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第七百一十三章 征东大将军,诸天最强大佬第713章 征东大将军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七百一十三章 征东大将军

第七百一十三章 征东大将军

就见赵固一声断喝,下一刻脚踏七星,步伐无比玄妙,一拳直直打出,正是太祖长拳里的一式。
  
  赫连伟明突然之间一改先前的张狂姿态,脸上却是流露出几分疯狂之色,身上的气息陡然之间暴涨,口中吼道:“你们逼我的,所有人都要死,我要你们都要死啊!”
  
  看得出赫连伟明这是施展了什么禁忌手段强行提升了修为,就见其七窍之中隐约有血迹缓缓流淌而出,但是那一身可比大宗师之境的修为却是让他同赵固杀了个旗鼓相当。
  
  “赫连家燃血秘术果然名不虚传,赵某以强凌弱却是胜之不武,不过谁让你是赫连家的人呢!”
  
  大宋攻伐西夏,不知道多少次因为西夏的顽抗而损失惨重,就算是化名投身军中的皇室子弟战死沙场的都不知有多少,双方之间仇怨积累的的确非常之深。倒也怪不得赵固会不顾身份而选择对赫连伟明出手。
  
  做为赫连家非到万不得已,轻易不得施展的秘术,燃血秘术的效果非常之好,但是后遗症也非常的大。
  
  燃血秘术乃是一门魔功,一直以来都是赫连家子弟绝境逃生的依仗,虽然说施展此秘术的副作用很大,但是相比那副作用来,总比丢了性命要强吧。
  
  如今赫连伟明明显就是被逼到了绝境,施展燃血秘术还有几分活命的希望,如果说不施展的话,那么他就只有死在赵固手中一条路。
  
  既然求救讯号已经发出,那么赫连伟明心中便抱有希望,只要他能够坚持到自己族兄赶来,他就算是得救了。
  
  大地微微震动,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赫连伟明终于感受到了那久违的大地震动之声,这是有不下百余骑的骑兵纵马狂奔才能够带来的声响。
  
  “哈哈哈,我们的人来了,你们谁也逃不了……”
  
  楚毅看向远处,隐约之间可见烟尘滚滚而来,来者是一队骑兵,以楚毅的经验,一眼便看出这一队骑兵数量并不算太多,也不过是百余人罢了。
  
  就在这时,童贯带着几分不屑道:“不过是区区百余骑而已!”
  
  修为达到了无上大宗师之境的话,等闲情况下即便是身陷大军包围当中,只要不是自己找死,打不过难道还逃不脱吗?所以说大军很难威胁到一尊无上大宗师之境的存在。
  
  当然如果有同级别的强者出手的话,纵然是无上大宗师也一样会陨落于大军围杀之下。
  
  以童贯的修为,区区百余骑兵而已,他还真的不放在心上,更何况随行的还有数十名皇城司的好手。
  
  即便是童贯、赵固、楚毅他们不出手,单凭数十名精挑细选出来的皇城司好手也足够应付这些西夏骑兵的了。
  
  “大胆,给我住手!”
  
  当赫连铁树纵马而来的时候,远远的便看到赫连伟明被一人掐着脖子提在空中,赫连伟明整个人面色苍白,张着一张大嘴,努力的呼吸,但是却呼吸不到一丝的空气,整个人挣扎的越发激烈起来。
  
  看这情形,要不了十几个呼吸,赫连伟明就要被生生的掐死了。
  
  伴随着赫连铁树一声断喝,破空声传来,就见一支箭矢呼啸而来,直奔着赵固要害。
  
  赵固神色凛然,那一箭尚未近身,赵固便已经感受到了威胁,猛地抡起赫连伟明的身子向着身前狠狠的砸了过去。
  
  赫连伟明只感觉自己要窒息了,可是下一刻整个人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只是身子不由自主的飞了起来。
  
  噗嗤一声,鲜血飞溅,就见一只箭矢就那么的没入了赫连伟明的身体,直接洞穿了其胸膛,在心口部位炸开了拳头大的血洞,看上去极其惨烈。
  
  赫连伟明就感觉心头一痛,下意识的低头向着自己胸前看去,却是只看到拳头大的血洞,心头不由自主的生出念头:“我这是要死了吗?”
  
  下一刻,无边的黑暗吞噬了赫连伟明的意识,身子软倒在地,而赵固则是一脸凝重的盯着纵马停在差不多几丈外的赫连铁树。
  
  一身甲胄的赫连铁树手中长弓一甩搭在身下的马上,一只手提着一杆长枪,先是看了地上的赫连伟明的尸体一眼,最后目光落在了赵固的身上。
  
  “赫连铁树,竟然是他……”
  
  楚毅正打量着率领一众骑兵而来的赫连铁树,这会儿耳边传来了童贯的惊呼声。
  
  楚毅虽然说对这位赫连铁树有那么点印象,但是说实话,楚毅并没有记得太多关于这位的介绍。
  
  这会儿童贯的惊叹让楚毅看向童贯道:“童都知,这位是什么人,看都知的反应,莫非这位有什么来头?”
  
