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六百六十九章 大明神朝立,诸天最强大佬第669章 大明神朝立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六百六十九章 大明神朝立

第六百六十九章 大明神朝立

立于台阶之上,一众文武尽皆向着祭坛之巅望去,而此刻身为天子的朱厚照依然抵达了祭坛巅峰之上。
  
  一身的庄严肃穆的华服在身,此刻神色肃然的朱厚照看上去就如同一尊高高在上的神祗一般。
  
  在朱厚照身侧,身着道家法衣的邵元节、张彦頨二人分别捧着出自朱厚照之手的一卷封神榜单,而在张彦頨的手中同样也捧着一卷东西。
  
  二人紧随在朱厚照身后,同样登上了祭坛之巅。
  
  历代天子祭天,若然有莫大功勋的话,皆是选择泰山祭天,按说以朱厚照的功绩的话,可谓是超越历代帝王都不为过。
  
  然而朱厚照却是没有选择前往泰山祭天,反而是在这京城之外自行建造了这么一座祭坛。
  
  这么一座堪称古往今来最为庞大的祭坛,这工程量之大,如果说不是以大明如今的底蕴的话,说实话还真的造不出来。
  
  但是以大明如今的底蕴,这么一座祭坛也不过是短短的几年时间便拔地而起,丝毫没有伤及国本,反而是因为建造这么一座祭坛惠及了众多的百姓之家。
  
  不管是邵元节还是张彦頨,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朱厚照为何如此形兴师动众的建造这么一座祭坛出来。
  
  登上祭坛,朱厚照大步上前,就在这祭坛之巅,一张桌案摆放在那里,在桌案之前赫然是一座由赤铜所铸就的大鼎,大鼎之上满是山川图案,如果说有人仔细辨认的话就可以发现,在这一座大鼎之上所铸就的图案赫然是大明之版图。
  
  大明之外则是一个个的诸侯国,不过在这版图之上却是不包括这些诸侯国,只有真正归属于大明所统治的直属州府。
  
  天风吹动祭坛四周的旗幡烈烈作响,几名礼官肃然而立,就见一名礼官长吸一口气道:“吉时到,陛下祭天!”
  
  那声音激荡,方圆数十丈之内尽皆听闻,一众文武大臣闻言皆是精神为之一震,齐齐的向着朱厚照看了过去。
  
  以他们所处的位置,倒是能够清楚的看到祭坛之巅上的景象。
  
  就见一名礼官将一束点燃的檀香递给了朱厚照,朱厚照接过檀香,将其插在桌案之上的香炉当中。
  
  将香烛插上,就当一众文武以为朱厚照要开始祷告上苍的时候,朱厚照却是突然转过身来,冲着王政点了点头。
  
  王政趋步上前,手中捧着一方锦盒。
  
  朱厚照将锦盒自王政手中接过,不少的文武官员看到这般情形皆是为之愕然。
  
  此刻乃是祭天大典的重要时刻,身为天子的朱厚照不去祭天,却是从王政手中接过一方锦盒,这锦盒当中到底有什么东西?
  
  内阁诸位阁老以及军方一众将领勋贵距离不远,凭借他们的目力可以清楚的看到朱厚照手中锦盒。
  
  这会儿朱厚照一脸的凝重之色,环视四周众人,隐隐可见眼眸当中所闪烁的激动之色,缓缓的将锦盒打开。
  
  “咦!”
  
  锦盒开启的瞬间,文武大臣当中,几人露出愕然之色。
  
  无论是修为达到了先天之境的王阳明,又或者是修为高深的杨一清、韩坤等人,尽皆一愣,因为锦盒当中根本就是空荡荡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陛下这是搞什么!”
  
  不少看到这一幕的人心中不禁生出了这般的疑惑,朱厚照没事在这庄严肃穆的时刻拿出一个空荡荡的锦盒来莫非是有什么用意不成?
  
  朱厚照可不管四周一众文武大臣心中到底是作何想法,在其注视下,在那锦盒当中,一方祭坛正安放其中,正是当初楚毅所留给他的那一方祭坛。
  
  也正是这一方神异无比的祭坛让朱厚照彻底的相信了楚毅飞升的传言,以他的身份,世间鲜少有能够瞒得过他的事情,所以说朱厚照心中很清楚,如果说没有什么奇迹的话,想要飞升简直就是荒谬。
  
  然而这一方神奇的祭坛却是出乎朱厚照的预料,尤其是手捧祭坛所接收道的一缕信息让朱厚照明白了这祭坛的功用。
  
  只要有足够的气运,这一方神奇的祭坛就算是称之为神器也不为过,所以说在得到了祭坛之后,朱厚照便一直都在谋划,一直到今时今日。
  
  在众人的注视下,朱厚照郑重无比的伸手进入锦盒当中,似乎是将一件无比珍贵的东西自锦盒当中托了出来。
  
  大家睁大了眼睛,可是再怎么看,朱厚照手上都是空荡荡的,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东西啊。
  
  要说朱厚照在演戏的话,可是只看朱厚照那一副郑重其事的神色根本就不像是在演戏给他们看啊。
  
  也就是在这个当口,要是换做其他时候的话,怕是杨一清、王阳明等人早就开口询问了。
  
  “咦,这……这是怎么回事!”
  
