有王阳明,显然是不可能因为这些而为之动容。
  
  真正让他们为之震动的不用说自然是俞大猷他们在攻破了西班牙王国之后所搜刮来的那些海量的财富。
  
  哪怕是天子还有王阳明几人定力再好,可是看到那信函之上所提到的足足超过了三亿两之多的金银财物也禁不住为之动容。
  
  王阳明性子最为谨慎不过,这会儿看着那信函上的内容,忍不住向着朱厚照道:“陛下,这……这是不是有些太过夸张了啊,俞大猷他们会不会虚报战功?”
  
  真是出于谨慎,王阳明才会有这般的怀疑。身为兵部尚书,王阳明对俞大猷、戚景通几人那是颇为欣赏的,越是如此,王阳明越是不愿意俞大猷几人出事,所以在看到那吓人的数字的时候,王阳明主动挑明自己的怀疑,看似是在针对几人,其实却是在保护几人。
  
  朱厚照其实也有些怀疑的,不过在听了王阳明的话之后,朱厚照却是缓缓摇了摇头道:“朕相信俞大猷、戚景通他们!”
  
  说话之间,朱厚照道:“信函之中已经提到他们所缴获的战利品以及西班牙国王已经上船,既然这信函已经抵达京师,就算是押运战利品归来的船队速度慢上一些,想来再有一段时间,也该抵达了。”
  
  看完了信函,王阳明将信函转给了一旁的陈鼎。
  
  陈鼎老迈,但是眼神却是炯炯有神,当其看到那信函的时候,陈鼎手都禁不住一抖,颤声道:“这怎么可能,超过三亿两的金银财物啊,俞大猷他们这是挖到了金矿了吗?”
  
  陈鼎双手颤抖,看着那信函竟然忍不住的落泪起来。
  
  看到陈鼎落泪,朱厚照不禁道:“爱卿何故如此?”
  
  一边掉泪,陈鼎一边向着朱厚照道:“陛下,臣是在激动啊,若是能够得到这数以亿计的金银的话,那么我大明越发严重的银荒将会得到极大的缓解。”
  
  大明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商业越是繁华,市面之上越是需要海量的金银货币流通,否则的话一旦市面上所流通的金银不够的话,必然会大大的影响到大明经济的正常稳定的发展。
  
  大明缺少黄金白银,尤其是做为流通货币的白银,那真的是极度稀少,这一点别的官员或许还感受不到,但是做为户部尚书的陈鼎那是感触最深的。
  
  所以说陈鼎看到信函当中提及将有数以亿计的白银、黄金将会被带回大明,这如何不让陈鼎为之欣喜。
  
  微微颔首,朱厚照向着陈鼎点了点头,心中生出了几分期待来。
  
  半个月之后,一支庞大的舰队出现在天津卫港口之中,不用说这一支舰队正是自西班牙王国归来,在海上足足飘荡了小半年之久,押送战利品的那一支船队。
  
  数百艘的舰船,其中大半竟然都是西夷人的风格,不用说这些舰船便是俞大猷他们占据了西班牙之后所搜刮来的舰船。
  
  别看俞大猷他们手下有数百艘舰船,但是刨除战舰的话,做为辅助的后勤船队船只便有数百艘之多。
  
  可是真要将那么多的战利品给运回大明的话,只怕要将负责后勤补给的数百艘舰船统统派出。
  
  真的要这样做的话,恐怕首先俞大猷那一关便过不去,没了后勤船队的辅助的话,别看大明舰队单单是战舰就有上百艘之多,可是没有后勤的舰队根本就是移动的靶子一般,搞不好什么时候随便遇到一支舰队便全军覆没了。
  
  不过这也难不倒俞大猷他们,不要忘了,西班牙王国那可是海上强国啊,俞大猷他们搜刮所搜刮出来的可不只是那些金银玉石珠宝之物,其中便有船只。
  
  不提直布罗陀海峡的港口当中所俘获的大大小小足足有数百艘之多的商船,就是那些贵族手中所刮出来的船只就达到了上千艘之多。
  
  也亏得有这么一批俘获的船只,否则的话,真的要将那么多的金银财物给运回大明,俞大猷他们就真的要动用所有的后勤船队了。
  
  已经事先得到了消息的大明朝廷以及天子对这自海外过来的船队那是再重视不过,为此朱厚照派出了有着大明次辅之称的王阳明亲自前来天津卫迎接船队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