  童贯神色凝重的冲着楚毅点头道:“贤弟却是有所不知,这位赫连铁树身份可是不一般,赫连家在西夏一国当中可以说除了国姓之外,便可以说是第一大家族了。赫连铁树更是被封为征东大将军,甚至还是一位王爷,你说这位厉害不厉害?”
  
  楚毅眉头一挑,按照童贯所说的话,这位赫连铁树的确是不一般。
  
  正在楚毅思绪飘飞之间,只听得一声呼喝:“尔等何人,安敢杀我一品堂之人。”
  
  赫连铁树冷着一张脸,一股肃杀之气弥漫开来,众人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应答。
  
  楚毅一声冷笑,口中喝道:“杀!”
  
  多说无益,就算是说再多,除了废口舌之外,根本就没有什么用,最后仍然是免不了一场恶战,既然如此,倒不如直接开杀便是。
  
  这一路行来,大家早已经习惯了听从楚毅的吩咐,哪怕是童贯、赵固也都下意识的出手。
  
  显然赫连铁树根本没有想到楚毅会这么的不按照常理出牌,难道不是该相互理论一番,然后再行开杀吗?
  
  赫连铁树手中长枪一抖,破空声炸响,以其为中心,四周全都是炫目的枪花,一股强横无比的气息扑面而来。
  
  “杀”
  
  童贯一声怒喝,混元童子功运转至极致,隐约可见童贯整个人好像是化作了怒目金刚一般,手做剑指向着赫连铁树的破绽处点了过去。
  
  但是修为达到了赫连铁树、童贯他们这等境界,出招之间怎么可能会有破绽,哪怕是有破绽,只怕也是故意留出来的陷阱。
  
  但是童贯也不差,明知道赫连铁树的破绽是陷阱却是无所畏惧,直奔着破绽处而去。
  
  枪花一收,原本漫天的枪花化作一朵寒梅向着童贯心口要害而来。
  
  只听得叮的一声,童贯一指点在了枪尖之上,愣是凭借着混元童子功的强大特性挡住了赫连铁树一枪。
  
  “咦!莫非是金钟罩、铁布衫传人?”
  
  赫连铁树不禁惊讶的看着童贯,毕竟能够徒手挡住他手中长枪之人不是没有,可是天下间却是寥寥无几,要么就是修行了铁布衫,要么就是金钟罩,而且还有将之修炼之化境,否则的话那就不是徒手接兵器了,而是找死了。
  
  在赫连铁树眼中,童贯就是一个陌生人,一点的印象都没有,所以在童贯出手的时候,赫连铁树并没有认出童贯所修行的功法来。
  
  但是几度交手下来,童贯屡屡以一只手封挡赫连铁树那寒光闪烁的长枪,终于赫连铁树握紧被童贯一指弹开的长枪,神色凝重的盯着童贯道:“李宪是你什么人?”
  
  显然这会儿赫连铁树终于认出了童贯所施展的功法来。
  
  童贯吐出一口浊气,一边恢复消耗的内息一边道:“正是家师!”
  
  “混元童子功果然名不虚传,昔日本将惜败于李宪之手,曾发誓中游一日要凭手中枪斩下李宪那阉人的脑袋,不过今日能够先行斩了其弟子,倒也可解本将心头火气。”
  
  童贯闻言不禁大笑,气息鼓胀道:“既如此,且看你我二人,谁能笑到最后便是。”
  
  说话之间,童贯再次扑向了赫连铁树。
  
  这边楚毅游走于一众西夏士卒之间,做为骑兵,最大的优势便是骑兵冲锋的冲击力,但是这些骑兵根本就发挥不出骑兵的优势来,楚毅闲庭适步,每一指点出总有一名西夏士卒自马上跌落下来。
  
  眨眼功夫而已,这些西夏士卒连楚毅的衣角都没有碰到便无声无息的倒下了近十人之多。
  
  别看楚毅修为不过大宗师之境,但是出手之间却是毫无迟滞,出招必有人命。
  
  赵固虽然说满心想着斩杀赫连铁树,但是他却不是那种自大无知之辈,至少宗人府之中,被刻意培养的这些皇族子弟性子不算太差,不会打肿脸充胖子的跑过去给童贯制造麻烦。
  
  既然斩不了赫连铁树,赵固便将心头的火气发泄在这些西夏士卒的身上。
  
  楚毅那般轻描淡写,闲庭适步的游走在西夏士卒之间,所过之处,一道道的身影无声无息的倒地,看上去却是有一种异样的美感。
  
  原本并不将楚毅放在心上的赵固却是对楚毅印象大变,心头不禁生出几分钦佩来。
  
  上百名骑兵而已,转眼便所剩无几,丧失了自身优势之后如何是皇城司之中精挑细选的好手的对手,尤其是楚毅、赵固亲自出手,至少一半以上的骑兵倒在了二人手下。