  一刹那之间,所有人只感觉眼睛一花,在朱厚照手中赫然出现了一座小巧精致的祭坛。
  
  那祭坛就像是凭空出现一样,就那么的静静的被朱厚照托在手中,仿佛是一开始就存在一样。
  
  不少人下意识的去伸手揉了揉眼睛,睁大眼睛去看向楚毅手心那一座祭坛,可是他们盯着直看完全可以确定那就是一座小巧精致的祭坛。
  
  王阳明不禁同杨一清几人对视一眼,眼中露出了疑惑之色。
  
  朱厚照根本就没有什么功夫去管一众人心中疑惑这祭坛到底是如何出现的,他双手托着那祭坛,心神沟通祭坛,一刹那之间,朱厚照不禁为之惊叹。
  
  足足三千六百多万的气运,相比前一次查看,足足涨了有数百万气运之多,这可以说是气运大涨,倒是使得朱厚照对于未来的谋划又多了几分信心。
  
  要知道他可是野心勃勃,想要建立一方无上大明神朝的,但是朱厚照也不是傻子,他很清楚,哪怕是铸就大明神朝的根基,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甚至朱厚照自己都没有几分把握,数千万的气运看似很多,可是相比朱厚照要做的事情,就算是朱厚照自己都感觉自己是不是的心似乎太大了一些,这一座祭坛未必能够达成自己所愿啊。
  
  当然不管怎么样,气运自然是越多越好,因为越多的气运也就越有可能实现他的谋划。
  
  心中隐隐的带着几分激动与期冀,就见朱厚照缓步上前,双手托着那气运祭坛,然后将那气运祭坛缓缓放置在了桌案之上。
  
  这会儿祭坛显化出来,但凡是注视这祭坛之人都能够看到祭坛的存在,不过在众人的注视下,这一座祭坛却是虚实变幻不定,仿佛虚幻的存在一般。
  
  如果说不是这般的话,一众看到这一幕的人也不至于会那么的震惊。
  
  最为震惊的便是距离最近的张彦頨、邵元节、王阳明等人了,因为他们就处在朱厚照身侧不远处,完全可以清楚的看到那祭天的神异之处,也正是这般,一众人才心中惊骇万分,满是惊诧的看着朱厚照。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何有这般的异象,他们不会是被人以幻术迷了心智了吧,否则的话,为什么会看到那么神异的东西。
  
  长吸一口气,朱厚照长袖一挥,冲着一脸呆滞之色的张彦頨以及邵元节二人道:“两位真人,请将封神榜单以及大明疆域图取来!”
  
  回神过来的二人闻言,看向朱厚照的目光当中带着几分敬畏之色,双手恭敬的将封神榜单以及大明疆域图奉上。
  
  自二人手中接过两份卷轴,朱厚照豁然转身,大步上前,行至那桌案之前,神色肃穆无比的长声道:“煌煌上苍,照临下土,愿祈皇天铸我大明神朝……气运祭坛,临!”
  
  一篇祷告表文一出只听得四周文武目瞪口呆,所有人皆是愣住了,实在是朱厚照这表文太过出乎意料了。
  
  历代天子祭天表文几乎都是一个模子出来的,无非就是上表上苍自己做下了何等的功业,说到底无非就是夸耀一下自己所开创的功绩罢了。
  
  但是朱厚照这表文却是不同,大家只听得目瞪口呆,因为表文的内容也太过匪夷所思了,什么大明神朝,什么举国飞升,这听着就像是神话故事一般。
  
  不少人看向朱厚照的目光当中都流露出几分同情之色,陛下这不会是得了失心疯了吧。
  
  然而百官之中却是有一批人一脸的沉吟之色,就如王阳明、杨一清等人,他们可不会认为朱厚照这是疯了,联想到朱厚照的一些异常的举动,再看那放在桌案之上的小巧祭坛。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放在了桌案之上的小巧祭坛却是突然之间大放光明,无量的光芒一刹那之间自祭坛之上绽放开来,随之就是噼里啪啦的响声,所有人惊骇无比的看着祭坛上空熊熊燃烧的火焰。
  
  就见祭坛洒下的无量光芒竟然化作了众多的柴薪熊熊燃烧,这般的异象只看得所有人目瞪口呆。
  
  高天之上突然洒下无边光辉,祥云滚滚,仿佛天地为之贺。
  
  京城为中心,整个大明无数人皆有所感,无论是在做什么,都是抬头向着高天之上望去。
  
  高天之上竟然浮现出朱厚照祭天的画面来,尤其是这个时候,朱厚照将手中捧着的大明疆域图以及封神榜单向着那熊熊燃烧的气运所化柴薪丢了过去。
  
  一刹那之间,大明疆域图以及封神榜单为气运所侵蚀,隐隐可见紫意盎然,那所谓的气运之火非是凡俗火焰,对于大明疆域图以及封神榜单根本没有什么危害,仿佛是在熔炼两件事物。
  
  祭坛之上这一幕出现在高天之上,大明境内所有人都能够看到这一幕,无数人心底浮现出一丝明悟,仿佛冥冥之中一下子明白了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时之间,所有人尽皆盯着高天,眼中满是期冀以及激动之色。
  
  高达百丈的祭坛之上,眼看着这神异无比的一幕,朱厚照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没有错,一切都没有错,大伴果然没有欺骗我,这祭坛果然能够助我成功飞升。
  
  心中闪过这般的念头,朱厚照脸上露出激动之色,深吸一口气,竟然一步跨出,整个人踏入了那熊熊燃烧的气运之火当中。
  
  “陛下……”
  
  “救驾……”
  
  看到这一幕,却是将不少人给吓了一跳,眼睁睁的看着朱厚照为火焰所吞噬,所有人下意识的惊呼出声,如王政、王阳明几人本能一般前扑试图救下朱厚照。
  
  然而几人的身影竟然直接穿过了朱厚照还有那火焰出现在另外一边。
  
  “怎么可能……”
  
  王阳明、杨一清、韩坤王政等人皆是呆了呆,看了看在火焰当中的朱厚照,再看看他们自身,心中浮现出惊骇。
  
  朱厚照这会儿反应过来,冲着王阳明几人微微一笑,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无大碍。
  
  身处气运火焰之中,朱厚照只感觉自己精神在无限升华,仿佛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融入自己体内一般。
  
  蓦然之间,朱厚照福至心灵,伸手一抓那火焰当中的大明疆域图以及封神榜单,口中喝道:“大道如渊,气运绵绵,朕意即天意,大明神朝立!”
  
  咔嚓一声,就见高天之上,顿时黑云滚滚,一道粗大无比的闪电狂劈而下向着周身泛着无量光辉的朱厚照狠狠的劈了下来。
  
  仿佛朱厚照的举动触动了某种禁忌一般,滚滚的雷霆一道接着一道,好像是要将朱厚照给彻底劈死一般。
  
  然而这无边雷霆垂下却是被那熊熊火焰所阻,火光跳跃,雷霆尽数消散,就连朱厚照衣角都难以触及。
  
  咔嚓一声,就见浮现在空中的气运祭坛崩溃开来,磅礴的气运如暴雨一般洒落,注入了封神榜单以及大明疆域图乃至于朱厚照体内。
  
  此刻大明各处,无数人看到了这恍如神话一般的场景,尤其是朱厚照的叱咤之声竟然之九霄传来,在其耳边清晰可闻。
  
  “大明神朝”
  
  “大明神朝”
  
  ……
  
  一时之间,无尽的百姓回神过来之后齐齐高呼,神色之间无限狂热的看着高天之上那一幕。
  
  虽然说他们并不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是就在朱厚照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的一刹那,莫名的心中却是泛起了无边的大欢喜,好像是自身挣脱了什么枷锁一样。
  
  整个大明疆域之内只有一个声音,数以千万计的百姓齐齐高呼,高天为之震动,雷霆为之消散。
  
  民心即天心,民意即天意。
  
  朱厚照该一瞬间仿佛有无量神威加持一般,只见其伸手一招,顿时封神榜单以及大明疆域图腾空而起,无量紫韵盎然的大明疆域图猛然之间腾空而起变得奇大无比,一刹那之间覆盖了整个大明疆域,融为一体。
  
  与此同时,朱厚照心念一动,就见那封神榜单之上洒出无量光辉,这一道道的光辉没入了在场一众文武百官体内,但凡是名列封神榜单之上皆有一道光辉落入体内,但是同样也有一些官员没有光辉入体,其中就包括那些诸侯国之主以及各国使节。
  
  显然这些人不为朱厚照所接纳,自然是没有气运垂青。
  
  不过这不过是祭坛附近的一众文武罢了,要知道随着封神榜单腾空而起,海量的光辉如同流光一般洒落,偌大的大明境内,无数百姓只感觉一抹流光没入体内。上至七旬老朽,下至呱呱坠地的婴孩,但凡大明百姓,皆得气运垂青。
  
  高高祭坛之上,朱厚照身披熊熊气运之火,整个人好似一尊无上神灵一般,虽然说大明上下乃至百姓皆得了莫大好处,但是最大的好处自然是为朱厚照所得。
  
  此刻朱厚照神色肃穆,环视四周,双手高举,仰望无边苍穹,心神为之一动,眼中满是期冀之色呢喃道:“大伴,朕来了!”
  
  就见朱厚照双手托起祭坛之上赤铜大鼎,眸光之中有神异流转口中长呼:“天下万民助我,大明神朝,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